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和解

    “我跟着陈飞到了那个酒吧,结果跟丢了,打算回去的时候看见你被一个男人搂着往外走,我看你状态不对就上前让他把人给我,后来我就把你带到了酒店。”

    林宴愣了一下,笑道:“那人胆子可真小,你说让就让了。”

    顾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嗯,他原本是不愿意的,我和他说我爸是公安局局长,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他蹲局子,他才放的人。”

    林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咳咳……这种话他居然也相信?嗯……不过从你嘴里说出来可信度的确很高。”

    林宴看着顾笙冷俊的面容,对于那个想要把他带走的男人的心理他大概有所了解了。

    顾笙就是那种他说什么都会让你觉得他说的是实话的那种人,丝毫不会怀疑他说话的真伪性。谁让顾笙总是一副面瘫脸,让人压力倍增。

    顾笙对于林宴的话没有任何表示,林宴迟疑了片刻才问道:“为什么要带我去酒店?我们俩家都在对门啊。”

    听到林宴的问题,顾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平展的眉头死死地皱在了一起。

    他转头看向林宴,目光直白的让林宴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你吐了我一身,还打不到车。”

    林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个理由!他的脸顿时有些发热,他居然吐了顾笙一身,顾笙好心照顾了他,他居然还怀疑顾笙和他有过什么。

    林宴感到十分赧然,“对……对不起……”

    “这和你后来做的事情比起来,并不算什么。”

    林宴一听,顿觉五雷轰顶,他不记得自己的酒品很差啊,他做了什么?

    林宴僵硬着脖子转过头望向顾笙,“我……还做了什么?你一次性告诉我吧……”

    顾笙手里的烟已经快要燃到头,他顺手将烟头按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翻了一下递给林宴。

    林宴咽了一口唾沫,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颤抖,接过顾笙的手机一看,这……简直太恶心了!顾笙怎么会把这么恶心的图存在手机里!

    照片里他正躺在被他吐了不少秽物的床单上,睡得像是一头死猪。

    “往后翻。”

    顾笙冷冽的声音响起,林宴一激灵手一滑,照片上他的衣服高高掀起,裤子脱了一半,手臂上还有他吐得东西。

    林宴简直不敢看下去了,他连着看了好几张,都是这种类似的照片。

    顾笙拿过手机,翻出一个视频给林宴看,林宴的脸已经僵住了,他甚至有点不敢看顾笙给他看的视频。

    “我不要洗澡,我是一棵草,洗澡会被淹死的。”

    难为他喝高了说话还能说清楚,镜头一晃,顾笙伸手去拉他,林宴猛地一抬手,结果用力过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林宴捂住自己的脸,得了,他不用问顾笙为什么自己第二天醒来肌肉那么酸痛了,这样折腾不酸痛才有鬼了。

    “删了吧……”

    林宴觉得自己已经气若浮丝了,顾笙收回手,“林组长的黑历史多难得,删它做什么。”

    顾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林宴顿时反应过来,顾笙这人果然肚子里是黑的。

    “删了!”

    说着林宴就要去抢顾笙的手机,顾笙仗着他长得高站了起来,林宴矮了他十厘米左右,踮起脚尖跳起来去抢顾笙的手机,顾笙面色平静的高高举起手机。

    “顾笙!”

    顾笙看着蹦起来的林宴,嘴角不由上扬,眼睛里带着狡黠,“你求我啊。”

    林宴不知道顾笙居然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他赌气的猛地向顾笙扑过去,因为他们俩就站在楼梯口,林宴的这个动作危险级了,顾笙一把搂住林宴的腰身,另一只手抓住扶手,才避免他们俩从楼梯上滚下去的命运。

    林宴扑在顾笙的怀里听着他们俩扑通扑通快速跳动的心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

    林宴赶忙站起来,“抱歉。”

    “没事,是我过分了。”

    顾笙扬起的嘴角早已经恢复平展,就好像刚刚那个眼露狡黠的人不是他一般。

    他们俩回去的时候,刚好遇见赵军他们,“老大,顾笙你们俩去哪儿了?我们正要去找你们呢。”

    林宴走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过来,“找我们做什么?决定好吃什么了吗?”

