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肉香

    赵军听了钱松的话,摸了摸下巴,道:“说起来老大还是多灾多难啊,前些日子伤了腿,现在都还没有好,前天晚上又进了医院,要不我们让老大去庙子里拜一拜?”

    习施一如既往端着咖啡经过对赵军说:“得了吧,昭君,我们可是二十一世纪,相信科学好吗,更何况不相信这些的人最好还是别去拜,容易拜出事情。”

    赵军听得浑身一抖,狐疑的看着习施,“西施你可别胡乱传播谣言啊,这能拜出什么事儿啊?我前不久才陪着我表妹和她朋友去了一趟庙里,顺便拜了拜。”

    习施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露出一口白牙,“你猜啊。”

    “呸!我就知道西施你丫的乱说的。”

    赵军狠狠的瞪了一眼习施,陶晓珊却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鬼神之事,不信的人最好就是敬而远之,不信又去拜的人容易招来灾祸。我奶奶说的。”

    赵军看着陶晓珊那煞有其事的表情,头皮都发麻了,钱松看着赵军的样子,捧腹大笑起来。

    “我说昭君你不至于吧,胆子这么小,你一个大男人阳气那么重,晓珊都不怕你怕什么啊?”

    赵军和炸了毛的猫似的瞪着钱松,“男人怎么就不能胆小了?钱胖子你这是性别歧视。”

    钱松耸耸肩,摊手道:“没有不能啊,只是不容易找到女朋友啊。”

    “说的好像你胆子大你就有女朋友一样。”

    “嘿,昭君你这是人身攻击。”

    顾笙在旁听着赵军和钱松每天像是说相声一样的对话,不禁多看一会儿他们。

    真是有活力,顾笙看着他们,总觉得自己在他们中越发显得像是个老年人。

    顾笙画了一天的画,他一直对自己的人物设定不满意,修修改改,废了好几张图。

    中午吃饭的时候,赵辉他们叫了他一起,顾笙忙着自己手下的画,拧着眉头说让他们先去,自己一会儿再去。

    “我看顾笙这才来多久就深受老大的影响,看来我们办公室又要多一个工作狂了。”

    “得了吧,昭君,你要是有顾笙一般勤快,也不至于老大总是在群里点你的名。”

    “钱胖子你一天不和我抬杠是不是就过不去啊?”

    赵军和钱松抬杠,杨珏和稀泥的声音逐渐远去,最后办公室归于一片宁静。

    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了,此时一阵清风吹过,吹走了一片闷热,顾笙重重的往后一靠,眉头紧皱,凝视着电脑上的人物。

    这是一个女性角色,曾经轰动一时的绝色美人,只是后来被人辜负了,所以黑化了。

    他看着电脑上十分吸引人眼球的美人总觉得哪里差了点,可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他又看不出来,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要是一直想不出来他也没有心情吃饭了。

    “咻~很漂亮嘛。”

    忽然一道口哨声在他身后响起,顾笙转过头就看见了林宴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按在他的椅背上。林宴的脸上带着他常有的笑容,随性而放荡不羁。

    这个距离对于顾笙而言有些近了,他甚至可以闻到林宴身上清爽的洗衣粉的味道,他向来不喜欢与人靠的太近,可是林宴站在他身后,他坐在椅子上也没有办法拉开距离,只能忍着这稍近的距离,和萦绕在鼻尖淡淡的香味。

    “你不觉得哪里不大好吗?”

    顾笙转头看向林宴,似乎要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他有没有说谎敷衍他。

    林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电脑的美人,扬起嘴角道:“美则美矣,就是有点太假了。”

    顾笙拧了拧眉头,“这本来就是假的。”

    林宴冲他摇了摇食指,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你不能这么想,你得把她当做一个人,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越矩了,林宴问完后也有些后悔,但是顾笙却很坦然的摇摇头,林宴心想小伙子看起来挺好的,没想到芯儿里挺渣的啊,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不喜欢。

    “呃……那你有喜欢的东西吗?爱好什么的,或者爱吃的。”

    顾笙想了想回答道:“我喜欢画画。”

    “对啊,你喜欢画画,你欣赏一幅画的时候,有的会让你觉得很生动,有灵性,有的却让你觉得这是一潭死水,这是外行人很难看出来的,为什么我们能够看出来呢,不光是因为我们是内行,更是因为我们喜爱它,就像是画龙点睛,你需要找到那点睛的一点,让它活过来。”

