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微妙

    事情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快两天,而明天就是顾笙上班的日子,这也就是意味着他和林宴不得不见面。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记忆能力表示懊恼,那天由于老三结婚,所以大家都很高兴,一不小心多喝了点,周学锋更是发起了酒疯,还让林宴去接他,而悲剧的是顾笙见林宴搬不动周学锋于是上前去帮忙,结果周学锋突然发起了酒疯,弄得三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和林宴还不小心亲到了,那是顾笙第一次和别人接吻,虽然当时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可是那却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他只记得自己的嘴唇被林宴磕破了,还流了血,而林宴当时的眼睛瞪得极大,硬生生把一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瞪成了杏眸,看起来有些滑稽。

    林宴慌乱的从他的身上爬起来,一张脸红透了,原本顾笙也觉得有点尴尬,可是看见林宴慌乱得像是只兔子一样他顿时就冷静了下来。

    看到他的嘴上流着血,林宴连连给他道歉,顾笙只得摆摆手,让他被放在心上,而周学锋这个罪魁祸首,居然安然的躺在地上睡着了,只是脑门上被磕了包,自己浑然不知。

    顾笙最后还是帮着林宴把周学锋弄上了出租车,自己打了车回了家,他感觉自己急需要洗个澡睡一觉。

    顾笙理了理林宴和周学锋的关系,听周学锋的话,林宴应该就是他明恋了十年不得的人,并不是他想的那样,林宴不是周学锋的旧情人,也不是他复合的现任而是个直男。

    直男……顾笙摇了摇头,就算林宴是弯的那又怎么样,他是周学锋喜欢了十年的人,他总不可能跑去横插一脚,那样也太不地道了。

    顾笙摸了摸自己的唇,上面已经结疤了,只是拿手去触碰的时候还是有点疼。

    一个意外而已,只是嘴皮碰到了嘴皮,哪里算得上初吻。

    他又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这么纯情做什么。这样思索了一番之后,顾笙便将这件事放到了脑后。

    第二天顾笙一打开门刚好和对面同时打开门的林宴撞上,两人四目相对,一股诡异的尴尬在一瞬间弥漫开来。

    顾笙淡定的对林宴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林宴眼神有些游移的乱瞟,最后才故作镇定的“嗯。”了一声。

    走进电梯之后,狭窄的空间里更是将尴尬的气氛弥漫得到处都是,林宴瞥了一眼顾笙,见顾笙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甚至连尴尬都看不到,悬着心渐渐放下了,只是当他的视线落到顾笙的嘴唇上时,那个结疤的地方顿时勾起了他的记忆。

    林宴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尴尬极了,他假意咳嗽了两声,总觉得应该找个话题来缓解一下这诡异的气氛。

    “你……你的嘴没事吧?”

    卧槽!我为什么要说这个?!林宴简直觉得自己是个猪脑子,本来大家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相安无事就好,可是他却自己智障的故意提了起来。

    顾笙其实心里也没有他表面上装的那么平静,只是看到林宴那通红的耳朵和那副悔恨不已的表情时,居然奇迹般的觉得有些好笑?甚至还想捉弄林宴几句。

    “嗯,没事了。”

    听到顾笙冷淡的回答,林宴顿时觉得他脸上耳朵上的热度也逐渐退下去了。。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之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林宴从一楼出去,顾笙从负一楼出去,只是到红绿灯口的时候顾笙下意识的往林宴经常买早餐的地方看去。

    林宴脸上带着笑意,丝毫没有刚刚的局促,他嘴里塞着包子,一只手接过一杯豆浆,另一只手里拿着装包子的袋子,就在顾笙准备开车的时候,他看见林宴蹲下撕了点包子,然后就有三两只野猫围了过来,顾笙有印象,之前他看见过其中两只,传说中最难以驯服的花色的猫。

    但是它们在林宴面前乖极了,一点都不胆怯,而林宴一边给它们撕包子,嘴里不知道还碎碎念着什么,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就像是个发光体一样,带着济世一般的光芒,可是回过神一看他也不过是给了野猫几口饭吃而已。

    赵军抱怨着还没有休息够转眼之间就又要上班了,陶晓珊打着哈欠走进了电梯里,半点淑女形象都没有,“早啊。”

    她和赵军的眼睛下面都有浓重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熬夜玩疯了。

    “早。”

    赵军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顾笙淡淡的也回了一句。

    “早起毁一天啊……”

    陶晓珊的眼角都快流出眼泪来了,赵军也和她差不多,听到陶晓珊的话不能更赞同了。

    “你有去哪儿玩吗?”

