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国庆假期

    顾笙这几个月的工作可以说是他毕业之后最忙的一段时间,他是第一次担任游戏美术人设总负责人,林宴说交给他全权负责就是交给他全权负责,自己像个甩手掌柜一样在一旁操着手。

    他一直都不怎么爱喝咖啡这种东西,但是两边的工作量加起来让他不得不喝点这种提神的东西,最后他还是不喜欢咖啡转而选择了苦得发涩的浓茶。

    “咦……顾笙你这茶叶也太多了吧,得苦死吧。”

    赵军路过顾笙身边的时候看到了顾笙桌上的茶杯,那茶叶量多得让他没喝都觉得嘴里发苦。

    “提神。”

    “提神喝咖啡啊,还可以加糖。”

    “不喜欢。”

    赵军看顾笙这么直白的拒绝了他的提议,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咖啡,摇摇头,总之咖啡和浓茶他还是选择咖啡。

    “今天老大上去开会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能看一看陈猴子他们组的作品就好了。”

    赵军趴在桌子上砸了砸嘴巴,钱松接道:“看不看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做得好,管他弄成什么样呢。”

    “钱胖子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得了吧,还知己知彼,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没有精力去关心别人做的什么。”

    钱松扔了两颗薄荷糖进嘴里,瞬间觉得神清气爽。

    钱松说的的确没有错,他们组两个项目都是赶着年底的时候交上去,的确是一个头两个大,每个人都是忙得像是旋转的陀螺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要说压力最大的还是顾笙,最近他交出去的作品都被林宴否定了,偏生林宴还不直接告诉他哪里有问题,让他自己看。

    也亏得顾笙性子耐磨,林宴说不对劲,他就一遍一遍的改,改了又拿给林宴看,直到林宴点头为止。

    赵军和钱松戏称顾笙估计是个M,被林宴那样折腾都不抱怨一声,甚至一点火气都没有。

    顾笙也任由他们说道,林宴比他的经验丰富他是知道的,林宴愿意无偿教他,他何乐而不为呢,更没有立场去抱怨。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之间,炎热的夏季已经过去了,天气逐渐开始凉爽起来,一个夏天过去了,顾笙的皮肤不仅没有被晒黑,反而还白了不少,倒是林宴总是风吹日晒的往外跑,愣是黑了不少。

    白嫩的脸现在看起来更加富有朝气,像是刚军训完的大学生一样,他现在混到那些大学生堆里去根本不会被发现他有装嫩的嫌疑。

    顾笙和林宴在工作上没有什么问题,该说话的时候照常会说话,只是到了私底下两人依旧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好像他们根本就不熟识。

    顾笙对此也没有太大的感想,毕竟只要不影响工作,私底下来不来往都无所谓。

    周学锋又联系过他一次,顾笙和他说了下半年都会很忙,估计只有等到过年那段时间才会有点空,周学锋表示他们那破公司太压榨人了,之前他让林宴辞职去他的公司干,林宴又不肯,怎么说都没有用。

    顾笙心想按照林宴那个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性子,他肯定是不愿意去周学锋那个公司的。

    说是周学锋的公司,其实是周学锋父亲的公司,他在他爸的公司里坐着总经理的职位,每天却游手好闲的,人家都工作一上午了他才慢慢摸去上班。

    虽然周学锋很讨厌他爸,但是不得不说周学锋必须得感谢他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否者按照他这性子,估计养活自己都困难。

    说到这里,周学锋又说让顾笙干脆跳槽到他们公司去算了,工资肯定比现在给顾笙开得高。

    顾笙也没把周学锋这话当真,只说自己目前对这份工作还是挺满意的。

    “哎,你和啊宴都是劳碌命,一点都不会享清福。”

    “享清福这种事情还是等到老了比较好。”

    “老了吃也吃不得,玩也玩不动,享屁的清福啊。”

    顾笙以沉默应对周学锋,周学锋最是受不了他这一招了,两人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前顾笙隐隐听到有个声音叫了周学锋一声:“锋哥。”

    也不知道是电话令声音有些失真还是什么原因,顾笙觉得那个声音有点耳熟。

    而在周学锋这边,Cecil洗完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周学锋裸着上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

    “锋哥。”

    Cecil叫了周学锋一声,周学锋转过头来Cecil才看到他正在讲电话。

    见Cecil过来,他便挂了电话。

    “抱歉,锋哥我不知道你在讲电话。”

