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照顾

    林宴觉得尴尬极了,顾笙却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一只手扶着林宴,免得林宴扯到伤口,另一只手帮林宴高举着点滴瓶子以免回血。

    幸好厕所里有挂点滴瓶子的,顾笙把瓶子挂在上面,看了一眼林宴的手和裤子,“需要帮忙吗?”

    林宴连忙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用了。”

    “那我在外面等你,好了叫我一声。”

    “嗯,谢谢。”

    顾笙出去时体贴的帮林宴关上门,林宴只有一只手可以用,另一只手还插着针头,这单手脱裤子的本事他还没有练到家,所以光是脱裤子就很费了他一番功夫,额头上竟还隐隐有了汗珠。

    好不容易放完水,这单手穿裤子可要比单手脱裤子难,他不得不和裤子再次作斗争。

    这裤子怎么这么难穿啊……

    顾笙看了看时间,这林宴上个厕所这么久该不会是便秘吧?顾笙抬手敲了敲门,里面立马传来了声音,“马上。”

    顾笙又等了一会儿,就在他不耐烦的准备去开门的时候,门开了,林宴的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顾笙看了他一眼,便从林宴的手里接过点滴瓶。

    “怎么不叫我?回血了。”

    “没事,一点点不碍事的。”

    顾笙举着瓶子走在林宴身旁,忽然看到林宴的衣服半塞进了裤子里看起来很凌乱,他眉头一锁,直到林宴走到床边,正打算上去,顾笙一把抓住了他的腰。

    林宴浑身一震,搞不清楚顾笙想干什么,只感觉到顾笙从他背后渐渐靠近,鼻间隐隐可以嗅到独属于顾笙的香味。

    林宴不知道顾笙要做什么,他的全身都僵住了,正想开口问顾笙的时候就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抚上了他的腰间。

    “别动。”

    顾笙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林宴胡然觉得耳朵有点热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顾笙的声音这么好听,比午夜广播电台的男主播的声音还要悦耳。

    顾笙的动作很轻,林宴的心都是悬着的,顾笙想干嘛?他该不会想勾.引自己离开周学锋吧……

    不怪林宴这么想,实在是之前顾笙的种种行为都让他严重怀疑顾笙喜欢周学锋,并且自从顾笙知道了周学锋喜欢的人就是自己之后态度也开始变差了,顾笙现在是不是打算使用美男计勾.引自己,然后让自己离开周学锋,最后再狠狠的甩了自己,趁着周学锋心灰意冷的时候趁虚而入一举拿下周学锋。

    顾笙要是知道林宴的脑洞有这么大,他估计得劝林宴别做游戏美术这一块了,去写吧,一定能开辟一片新天地的。

    “顾笙……”

    “嗯?”

    林宴其实想说我对周学锋只有兄弟之情,你要是真喜欢他就去追吧,我不会成为你的拦路石的,但是你也别骗你的女朋友了,那姑娘看着挺好的,别耽误了人家。

    可还没有等林宴说出口,顾笙就拍了拍林宴的腰,“整理好了,总算顺眼了。”

    “什么?”

    “你的衣服刚刚扎到裤子里去了,看起来很乱,现在整理好了。”

    林宴看了看顾笙,顾笙一本正经丝毫没有欺骗他的意思。

    “你……你是处女座的吧?”

    林宴一想到自己刚刚脑补的那一大堆就觉得自己的脸烧得慌。

    顾笙摇摇头,“不是啊,我是天蝎座的。”

    林宴的眼睛猛地瞪圆了,他记得天蝎座的特点就是记仇,记仇,记仇。

    “啊……哦。”

    林宴吃了午饭之后又有点低烧,吃了药之后很快就睡着了,顾笙趁着林宴睡着去探望了一下周学锋。

    “笙儿你怎么来了?”

    顾笙正想说林宴在楼下,又想起林宴说最好别告诉周学锋自己在这里,否则周学锋一定会闹得鸡飞狗跳的跑来看他。

    顾笙看着周学锋的腿吊着呢,却还不消停的呼朋唤友,房间里站着好几个人,说话声音特别大,一看就是周学锋的那些狐朋狗友,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甚至有看到顾笙眼睛就亮起来的。

    “来看望一个同事,顺便过来看看你。”

    “峰哥,不介绍一下这位帅哥吗?”

