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误解

    顾笙今天难得睡了一个懒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九点过了,看了一眼另一边床,看起来并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

    今天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工作人员来给他们送了衣物,他迷迷瞪瞪的接过之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林宴的衣物已经不见了,人应该是走了。

    顾笙也不在意,慢吞吞的起来洗漱之后才去退了房,等他从宾馆出来的时候已经近中午了,顾笙干脆坐公交回去,顺路去买了点菜。

    “喂,哥!猜猜我在哪儿啊?”

    顾箫欢快的声音从手机另一边传了过来。

    “不知道。”

    “哥,你猜都不猜一下,太无趣了,你这样可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哟。”

    “没事我就挂了。”

    “别,别,别!哥,我到S市了,你过来接我一下吧。”

    顾箫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也不知道像谁,顾笙只有无奈的提着菜回了家又匆匆忙忙的换了身衣服出门。

    顾笙在车站接到了顾箫,顾箫拉着一个行李箱,也不知道准备呆多久。

    “哥,想我没有啊?”

    顾箫穿着短裤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在人群中很是抢眼。

    顾笙帮顾箫将行李放进后备箱里,毫无诚意的“嗯”了一声。

    顾箫显然很不满意,探到顾笙面前抱着他的胳膊晃了晃,“哥,你真没诚意。”

    “想吃什么?”

    一说到吃,顾箫就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开始绞尽脑汁的思考想吃什么。

    顾笙看着歪着头思考吃什么的顾箫,眼神柔和了下来,从小到大都这么好哄,傻乎乎的,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家的小子。

    顾箫点了好几个菜,“我要吃你亲手做的,我还没有去过你的住处呢,快带我去认一认地方。”

    于是顾笙不得不又带着顾箫去买了一趟菜,顾箫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个人在顾笙身边叽叽喳喳的像是只小鸟一样。

    顾笙偶尔会应她一两声,话虽然不多,但是却很和谐,顾箫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顾笙的寡言少语,也不会因此感到恼怒。

    “妈妈让我给你带了咸鸭蛋,她说外面买的没有家里做的好吃。”

    顾箫一边走一边和顾笙说着,很快就到了顾笙的住所。

    “看着还不错啊,绿化和安保设施感觉挺好的。”

    “嗯。”

    顾箫跟着顾笙上了楼,很快就到了顾笙租的房子里。

    “哇,哥,你的房子果然还是那么干净,我突袭都没能抓到你偷懒的时候。”

    顾笙和顾箫的性格相反,顾笙寡言少语,顾笙开朗活泼,顾笙喜欢一切井井有条,至少要维持基本的整洁,顾箫的屋子乱得一点都不像是女孩儿的房间,用他们妈妈的话来说就是狗窝都比顾箫的房间干净。

    “我要先吃一盒冰淇淋。”

    顾箫开心的拿出一盒冰淇淋正打算吃,顾笙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把需要冷冻的东西都放冰箱里去再吃。”

    “哦!”

    顾箫咬着勺子,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往冰箱那边走。

    林宴落荒而逃之后原本没想回家的,但是他在外面转悠了一段时间之后竟然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最后还是回了家。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和顾笙碰面,避免了尴尬。

    他原本打算去丢个垃圾,可是当他开门之后正好看到顾笙进门的背影,和跟随顾笙进门的那个漂亮女孩儿,是上次他在餐厅看见的,顾笙的女朋友。

    如果上次还不够确定的话,那么这次不会有错了,如果不是女朋友,按照顾笙的性子,应该不会往家里带,那女孩儿笑得特别开心,和顾笙说说笑笑,顾笙侧过头和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温柔极了,或许是林宴认识顾笙的时间太短,又或许那个女孩儿对顾笙而言原本就是特别的,总之林宴第一次看到顾笙的脸上出现那么温柔的神情。

    一时之间,林宴有些难以形容自己的心绪,就像是什么东西被卡住了,堵得慌。

    林宴默默地关上了门,肌肉酸痛让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今天早上的情景。

    顾笙近在咫尺的脸,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顾笙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了他的脸上,他当时就在顾笙的怀里,肌肤和肌肤毫无距离的紧贴在一起,他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和顾笙都没有穿衣服。

    他枕在顾笙的手臂上,双手死死的抱着顾笙,他们的双腿交错着纠缠在一起,那种皮肤和皮肤贴在一起的触感让林宴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自己顾笙到底是怎么样才会睡成那个姿势。

