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狡猾

    “大公司的厕所就是不一样,里面还放着音乐呢。”

    林宴去了回来还和顾笙分享了一下感想,顾笙皱了皱眉,实在不明白林宴这么悠闲自在是为什么。

    林宴看了看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将最上面那颗扣子扣上,然后端正的坐在沙发上,过了没五分钟,会客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那里有些事忙着要处理。”

    林宴笑着迎上去和对方握了一下手,完全没有任何不耐烦,甚至看不见一点方才的散漫。

    “周经理哪里的话,你日理万机,能够抽空来见我一面,我已经很荣幸了,毕竟好事多磨嘛。”

    林宴一席话说得周经理心里很是舒服。

    “这是我们公司新招的原画师,顾笙,海归高学历。”

    周经理一听,看顾笙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伸出手和顾笙握了一下手,顾笙的反应相当平静,可以说得上冷淡,可是周经理丝毫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因为顾笙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有些高看他。

    顾笙不知道林宴带他来做什么,他就坐在一旁听林宴和周经理侃天侃地,满嘴跑火车,完全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我们‘幻视’既然和贵公司在合作,自然要对得起贵公司的投资,在美术方面说实话现有的资金做出来的效果可能并不如意,上半年‘枫频'和‘奇艺'前后推出了两款相似的游戏,因为‘枫频'花了大部分资金在美术上面所以这款游戏上‘枫频'赢了个满盆钵。”

    “贵公司和‘幻视'合作也是双方选择,我们自然要尽力为贵公司谋求最大的收益,为了这款游戏,我们费了很大劲才聘请到顾笙,这次原本顾笙是在公司忙着‘长霄'的作画,但是为了让贵公司看到我们的诚意,才特意让他陪我跑一趟。”

    周经理看了过来,顾笙虽然内心无比震惊林宴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表面上却是一脸平静,完全看不出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如果是林宴看起来很年轻,很小,那么顾笙就是天生看起来很沉稳,戴着一副无框眼睛再加上他生了一副冷俊的面容,不得不说很让人信服,很可靠,一看就是精英,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顾笙也的确从小就是大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从投资方的公司出来,林宴伸了一个懒腰,解开自己最上面那颗扣子。

    “走吧,请你吃饭。”

    这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他们刚到这里直接过来了,那位周经理都是吃了饭,顾笙和林宴什么都没来得及吃。

    林宴轻车熟路的带着顾笙到了一家炒菜馆,看起来挺小的,现在不是饭点,所以并没有什么人。

    “老板,两位。”

    “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林宴拿起菜单问了一句顾笙。

    “我不吃葱姜蒜。”

    “菜呢?有什么不吃的吗?”

    “内脏不吃,香菜不吃。”

    “啧啧,人间美味啊,可惜了。”

    林宴快速的点了几个菜,又给顾笙看了看,顾笙点头之后他才下单。

    “这家的酱肘子是一绝,你一会儿可以尝尝。”

    林宴似乎有些热,他将原本整洁的衬衣袖口随意的推上手肘处,小臂部分的衣袖全部挤成了一团,显得皱巴巴的,顾笙看着就很想伸手去帮他整理好,但是他和林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只得把心里的那点不舒坦忍下。

    菜很快就上来了,林宴让他边吃边等别的菜上来,一会儿他们还要赶时间回去。

    林宴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但是转眼间他又添了一碗饭,顾笙碗里的米饭才吃了一半。

    林宴吃饭的速度很快,顾笙看得有点胃疼。

    “我去打个电话。”

    和他说了一句,林宴就出去了,顾笙猜想他应该是和公司高层汇报刚刚的事情,林宴忽悠人的本事很厉害,那位周经理最后同意给他们小组追加资金,还亲自送了他和林宴出来,和最开始去的时候的态度截然相反。

    虽然顾笙挺佩服林宴的工作能力的,但是他个人情感上并不喜欢林宴这种满嘴跑火车,你分辨不出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的人。

    “吃好了吧?走吧。”

    林宴拿起包率先走在了前面,顾笙想着林宴应该已经先把账结了,第一天一起工作上司就请了饭,这让顾笙觉得作为上司林宴是不错,但是不适合做朋友,不过公私分明,他也没有想过和林宴做朋友。

