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交换问答

    很快时间就到了年底,林宴他们小组的游戏终于开始了“封测”,问题都算是常理之中的,并没有太大的BUG,和致命性的问题。

    “封测”完成之后一段时间就会开始进行内测,最后才是公开测试。

    眼瞧着要过年了,大家都讨论起了回家的问题。

    “我最怕过年了,从小到大我都是被我家七大姑八大姨围攻的那个,谁让我从小成绩就差,小时候专门问我期末成绩,偏偏我的弟弟妹妹们成绩都比我好。长大后又开始问我工资,什么时候买车啊,买房啊,结婚啊。”

    赵军趴在桌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同一个世界,同一堆亲戚。”

    钱松认同的说道,似乎大家的亲戚都大同小异,大家的生活也都差不多。

    “我小时候有一次语文考了一百分,我妈觉得我是个才女,愣是让我大过年的在亲戚们面前背诗,后来我没背出来还被没收了压岁钱。”

    陶晓珊回忆起了自己悲惨的童年,她的话头一出来,大家也开始回忆自己以前的悲催事儿。

    基本上每个人都有那么几件,赵军戳了戳顾笙,问道:“诶,顾笙你也讲讲你的呗。”

    “对啊,对啊。”

    大家似乎都对顾笙的童年格外感兴趣。

    顾笙思索了一番,“我家的亲戚一般都不会问我的成绩。”

    “为什么啊?”

    赵军等人实在不敢相信这世上有如此不八卦的亲戚。

    “因为我以前读书爱跳级,后来和我表哥做了同班同学,他考试想抄我的答案,结果被老师抓到了,请了家长。”

    众人:“……”

    得了,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就在自己面前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笙和林宴提到这个,林宴乐得哈哈大笑,“你怎么看怎么都是从小优秀到大的那种孩子啊,学校里的优等生,家长眼里的乖宝宝,你以前一定没有叛逆过吧?”

    顾笙夹了一筷子菜,顿了顿,道:“有,我和人打过架,鼻梁给别人打断了。也逃过课,但是我成绩好,老师不怎么管我。”

    林宴听得目瞪口呆,顾笙居然会逃课,还打架?

    “你不是骗我的吧?”

    “骗你做什么?”

    林宴心想也是,不过真的很难以想象顾笙会做这些事,虽然也没什么,但是完全不像是顾笙这样的性子会做出的事情啊。

    “诶,你给我讲讲你以前还干过什么坏事吧。”

    林宴似乎对此很感兴趣,顾笙看了他一眼,“只有我一个人讲似乎并不公平。”

    “那我讲一个轮到你。”

    林宴提议道,顾笙思索了片刻便点头应到。

    “那我先讲,我读幼稚园的把厕所里的卫生球拿出来藏到老师的办公桌里,被发现之后,嫁祸给了我同桌,他可能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这个锅是怎么落到他身上的。”

    顾笙眉头深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我们正在吃饭。”

    “哦……抱歉……”

    林宴的声音被拖得很长,显得毫无诚意但是他脸上带着笑意,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让人舍不得责骂他,只能无限容忍他的乖张。

    “该你了,该你了。”

    顾笙思索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我妹妹读幼稚园的时候被人欺负了,我去教训了欺负她的小孩儿之后,那孩子去给他家长告状,他家长非但不相信,反而还说他会栽赃嫁祸了。”

    “哈哈哈,顾笙你太坏了,你那副别人家的孩子的模样谁会相信你会打人啊。”

    林宴真心的觉得顾笙就说陶晓珊口中经常说的腹黑款。

    “不过,原来你还有妹妹啊。”

    顾笙点点头,“嗯,比我小五岁,在上大学。”

    林宴看见顾笙提到妹妹的时候,眼神柔和不少,不经觉得有些神奇。

    “看你的样子,你妹妹应该是个美人吧,有照片吗?给我看看吧。”

    “吃完饭给你看。”

    “嗯。”

    林宴觉得尴尬极了,他居然一直把顾笙的妹妹误认为顾笙的女朋友,还一直在脑子里脑补顾笙是个渣男。

    这件事还是别让顾笙知道了。

    “怎么了?”

    顾笙见林宴看见顾箫的照片后,表情都僵住了。

    “啊,没有,你妹妹很漂亮啊,看起来也挺高的。”

    “嗯,她有一米七三,我爸爸经常说她是军大衣。”

    “哈哈哈,顾笙你爸爸可真有趣,你妹妹的身材很好啊,高挑的美女。”

    顾笙听林宴这么说,表情就有点微妙了,“你可别打我妹妹的主意。”

    林宴满脸问号,什么意思,这话题是怎么连上的?

