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发现

    “我有点事,之后再说。”

    林宴对手机那头的周学锋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挂断了通讯,然后目光笔直的看向顾笙,“我们谈谈?”

    顾笙想到自己还没有吃饭,“下次吧。”

    林宴被拒绝的猝不及防,甚至空气里都透着诡异的尴尬。正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顾笙开口道:“我还没有吃午饭,你也没有吃吧,时间快过了,走吧。”

    说完他就兀自迈开腿往外走去,林宴长叹一口气揽了一把自己额前的碎发,抬头看见顾笙站在门口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等他过去,便服输似的跟了上去。

    由于他们去吃饭的时间和别人错开了,所以他们俩去的时候正好有空位,林宴心里有事,所以难得的胃口不怎么好,顾笙却完全不受影响,林宴抬眼看了一眼慢条斯理的吃着饭的顾笙,也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该说他冷漠。

    而且顾笙这个人似乎连正常人该有的好奇心都没有,如果不是他隐藏的太好了,那大概就真的是顾笙性格使然,可是根据林宴这段时间和他的接触来看,顾笙并不是一个和他外表看起来一样冷漠的人,他还是挺有人情味儿的,甚至比好多人都要温柔。

    林宴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而且难得的剩下了饭,老板在他付钱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他是不是今天的菜不符合他的胃口,林宴愣愣的摇摇头,“没有,一如既往的味道好,天气热了,我胃口不大好。”

    “这样啊……”

    之后两人又急急忙忙的上了楼工作,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交谈一番,林宴心里有事,加上工作繁忙所有他也没有注意到杨珏一直没有到他的办公室里来报道。

    林宴从工作中抬起头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人了,他伸了个懒腰,感觉自己老腰有点酸痛,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决定什么时候抽空去健身房办张卡。

    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昨天他的电脑出了点问题送去修了,广告公司那边又急着要图,林宴干脆趁着没有人的在公司里画一部分。

    顾笙上了个厕所回来,公司里已经没有人了,他也打算回家了,只是当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看见林宴的办公室里有光。

    顾笙眉头一蹙,这么晚了,林宴该不会还没有回去吧?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往里间走去,暖色的灯光下,林宴低着头,表情认真而严肃,手上动作不断。

    灯光下顾笙似乎可以看见林宴眼睫闪动时,细微的尘埃。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认真的男人最帅,顾笙看着林宴认真工作的模样,哪里还看得见他平日里的不着调。

    按理来说,顾笙的性子是不会允许他走过去私自窥探别人的工作内容的,可是这晚他的脚却不受他控制的走了过去。

    入眼是局部图,可是这个局部却和林宴平时在公司画的风格完全不同,并且非常漂亮,顾笙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可以看一下完整的图吗?”

    林宴的肩膀一抖,倏地一下回过头,是顾笙。

    他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的看着顾笙,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顾笙……你怎么会在这儿?”

    顾笙却没有理会他的问话,他俯下身子,林宴忽然就嗅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有点香,应该是顾笙洗发水的味道。

    顾笙弯下腰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和林宴贴近,林宴不习惯有人和他挨得这么近,正想要说什么,就看见顾笙将手放在鼠标上将图缩小了。

    顿时之间林宴也顾不得他们俩这暧昧的姿势了,他脑子里一片混乱,糟糕了,被看见了。

    他该怎么解释?顾笙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特意换了绘画风格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这是他画的。因为他们公司里接私活可是会被开除的,只是这种事情,大家私底下都有做,不过谁也不会放到台面说而已,就像是默认的潜规则一样。

    顾笙完全不知道林宴混乱的大脑,他看着眼前的这幅画流露出了惊艳的眼神,他一直知道林宴的画工不差,否则他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上组长。

    可是当他看见林宴的这幅画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免的惊艳了一把,和林宴平时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他却依旧能够画的这么好,不得不说林宴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意料。

    林宴的画里有他欠缺的想象力,顾笙的画虽然漂亮但是更加偏向理性,但是林宴的不同,他的画极富有感情,换句话说就是很浪漫。

    林宴说他的画没有灵魂,或许是对的,见了林宴的画之后他的确自愧不如。

    “很漂亮……”

    顾笙称赞道,林宴没有想到他憋了半天居然就说了一句这个,“呃……谢谢……”

