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跳楼

    林宴有些诧异于顾笙的周到,他完没有想到顾笙居然会为周学锋做这么多事情,他真的不得不怀疑一下顾笙是不是喜欢周学锋。

    周学锋却没心没肺的表示顾笙可真够兄弟,等他出院了一定要请顾笙吃一顿饭,好好谢一谢顾笙。

    林宴见老大来了之后,一看就是靠谱的正经人,便放心的将人交给老大,自己回家去了。

    林宴走了之后,老大才揶揄的用手肘戳了戳周学锋,“诶,老四你喜欢了十年的人就是他吧?”

    周学锋鼻青脸肿嘴角痛得要死却还是压不下一直往上翘起来的嘴角,“对啊,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老大点点头,“是挺帅的,长得可真好看,他那眼睛是叫桃花眼吧,我听我们办公室的妹子说过那个当红小鲜肉演《烽火》男一号那个,就是这种眼睛,瞪谁谁怀孕。”

    “切,一个小明星哪儿能和我家啊宴比啊。”

    “啧啧,还我家啊宴……真是够了。”

    老大受不了的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便打开他妈给周学锋准备的保温桶,一边说道:“我还以为你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也是和你那些妖里妖气的小娘炮一样呢,没想到脸嫩得像个大学生一样,而且一点都不娘。”

    “呸,什么妖里妖气的小娘炮,你以为他们好约吗?他们在圈子里可抢手了,要不是哥哥我魅力无边,你哪儿看得到这种好货色啊。我家啊宴当然不一样啦,你是没见过,他打架可帅了,以前我被人堵的时候,他就像是个英雄一样冲出来,打人的时候又狠又帅。”

    老大看着周学锋这幅花痴的模样,受不了的抖了抖肩膀,“这么多年来我是不是误会你了?你才是个娘炮,你这幅花痴样,你和我说你要产卵了我都相信。”

    “呸,老子可是强攻。”

    “得得,强攻你先把你的兰花指收一收,我承受不来。”

    周学锋人来疯似的冲老大抛了个媚眼,“讨厌啦~”

    老大瑟瑟发抖,感觉自己今天要把昨晚的隔夜饭都吐出来。

    林宴昨晚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怎么睡着,期间一直迷迷糊糊的,今天又照顾了周学锋一天,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睡觉,连澡都懒得洗。

    顾笙下班回家看了一眼紧闭的对门,也不知道林宴到底有没有回来。他看了一眼便打开了自家的门。

    第二天一早林宴原本打算去医院照顾周学锋的,但是周学锋给林宴打了个电话让他别过去了,顾笙给他请了一个护工,是个大叔,人很热情一大早就给他送吃的来了。

    林宴应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顾笙让老大去照顾周学锋就算了,朋友嘛,还是一起住了好几年的室友,可是还帮周学锋请护工,这是不是有点太好了?难不成顾笙真的喜欢周学锋?可是顾笙不是直男吗?而且顾笙明明有女朋友。

    林宴一时之间也想不清楚,干脆也不想了,收拾好东西去上班。

    “老大,早啊。”

    “嗯。”

    林宴走进公司正好遇见在等电梯的赵军,赵军嘴里叼着包子,林宴手里拿着豆浆。

    他们俩以进电梯就是一股浓郁的早餐味儿。

    “诶,等等。”

    是钱松的声音,赵军立马按了一下电梯按键,紧随钱松其后的是顾笙,他们俩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电梯里的空间顿时变得狭窄起来。

    “刚刚来的路上看到又出车祸了,一地的血,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先来。”

    钱松感慨万分,赵军也深有同感,拍拍钱松的肩膀,“所以啊,要及时行乐啊。”

    林宴和顾笙两个人默默的站在电梯里,谁也没有说话,等到电梯开了之后,钱松和赵军先一步走了出去,两人像是唱双簧一样说说笑笑。

    林宴和顾笙落在了后面,林宴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顾笙,谢谢。”

    顾笙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林宴,“谢我什么?”

    林宴顿了顿,抬头看向顾笙,顾笙的眼睛看起来很平静,但是林宴却不知道为何有些不自在。

    “我听周学锋说你帮他请了一个护工,昨天你又让方铖去替我。”

    顾笙却难得的笑了一声,只是那个笑声实在是透着讥讽的意味。

    林宴浑身一怔,方才听见顾笙说道:“你从昨天就一直在对我说谢谢,我帮的是周学锋的忙,就算该说谢谢的人也是周学锋,你一直和我道谢是以什么立场和身份来说的呢?”

