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茧自缚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林宴也没有回过神来,他看着地上抱着肚子大叫的孟婷婷,鲜红的血不断的从她的身下往外溢,他看着那摊血越来越多。

    林宴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他的面色在一刹那间变得苍白,额间不停的有冷汗在往外冒,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身体不受控的变得没有力气,林宴慌张的想找个可以让他撑着的地方,伸出手胡乱的摸寻着。

    “你没事吧?”

    顾笙刚从孟婷婷忽然冲过来惊吓中缓过神来就看见林宴的脸色煞白,就连嘴唇都变得没了血色,他伸着手胡乱的晃着,那模样一看就是要晕倒过去的样子。顾笙赶忙扶住林宴,他抓住林宴的手腕刚好摸到了林宴急促跳动着的脉搏。

    顾笙看了一眼被邓泽抱起来浑身是血的孟婷婷,又看了看林宴,林宴应该是晕血。

    顾笙将林宴搀扶着向往外面走,可是林宴双腿发软,根本无力支撑,顾笙眉头一紧,干脆将林宴抱了起来,林宴的身材看起来单薄,抱起来可一点都不轻,顾笙估计林宴的肉长的结实,他快步将林宴抱进了车里,紧随邓泽其后往医院里去。

    咖啡厅的人看前脚出来一个男人抱着浑身是血的女人,后脚又有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晕倒的男人出来,所以他们到底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宴三天两头进医院,而且非常巧合的是上次那个急诊室的医生,一看顾笙抱着林宴跑进来,这两人都长得特别出众,并且很有特点,所以很好记。

    “小伙子怎么又是你和你朋友。”

    “快快,放床上躺平。”

    护士立马过来给林宴测了血压,一番忙活之后,林宴的血压才慢慢恢复正常。

    确定林宴这边没有事之后,顾笙问了一下护士刚刚是不是有个孕妇被送了进来。

    他走到急救室外,邓泽正冷着一张脸在讲电话。

    见到顾笙过来了,他又和电话那边说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顾先生。”

    “嗯,孟婷婷怎么样了?”

    “医生说剪刀刺入腹部,只能尽量保住大人。”

    顾笙面色一冷,他实在没有想到孟婷婷居然会突然挣开邓泽并且拿起杂物间里的剪刀向他刺过来,这种得不到就要毁掉的性子实在让人难以同情她。

    “没了也好,她那样的性子也不适合当母亲。更何况还是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孩子。”

    邓泽认同的点点头,“一会儿孟总会过来。”

    “嗯。”

    顾笙和邓泽一起在外面等着,直到手术结束,孟总也没有过来。孟婷婷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顾笙见此也就和邓泽说了一声,去了林宴的病房。

    林宴还在昏迷中,顾笙看了他一眼,出去买了点吃的。

    林宴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一地的血,蔓延到他的脚边,像是沼泽一样,一旦触碰到就挣脱不开。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等到呼吸渐渐平缓下来,他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又是医院里,他记得孟婷婷流了许多的血,他好像是顾笙把他送到医院里的,和顾笙认识一个多月他好像麻烦顾笙特别多。

    “正好我买了点吃的。”

    顾笙提着两个袋子走了进来,林宴闻到了馄钝的香味。

    “谢谢,麻烦你了。”

    “不客气。”

    两人在病房里一人端着一碗馄钝吃了起来,林宴吃饭的时候倒是很安静,大概是因为烫,所以他没有一口一个,难得的吃的慢吞吞的。

    “孟小姐怎么样了?”

    林宴忽然想起孟婷婷流了那么多血,孩子应该保不住了。

    “人没事了,孩子没了。”

    顾笙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个不认识孟婷婷的陌生人,林宴很难以想象顾笙居然会这么冷漠,顾笙在他手下工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也多多少少有些看得出来顾笙并没有他面上那么冷漠,能帮忙的地方他也会帮,实在帮不了的他也不会硬揽下来。可是为什么他对孟婷婷可谓是一点情面都不给。

    两人吃完了馄钝之后,顾笙去扔了垃圾回来,林宴才开口说道:“方便说一下吗?”

