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恋爱

    出乎林宴意料的这件事并没有闹大,甚至一点水花都没有溅起来,这件事过了一周之后,林宴才确定顾笙是真的把孟总摆平了。

    “玉环,来一下我办公室。”

    杨珏突然被林宴拍了一下肩膀,他抖了一下跟着林宴进了里间。

    “老大是要找玉环谈话了吧。”

    钱松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小声的说道。赵军点点头,“我想也是,玉环估计自己也意识到了他最近工作状态不大好。”

    顾笙听了一耳朵,有继续忙活自己的事了。

    “玉环,你在公司上班有两年了吧。”

    杨珏站在林宴的办公桌前,林宴坐着,他站着,却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嗯,今年四月份满两年了。”

    林宴点了点头,“在公司工作的感觉怎么样?”

    杨珏顿了顿,才缓缓开口道:“我很喜欢现在这份工作,不管是同事上司相处都很和谐,工作内容和前景也不错。”

    “嗯,你最近谈恋爱了?”

    对于林宴突如其来的转变话题杨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耳朵,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自己最近因为忙于恋爱所以工作上有些懈怠了,这次林宴找他谈话他也是有被骂的准备的。

    但是林宴居然出乎意料的没有骂他,而是很平静的和他谈话。

    “我记得你今年八月份就二十六了,谈恋爱也无可厚非,注意一下时间协调,加班安排的时候我会注意一下。回去吧。”

    杨珏一脸发懵的看着林宴,像个傻大个一样,林宴冲他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别杵在这儿了,你以为你是定海神针吗?快走快走。”

    杨珏听见林宴不耐烦的话这才找回点真实感,林宴这样才正常。

    杨珏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钱松和赵军两个八卦头子就凑了过来,“诶,玉环,是不是被老大骂得不轻?”

    赵军一边问还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

    杨珏还有点懵,他摇了摇头,“老大没有骂我,还说以后加班的时候会给我少排点。”

    “卧槽!别是今天要下红雨吧。”

    钱松和赵军异口同声的说道,杨珏像个傻子一样摇摇头。

    “看来玉环好事将近啊。”

    习施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钱松和赵军不明所以,杨珏却可疑的红了红耳朵。

    习施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仿佛自己是个大侦探。

    “老大既然说了这句话,就表明玉环有什么事情让老大不仅不骂他,还体谅他,看玉环最近面带桃花,不像是有坏事的样子,应该是他谈恋爱了。”

    钱松和赵军怔怔的看着习施,目瞪口呆的鼓起了掌,“西施,厉害啊。”

    习施扬起下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所以咋们办公室第一个脱团狗出现了?!”

    陶晓珊突然出声,大家恍然大悟,对啊,背叛组织的家伙,肯定要请客才能平息众怒。

    杨珏也高兴,立马大方的说:“请,一定请。”

    办公室里立马欢呼一片,林宴拉开办公室的门,黑着脸站在门口,“你们要是太闲了,我不介意给你们再加点工作量。”

    “不不不,老大,我们马上工作,工作。”

    众人立马就偃旗息鼓了,乖乖的各回各位,各自做起了各自的事情。

    顾笙看着林宴关上了门,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林宴转身关门时,微微上扬的嘴角。

    顾笙将完成的两幅林宴交给他画的人物发给了林宴,过了没一会儿林宴就叫他过去了。

    “我看了你一下你画的人设,很漂亮,特别是苏灵鸾这个角色,很出彩,太漂亮了,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打开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么漂亮的人设的。”

    林宴的眼睛里带着光芒,顾笙的确看出来林宴很喜欢他画的苏灵鸾这个角色,苏灵鸾就是之前他烦恼的那个绝世美人。

    “特别是她的眼睛,看起来特别灵动。”

    顾笙看了看林宴的脸,没有说话,直到后来游戏已经上市了,林宴无意间听陶晓珊说苏灵鸾的眼睛和组长的眼睛好像,他才知道顾笙是以他的眼睛作为参考画出的这个绝世美人,当然这是后话。

    林宴和顾笙在办公室里谈了半个多小时,修修改改才最后敲定了这两个角色的人设。

    林宴伸了个懒腰,却忘记了顾笙就在他身后,这一伸手直接一拳打向了顾笙,顾笙的反应极快,一把握住他的拳头,微凉的手指触到了林宴温热的皮肤上,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抱歉,抱歉。”

    林宴缩回手,歉意的笑了笑,顾笙摇摇头,似乎并不在意林宴的鲁莽。

    “没事。”

    顾笙离开林宴的办公室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手心好似还残留着那一点余温一般,逐渐发烫起来,他皱了皱眉头,专心工作起来。

    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顾笙忙完自己手里的工作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他刚一站起来,就看见里间的门打开了,是林宴。

    “吃饭吗?一起吧。”

    “嗯。”

    顾笙和林宴一起往楼下走去,这时候正是人潮高峰期,他们俩打包了饭准备拿到那个小花坛那边去吃。

    “工作还习惯吧?”

