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帮忙

    顾笙和林宴的关系陷入了僵局,在工作的时候林宴会公事公办,并不会让他的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但是私下里林宴可以说是把顾笙当做空气。

    顾笙心想林宴也只是对他冷眼相待没有把他踢出这个小组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留着他这么一个背地里捅刀子的,实在不安全,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林宴铁面无私,顾笙沉默寡言,整个办公室愣是没有一个人看出他们俩关系不和谐。

    何仪敏最近很是烦恼,自从高组长升职,陈飞也跟着升职,原本对她已经不那么狂热的追求,又开始了。

    用陈飞的话来说就是他现在和林宴平起平坐,何仪敏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

    “我拒绝你不是因为你的职位,就算你升到美术总监又怎么样,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陈飞似乎被何仪敏的这番话给激怒了,他一把抓住何仪敏的手腕,“我看你根本就是因为林宴吧,什么没有感觉,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个人,林宴不过是条败家犬!”

    “你!陈飞,你嘴巴放干净点!”

    何仪敏愤怒的抬起手想要给陈飞一巴掌,却被陈飞一把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

    陈飞将何仪敏抵在墙上,作势要去亲他,何仪敏吓得脖子一缩,“陈飞,别让我恨你。”

    “那你就恨我吧,总比忘了我好。”

    何仪敏眼眶发红,眼泪顿时就下来了,陈飞看着何仪敏的眼泪眉头顿时就死死的拧在了一起,抓着何仪敏的手也放了下来,最后气急败坏的指着何仪敏说道:“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舍不得你难过!”

    何仪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陈飞……你给我一句实话,林组长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陈飞不可置信的看向何仪敏,“你怀疑我?”

    何仪敏缩着脖子盯着他,陈飞指着何仪敏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事已成定局,他已经输了。”

    “真的是你?”

    何仪敏一把抓住陈飞的衣服质问他,陈飞似乎被气得不轻,“何仪敏你说我怎么就对你死心塌地呢?”

    何仪敏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飞的意思,陈飞就扯下她抓着他衣服的手,径自离开了。

    何仪敏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也离开了。

    这时候,从墙角后面才有一个人影站了出来。

    顾笙若有所思的看着陈飞和何仪敏离开的背影,他真的不是故意听墙角的,谁让这两人偏偏喜欢在这个地方说话呢,他也喜欢来这边。

    顾笙看了一眼那张长椅,空荡荡的长椅上有阳光透过绿荫映照了下来,风一吹,翠绿的树叶被风吹起,翩跹起舞。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缓步离开。

    顾笙照旧上班下班,直到周五那天,他跟踪陈飞到了一家酒吧,奇怪的是那是一家gay吧。

    陈飞来这里做什么?他不是喜欢何仪敏吗?

    顾笙眉头一锁,快步跟了上去,他不敢太过靠近,只远远的在后面缀着。

    他跟着陈飞进了酒吧,只是酒吧里面的人太多了,还有见顾笙长得好看想过来搭讪的,只是一晃眼的功夫,顾笙就跟丢了。

    他推开想往他怀里的靠的男人,快步往前跑去,四顾之下哪里还有陈飞的身影。

    顾笙的眉头深锁,居然跟丢了,他又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发现里面都是包厢,根本无从知晓陈飞到底进了哪间包厢。

    顾笙无功而返,正要离开的时候,透过昏暗而暧昧的灯光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正被另一个男人搂着腰往外面走去。

    林宴怎么会在这儿?这里不是gay吧吗?而林宴却是直男。

    顾笙原本无意理会林宴的事情,毕竟林宴乐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先不说之前他没有立场去管一管,现在他和林宴闹翻了更没有立场去管。

    搂着林宴腰的男人身材高大,肌肉虬结,一脸色相,林宴的脚步虚乏,一看要不是喝多了,就是被下药了。

    只是林宴一个人来这里,顾笙很难相信他不是来猎艳约炮的,毕竟来这种地方就是你情我愿。

    顾笙转身打算离开,没走出几步路又转了回去,认命一般的走向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算了,就当是帮周学锋一回。

    顾笙原本是想送林宴回家的,但是他今天为了跟踪陈飞特意没有开车过来,偏偏这个时间点很难打到车,顾笙架着林宴,看着川流不息的大马路,这么多车居然没有一辆出租车。

    林宴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身体还一直往下滑,顾笙扶着他将他往上拉。

    “林宴,林宴。”