    “朋友吗?我也是周学锋的朋友,读大学那会儿他也没少麻烦我,既然我们都是他的朋友,你干嘛要和我说谢谢呢?还是说你是以另一种身份来说的?”

    这个身份是什么,顾笙没有说出来,但是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林宴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整个人都陷入了错愕和震惊中。

    顾笙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便兀自离开了。

    林宴拿出手机给周学锋发了一条微信。

    林宴:顾笙知道你喜欢我?

    不消一会儿周学锋就回了他,只有一个字。

    “嗯。”

    林宴烦躁的将手机揣进了包里,顾笙为什么要和他说那些话?那种充满了讥讽,挑衅的话,顾笙又是以什么立场和他说这些话的呢?朋友?还是说顾笙真的喜欢周学锋?把他看成了情敌?

    林宴因为这件事,心烦意乱,但是顾笙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照常工作,林宴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情绪这么容易受影响。

    “玉环呢?”

    “玉环没有给你请假吗?他都是三天没来了。”

    钱松有些懵逼的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林宴,林宴一听眉头就死死的皱在了一起。

    “我给他打个电话。”

    林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回到办公室给杨珏打电话,可是杨珏的电话根本打不通,他又跑到人事那里去要了杨珏填的紧急联系人,居然是空号。他要了杨珏的家庭住址,准备下班之后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胆敢翘班三天的英雄。

    因为林宴昨天没有来上班,所以他的事情就堆了起来,等到他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抬头一看已经晚上快八点了,他想起自己要去拜访杨珏,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巧合的是他又撞见了正要下班的顾笙。

    这可真是尴尬死了,可是顾笙完全不觉得尴尬,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和他打招呼。

    林宴点点头,两人一起下了楼。

    顾笙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林宴居然在等公交,他将车开了过去,“你不是坐地铁吗?”

    林宴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顾笙,敷衍的回答道:“哦,有点事。”

    “哦,再见。”

    然后顾笙就开着车绝尘而去,林宴被喷了一脸的尾气,顿时肺都要被气炸了,他真是脑子有问题才会觉得顾笙的人挺不错的。

    该不会这么恶劣的性子才是顾笙的真面目吧?

    林宴气过之后又察觉到哪儿不大对劲儿,顾笙以前人是挺不错的,有人找他帮忙,能帮的话他也不会拒绝。

    可是今天顾笙对他的态度却开始糟糕起来,这难道都是因为周学锋?

    林宴觉得自己好像是摸到了真相的尾巴,可是顾笙不是有女朋友吗?上次那个挽着他手的姑娘,那么漂亮,所以顾笙到底是直男还是gay?或者说是双?

    林宴自己脑补了一大堆,实在不是他凭空乱想,而是有理有据。

    请护工的价格不便宜,而且这么快就请到了,要不就加价钱了的,要不就是有熟人,不管哪一个,都足以表明顾笙对周学锋的重视。

    而还在胡乱脑补的林宴不知道顾笙回到家之后,周学锋给他发了微信说谢谢改天请他吃饭,顾笙不仅点了价格不菲的一家餐厅,还给周学锋说了护工的价格,让他把钱转给他。

    周学锋也很爽快的转了钱,亲兄弟明算账,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当然请客吃饭这种不算。周学锋挺喜欢顾笙这种黑白分明的性格的,他一直觉得顾笙在蜜糖里长大没有心机城府,出入社会后一定会吃亏,被欺压的。

    的确也有人和周学锋是一个想法,比如当初的孟总,还想甩锅给顾笙,让他喜当爹,可惜被顾笙给好好整治了一番,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

    林宴灰溜溜的回了家,他一路上都眉头深锁,杨珏的出租屋里居然没有人,隔壁邻居说杨珏都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林宴决定要是明天杨珏还没有到公司来上班,他就让周学锋帮个忙,周学锋别的不行帮他找个人还是可以的。

    第二天林宴的确在公司见到了杨珏,但是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他宁愿不要见到杨珏。

    “天啦,上面有人要跳楼!”

    “快打110!”

    “是打119吧!”

    林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杨珏。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班……”

    “老大……对不起……”

    林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杨珏痛苦不堪的声音,耳边还有呼呼的风声。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宴就是有这种感觉,他忍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在哪儿?”

    杨珏没有说话,林宴的声音变得沙哑而粗粝,“顶楼的是不是你?”

    风声刮过,林宴听见杨珏颤抖而带着哭腔的声音,“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