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人祸

    林宴的大脑空白了一下,随即爆发出愤怒的嘶吼:“你他妈给老子下来!”

    “老大……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放屁!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过不去?你给老子下来,要不然我就上去抓人了!”

    杨珏的情绪很不稳定,他的声音带着哭腔,“不!你别上来,老大,我……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

    林宴捂着手机收音口,快步往公司里面走。

    顾笙看到林宴面色凝重捂着手机往公司里走,顿时对楼顶跳楼的人有了猜测,他快步走上前一把拉住林宴,林宴有些惊慌的看过来,一看见是他之后对他说了张了张口,那是一个口型,没有声音。

    是“杨珏。”

    顾笙眉头深锁,跟着林宴进了电梯。

    “在你的桌子上放着我最后的钱……上次说请你们吃饭,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放屁,我不要,你给老子下来,请客的人不来算什么请客。”

    林宴一边努力稳住杨珏,一边和顾笙快步出了电梯,电梯无法到达最顶楼,他们必须爬楼梯。

    杨珏耳朵灵敏的听到了他们细微的爬楼梯的声音,声音立马就慌了,“你是不是上来了?你不不要上来!我……”

    “没有,我刚进公司,玉环你听我说,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就算你一无所有但是你还有家人啊,你想想你妈,你不是说她在农田里干了一辈子的活儿,你不是说等你有钱了就把她接过来享福吗?”

    顾笙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楼上,示意林宴他上去,让林宴就在这儿,林宴虽然想跟着上去,但是杨珏的情绪很激动,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哈哈哈……不用了……再也不用了……是我傻!”

    杨珏的情绪不仅没有的得到安抚,反而激动的大喊了起来,林宴不知道自己是戳到了杨珏的哪根筋。

    突然他听见杨珏惊呼一声,“你别过来!”

    然后便断了线。

    林宴心头一紧,快速的往楼顶跑去。

    打开门一看,杨珏被顾笙按在地上,双手反剪住,顾笙脸色不渝的看着杨珏。

    “没事吧?”

    林宴快步跑过去,顾笙冲他摇了摇头,林宴见两人都没有受伤,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杨珏泪流满面,死命的挣扎着,“放开我!”

    林宴拎起杨珏的衣领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妈的,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跳楼。你说你丢不丢人?”

    杨珏满脸的泪水,剧烈的摇着头,“你不懂……你不懂!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叫什么都没有了?你不是还有你自己吗?好手好脚的做什么不行,更何况我们组这么多人你就没把我们当朋友吗?”

    杨珏怔怔的看着林宴,“老大……”

    随后警察来了,林宴才知道原来杨珏被之前谈的女友骗光了钱财,不仅如此,还骗了他妈留给他娶媳妇儿的钱,而他妈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情绪一激动还没有被送到医院人就没了。

    这件事被闹得很大,有人还放到了微博上,对公司的影响很不好,林宴被郑总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杨珏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就麻烦你们开解一下他了。”

    林宴特意嘱咐了一番随后赶过来的赵军几人,他们连连点头,让林宴放心。

    林宴刚走进公司的电梯里,就遇见了高组长。

    “这不是林组长吗?”

    “高组长好。”

    高杰辉看林宴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回来,又听说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估摸了一下大概也猜出来林宴是回来挨批的,林宴倒霉了他就高兴了。

    “听说你们组有人跳楼了?年纪轻轻的有什么过不去的,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抗压,心理太脆弱。”

    “呵呵,高组长怕是误会了吧,他哪儿敢跳楼,就是上去吹吹风,让人误会了,现在的人啊就是喜欢道听途说。”

    “是吗?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那应该是吧,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林宴迈出电梯,高杰辉站在原地,看着林宴的背影,眼神变得阴沉起来。

    林宴跟着郑总去开了会,他讲述了杨珏的遭遇,高层们议论纷纷,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事情已经被人发到了微博上就怕敌对公司利用这个攻击他们公司。

    从警局出来,杨珏低垂着头,“我是不是给老大添了很大的麻烦……”

    赵辉原本下意识的想要嘲讽杨珏几句,可是又想起杨珏现在心理很脆弱,不能骂他。

    “是的,你大概也有听说最近公司有意从他们几个组长里选一个出来提拔,其中呼声最大的就是林宴和高组长。你这么一弄,怕是不扣他工资都不错了。”

    顾笙的声音平静而冷漠,杨珏抬起头怔怔的看着顾笙,他抬着手慌乱的不知所措。

    “那个……玉环你别太自责,老大他那么神通广大一定会想办法的。”