    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推了推周学锋的肩膀,眼睛却是上下打量着顾笙,那眼神简直是赤.裸裸的视.奸,顾笙被看得很不舒服,英气的眉头一锁,周学锋见顾笙脸色不渝就知道顾笙不喜欢他这些朋友。

    “顾笙,我哥们儿。这次要不是多亏了他,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是不是特别帅,以前我们学校特意跑到我们教室来看他的小姑娘可多了。就是他眼光高,也不知道我那弟妹到底什么时候才看得到哦。”

    周学锋一番插科打诨的话,既表明了顾笙的重要性,又表明了顾笙是个直的,让对顾笙有意思的几个男人赶紧打消这个年头。

    特别是那长相阴柔的男人一听顿时就扫兴的撇撇嘴。

    “你看起来也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顾笙就站了一会儿凳子还没有坐到呢,就开口说要走,周学锋连忙挽留他。

    “我就是来看一眼,你既然没事我也达成目的了,而且你还有其他朋友在,你们多说说话吧,我也该回去了。”

    顾笙风尘仆仆的来又行色匆匆的离开了。周学锋原本还想从顾笙的口中扒拉一些林宴上班的事情呢,看来时间没挑对啊。

    “峰哥,你朋友好酷啊。”

    那长相阴柔的男人坐在周学锋身边,眼里是止不住的垂涎之意,顾笙这种禁欲型在这个零多一少的圈子里显然很受欢迎,身材好,长得也好,气质谈吐都不差。

    周学锋笑道:“小辛啊,顾笙可是直男,你别打他的主意。”

    “峰哥你的朋友还有直男啊?”

    被叫做小辛长相阴柔的男人显然有些不相信,周学锋捏了捏他的下巴,“怎么没有,他是我大学同学,可不是泡吧认识的。正经人。”

    “峰哥,瞧你这话说的,我就不是正经人了吗?”

    周学锋勾起嘴角,坏坏的一笑,“你那股骚劲儿隔着大老远我都能闻见你还敢说你是正经人。”

    病房里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小辛锤了一下周学锋的胸口,“峰哥你真讨厌。”

    林宴到傍晚的时候病情彻底稳定了,顾笙顺路就把他送回了家,他迷迷瞪瞪的还在和顾笙说谢谢。

    顾笙将他放在床上,帮他盖上被子。

    “真要谢我的话就给我涨点工资吧,因为你,我的全勤又没有了。”

    这话顾笙之前明明说过现在又拿出来说,林宴脑子迷迷糊糊的,十分阔绰的说道:“涨!一定给你涨!”

    “这可是你说的,我拿手机录下来了,你可不能不认账。”

    “……涨工资!”

    林宴虚弱的说了一句之后便彻底睡着了。

    顾笙看了一眼林宴的睡脸,他的黑眼圈很严重,但是和脸上的青青紫紫比起来似乎有些微不足道。

    顾笙走进林宴的厨房一看,什么都没有,冰箱里放着的牛奶居然已经过期一周了,顾笙简直怀疑林宴之前喝的牛奶是不是都是过期的,也亏得他居然没有食物中毒。

    顾笙将林宴冰箱里那些过期的东西都扔了,又回了一趟自己家,给林宴煮了一碗白粥,自己也随意炒了连个菜,吃了之后才端着碗去了林宴的房子。

    林宴睡得像是一头小猪仔,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被子高高供起,自己热得满头大汗也不知道出来。

    在外精明能干的上司在生活上却是个缺心眼儿,顾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仅是林宴该去庙子里拜一拜了,他也该去。

    “林宴,醒醒。”

    顾笙推了推林宴,林宴满头大汗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顾笙干脆一把扯了他的被子,暴力叫林宴起床。

    林宴感觉浑身一冷,四处摸了摸没有摸到被子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林宴就看到顾笙黑着脸站在他的床边,还好有灯要不然这场面简直吓人。

    “顾笙?”

    “嗯,起来吃了饭和药再睡。”

    “嗯……”

    林宴点点头,又有了困意。顾笙干脆把碗塞到林宴的手里,林宴感觉手上一烫,便闻到一股米饭香,不由勾得他肚子里的馋虫咕咕直叫。

    “我把药放在这里了,你吃了饭之后过半个小时再吃。”

    “哦,嗯,谢谢你,麻烦你了。”

    “嗯。”

    林宴脑子还有些转过来,只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林宴方才如梦初醒,顾笙回家了。

    他尝了一口白米粥,眼泪居然忍不住的往下掉,根本不受他控制,林宴就像是没有发现自己哭了一般,继续一口一口的吃着什么味儿都没有的白米粥。

    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多久了?他多久没有像这样被人照顾了,又有多久没有在生病的时候尝到过一碗普通的白米粥。

    这一切都让林宴有些恍然,恍然回到了他尚还年幼,家庭幸福无忧无虑的童年。

    恍然一切都还没改变,他依旧还是那个被宠着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