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重担

    “想!我们当然想!”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林宴看着他们笃定的眼神,一直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终于微微上扬,露出欣慰的笑意。

    赵军扬扬下巴,说:“看我这次不干死高贱人!”

    钱松感觉赵军是个傻孩子,拍了拍他的头对他说道:“高组长已经升职了,‘屠刀'组现在归陈飞管。”

    赵军一拍大腿,“对哦!妈的,没事,干不死大的也要先干死小的。”

    林宴看着赵军他们几人摇摇头,喝了一口水,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到他纤长浓密的睫毛上,顾笙看着林宴,他脸上还带着热气,连日以来的奔波让他的白皙的皮肤稍微被晒黑了一些,他似乎很热,即便吹着足以让人发冷的空调,也没有缓解他的暑意。

    林宴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又看向顾笙,目光笃定的对他说道:“这次的人物设计你来负责,我配合你。”

    众人一片哗然的看向顾笙,又看向林宴,将这么重要的人物设定交给顾笙来负责,林宴是太看重顾笙了还是想压垮他啊?

    他们再看向顾笙,只见顾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颔首,“嗯,好。”

    众人顿时觉得自己组里两个大佬实在是太会玩了,他们的小心脏根本承受不来。

    “有问题可以来问我,或者问陶晓珊。”

    “嗯。”

    “其他的该负责什么就负责什么,接下来这段时间是一场硬仗,既然你们决定要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谁要敢半路退缩,呵呵……”

    林宴冷笑了一声,众人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林宴不愧有大魔王之称。

    “不会的!保证完成任务。”

    大家齐声应道,林宴点点头又说了一会儿才让他们各自去做自己的工作。

    “顾笙,你来一下我办公室。”

    这么久以来还是林宴第一次叫顾笙去他的办公室,平时有什么事情都在外面和他说了。

    顾笙点点头跟着林宴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林宴的办公室桌还是那么杂乱,杂乱中又井井有条,林宴从不让人随便动他的办公桌,也不让人帮他打扫,原本乱糟糟的时候他可以立马知道自己的东西放在哪儿的,可是一旦被整理之后,他就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会让他很烦躁,以前有一次何仪敏看林宴的办公桌很乱就帮他整理了一下,结果那次林宴发了好大的火气,吓得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不敢说话。

    之后林宴特意交代了,打扫的时候不用管他的办公室,他自己会抽空出来打扫。

    “这些资料你拿去看看,还有这些是我近日出去的时候取的材,或许有用。”

    林宴拿给顾笙一个U盘,顾笙接过来到了声谢。

    “这次把这个重担放在你身上,我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你的理论知识很充足,缺乏的是实践,实践出真知,以你的能力,我认为问题不大,有什么问题记得提出来,我不希望看到你闷头苦干,最后得出来的成品没有一张能够用的。”

    林宴坐在办公桌前,一脸严肃的和顾笙说这番话,即便他是坐着的,顾笙也觉得林宴的气势很强,完全不会让人觉得他坐着所以就矮人一头。

    “嗯,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没有问题的话就出去吧。”

    顾笙看了林宴几眼,林宴以为他有什么想说的,最后顾笙却只是摇摇头,“那我就出去了。”

    顾笙出去的时候很贴心的帮林宴带上了门,林宴看着那扇被顾笙关上的门,足足呆愣了有一分多钟才回过头埋首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顾笙他们的工作非常忙,连平时难得的休息时间都拿来加班了。

    赵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累极了似的趴在桌子上,“啊……还好我们都是单身狗,就算有对象这么搞也会被搞吹掉的。”

    “昭君你也太没出息了,我现在根本无心恋爱,只想暴富。”

    陶晓珊冲了一杯咖啡,又帮何仪敏带了一杯,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连她的遮瑕液都遮不住。

    “胖子看到没有,这就是晓珊拒绝你的真正原因。”

    赵军呲牙傻乐,指着钱松哈哈大笑。

    钱松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别说晓珊,我也想暴富啊,这样我就可以开着豪车把晓珊接回家了。”

    陶晓珊喝了一口咖啡,摆了摆手,“我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你怎么能拿钱来侮辱我呢?”