    Cecil似乎对此有些歉意,周学锋之所以能够和Cecil保持长期的炮友关系,不仅是因为他们俩身体契合,还有就是因为Cecil这个人心细,要是看见他讲电话他是不会发出声音的,而且只要下了床就不会表露出半点暧昧。

    “没事,一个朋友,他知道我的事情。”

    Cecil点点头,周学锋一把搂过他的腰,将他翻身压在了身下。

    顾笙已经快大半年没有回过家了,这次国庆他被他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趟。

    顾笙接到公司的安排,因为他们组的工作迫在眉睫,所以林宴只给他们放了三天假。

    虽然众人怨声载道,但是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我妈让我回去,估计是要给我相亲。”

    钱松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看了几眼陶晓珊,没想到陶晓珊笑着说道:“我大学同学说要开同学会,听说我们班的那几个男生都长成大帅哥了,我记得班草以前还追过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续前缘。”

    陶晓珊轻描淡写的一段话立马就让钱松的头皮都绷紧了,他猛地跑到陶晓珊面前开始追问陶晓珊有关他们开同学会的事情。

    赵军他们几个都笑得不行,杨珏看着钱松那狗腿的模样直乐呵,“我看他们俩才真的是欢喜冤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习施认同的点点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赵军接道:“那得看钱胖子给不给力了。”

    顾笙家在X省,开车的话早上出发,下午就能到。

    他买了点S市的特产,一早便驱车往X省去了。

    林宴买早餐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顾笙的车开出去,他先是疑惑了一会儿顾笙放假大清早的去哪儿?随即又想起顾笙的家不在本市,应该是回家去了。

    他提着早餐回到家中,刚吃了没几口,周学锋就给他打电话过来了,林宴漫不经心的点击了接听。

    “啊宴,我听说你们国庆要放假!我们一会儿出去玩,我马上就要到你小区门口了。”

    林宴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周学锋自己国庆要放假,那会是谁说的?顾笙的脸立马从林宴的脑子里闪过,他皱了皱眉头,没想顾笙居然还是个通风报信的。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这并没有什么,毕竟顾笙和他一个小组,万一周学锋只是知道了顾笙国庆放假从而知道的他也放假,这也很正常,但是在这一瞬间,林宴居然有些说不出的烦闷。

    “我没空,一会儿还有工作。”

    “啊宴你就是太奴役自己了,好不容易放个假,你就该出去玩玩,你说你成天坐办公室,你累不累啊?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对!劳逸结合,你需要劳逸结合。”

    林宴嗤笑一声,“周学锋你还会说成语了。”

    “那是,我跟着你这个文化人混了这么久不能对不起您老的谆谆教诲啊。”

    “行了吧,别秀你那几个成语了,我真没空。”

    “诶,啊宴你这就不地道了啊,你百分之九十九的生活都给了工作,还不能分百分之一给我啊?我虐不虐啊,我不管,我到你家小区门口了,你要是不下来,我就进去找人了。”

    林宴被周学锋缠得头疼,想想周学锋说的也没有错,他生活的重心一直都在工作上,作为他的朋友的确有点惨。

    被周学锋磨得没有办法,林宴才答应了周学锋。

    只是他没有想到周学锋这个傻逼,居然把他带到了那种深山老林里,别说手机信号了,就是现代文明设施也没有多少。

    听说这里是他一个朋友公司新开发的旅游场所,为的就是返璞归真,亲近自然,放下手机,放下互联网。

    他真是闲得蛋疼陪周学锋吊了半天的鱼,结果连个鱼影子都没捞到。

    倒是他旁边的一个小胖子吊了一桶鱼,林宴掏出自己包里草莓味儿的棒棒糖和那个小胖子换了两条鱼。

    小胖子还觉得自己赚翻了,又多送了他一条。

    林宴看着兴高采烈离开的小胖子的背影,心里半点愧疚感都没有,不仅没有愧疚感,反而还有点小爽。

    他掏了掏自己另一个口袋从里面摸出一根柠檬味儿的棒棒糖含到了口中。

    林宴全然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周学锋看着他吃棒棒糖的样子,咽了咽口水,眼神火热的几乎要将林宴烧出个洞来。

    还好林宴带了速写本,无聊了一会儿干脆拿出速写本开始画画,他画画的时候特别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学锋走到了他身侧,正痴迷的看着他的侧脸,并且脸有越靠越近的趋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