    “我只是礼貌性的夸赞一下……”

    两人相顾无言,顾笙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劲儿,他眼神锐利的看向林宴,“我妹妹这么漂亮,你不心动?”

    林宴企图从顾笙的眼里看出开玩笑的意思,可是没有,顾笙就是在认真的问他。

    “顾笙你居然是个妹控。”

    说顾笙是妹控的林宴不是第一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笙居然觉得有点不自在。

    “放心好了,你妹妹漂亮是漂亮,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既然是你妹妹,也就是我妹妹。”

    顾笙这下总算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其实男生之间问这种问题很正常,但是不知道为何顾笙居然难得的有点喉咙发紧,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立刻得到缓解。

    林宴顿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顾笙,看得顾笙有点头皮发麻,然后他笑了一下,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

    顾笙感觉自己心悸了一下,然后就听见林宴说道:“顾笙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啊,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你得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啊,不然多不公平。”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之前林宴让顾笙讲一讲他以前干过的坏事,顾笙说他一个人讲不公平,现在顾笙问林宴喜欢什么样儿的,林宴又反问他,不然也不公平。

    “这个具体什么样的我没有想过,合眼缘就好。”

    “顾笙你这个也太敷衍了,合眼缘,什么样的才合眼缘呢?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美的丑的?”

    顾笙摇摇头,“不知道。”

    顾笙真的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遇到了感觉对了就行,具体是什么样的,都无所谓,爱情的样子千百种,更何况是人呢。

    林宴总觉得顾笙是在敷衍自己,没有要求就是最大的要求,普通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个标准,顾笙的回答却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是毫无头绪的那种。

    “我说完了,你呢?”

    顾笙似乎并不打算让林宴敷衍过去,林宴的桃花眼弯了弯,道:“我喜欢长得好看的。”

    顾笙眉头一皱,想起周学锋说林宴是个直男,那么林宴说他喜欢长得好看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是顾笙也脱不了俗。

    他原本想问周学锋不好看吗,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他和林宴成为朋友,或多或少有点周学锋的原因,但是绝对不是必要因素,他们俩更多的是因为一些阴差阳错,他们俩自身的缘分,顾笙并不想牵扯周学锋进来让他们俩这朋友关系给弄复杂了。

    林宴离开之后,顾笙接到了邬以丞的电话,之前他让邬以丞的战友帮忙查了点东西,估计是查出来了。

    “那事儿虎子给你查出来了,没想到那小子心还挺细的,还专门找了黑客发到各个高层和员工的邮箱里,他找的那黑客是有两把刷子,不过倒霉遇见了我战友。”

    陈飞为了给林宴使绊子居然还找了黑客,估计是怕自己做容易露出马脚,破产免灾,只是这黑客不好请,陈飞还特意托关系才见到了这黑客一面,这黑客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混迹gay吧这些地方找人快活。

    难怪陈飞一个喜欢何仪敏的直男要跑到gay吧里去,上次他和林宴跟踪陈飞,陈飞应该是为了结尾款,他非常小心谨慎的选择了现金支付的方式,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小子的谨慎都快比上毁尸灭迹的杀人凶手了。”

    邬以丞调侃了一句,接着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可惜船还是翻了。”

    两人说完了这件事之后,顾笙又问了邬以丞一句,“你没把人给弄死吧?”

    “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哪儿敢啊。”

    邬以丞这说笑的语气让顾笙皱了皱眉头,“橙子。”

    邬以丞一听就知道顾笙有点生气了,这才摆正态度,“放心吧,我没把他怎么样,我有分寸。”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你别让自己后悔就是。”

    “嗯,我知道。”

    今天的电话可以说是都凑堆了,刚和邬以丞讲完电话,周学锋又打了过来。

    原来是来拐弯抹角打听他们什么时候放年假的。

    “你们那公司每年放假都不定时,我还愁怎么分配时间呢。”

    “我记得你家是A市的,林宴也是吗?”

    听周学锋的意思他应该是要和林宴一起回家,否则他干嘛等林宴放假了再安排时间呢。

    周学锋顿了顿,含糊的说了一句:“算是吧。”

    顾笙自然听得出这其中多半另有隐情,第一次他产生了一种不舒服的情绪,他对林宴好像了解,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他连林宴是哪里的人都不知道更别说别的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