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抢劫

    林宴发现自己今年真的是特别倒霉,就差喝口水都塞牙缝了,大晚上坐过站就算了,居然还遇见抢劫的。

    林宴以前读书的时候,可没少和人打架,虽然这么多年不打架了,但是这种东西就和骑自行车一样,练练就会了。

    他的确是很想帅气的把这几人都干趴下,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在他一拳打在对面那个男人的脸上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肚子被打中了一拳。

    “嗯……”

    林宴吃痛,闷哼了一声,趁着他被打中一拳,那几人立马又围了上来,他的头发被扯着往墙上磕。

    “妈的,小子还挺有种的,乖乖把钱交出来不久完了吗。”

    他包里的钱包被抽走了,林宴猛地想起什么,“还给我!”

    他像是发狠的凶兽,猛地挣扎开男人的钳制,不要命似的冲到拿他钱包的那个男人面前,林宴猛地将那男人按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

    “还给我!”

    林宴的双眼发红,眼睛瞪大,瞳孔缩小,完全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放……放开……”

    被他按在地上掐住脖子的男人,痛苦的呻.吟着,手在空中胡乱抓着。

    “喂!他要死了!”

    那几个男人也只是抢个钱,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慌慌张张的冲上去,想要拉开林宴,可是林宴就像是电视剧里练功走火入魔的人一般,眼睛通红,毫无理性。

    带头的男人直接一拳在了林宴的脸上,由于力气太大,林宴被打倒在地,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那几个抢劫的男人赶忙假期被林宴掐的奄奄一息的男人匆匆消失在了黑夜里。

    林宴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每个动作都无比缓慢,就像是故意被放慢了一般。

    泠泠的月色下,林宴苍白的脸上都是伤痕,嘴角还留着血,衣衫凌乱,看起来狼狈极了,他抓起掉落在地上的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反扣着的相片,林宴将之抽了出来,微弱的月光下,隐隐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林宴摩挲了一下相片又将它放了回去,这才艰难的想要爬起来,手机被拿走了,他一瘸一拐的往大道上走去,好不容易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回到家已经凌晨了,林宴也管不了浑身的伤痕,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沙发上,是昏过去的还是睡过去的他也不知道。

    顾笙吃过早饭之后,一如既往的去地下停车场开车然后去公司上班,只是今天他锁门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门,竟然发现林宴没有把门关上,只是半掩着的状态,他皱了皱眉头,心想林宴怎么这么不小心。

    走过去正打算帮林宴将门关上,顾笙便一眼看到了办瘫在沙发上的林宴,林宴的半个身子在地上,半个身子在沙发上,顾笙顿时也顾不得未经主人家允许就擅自进入对方的房子了。

    他将林宴翻过来一看,林宴脸上都是伤,顾笙拧着眉头卷起林宴的袖子一看,手上果然也都是伤。

    最关键的是林宴身体烫得不正常,顾笙摸了摸林宴的额头,这家伙都要被烧傻了居然还没有一点反应,该不是烧晕过去了吧。

    顾笙背起林宴快步往地下停车场跑去,他这都是第几次送林宴去医院了,林宴大概真的需要去庙子里拜一拜了。

    顾笙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林宴抓紧了,他顿了顿随即又听见林宴迷迷瞪瞪的在呓语着什么,只是声音太轻了,他根本听不清。

    等他跑到停车场将林宴轻手轻脚的放在后座上的时候他才听到林宴说的是“妈妈。”

    这两个字突然砸进了顾笙的心里,他没来由的觉得有些酸涩,看了一眼鼻青脸肿虚弱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归西的林宴,顾笙关上了车门。

    林宴的伤势并不怎么严重,都是皮外伤,养养就可以好的,只是他发烧烧得有点厉害,得住院观察一天,顾笙不好将林宴一个人留在医院里,而周学锋又卧病在床,自己都需要人照顾,不得已顾笙只好打电话到公司给自己和林宴请了假。

    顾笙觉得林宴够倒霉,自己也不差,总是三五不时的碰见这种事,说不定哪天就不是他送人来医院而是他来医院了。

    林宴因为发烧浑身都在冒汗,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嘴里还说着胡话,具体说的是什么顾笙也没有听清楚。

    “最好给病人换一身衣服,他衣服都湿透了吧,容易引起二次感染的。”

    护士小姐过来给林宴换点滴看到林宴一脑袋的汗水,旁边这位帅哥也不知道帮忙擦擦。

    顾笙顿了顿,点点头,“那麻烦你看着他一下,我出去一下。”

    “去吧去吧,我正好该下班了,帮你照看一会儿,你赶快回来啊。”