    赵军问了陶晓珊一句,陶晓珊挥挥手表示五一放假哪儿人都多,还不如在家里宅着。

    “外面天气又热,到处都是人头,我可不想去跟着挤。”

    赵军深有同感,“对啊,我原本想在家和队友开黑,结果被我妈硬拉着出去玩了两天,当牛做马累死累活,你们女人平日里各种柔弱,一到购物就战斗力惊人,真是神奇的生物。”

    陶晓珊抚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扬起下巴,道:“对于喜欢的东西我们向来是倾注于全部的热情和精力,就像是你们打游戏一样,爆肝也要先打完一把再说。”

    赵军顿时觉得陶晓珊说的有道理,似乎对自己老妈还有妹妹理解了不少。

    大家都像是得了假期综合症,一个个都有气无力的,倒是林宴和顾笙看起来精神抖擞,和他们显得格格不入。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昭君需不需要我借你两根牙签把眼皮撑起来啊?”

    林宴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赵军的背后,吓得他的瞌睡虫全飞跑了。

    “不……不用了……”

    “那还不赶快开始工作。”

    “我这就开始,这就开始。”

    林宴像个老人家一样训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知道熬夜玩通宵,上班的时候又没有精神,对身体也不好,年纪轻轻的,迟早要把身体玩坏。”

    赵军小声的嘀咕着:“明明你和我们差不多大,还比西施小了几个月……自己熬夜的频率比我们还高……”

    林宴啪的一下把手里的橡皮扔了出去,刚好砸到赵军的脑袋,“别以为你嘀嘀咕咕的我就听不见了。”

    “唔!”

    赵军捂住自己及的嘴,表示自己会乖乖闭嘴,林宴瞪了他一眼,才继续开始训话。

    “玉环呢?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

    大家左顾右盼了一下,的确没有看到杨珏,纷纷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林宴皱起了眉头,“算了,一会儿他来了,叫他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像什么话,放完假第一天就敢迟到。”

    “这下玉环惨了……”

    大家纷纷在心里替杨珏默哀三秒。

    “都醒醒神,我们来说一下下一阶段的任务和计划,记不住的拿笔出来,一会儿开完会下班之前交一份报告给我。”

    众人心里一片哀嚎却不敢在林宴面前表露出来,个个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到。

    顾笙到公司的这段时间林宴总是有意无意的带着他,所以他熟悉业务的速度也比别人快多了,林宴这次估计是见他适应的差不多了,便开始给他大面积的安排工作,开完后之后,大家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别太难过这代表老大器重你,但是说这话的时候能收一收你们眼睛里看好戏的神色吗?

    顾笙的工作一忙起来,就把很多事情都忘记了,比如他和林宴的乌龙,他大学室友周学锋和上司林宴微妙的关系,更忘记了前不久那个骚扰微信。

    中午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一点半了,距离中午休息的时间已经快过去了,顾笙站起身来,准备下楼去买点吃的。

    “周学锋,我说了你要是还是那种想法的话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不知道我是哪里让你误会我们有可能的,但是我还是要再一次告诉你不可能的,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林宴的声音突然从里间传了出来,他的声音有点大,情绪有些激动,顾笙估计这个点林宴以为没有人在外面。

    顾笙有些尴尬于自己被听墙角,顿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要是关门的时候弄出声响,林宴就会知道外面是有人的他刚刚说的话也被听到了,可是不是走林宴和他正面相撞更加尴尬。

    小小的纠结了一下之后,顾笙还是决定走吧,毕竟正面撞上那实在是太尴尬了,于是他拉开椅子准备往外走去,可是椅子却不遂他所愿,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摩擦声。

    里面讲电话的声音停顿了下来,下一刻他就看到林宴里间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林宴拧着眉头看了过来,顾笙刚好抬头看过去,两人狭路相逢,四目相接。

    林宴的手里还拿着手机,当他看到是顾笙的时候眼睛倏地一下瞪大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烦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