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失格

    林宴因为脸上受了伤,所以刻意在家休息了两天,原本他是想等脸上的伤消下去一点后再去公司的,但是他在家里实在呆的无聊,最后实在是觉得浑身筋骨都在痒,林宴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电脑开始画他接的私活。

    两天之后他实在是无聊了,看了看自己的脸总觉得好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就干脆去了公司。

    只是他一去公司,赵军和钱松他们就眼神闪躲的看着他,林宴将他们俩叫进了办公室。

    “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

    “没……卧槽,老大谁居然敢打你啊?”

    赵军刚否认了没事,抬头一看林宴的脸,立马就绷不住惊呼了一声,钱松也跟着抬了头,一看林宴的脸也惊诧到不行。

    “老大……你的脸怎么回事?”

    林宴不在意的摆摆手,“小伤,看着吓人罢了。”

    “你们俩还没有说呢,做什么躲躲闪闪的?”

    赵军和钱松互相戳了戳对方,“你说。”

    “你说。”

    林宴的眼睛微微眯起,“胖子,你说。”

    钱松的皮肉一瞬间就绷紧了,他犹豫了半天,也没有蹦出个屁来,最后还是赵军忍不了了。

    “反正老大迟早都会知道的,我说。”

    “老大,他们说你在接私活是吗?”

    林宴的手顿时就握紧了,但是他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

    “听谁说的?”

    “这件事在公司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不知道是谁说的……”

    林宴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们俩回去吧。”

    赵军担忧的望向林宴,“老大,你不会真的接私活了吧……”

    林宴抬头看了一眼赵军,没有说话。

    赵军的心里咯噔一声,还想说什么话却被钱松拉着离开了。

    林宴坐在椅子上,自己接私活这件事为什么会被泄出去?他从来没有在公司里做出任何有关他接私活的迹象,除了上次他电脑坏了……

    那天公司里只有他和顾笙两个人,这件事真的只有天知地知,他知顾笙知。

    是顾笙泄露出去的吗?如果是他,那么他的目的何在?他从中又能得到什么利益?

    小田秘书很快就赶过来叫林宴去见郑总了,林宴和小田秘书出去的时候,恰好和顾笙四目相对,顾笙的眼睛透过镜片和林宴对视上,他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到冷漠的地步。

    林宴收回视线,跟着小田秘书上了楼。

    “林宴,你告诉我,你真的接了私活吗?”

    小田秘书给林宴倒了一杯茶,郑总背着手拧着眉头来来回回的在办公室里走着。

    林宴敛了敛眉头,“郑总,我每天忙的要死哪儿有时间接私活。”

    郑总敲了敲桌子,“接私活这事儿可大可小,私下做点也没什么,都是行业潜.规则,可是问题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告发出来,林宴,恐怕是有人故意要整你。”

    林宴眉头深锁,不知道郑总是什么意思,继而又听见郑总说:“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吧,上面有意在你们几个组长之中选一个出来提拔为美术总监,你和高杰辉的呼声的最大,决策就在这两天了。不管你这事儿是真是假,对你造成的影响都不会变。你懂吗?”

    林宴脸色一变,前几天因为杨珏那事儿,虽然没有追究他什么责任,但是高层对他肯定有不满,这才没过几天,又出了他接私活儿的事情,按照他们公司的规定,接私活可是会被开除的。

    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不管他是真的接私活,还是假的接私活,影响已经造成了,这两件事已经让高层心里的天秤往高杰辉那边偏了。

    郑总的意思是让林宴咬死说他没有接过私活,林宴点点头,他接私活的时候很小心,没有用自己惯用的绘画风格,除了上次他也没有留下痕迹,而且就算是上次他也没有在电脑里留下痕迹,谁也抓不到他的把柄。

    林宴跟着郑总去了楼上开会,而在楼下的林宴小组的组员们对林宴很是担心。

    “老大不会有事的吧……”

    杨珏情绪低落,嘴角往下撇,看起来苦大仇深的模样。

    “一定不会有事的,老大多厉害啊,他怎么会有事呢。”

    赵军听不惯杨珏那充满负能量的语调,声音响亮,一脸笃定。

    顾笙眼神幽深,那件事只有他和林宴知道,可是现在公司里都是林宴接私活的传言,总不可能是林宴自己说出去,那么只有他有这个可能。可是他根本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件事,那么又会是谁?