    “嗯,谢谢。”

    道完谢,顾笙就径自出去了,护士小姐看着离开的帅哥的背影又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帅哥。

    哎呀,这小攻也太不尽责了,不过还真是养眼啊。

    出去的顾笙和昏迷的林宴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素不相识的护士小姐给yy了个遍。

    顾笙也没有林宴家的钥匙,干脆在附近的商场给林宴买了一身换洗的衣物,可是走到卖贴身衣物的地方时,顾笙踟蹰了一下,最后还是进去了。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顾笙很快就买好了东西回来,再次感谢了护士小姐,护士小姐和他说了哪里可疑接到热水,最好还是给病人擦一下身体免得新换的衣服又被打湿了。

    顾笙点点头,应了下来。

    林宴的身上都是打架留下的痕迹,青的紫的还有破皮的,顾笙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的帮林宴擦了身体,然后给他换上新买的衣物。

    正打算脱林宴的裤子的时候,手刚一放上去,林宴好死不死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他们俩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林宴刚醒,本来就发烧,脑子还有些糊涂,根本转不过来,直到他感觉双腿一凉才猛然惊醒。

    “你做什么?”

    他一开口声音沙哑而粗粝像是磨刀石一样难听。

    顾笙倒是一脸平静,完全不像是做坏事被抓包的样子。

    “你发烧了,流了很多汗,护士让我给你换一身衣服,你既然醒了,就自己换吧。”

    林宴看着顾笙将裤子扔给他,连忙伸出无力的双手想要接住,可惜顾笙用力过猛那条裤子直接砸到了林宴的脸上。

    林宴黑着脸扯下砸在他脸上的裤子,然后摸摸索索的把裤子塞进被子里再把之前的裤子扔出来。

    “是你送我到医院的吧,谢谢你。”

    “真想谢我,下次就别再病倒了。”

    林宴还来不及感动就听见顾笙继续说道:“真要倒也最好别倒在我面前,我的全勤奖都是因为你没有的。”

    林宴有些不高兴,但是顾笙说的是实话,他的确几次三番的麻烦顾笙,还害顾笙没了全勤奖,都是出门在外租房子的,能省一分是一分,全勤奖虽然不多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抱歉……下次不会了……”

    大概人生病的时候真的会变得脆弱起来吧,林宴居然难得的有点不讲理,虽然只是憋在心里,但是这也完全超过了他常规,林宴最怕的就是麻烦别人,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可好像从认识顾笙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麻烦顾笙,这次生病要不是顾笙把他送到医院来他说不定就横尸在家里了。

    可是听到顾笙说那样的话,他心里还是会不高兴,甚至有些生气,这实在不是他脑子正常的时候会产生的情绪。

    顾笙睨了他一眼,并不对林宴说的话作评论。

    随后他又看了看林宴脸上的伤,“方便说说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吗?”

    林宴被顾笙这么一提,就是满腔的火气,义愤填膺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顾笙。

    “你说我倒霉不倒霉,我是不是流年不利啊!”

    顾笙声音冷静的说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那里那么偏僻,要是真遇见谋财害命的,你有几条命?下次遇见这种事长点脑子比什么都重要。”

    林宴听顾笙这么一说,刚刚的愤怒顿时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顾笙说的没有错,如果真的是要钱不要命的,他的确几条命都要完蛋。

    想到此他就不仅有些后怕,林宴抠了抠自己的手指,像是焉了的气球。

    “嗯……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林宴顿时觉得自己干嘛要和顾笙说这种话,搞得顾笙像是训斥他的家长一样,明明自己是顾笙的上司。

    他一抬头就看见不动如山,沉稳可靠的顾笙的脸,无框眼镜在阳光下折射出智慧的光芒。

    林宴顿时觉得顾笙有点太耀眼了,自己一惊一乍的似乎真的有点不太沉稳?

    顾笙又出去一趟给林宴买了早餐,吃过早餐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护士小姐才推着车过来让林宴吃药。

    顾笙看了看时间,这已经快中午了,林宴的烧已经退下去了,为了防止又烧起来,医生建议林宴还是再观察观察。

    “我去楼上看看周学锋。”

    顾笙刚一站起来,林宴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他疑惑的看向林宴,只见林宴苍白的脸被烧得通红,顾笙探出手摸了摸林宴的额头。

    “该不会又发烧了吧?我去叫医生。”

    林宴紧紧的抓住顾笙的衣服,“没……没有……”

    “那你脸怎么这么红?”

    林宴眼神游移了片刻,好不容易才把那几个字吐出来:“我……我想上厕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