    “哈哈哈,晓珊你牛,以后咋们小组说相声担当就换给你了,你和钱胖子搭档,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赵军被陶晓珊的话逗得直乐呵,陶晓珊扬起自己的下巴高傲的抚了抚自己的黑长直,“本仙女才不会跌入凡尘呢。”

    赵军趴了一会儿又满血复活继续开始忙活,顾笙在一旁看着赵军认真工作的样子,别说还挺帅,就是这人不能开口,一开口什么帅哥架势都没有了,就是一逗逼。

    顾笙回到家中就接到了周学锋的电话,真是难得,周学锋这个大忙人居然会给他打电话。

    “笙儿啊,你小子怎么动不动就失踪啊?这么久了也没说联系一下你四哥。”

    周学锋就比顾笙年长了一岁,偏偏总是喜欢自称自己是哥,好像这样能占点便宜一样。

    “最近工作忙。”

    顾笙一边和周学锋说话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再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什么可以吃的。

    “我说啊宴最近怎么不理我呢,原来真的工作忙啊。”

    “嗯。”

    “看来啊宴没有敷衍我啊,嘿嘿。”

    听到周学锋傻子乐一样的笑声,顾笙有些无语,完全不知道周学锋给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何在。

    “没事我就挂了。”

    “诶,别啊,笙儿你还是那么冷漠。”

    顾笙也毫不辩解,“嗯。”

    “算了,笙儿你什么时候有空?上次我受伤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你说的那家餐厅随时都可以去,我最近搞到那里的贵宾卡了。”

    那家餐厅价格不菲,每周只固定接待多少位客人,所以很难预约,但是拥有那里贵宾卡的人一个月有一次机会可以随时过去,当然随着贵宾卡的等级越高,权限也就越大。

    周学锋能够搞到那里的贵宾卡,看来最近多半有结交了不得了的“朋友”。

    “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时间。”

    “笙儿你怎么和啊宴一样绝情啊。”

    顾笙没有说话,以沉默应对,周学锋和顾笙也一起当了四年的室友,自然是知道顾笙油盐不进的性子的。

    “好好好,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和我说一声行吧?这顿饭肯定是要请的,到时候我再叫上啊宴,有你在他肯定不会推辞的。”

    “嗯。”

    顾笙不忍心告诉周学锋,没有他在林宴或许会去,但是有他在林宴一定不会去,林宴现在最不想有交集的人当中他算一个。

    周学锋的话顾笙先应着,至于周学锋那个大忙人之后还记得不记得那顾笙可就管不着了。

    和周学锋讲完,顾笙便煮了饭,又炒了两个菜。

    林宴在公司将工作告一段落又带着剩下的部分回了家,正在他在自己兜里摸钥匙,就闻到隔壁传来了炒菜香,林宴的肚子原本正饿得咕咕叫,现在猛地一嗅到饭菜香,肚子里的馋虫更是被勾得蠢蠢欲动,连叫了好几声。

    林宴估摸着又是顾笙在炒菜了,他连忙打开门,然后将包和外套扔到沙发上,步子硬是比平日里快了些,拉开冰箱一看,什么都没有,林宴烦闷的将冰箱门关上。

    最后只有翻出他红烧牛肉味儿的泡面,再煎了个蛋,简直完美。

    泡面的味道瞬间在房子里弥漫开来,林宴也闻不到隔壁的饭菜香了,泡面这种东西就适合许久吃一次,连着吃就会让人有呕吐的欲望,林宴已经连着吃了好几天的泡面了,现在这个泡面再想也没有食欲,只能逼着自己多吃几口。

    周学锋最近有了一个固定炮友,就是上次他出去玩的时候撩到的那个漂亮的男人,叫Cecil,这名字一听就是出来约炮用的。

    周学锋以为是露水姻缘,没想到Cecil因为工作原因也来了S市,他们俩在床上对对方的感觉都很不错,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说好了只做炮友。

    唐辛和谁都能聊几句,周学锋又一次带着Cecil出来玩的时候他倒是很诧异,因为周学锋很少会在私下里和炮友有这么多往来,以前都是约定时间和地点,做完就走人。

    “锋哥,怎么?放弃十年那个了?”

    周学锋睨了他一眼,“怎么可能,只要他一天不结婚,我就一天不会放弃。”

    “啧啧,那你这是?”

    唐辛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Cecil,周学锋无所谓的摆摆手,“他没事的。”

    “怎么说?锋哥你魅力那么大,他怎么就没事了?”

    周学锋喝了一口酒,说道:“因为他和我一样有喜欢的人了。”

    唐辛恍然大悟,“哦……锋哥你不怕他骗你?给你设套?”

    周学锋喝酒的手一顿,随即又摇了摇头,“不会的,他那个眼神我看得出来。”

    “锋哥你们真是够可以的。”

    这时候的周学锋还不知道,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小,小到让你怀疑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