第2章 上司

    顾笙十六岁那年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不同,之后他查阅了资料,读了许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知道了同性恋并不是疾病,只是少数的一种选择,就和有人爱吃萝卜有人爱吃青菜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在十八岁那年和自己的父母谈了这个话题,他并不希望自己和父母之间有隔阂,他的父亲从小就教育他,任何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你必须去面对。

    虽然差点被他父亲打断腿,但是后来好歹也接受了,顾笙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之后,也知道了许多滥交,骗婚的事情,他并不想成为其中任何一个,所以他果断的和他的父母坦诚了这个问题。

    顾笙搬家到这里两天也没有见过自己对门的邻居,如果不是有一次看到对门的门口放着一个垃圾袋,他几乎以为对面没有人住。

    周一的时候,他开着车去上班,巧合的是遇见了正在路边买包子的林宴。

    只是他看见了林宴,林宴却没有看见他。和上一次不同的是,林宴穿着浅蓝色条纹的衬衣,下摆扎进黑色的裤子里面,下面穿着一双擦得铮亮的皮鞋。

    顾笙的眼镜片换好了,透过清晰的镜片他看到林宴在早晨的阳光下显得有些金黄的头发,风一吹,柔软的头发便随风飞扬到了一边,露出他光洁的额头,和他沉寂的双眸。

    他看起来十分孤僻,一点也不容易接近,浑身散发着疏远的气息,如果不是他那张总是令人误解他年龄的童颜,顾笙甚至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只是下一秒当他接过商店老板递给他的豆浆时,脸上荡开了灿烂的笑容,瞬时间将那些孤寂扫到了天际。

    绿灯了,顾笙一脚踩上了油门,很快便扬长而去,似乎谁也不在意这个清晨,在哪儿正发生着什么,只想着自己一天的奔波又要开始了。

    顾笙到公司的时候,人还不多,只有三三两两,小娜带着顾笙去了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

    “哟,这是哪个小组招的新人啊?”

    “孙姐,这是林组长的人,我带他来办入职手续。”

    “啧啧,怎么帅哥都在林组长他们那组啊,以后叫他们组牛郎组得了。”

    “哈哈哈,孙姐,这话可不能给林组长听到,他鼻子得翘上天了。”

    顾笙听着小娜和孙姐的谈话,沉默的站在一边,完全没有要融入进去交谈两句的意思。

    “我叫孙乐乐,叫我孙姐就好,咋们林组长脾气有点爆,看在你长得帅的份儿上和你提个醒。”

    听到孙乐乐的话,顾笙是有点不相信的,毕竟林宴长了张欺骗大众视线的脸,而且从昨天的交谈中他也看不出林宴会是个暴脾气的人,当然这是他肤浅的感受,毕竟他和林宴只有一面之缘,自然没有他们这些朝夕相处的人了解的深。

    “好,谢谢孙姐。”

    顾笙离开的时候还能隐隐听见孙姐的声音。

    “长得是挺帅的,就是话少了点,难怪林组长要他……”

    顾笙没理解孙乐乐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宴喜欢话少的员工?不过想想也是,少说话多做事,毕竟招聘一个员工是让你来工作的不是来嗑瓜子开茶话会的。

    顾笙走进他们组的办公室,就看见一群人鸦雀无声的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从里间的办公室里隐隐传出说话的声音。

    “你是新来的顾笙吧,我叫何仪敏,我带你去你的办公桌。”

    “好,谢谢。”

    何仪敏将他带到他的办公桌前,和他说了一下电脑里常用的软件都有,并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正在这时候,里间传来了“啪”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的声音,顾笙明显看到自己隔壁桌的正在画场景的男人抖了抖。

    何仪敏尴尬的笑了笑:“抱歉啊,组长正在训人,他平时脾气都挺好的,就是工作比较认真。”

    顾笙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便看见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眼眶红红的走了出来,开关门的时候,顾笙从缝隙看到了林宴眉头紧锁,一脸冷凝,黑色的发有些微卷,像是一只喷火龙一样。

    “我让你改一下作画,这个人物的设定是性感的海妖,你看看你改的什么?你脑子里装得都是豆腐渣吗?还是你脑子里性感的意思是就是大胸?这胸都大出正常人体比例了,这他妈是两个冬瓜吧!”

    “噗!”

