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锋芒

    几位高管被顾笙讲得一愣一愣的,顾笙讲话总有一种他说什么都是认真的感觉,你无法想象这个人开玩笑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他讲话就特别有说服力,他站在上面侃侃而谈,背后是气势恢宏的音乐,视频里正播放着游戏登录UI部分,各种场景还有角色设计,动作演示干净利落,画面十分漂亮抢眼。

    汇报演示一结束,会议室里就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罗总笑着对郑总说道:“你们‘长霄'真是人才辈出啊,之前出了个拼命三郎林宴,这会儿又出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

    郑总是林宴他们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听见罗总夸奖“长霄”小组,立马就谦虚的说都是公司好才吸引来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

    又问了林宴一句,“林组长之前怎么没有见你带人上来啊?这个是你新招的吗?”

    “是啊,郑总,上次不是您看我忙活不过来特批的吗,我这不就找了一个能帮我分担分担的吗。”

    “哦,是有这么一回事,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顾笙一点都没有突然被领导点到名的惊慌,依旧冷静的回答道:“顾笙。”

    “不错不错,好好跟着林组长干,以后升职加薪少不了你的。”

    顾笙听着郑总的话,看了一眼林宴,点点头,“好。”

    林宴原本还怕顾笙这半天蹦不出几个字的性子会开罪领导,没想到那几个高管觉得顾笙有能力有性格,倒是显得林宴有些畏手畏脚。

    这会议开到了中午,针对各个小组的问题还有进度说了一下,大力表扬了林宴那组,郑总听着面子上有光,开完会就说晚上请客吃饭。

    “我就不去了,晚上还有点事,一会儿我让秘书定好位置你带人去吃就行了。”

    郑总向交代了林宴一番,之后又和他提到升职的问题。

    “你最近注意点,据我所知,名单里有你,上面正在抉择呢。”

    “我知道了,多谢郑总。”

    郑总拍拍他的肩膀,“谢我什么做什么,你要是升了,以后说是从我手下走出去的,我面上也有光,你这些年拼死拼活不就想买套房子吗,这回要是能成,离你买房就不远了。”

    林宴从进公司起就在郑总手下工作,所以两人也算是老交情了。

    最后就剩林宴和顾笙两个人,林宴杵着拐杖慢吞吞的走着,顾笙就走在他旁边,也不说话,要不是林宴听得见他走路的声音,都快怀疑自己身边站的是鬼了。

    “今天讲得不错,看不出来啊,你不是挺会说的吗,平日里怎么和个闷葫芦似的。”

    林宴原本还想说你这样可是不讨女孩儿喜欢的,但突然又想起上次在餐厅看见的那个身材高挑,容貌漂亮的女孩儿应该就是顾笙的女朋友,便止住了话头。

    “没必要。”

    这是林宴第二次听顾笙说这话了,第一次听是在面试的那天,林宴问他从“溢美”离职的原因,顾笙没有给他一个笼统的答案,他问他为什么的时候,顾笙就是说了“没有必要”。

    并非是不会人情世故,而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去麻烦,如果需要的话他也能做到。

    林宴这时候突然发现顾笙这个人挺傲的,他又想到他的猜测,顾笙应该是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什么大的挫折,才养成了这幅性子。

    不过有的人可能天生幸运,到死都不会知道摔疼是什么滋味,而有的人生来就不幸,你给他一颗糖,他能藏到坏掉也舍不得吃。

    走到他们组办公室门口,林宴大声的宣布今晚聚餐,郑总请客。

    原本各自在忙,井然有序的办公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高组长带着陈飞路过这里,“林组长办公室可真热闹啊。”

    “这帮小兔崽子听见吃饭就欢乐得很,要是工作有这么热情我也不用成天瞎操心了。”

    “要不是林组长领导有方,这次怎么会得到上面赏识呢,还是林组长厉害。”

    高组长和林宴你来我往互相吹捧,末了林宴还大方的让高组长和陈飞一起去吃饭,当然这两人不会当真跑去,只说自己还有得忙,毕竟罗总那里盯得紧,有空下次一起聚聚。

    高组长这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告诉林宴你们组被表扬,我们组也不差,大家都是被高层重点关注的项目,指不定下次谁站先锋呢。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成天和我们年轻人较劲,一点前辈风度都没有。”

    赵军见顾笙走了过来,身边一有可以聊八卦的人嘴巴又开始说个不停。

    顾笙没有搭理他,他倒是不见外的自己说了起来。

    “顾笙你刚来不久,肯定不知道,刚刚那个高组长,全名高杰辉,今年三十二岁,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也是咋们老大的死对头,谁让我们老大年轻有为呢,他和咋们老大明里暗里互相较劲好几年了,我刚来的时候不知道情况,高组长还请我喝过咖啡呢,我心里默默的以为他是个好人,后来才知道,他以前从老大这里挖过人,就是他现在的狗腿子,那儿,他身边那个瘦猴子,陈飞。”

    “你得记住啊,千万别被高组长的糖衣炮弹给拐跑了,要不然你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似乎觉得自己的威胁相当帅气,赵军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顾笙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打开了电脑。

    “噗。”

    “噗。”

    “卧槽,钱胖子,玉环你们俩笑屁啊!”