    赵军手忙脚乱的安慰杨珏,又责备的瞪了一眼顾笙。

    “顾笙说的没有错,是我给老大添了麻烦……我其实没想跑到公司去跳楼的,可是别的高楼顶层都锁着的,我进不去,只有我们公司没锁……”

    钱松和赵军万万没有想到杨珏选择在公司跳楼的原因居然是这个,他们都以为杨珏是不是早就对公司心怀怨恨,很不满了。

    “你们都回去上班吧,我自己走走。”

    杨珏低着头往前走,赵军一把拉住杨珏,杨珏这模样他们怎么可能放得下心。

    “放心吧,我不会再去自杀了,现在回忆起来还有点腿软。”

    钱松和赵军四目相对,顾笙拍了拍赵军和钱松的肩膀,“走吧。”

    钱松和赵军还是很踟蹰,顾笙走上前对杨珏说道:“你要是死了,你会成为林宴一辈子的阴影。你要是真想死还是悄悄找个地方自我了断比较好,谁也别连累,不过你死了,那个骗你钱的女人还在逍遥法外,你甘心吗?”

    杨珏倏地瞪大了眼睛,他死死的握紧了双手,不甘心,他怎么可能甘心呢!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他妈怎么会,怎么会死!

    “我知道了,谢谢你,顾笙。”

    顾笙摇摇头,跟上钱松和赵军,离开了。

    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幻视”官方发表声明说本公司并没有苛待任何一位员工之类的话,又大力表扬了林宴舍己救人的精神。把顾笙抛得干干净净。

    之后又买水军将杨珏被骗的事情爆出来,并且加以夸张的渲染,卖惨期间还不忘暗搓搓的夸一夸公司对员工有多好,并且把林宴塑造成一个长相帅气,认真负责的好上司,这样的人毕业就加入了“幻视”,都是“幻视”一手培养起来的,拐着弯的夸“幻视”。

    林宴在网上小红了一把,因为他不仅长得帅,看着还嫩啊!很快有人就找到了林宴的微博,林宴的微博和他本人一点都不像,非常的正经,时不时点评一下这个游戏做的不错,那个游戏太垃圾,关键是他像是写论文一样的将这些东西整齐的列出来,比起林宴,这更像是顾笙的微博。

    偏偏顾笙的微博上都是画,偶尔还接耽美封面图,他的头像是一只胖胖的兔子,而林宴的头像是一只高傲的驯鹿。

    林宴的微博粉丝量从以前一两个僵尸粉,顿时飙升。

    事情得到了解决,有网友就问说那个被骗钱跳楼的小伙子怎么样了?该不会把人家辞职了吧。

    公司碍于情面,表示当然不会辞掉对方,对方平时是很勤劳的员工,而且在公司工作时间也不短了,遇见这种事情公司自然不会弃他不顾。

    高组长没有想到遇见这种事,林宴都可以力挽狂澜,他愤怒的摔了杯子,杯子碎片弹起来,划破了陈飞的手臂,陈飞捂住自己的手臂,眼神变得阴毒起来。

    他死死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两息之下方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组长,我听到了一点有趣的消息。”

    高杰辉狐疑的看了一眼陈飞,他原本以为陈飞这个人有大用处,没想到居然是个草包,小聪明不少,但好在这条狗够听话。

    “什么?”

    陈飞走近高杰辉在他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高杰辉的眼睛一眯,眼底露出一抹精光。

    “林宴啊林宴这可是你自寻死路。”

    林宴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先是周学锋被人打入院了,后又是杨珏跳楼,手上还有数不清的工作,他现在坐在回家的地铁上都能够睡着。

    好几次都坐过了站,又返回去,今天是最倒霉的,他又睡着了,坐过了站,想要返回去的时候,返程的地铁最后一班他刚刚错过。

    林宴心灰意冷的出了站,野外的风呼啸着,他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气,冷风一吹,林宴缩了缩脖子,他原本想打的回去,结果周围根本没有什么车,他只能一边走一边看手机上打车的APP。

    “真是倒霉透了……”

    林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迈着沉重步伐往前走。

    “对不起……”

    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不小心和他撞在了一起,林宴的肩膀被撞得一疼,“没事。”

    那人正要离开,林宴突然察觉到哪儿不大对劲儿,糟了!是扒手!

    林宴转过身迈开腿就追了上去,那人显然是个惯犯,三两步就将他带到了弯弯绕绕的旧城区里去了。

    看着几个围上来面色不善的男人,林宴知道自己大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