    “当然是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啊,我们现在三票烤肉,三票火锅,就看你们俩了。”

    顾笙和林宴对视了一眼,顾笙表示自己都行,林宴最后拍板就火锅,烤肉还麻烦。

    “别光顾着吃,咋们的‘长霄'进度可落下不少,吃完这顿,皮都绷紧了。”

    听到林宴的话,赵军表示这简直像是最后的晚餐。

    钱松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好歹有晚餐,总比当饿死鬼好。

    众人一听,表示有道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波涛汹涌,林宴再次意识到近来是他松懈了,这次事情为什么别的小组都有点风声,知道避风头,而他这里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件事看起来没有什么,可是如果要深究起来,里面的问题就大了。

    是林宴人际关系不够好吗?当然不是,林宴虽然恶名在外,但是他的工作能力都是广受认同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林宴也头头是道,他们公司不管背地里怎么想他的,至少表面上一定会卖给他面子。

    所以这次的事情问题出在哪儿了?林宴的笔轻敲了几下桌面。

    “咚咚咚……”

    “进来。”

    进来的人是顾笙,林宴疑惑的看向顾笙,不知道他找自己什么事。

    “看看时间。”

    林宴怔楞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已经这个点了,顾笙估计是来叫他去聚餐的。

    “他们已经收拾好先过去了。”

    “忙昏头了,我这就收拾。”

    顾笙依靠在门口,“不急,我开车和你过去。”

    “嗯,那就先谢谢你这个专属司机了。”

    顾笙听到林宴的话,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林宴收拾东西的手一顿,“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你看错了。”

    林宴笃定的摇摇头,“肯定不是,你刚才的确是笑了,嘴角这样扬了起来。”

    说着林宴将自己的两边嘴角往上拉了拉,拉完之后,林宴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傻。

    林宴收回手,咳嗽了一声收拾好东西就跟着顾笙下楼去了。

    他们到火锅店的时候,那群人已经开吃了,给林宴和顾笙留的位置还是挨在一起的,他们俩倒是无所谓,坐下来打了蘸料就开吃。

    “虽然这次落选了也不要气馁,我们的重心还是在‘长霄'上面,不过这几个月你们都做得非常好,为这几个月的我们干杯!”

    林宴站起来说了一番话,众人立马站起来和林宴碰了杯。

    林宴毕竟是领导,一直被大家敬酒,他本来是顾忌着今天顾笙给他看的,冲碎了他三观的照片和视频,但是面对自己的组员热情的劝酒,林宴还真有一些拒绝不了,特别是赵军这种鬼哭狼嚎的敬酒方式,林宴还真只有喝。

    “吃点东西再喝。”

    顾笙不知道从哪儿转悠一圈回来,给林宴端了一碗粥,又在他碗里夹了一些吃的。

    “谢谢啊。”

    林宴喝了两口粥,感觉自己的胃部一阵暖意,所以他完全不知道一旁的陶晓珊激动的看着他们俩。

    “晓珊你不舒服吗?干嘛露出这么狰狞的表情?”

    钱松正好坐在陶晓珊的对面还以为陶晓珊不舒服,陶晓珊摆摆手,“诶呀,你不懂得啦。”

    习施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道:“晓珊你这表情和我妹看耽美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诶哟,讨厌啦,不要揭穿我啊。”

    陶晓珊一甩手就拍在了习施的背上,习施痛得龇牙咧嘴。

    这顿饭吃到了晚上十一点,众人才匆匆散去,顾笙没有喝酒,他说不喝也没有人敢灌他,他扶着喝得烂醉的林宴上了他的车。

    这些人里面喝得最多的就是林宴和赵军,赵军抱着桌子腿儿哭得稀里哗啦,最后还是钱松把他弄了回去。

    林宴横在后座上,顾笙脱下外套盖在林宴身上,林宴的脸被酒意蒸腾得酡红,嘴唇像是沾了晨露的樱桃。

    顾笙很快就将车开到了他们家楼下,从停车场里扶着林宴乘上了电梯,林宴喝多之后整个人都是歪歪斜斜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往顾笙身上靠。

    “站好。”

    顾笙扶住他,将林宴靠得过近的头推开,林宴又靠了过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了顾笙的脖子上,顾笙一激灵,差点丢开林宴。

    那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儿上,惹得顾笙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那种像是过电一样的感觉陌生的让他实在无法适从。

    顾笙扶住林宴的肩头,想要推开林宴,林宴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黑白分明的双眼,在此刻带着水雾,确实让顾笙心跳猛地加速,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眼含春水,面若桃李。

    “呕……”

    顾笙:“……”

    顾笙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和林宴犯冲,并且他觉得以后还是别让林宴喝酒比较好,特别是和他林宴在一起的时候,否则遭罪的只会是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