    林宴并不怎么适应这种两个人走路,却寂静无声的场合,于是主动挑起了话头,像个合格的上司一样关怀一下下属。

    “嗯。”

    可惜对方不配合,林宴也没有办法。

    “有人。”

    顾笙突然拉住了往前走的林宴,他们俩刚走到转角处,林宴还以为是谁和谁在谈恋爱所以顾笙才拦住了他,结果他一看,居然是他们组的何仪敏和高组长组的陈飞。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

    林宴平展的眉峰渐渐拧在了一起。

    陈飞以前是他组里的,可是后来他却跳到了高组长那边,一度闹得很不好看,林宴并不记得何仪敏和陈飞的关系有多么好,当初陈飞跳槽,何仪敏也没有任何反应。

    陈飞似乎在和何仪敏说着什么,何仪敏的表情一直很冷淡,最后她要走,陈飞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仪敏,我对你是真心的,这么久了你难道看不见吗?”

    何仪敏想要挣脱陈飞的牵制,但是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陈飞。

    “我说了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当初既然能够背叛林组长,以后说不定也能转过头就甩了我。”

    陈飞原本焦急的表情忽然变得凶恶起来,“林宴,林宴,又是林宴!说那么多,你不就是喜欢林宴吗,你每天给林宴做牛做马,他有多看你一眼吗?看见你这么倒贴他,他心里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啪。”何仪敏猛地抬手给了陈飞一巴掌,她的眼眶发红,死死的瞪着陈飞。

    陈飞被何仪敏这一巴掌扇懵了,直到他看见何仪敏泫然欲泣的脸时,他才如梦初醒,慌了神。

    “仪敏……你,你别哭……我都是乱说的……”

    何仪敏根本不想听陈飞说话,直接转头就走,陈飞立马跟了上去,这俩人离开之后顾笙和林宴才走转角处走了出来。

    林宴震惊于原来陈飞喜欢何仪敏,瞒得还挺紧的,不过他最后被陈飞中伤也是冤枉,说的他像是个喜欢玩弄别人感情的人渣一样。

    林宴看了一眼顾笙,觉得有点尴尬,但是顾笙却径自走到长椅上坐下,打开了饭盒,然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林宴发现顾笙这人最大的有点大概就是话不多,并且好奇心不强。

    既然顾笙都假装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什么,那么他也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好了,免得徒生尴尬。

    虽然林宴在顾笙之后才开始吃饭,但是他的速度依旧比顾笙要快。

    “今天厨师的手抖了吧,咸死了。”

    林宴大口大口的喝起了水,顾笙倒是面不改色的吃完了饭只是和林宴扫荡的干干净净的饭盒相比他的饭盒里零零落落的剩下了不少东西。

    林宴瞥了一眼觉得浪费,但什么都没有说,毕竟浪费是顾笙自己的事情,他没有那个立场对顾笙说三道四。

    顾笙给了林宴一张纸巾,自己抽出来一张慢条斯理的擦着嘴,林宴胡乱擦了一下就把纸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所以陈飞跳槽是因为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咳咳咳……”

    林宴被顾笙突如其来的话惊得被口水呛到了,他刚刚还在觉得顾笙这个人懂得体谅别人,不让人尴尬,没想到顾笙就像是反射弧过长一样,过了这么久午饭都吃完了,才猝不及防的给了他一击。

    “你可别乱说,我和何仪敏可是比这瓶矿泉水都清白。”

    林宴指了指自己喝了一半的矿泉水,顾笙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道:“我开玩笑的,不好笑吗?”

    林宴顿时像是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一样。

    “呵呵,一点都不好笑。”

    “是吗。”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何仪敏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工作,顾笙和林宴都没有看见何仪敏的眼睛到底红没红,为了防止尴尬,他们俩都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照常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忙活。

    林宴下午被高层叫出去好几次,郑总的秘书也来找过他,顾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偶尔抬头便看见林宴抿着唇,一脸冷然,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眼神坚定而笔直的目视着前方,就好像从不会迷惘一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