    如果不是顾笙后来翻了一个身,林宴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不动声色的从顾笙的怀抱里退出来。

    顾笙是gay吗?林宴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林宴还是不知道,他和顾笙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林宴更不知道。

    他没有经验,只是浑身的酸痛让他在有发生什么和没有发生什么之间摇摆不定。

    可是当他看到刚刚那一幕之后,林宴顿时发现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顾笙是不可能有什么后续发展的,既然如此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已经不重要了。

    在周学锋出院之后,他的狐朋狗友们拉着他出去玩了一趟,晚上不可避免的去了一家传闻还不错的酒吧。

    “峰哥,你看那个,就坐在吧台前的那个,不错吧。”

    周学锋顺着他朋友说的看了过去,吧台前坐着一个男人,长相属于漂亮型,穿着简单,看起来很“纯”,说实话是周学锋喜欢的款。

    特别是一眼看过去,他的腰身特别纤细,让人忍不住有想施.虐的冲动。

    周学锋这段时间住院,也是憋了好久没有开荤了,看到他喜欢的类型,正好泄泻火。

    “啧啧,峰哥,需不需要我帮忙啊?那小子可是拒绝了不少过去搭讪的呢。”

    长相阴柔的男人靠了过来贴心的询问道。

    周学锋看了一会儿,果然是,那长相漂亮的男人就坐在那儿自己喝自己的酒,谁来搭讪都不理会,那些人自讨没趣又舍不得离开,都在一旁观望着这个没人能够落到谁手里。

    周学锋捏了捏唐辛的下巴,“你峰哥出马还有泡不到的汉子?”

    唐辛谄媚的笑了笑,“峰哥说的是。”

    只见周学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然后走了过去,先是让调酒师给自己上了一杯酒,便安静的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做。

    他这样的举动让本以为是来搭讪的漂亮男人疑惑的看向了他,周学锋状似不经意的和他视线碰撞到了一起,他冲男人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领口散开,可以隐隐看到他结实胸肌。

    周学锋让调酒师给男人送了一杯酒,那酒是浅浅的蓝色带着金色的颗粒,像是美丽的夜空。

    “你们说峰哥能不能把那个小美人儿勾到手?”

    唐辛和他的那群朋友们凑在一起揶揄的说道。

    “峰哥出手哪次不是手到擒来啊。”

    “就是,峰哥的撩汉技术已经满级了好吧。”

    “就是,就是,小辛你也太小瞧峰哥了吧,我就觉得这世界上没有峰哥撩不到的人。”

    唐辛一听,神秘的笑了笑,“那可不一定。”

    众人一听来兴趣了,纷纷凑上去询问唐辛是不是有什么料他们没有听过,快说来听一听。

    唐辛买了个关子,见众人等不及了他才开口道:“峰哥有一个喜欢了十年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撩到手呢。”

    “什么?不会吧!十年诶,那人是谁啊,也太铁石心肠了吧。”

    “真的假的,十年,看峰哥换炮友的速度,有那么长情?”

    唐辛摇摇手指,“这你们就不懂了吧,炮友哪里能和喜欢的人相提并论,峰哥喜欢的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呢,这件事其实好多人都知道,而且峰哥每次都会和别人说清楚只做炮友,不谈感情,可是峰哥魅力太大了,即便如此也总是有人痴心妄想,想和峰哥发展感情,不过峰哥一旦察觉到就会立马和对方说拜拜。”

    “天啦,峰哥居然这么痴情,怎么办,听了之后我感觉我又要重新迷上峰哥了。”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说得正欢乐就看见周学锋带着那个漂亮的男人往外走去了。

    “卧槽,我就知道峰哥出手哪里有拿不下的人。”

    “峰哥喜欢的那个人该不会是个直男吧,谁要是能死心塌地的喜欢我十年我早就跟他了。”

    唐辛一听这些家伙的言论就笑了起来,“得了吧,不用喜欢你十年,只要身材够好,长得够帅,勾勾手你们一个个早就乖乖撅起屁股了。”

    “讨厌啦,小辛你太污了。”

    虽然这样说唐辛,但是大家也没有否认唐辛所说的话,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找419容易,找真爱难,所以时间久了,大家更习惯于约炮,而就算谈恋爱也很难长久。

    喜欢一个人容易,想要维持一段感情却很难。

    顾笙他们办公室开始忙起来了,因为距离“长霄”封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以他们不得不加班加点的赶进度。

    顾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过身正打算回办公室的时候却正好和林宴打了个照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