    顾笙皱了皱眉头,觉得林宴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种东西太玄了,一切都凭感觉,他是个唯物主义者,而林宴看起来更像是个唯心主义者,比起感觉他更依靠自己扎实的功底,当然这不是说他否认灵感的重要性,而是他认为有扎实的功底比天马行空的乱想更加重要。

    “你看现在那么多人对着二次元里的人物叫老公,老婆,你得让你的作品有这样的魅力,对于他们而言,这些纸片人就是活生生的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里。”

    顾笙迟疑的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林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想了,先吃饭,小心和我一样进医院。”

    于是这个中午顾笙莫名其妙的跟着林宴去买了午饭,并且到上次他睡觉的那个地方一起吃了午饭,林宴吃饭的速度依旧很快,顾笙看得十分胃疼,林宴这样不得胃病就奇怪了。

    “这家的盖饭肉可真是越来越少了,要不是我认识那个老板的脸,我都要以为换老板了。”

    林宴一边吃一边挑剔着,虽然如此,他还是一点不剩的都吃下去了。

    他吃完之后,看了一眼顾笙的饭,惊讶的说道:“你怎么还有那么多?”

    顾笙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林宴自知自己有点没事找事的嫌疑,便站起来将饭盒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拧开矿泉水喝了几口,阳光下水渍顺着他的下巴滑了下去,滚动的喉结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哈……”

    林宴一口气喝了一半的水,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喟,他随意的用手背擦了一下自己嘴角的水渍,淡色的唇被擦得殷红,顿时像是成熟的樱桃。

    顾笙吃完饭之后,林宴已经靠在长椅背上斜着头睡着了,林荫之下,他睡着的模样令他看起来就很稚嫩的脸庞更像是个天真且涉世未深的孩子。

    林宴虽然在他们办公室算矮的,但是他的身高其实并不算矮,穿上鞋有一米八,顾笙估计他的净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八的样子,因为他的模样显小,所以顾笙才有几分佩服林宴的本事,不仅自己工作完成的很好,就连手下赵军他们那几个性格各异的人也管理的服服帖帖,还能针对他们的工作能力和性格给他们安排最适合的位置和工作内容。

    林宴性格虽然有时候挺招人恨的,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他有能力让你心悦诚服,上司下属的关系都能协调好,顾笙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宴,这大概是他所不能及的。

    这周六林宴去拆了石膏,再养养就能恢复了,只是长骨头的时候有些痒,林宴蹦了这些日子居然还有些不习惯告别拐杖的生活。

    他从电梯里出来刚好遇见提着菜正在开门的顾笙,大好的周末不去会女朋友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家,还买了这么多菜,真是精致的生活。

    林宴和顾笙打了一个招呼,顾笙看了一眼他拆掉石膏的腿,点点头,然后便打开门,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林宴尴尬的站在对门,他严重怀疑顾笙被“溢美”炒鱿鱼是因为顾笙目无上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林宴打开了自家的门。

    这会儿快要中午了,林宴也不想动,他做饭的水平很普通,只能勉强吃,有时候盐放多点,或者放少点也很正常,能不能吃上一顿正常水平的饭菜全靠运气。

    他环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屋子,很合格的单身男性的房子,最后从书桌下面找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方便面,看了一下日期还没有过期,他缓慢的挪到厨房,烧了一壶水打算泡面。

    水烧着他又挪到客厅里,将沙发上不知道洗没洗过的衣服随手扔到另一把椅子上便躺在了上面。

    掏出手机点开消消乐,很愉快的玩了起来,只是没过多久,林宴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肉香,林宴耸了耸自己的鼻子,唾液自动分泌,他咽了一口唾沫。

    也不知道是谁家在炖肉,以前怎么没有闻到过呢,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林宴才想起自己的厨房里还烧着一壶水。

    他一瘸一拐的走进厨房里,看着他的开水和泡面,林宴顿时产生一种无比凄凉的感觉,最后他闻着不知道谁家的肉香一边吃着自己的方便面,假装自己吃的不是方便面而是纯手工炖肉汤底拉面。

    吃过午饭之后,林宴听见了敲门的声音,他瘸着腿走过去开门,没想到站在门口的居然是顾笙,手里还拿着一个饭盒。

    “炖了点肉,不介意的话尝尝吧。”

    林宴怔怔的看着顾笙,原来炖肉的是顾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