    钱松憋住笑,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对啊,笑屁啊,屁,你好。”

    杨珏已经笑得不能自已,趴在桌子上肩膀颤抖,要不是门口站着林宴和高杰辉,办公室现在一定热闹得像是炸开了锅一般。

    今天因为晚上要聚餐,所以林宴特意早早放了人下班。

    “订的‘江鲤苑',看看怎么过去。”

    林宴说了一句,赵辉就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地点,离公司不远,打个的就可以过去。

    关键是林宴这个伤残人士不好弄,林宴从包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塞到自己嘴里,“不用管我,你们先商量好打几个车,怎么坐。”

    何仪敏突然开口说道:“你们先定吧,组长腿不方便,我留下来帮个忙。”

    何仪敏的心思其实大家都多多少少看得出来,只是何仪敏不像陶晓珊,她脸皮薄,大家也不会故意去打趣她,倒是会暗地里帮她一把。

    “那行,老大就交给你了,我要和晓珊一起坐。”

    钱松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小心思,陶晓珊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坐副驾驶。”

    林宴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突然想起顾笙有车,便假装淡定的对顾笙说道:“我一会儿坐你的车吧,反正咱俩顺路。”

    顾笙看了他一眼,林宴也正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一丝紧张。

    “嗯。”

    最后钱松,赵军,陶晓珊坐了一辆车,何仪敏,杨珏,习施坐了一辆车。

    林宴对何仪敏他们挥挥手,“放心好了,我坐顾笙的车,他力气大方便扶我,你们先过去,我们一会儿就到。”

    “呼……走吧。”

    林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顾笙斜了他一眼,看他避何仪敏如蛇蝎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不喜欢何仪敏呢。

    不过他如果真的是周学锋的某位前任,那林宴应该是喜欢男人的,这么说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他总是避着何仪敏了。

    顾笙将车从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林宴蹦跶着上了他的车,车里顿时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林宴才开口道:“刚刚,谢了。”

    “嗯。”

    林宴比较喜欢顾笙这一点,好奇心不重,不会去追问你为什么,要是换做他们组里的其他人,一定会刨根问底的。

    一群人在“江鲤苑”吃吃喝喝,因为之前没有来得及给顾笙办欢迎会,这次就一起了,顾笙以他还要开车为由阻挡了大家劝酒的围攻。

    不过顾笙姑且算是逃过了,林宴即便搬出他是个伤患也没有逃过被灌酒的命运。

    “老大,我敬你,虽然你总是要求严苛,还老是让我们加班,但是你这个老大我认定了,跟着你心里舒坦。”

    钱松举起酒杯,他的面色酡红,一看就是喝得不少,说话也像是大风闪了舌头一样不清楚,林宴没逃过之前的围攻,现在干脆不反抗了,爽快的和钱松碰了杯。

    “胖子你好好干,你功底虽然不够牢靠,但是我知道你努力,经常自己悄悄练习,等这个项目完成我给郑总说说涨工资的事情,你们既然跟着我林宴,就不会让你们只能眼红别人。”

    说完之后,林宴就豪爽的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好!”

    大家的热情被林宴激发了出来,个个都是喝高了的,包厢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就连陶晓珊和何仪敏也喝了酒,钱松喝高了搂着桌子角大喊:“晓珊,我爱你!”

    赵军迷迷瞪瞪的看见钱松在桌子下面,他脚步歪歪扭扭的走过去,“钱胖子……嘿嘿……你在这儿蹲在干什么?藏了什么好吃的吗?”

    “你走开!”

    钱松一把挥开凑过来的赵军的脸,这一巴掌刚好扇在赵军的脸上,赵军腿一软就趴在了地上,然后抱着一个酒瓶子头一歪居然打起了呼噜。

    钱松继续抱着桌角说话:“晓珊,晓珊,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最后竟然唱起了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顾笙看着混乱的包厢,只有他一个清醒的,再看看倒在他肩头的林宴,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