    顾笙看了他一眼,林宴也不是想打听顾笙的隐私,但是如果真的如郑总所说的那样,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是否要辞掉顾笙了,毕竟人品不好的人,正规公司都不会想要雇佣。

    “其实郑总和我说了一点你的传闻。”

    顾笙颔首,想起郑总的秘书的确找过林宴,原来是为了说他的事情。

    “嗯,我毕业回国之后就进了‘溢美',只是没有做多久,就被孟婷婷看上了,我明确的拒绝了她,可是她并没有因此放弃,一直对我纠缠不休,甚至跟踪我跑到我的住所去堵我,并且在公司里宣扬他是我的女友,任何和我多说两句话的女生都会遭到她的报复。辞职已经是小事,她甚至还让人去强.奸一个女孩儿,幸好有人路过救了那女孩儿,就因为我帮那女孩儿带过一次面包。”

    林宴目瞪口呆的听着顾笙讲述,顾笙的表情很平静,就像是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事,只是说到那个差点被强.奸的女孩儿时,他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林宴难以想象,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疯狂的人,简直是心理变.态。

    “后来有一次公司周年庆,我被灌了酒,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

    林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笙,顾笙没有理会林宴的震惊,继续说了下去。

    “我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后来身体好点之后,一直有练武强身健体,即便我被灌了酒,孟婷婷也是奈何不了我的,我从房间里出去之后就让一个朋友把我送回了家。孟婷婷消停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站出来说他怀了我的孩子,我和她连手都没有碰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我是怎么样让她怀孕的。”

    “可是,就算那个孩子不是你的,孟总为了他女儿的声誉和他的面子也应该会让你背锅。”

    顾笙冷哼一声,“的确,他是想要我背锅,不过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背。”

    林宴一听也明白了,至于事情是怎么解决的,他也不便继续问下去了,顾笙总有顾笙的法子,不过遇见这种有妄想症的女人也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

    顾笙见林宴摸着下巴点点头,忽然问了林宴一句:“你不怕我骗你的?”

    林宴被顾笙问得一愣,随即绽开一个笑容,“我相信你。”不会是那种人。

    顾笙被林宴的笑容晃花了眼,还有那句“我相信你”顿时让他的耳朵一热。

    “现在孟小姐的孩子没了,孟总不是要找你的麻烦。”

    顾笙的面色一冷,“那他就来找吧。”

    顾笙说这话的时候,像是个孤胆英雄,倒是让林宴从他斯文的外表中看出了几分江湖味道。

    果然没过多久,孟总就找了过来,孟总是个身材矮胖,挺着发福的肚子的男人。

    “听说这位是顾笙的朋友,身体没事吧?”

    林宴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孟总久仰大名了,我是顾笙的上司,‘幻视'‘长霄'美术组的组长林宴。”

    “林组长真是年少有为啊,顾笙以前在‘溢美'的能力也是很出众的,只是出了小矛盾没想到这小子就走了,现在的年轻啊,就是脾气太大,一点都说不得。”

    林宴听着孟总话里藏话,心里虽然不怎么看得上这人的品性但是面上却依旧笑容满面。

    “孟总说的是,不过这千里马得在伯乐面前才是千里马,放在别的地方都不过是普通的马儿,孟总您说对吗?”

    孟总一听脸色就变了,可是林宴笑眯眯的,还躺在病床上他也不好发作,只得忍了这口闷气。

    孟总和顾笙走到了外面去说,林宴躺在病床上,他觉得自己已经没事儿了,一会儿可以回去了。

    他可不信孟总不知道他是顾笙的上司,这是在给他上眼药呢,看来那位孟小姐脑子不好使,多半是遗传这位孟总的,不过孟总能把“溢美”办的风生水起倒也是本事。

    他这时候才想起了另外一位和顾笙有绯闻的孟先生,既然孟小姐和顾笙的关系是假的,那么那位传闻中的孟先生呢?顾笙会不会喜欢男人?

    林宴想到此,手一顿,随即摇摇头,喜欢男人在他们公司算不上什么大事,只要不闹到公司里来就没事,毕竟很多事不拿到明面上来说就只是私事而已。

    “这次婷婷出了这种事你难推其责吧。”

    孟总的眼神眯了眯,显得很有压迫感,但是顾笙根本不为所动。

    “孟总可真是幽默,我和孟小姐非亲非故的我可不认为我有什么责任需要照顾她,倒是她给我的生活工作添了不少麻烦,这次也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我没有告她诽谤罪和故意伤害罪已经很给您面子了。”

    “你!顾笙,你心里就一点都不觉得对不起婷婷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弄成这样。”

    顾笙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嗤笑一声。

    “孟总,得饶人处且饶人,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她自作自受凭什么要我买单,您别忘了,我也是个受害者。”

    孟总此人很爱面子,顾笙手里有他的把柄所以他就算是对顾笙恨之入骨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忍气吞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