    顾笙试着叫了几声林宴,根本叫不醒,就在他已经放弃的时候,林宴突然抬起了头,他的桃花眼此时染上了红晕,就像是一夜盛开的桃花,白皙的脸此时也是酡红的状态,冷不防的一抬头看向顾笙,竟然顾笙的心脏漏了一拍。

    “呕……”

    顾笙的脸彻底黑了,果然惊鸿一瞥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现实情况是他被林宴这个醉鬼吐了一身,顾笙那根名叫冷静的神经彻底崩断了。

    在打不到车的深夜,还被人吐了一身秽物,顾笙的心情简直是糟糕到了极点。

    他不得不带着林宴去一家宾馆,黑着一张俊脸要了一间标间,前台却告诉他只剩一间大床房还没有被人预定,小心翼翼的询问顾笙是否需要。

    顾笙现在只想快点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根本无法考虑更多。

    “小攻好帅啊,小受受是喝多了吧,天啦,一会儿会不会有浴室PLAY,惩罚小受受吐了小攻一身什么的。”

    “啊!我的鼻血,就是没有看到小受受长什么样真是可惜。”

    “诶哟,一定是小攻占有欲太强了,才不愿意给我们看小受受的脸呢。”

    顾笙走了之后,几个前台小姑娘一脸兴奋的讨论着,一旁的保安大哥抬头望望天,这世道都怎么了,好好的姑娘怎么一个比一个黄暴,还有她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顾笙将林宴往床上一扔,自己便进了浴室,准备好好的洗一个澡。

    林宴迷迷糊糊之间,觉得浑身燥热,他很不舒服的扯着自己的衣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成功把自己的衣服扒下来,后来他像是生气了一般,捶了一下床,瘪着嘴,眼睛里都浸着水。

    衣服被他扯得皱巴巴的,衣角翻了起来,露出一大截白皙的腰身,他的腿又点软,想要爬起来却又重重的跌回了床上。

    林宴的嗓子像是要冒烟一样,他艰涩的咽了一口唾沫,可是这样的举动根本无济于事,反而让他更加的渴望有什么能够来平息他的燥.热。

    要不是林宴手上无力,他的衣服多半已经报废了,林宴将自己衣裤扯掉一般之后彻底失去了力气,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杯子被他蹬得发皱。

    林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胃部一阵痉挛。

    “呕……呕……”

    顾笙洗完澡出来,穿着白色的浴袍,手里正拿着一条白毛巾擦着自己滴水的黑发。

    顾笙刚洗了澡没有戴眼镜,他那张英俊的脸就显得没有往日那么斯文隽秀,反而因为他刚洗了澡,平添几分野性。

    他穿着白色的浴袍,隐隐可以看见他凹陷的锁骨,一双修长有力的腿宛如雕塑家呕心沥血的艺术品。

    可惜这样的风景并没有人欣赏,或者应该说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景,视线一定会被床上的林宴吸引去。

    只见林宴衣衫半解,眼角发红,像是带着春意的桃花,嘴唇染着朱色,上面还带着水润像是清晨的樱桃。白皙的腰身从翻起的衣角下面露出,如果不是林宴正躺在一堆秽物中,顾笙大概真的会误会林宴是有意勾.引他。

    顾笙今晚的脸已经黑成包公了,他给打了电话让人过来换一下床单,他真的很想把林宴扔在地上不管,然后自己一个人睡床。

    但是最后顾笙还是好心的将林宴扔进了浴室里,剥了他的衣物,让来换床单的工作人员将他们俩的衣服洗干净明早送过来。

    顾笙是第一次帮别人洗澡,虽然他只是将林宴扔进了浴缸里,随便拿水冲了冲,手法可谓是相当暴力。

    顾笙给林宴擦干身体扶着他出去的时候,床单已经换好了,顾笙觉得自己今晚实在是太累了,心力交瘁,将死沉死沉的林宴扔到床上之后他便在床的另一边睡下了。

    顾笙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了,但是他没有交过男朋友,也不会像那些危言耸听的里写的那样看见男性的身体就会起反应,从青春期到现在顾笙都是一个感情淡泊的人,所以即便他帮林宴洗了澡,和他躺在一张床上顾笙也并没有产生什么类似于“男男”授受不亲这种感觉。

    反而是传说中的直男林宴,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了过来,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搞不清楚这里是哪儿,转过头的时候却猛然看见身边躺了一个人!

    这眉眼,这张脸,不是顾笙是谁,林宴震惊的看了一眼躺在他身边睡得正香甜的顾笙,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什么都没有穿,而且身体肌肉似乎有点痛?

    林宴呆愣了两分钟,在顾笙不知是真翻身还是假翻身的动静中惊醒,然后他选择了落荒而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