    顾笙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尴尬,反而语气难得有些上扬的说道:“画好之后能够发我一份吗?我自己收藏,不做商用。”

    顾笙侧过头来和林宴说话,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和林宴的距离太近了,近到他可以清楚看到林宴纤长而浓密的睫毛,还有他微微睁大的桃花眼。

    顾笙往后一退,林宴这才从顾笙的包围中出来,只是属于顾笙的味道似乎还在他的鼻间萦绕不散。

    “咳咳……好,我到时候发一份给你。”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顾笙才开口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林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顾笙说的是他接私活的事情,“呃……嗯……谢谢。”

    “不过你在公司里画不大安全,还是在家里画吧。”

    “嗯,要的有点急,我的电脑又坏了……”

    林宴说了之后又有些懊悔自己和顾笙说这些做什么,他们俩又不是很熟。

    “我那里还有一个电脑没有用,就是有点旧,不嫌弃的话可以借你应急。”

    对于顾笙出言相助,林宴是有些意外的,他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那幅画是真的急,电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修好。

    “当然不嫌弃,谢谢你。”

    “嗯,走吧,太晚了,坐我的车吧。”

    林宴连连摆手,“不用了我坐地铁回去就好。”

    顾笙看了他一眼,“随便你吧。”

    顾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真的就没有再理会林宴,兀自离开了。林宴心里瞬间有点不爽起来,再叫一次说不定我就坐了啊……

    咦……林宴被自己这种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恶心的不轻,又不是使小性子的小姑娘,更何况他和顾笙连朋友算不上。

    林宴的脑子里忽然闪过顾笙微微瞪大眼睛和他四目相对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顾笙露出那种表情,而原因却是因为他和顾笙不小心亲到了一起,而且他还把顾笙的嘴巴给磕破皮了。

    他剧烈的摇摇头,拍拍自己的脸,估计自己也画不出什么了,还是回去了吧。

    林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锁好门便走出了公司。

    空荡荡的办公大楼中,一个人影在月色下被拉得很长。

    林宴走出公司大门,和保安挥了挥手告别,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得赶快了,否则就要错过最后一班地铁了。

    他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林宴一看,是周学锋的电话。

    林宴不想和周学锋争吵,周学锋喜欢他,算算时间也有十年了,早在当初他们俩还是两个愣头青的时候周学锋就给他告白了,而他也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周学锋,十年了,要能成早就成了,何必等到现在,可是周学锋却好似不明白这个道理。

    周学锋固执的喜欢着他,但也没有强迫他,大概十多年的友情让周学锋明白如果他敢来硬的,那么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永远的失去林宴,连朋友都做不成。

    前些日子,他们俩大吵了一架,林宴搬了家,他一度以为他和周学锋就这么完了,连朋友都没得做,可是周学锋却一如既往厚脸皮的找了上来。

    前些日子是他们俩高中班主任的寿辰,老爷子刻意电话让他过去吃个晚饭,周学锋来接的他,他没有驾照也没有买车,再加上老爷子在,他们俩也不可能不说话,所以他们俩的关系才缓和了下来。

    否则周学锋大学室友结婚那天,就算周学锋哭断肠他也不会去接他,更别说和顾笙发生了那么乌龙的事情。

    只是周学锋这家伙实在是记吃不记打,那天他将周学锋送回家,周学锋借着撒酒疯把他压在了床上,林宴看他动作那么灵敏就知道周学锋酒醒得差不多了,于是他毫不留情的给了周学锋一拳,那一拳头估计把周学锋这么多年的愤懑都激发出来了,他们俩大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

    林宴皱了皱眉头,将手机揣回了包里,可是周学锋一直给他打,要不是他的手机不能扣电池他都想扣电池了,最后他不耐烦的拿出手机接了起来。

    “喂,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救……救我……”

    周学锋的声音听起来虚弱而痛苦,林宴猛地握紧了手机,“你在哪儿?”

    “老地方。”

    “什么老地方?你说清楚!”

    “酒……酒吧……”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林宴焦急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拿出手机搜索“老地方”。

    “到哪儿啊?”

    “老地方。”

    “什么?”

    “老地方。”

    “小伙子你不是在逗我吧?”

    出租车司机并不知道那个酒吧,网上也搜不到,林宴下了车,眉头死死的皱在了一起。

    该怎么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