    林宴刚刚离开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是什么意思?他不相信自己吗?

    顾笙拿着画笔的手一顿,敛了敛唇,他和林宴也不是多好的朋友,认识也不过才两个多月,林宴凭什么相信他,更何况,这件事只有他泄露出去这么一种情况。

    林宴感觉糟糕极了,他顶着一张打架斗殴的脸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高层看见他脸上的伤之后,立马对他的人品产生了质疑,除了接私活这一条,他又被迫背上了打架斗殴这一条。

    林宴极力辩驳自己是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抢劫的,高层反问他有谁可以为他证明,林宴张嘴就想说顾笙,可是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林宴的沉默就像是默认一样,郑总摇了摇头,为林宴感到无比惋惜。

    最后还是亏得郑总在高层面前为林宴说尽了好话才换得林宴被从轻发落。

    虽然在别人看来他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毕竟谁也没有具体的证据表明他的的确确是接私活了,但是林宴自己知道他的确是接了的。

    林宴被罚了一个月的工资和奖金,估计今年的优秀员工也不会有他了。

    “老大!”

    林宴一推开们众人就围了上来,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望着他。

    “都围过来做什么,闲得蛋疼吗?还不赶快去工作,一会儿开会。”

    林宴一声令下,大家见林宴一如既往的凶狠,半点都没有受影响,猜测林宴应该没事,这才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工作。

    顾笙看向林宴,林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他一眼,是巧合吗?

    直到中午的时候,大家吃了饭回来发现公告栏上有林宴的公开批评,顾笙才知道事情并非林宴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无波。而林宴从他身边经过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顾笙才知道,今天早上不是巧合,而是林宴真的认为这件事就是他所为。

    赵军愤怒的想要冲去找郑总要个说法,习施赶忙拦住了他,“昭君,你冷静点儿,你这样去只会给老大带来更大的麻烦!你是要如了那些人的愿是吗?”

    赵军一拳打在桌子上,“妈的,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赵军见大家都不说话,气愤的咬牙切齿,“我不甘心!老大根本就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要他背锅!”

    习施皱着眉头,隐忍的捏住了自己的拳头,“你以为我就甘心了吗?可是有什么办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想看好戏的人肯定多得去了,我们唯一能够为老大做的就是不再给他惹麻烦了。”

    大家听了习施的话都陷入了不甘的情绪中,杨珏的眼眶红了红,“都怪我……要不是我……”

    钱松拍拍杨珏的肩膀,“玉环,不是你的错,你别太自责。”

    “就是,玉环,这次肯定是有人故意想整老大。”

    陶晓珊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多半是有人故意为之,毕竟接私活这事儿实在不是算是什么大事,早不传出来晚不传出来,偏偏在上面准备做决策的前夕传出来。

    赵军一拍桌子,“肯定是高组长干的!这次要是组长被刷下来他升职就是妥妥的事情。”

    “妈的,老子不打死那个高贱人,我就不姓赵!”

    钱松赶忙抱住要往外冲的赵军,“昭君你冷静点,也不一定就是高组长干的啊。”

    “屁,不是他老子名字倒着写!”

    赵军直蹬腿,让钱松放开他,习施推了一下自己的黑框眼镜。

    “不能够妄下定论,我们还是先调查一下比较好。”

    众人看向习施,“怎么调查?”

    “当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习施这话说的,简直是屁话,但是何仪敏的眼神却深了深,或许陈飞那里会有答案。

    顾笙听着赵军他们的议论,这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只有他和林宴两个人知道,高组长搞鬼可能性不大。

    但是从高组长是这件事的受益人这方面来说,高组长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几天又有新的八卦将这件事掩盖过去,除了当事人谁也不会想起还发生过这件事。

    高组长成功升职为美术总监,大家纷纷向他道贺恭喜他,巴结的,恭维的,多不胜数。

    而陈飞被高组长提拔为了“屠刀”组的组长,要多风光又多风光。

    赵军很是看不惯他们,偏偏高组长和陈飞还故意到林宴面前来转悠,说什么以后互相照顾,林宴偏偏还和他们赔笑,真是恶心到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