    上了高铁,顾笙和林宴坐下之后,林宴突然说要加他的微信。

    两人扫了码,林宴看到顾笙的头像是只胖胖的兔子,看起来很可爱,只是和顾笙的形象完全不符合,一看就不是顾笙设置的,应该是顾笙的女朋友设置的吧,随即林宴又想起顾笙说他没有女朋友。

    林宴的头像和他给顾笙的印象完全不同,他的头像非常的刻板,白底黑字的写着长霄组长,微信名字和顾笙一样就是本人的名字,顾笙有些意外,转念又想,这大概是林宴的工作号。

    “你那个眼镜多少钱?我转给你。”

    顾笙顿了顿,他以为林宴已经忘记这种小事了,毕竟换一副镜片花不了多少钱。

    “不必了,我正好涨度数了,顺便就换了。”

    “你帮了我的忙,没有道理还让你自己付眼镜修理费。”

    顾笙也不喜欢和人推三阻四的,便告诉了林宴换镜片的价格,并且从钱包里拿出折叠整齐的小票给林宴看。

    顾笙这种人,林宴还真是头一回遇见,连小票都要整整齐齐的折叠好放在钱包里,林宴一般转手就扔垃圾桶里了。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实在有些过于精细了,而过于精细就容易显得娘炮,好在顾笙有一张不会让人误会的脸,顶多觉得他有些龟毛,当然如果是颜控的女孩子大概会觉得这种男人很有魅力。

    “好了,你收一下。”

    “嗯。”

    顾笙的话很少,林宴倒是喜欢,因为工作所以他每天要说的话很多,到了私底下就不太爱说话,他们组里一个个都是能侃的,每次开起会来就和茶话会似的,要是再来一个能说的,整个办公室非炸掉不可。

    两人自己干起了自己的事情,林宴点开了游戏界面,手指快速的按动着,他玩这种手机小游戏就是在放松,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但是手上的速度却很快。

    顾笙看着低着头玩手机的林宴,点开手机画板,画起了林宴。

    林宴长了一张童颜,看起来特别小,头发柔软而浓密,有些微卷,这让他看起来就更加小了,顾笙猜测林宴应该是自然卷,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会去烫头的人,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瞳孔黑亮,看起来神采奕奕,但是他的眼睛形状却是桃花眼,看人的时候总有一种脉脉含情的味道。

    就到目前为止的接触而言,林宴实在是一个矛盾的人,看起来像是个大男孩儿却是比顾笙还要年长一岁,以为他是个性格开朗爱笑好相处的人,转眼又看见他将组员骂得狗血淋头,工作的时候满嘴跑火车,能捞一点好处是一点,私下里却不喜欢欠别人什么。

    顾笙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将林宴画好了,他看着手机里的画,皱起了眉头,实在不知道自己抽哪门子的疯,想要删除,最后却点了保存。

    “我在国外读的不是相关专业。”

    林宴的手一顿,抬起头来看向顾笙,见顾笙看着自己,才确定对方的确是在和自己说话。

    手机震了一下,显示了“GAMEOVER”,林宴惋惜的关掉了游戏界面,顾笙刚好看到了他的手机界面,原来林宴一直在玩的居然是“消消乐。”

    “周经理这种人特别喜欢高材生,也特别看重文凭,你文凭高一点他就能多看你一眼,如果你是个专科毕业的他连眼神都不会施舍一个给你。”

    “他不会无聊到专门去调查你是不是真的是在国外读了美术设计相关专业,而且我也只说你是海归高学历,并没有说你具体是哪个学校毕业的读的什么专业。”

    林宴说的理直气壮,的确,林宴并没有告诉周经理顾笙是毕业于国外哪个学校的,也没有说哪个专业,只是他钻了一个空子,让人先入为主以为顾笙既然是个原画师,自然留学国外就是学的美术专业。

    “你是专门让我跟你来的。”

    听了林宴这么一席话,顾笙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既然林宴知道周经理喜欢高材生,所以让自己跟着他过来也是早有预谋的,根本不是什么人手不够随意抓他来顶包。

    林宴笑了笑,道:“大家都在忙是真的,不过故意让你来也是真的。”

    顾笙对林宴又多了一个印象,狡猾。

    回去的路上顾笙和林宴没再说话,他们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六点钟了。

    “今天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林宴交代了他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往楼上走了,顾笙估计他应该是和公司高层开会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