    顾笙听见自己领桌正在画场景的男人埋着头,努力的忍着笑意。

    何仪敏尴尬的和顾笙说自己就先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让顾笙有事可以找她也可以找问他旁边的人,并给他介绍了一下他领桌的这位一直在憋笑的男人。

    “昭君,这是顾笙,新来的,你多关照一下。”

    “哦,好,我是赵军,你也可以叫我昭君。”

    顾笙点点头,却不是很明白后面那个“昭君”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何仪敏离开了,赵军凑过来和他说话:“我们组有四大美人,我因为名字谐音,所以叫我昭君,王昭君你知道吧?不过我们的貂蝉走了,不如你加入我们吧。”

    对此,顾笙敬谢不敏,他前面桌的一个男人伸过头来:“别听他乱吹,分明是他不想一个人被我们组的妹子们当好姐妹,才拉我们下水的。”

    “呸,钱胖子你可得了吧,还想不想追晓珊了啊?乱说我坏话。”

    “行行行,我惹不起你,谁让你和我们组的妹子们情同姐妹呢,说我一句坏话我就得死。”

    被称为钱胖子的男人缩了回去,赵军告诉顾笙,他对面桌的是钱松,以前刚进公司那会儿是个两百斤的大胖子,后来为了追他们组的陶晓珊,励志减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然而瘦了陶晓珊也表示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和你是胖是瘦没有任何关系。

    幸好钱松没有因此暴饮暴食,又胖回去。

    里间的门被打开了,顾笙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儿抹着眼泪出来了,赵军告诉他,那就是陶晓珊,陶晓珊抹着眼泪走了过来,对顾笙说:“你就是顾笙吧,组长让你进去一下。”

    “嗯,谢谢。”

    陶晓珊离开之后,赵军咂咂嘴道:“果然好几年过去了,组长还是不会怜香惜玉,注孤生啊。”

    顾笙听到赵军的话,并没有多大反应,一视同仁也是一种尊重吧。

    他敲了敲林宴办公室的门。

    “进来。”

    顾笙进去的时候林宴正在收拾东西,他的办公桌上林林总总的散落着一堆东西。

    “还习惯吧?”

    “我刚来没到一个小时。”

    林宴愣了一下,似乎有点不适应顾笙的这种直白。

    “你现在有空吧?”

    “嗯。”

    “和我出去一趟,我已经让小娜定好车票了。”

    这不是已经决定了吗,做什么还征询他的意见。顾笙自然没有说出这话,他应了一声,跟着林宴风尘仆仆的离开了公司。

    “抱歉,你第一天上班就让你跟着我到处跑,他们手上都有活儿,只有你有空。”

    林宴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解开了自己衬衣的第一颗扣子,他的额头上出了点汗水,将他黑色的发打湿。

    顾笙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问题。他们很快就赶到了高铁,因为林宴不着调的跑去买了根烤肠,他们差点错过这班高铁。

    顾笙实在是不知道林宴到底是敬业还是不敬业了,哪有人急着赶车,又突然跑去买烤肠的。

    “烫死我了,幸亏你没有吃。”

    林宴用手扇了扇自己的嘴巴,好像这样能够缓解一下那股烫意。

    顾笙看着他嘴边的辣椒,默默地掏出一张纸递给他。

    “谢啦,你女朋友给你准备的吧,这味道还挺好闻的。”

    “不是。”

    顾笙将纸巾塞回包里,声音有点小的回了林宴一句。

    林宴似乎是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嗯?”

    “不是女朋友,我没有女朋友。”

    “哦……哦,抱歉啊。”

    林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顾笙沉默着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十点半了,也不知道去哪儿,林宴也不说,他只能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跟着林宴走。

    等到了地方,顾笙才知道他们要见的是“长霄”的投资方,谈钱这种事实在不该林宴一个组长来做,只是后期资金不足,很多美术效果都没有办法实现,做特效是相当花费钱财的事情,林宴对“长霄”这款游戏可谓是当成了亲儿子一样对待,自然希望做到尽善尽美,公司那边的意思是差不多就行了,让林宴没必要太较真。

    林宴和公司高层谈了半天,最后只得妥协说让自己去试一次,不行就算了。

    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只可惜他们刚来就吃了一个闭门羹,前台只说他们经理有点事要处理,让他们等等,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顾笙知道这是对方在给他们下马威,多多少少心里有点不舒服。

    反观林宴,他完全不着急,吃了人家好几盘果盘和零食,茶水还厚颜无耻的让别人给他续杯,顾笙甚至怀疑他是来蹭吃蹭喝的。

    “你怎么不吃啊?”

    “谢谢,我不饿。”

    “那这个也给我吧。”

    林宴将最开始分给顾笙的那根香蕉拿过去吃了,然后去了一趟厕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