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一起过元旦

    周学锋追问了顾笙一大堆有的没有的事情之后才总算是肯放过他,叮嘱了顾笙千万别告诉林宴他来找他打听过这些事之后才挂了电话。

    其实周学锋问了一堆,有用的消息却基本没有,毕竟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具体的安排还要等通知。

    林宴他们组有些倒霉催的,别的小组的员工都准备着回家过元旦了,偏偏他们这边“长霄”突然发现了一个BUG,整个“长霄”组的包括他们美术组都没有被放过,林宴一早到公司就急急忙忙的被小田秘书叫过去开会了。

    一直开到快两点,林宴才被放出来,于是他告诉了大家这个悲痛的消息,元旦要加班,元旦节什么的,还是在公司里过吧。

    大家哀呼声一片,痛骂为什么这么倒霉,难道是把年初的霉运全部积攒到了年末,来了一次大爆发?

    顾笙塞了一个面包和一盒牛奶在林宴的手里,“垫垫肚子,要是有剩罚你一个月不准吃我做的饭。”

    林宴的皮瞬间就绷紧了,太狠了,他点头如捣蒜。

    林宴叼着面包,坐在电脑前,手飞速的敲打着键盘。

    还好这一幕没有被别人看见,否则林宴的上司威信就要丧失了,被下属一句话给威胁住他的面子搁哪儿放!

    顾笙傍晚的时候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去,顾笙告诉他母亲公司这边临时决定要加班,元旦是没有办法回去了。

    顾妈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顾笙在外面一个人自己弄点好吃的,别随意就应付了。

    顾笙应声说好,顾妈妈不相信他儿子总是一本正经的让人分辨不出是真话还是假话的话语,勒令顾笙到时候必须拍照发给她,她才相信,顾笙答应了,两人没有说几句,顾笙就继续进去忙了,别人都在忙碌,他接电话接久了总归是不大好。

    “这不是顾笙吗?怎么还没有准备下班?”

    迎面走过来的是陈飞,陈飞现在升为组长了,行为处事总有点趾高气昂,听说他对下属也是挺凶的,动辄训斥不断,顾笙估计这几年陈飞没少在高杰辉手下伏低做小,自己当上组长之后就开始玩起来高杰辉那一套。

    “陈组长,还有点事没忙完。”

    陈飞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有种油头粉面的感觉,让人有些不舒服。

    “林组长自己是个工作狂,也带得整个组的人都被迫加班,你们也不好受吧?”

    顾笙听着陈飞含沙射影的话,微微挑了挑眉,“对工作负责我不认为有什么错误,总比背地里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好。”

    顾笙的情绪并无波动,所以陈飞一时之间不知道顾笙只是随口说说还是他真的知道什么,陈飞额头上的汗水都快下来了,他干咳一声,点点头,笑道:“说的是,是我觉悟还不够高,人嘛,总是会懒惰,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想工作。”

    顾笙清浅的眼眸淡淡的扫过陈飞,却让陈飞仿若头上有千斤一般。

    “懒惰无可厚非,最怕就是懒惰还心术不正,您说是吧?陈组长。”

    陈飞有些愠怒,这顾笙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又和陈飞说什么了?我看他铁青着一张脸进了电梯。”

    林宴刚好从里面出来,恰好撞见顾笙和陈飞似乎说了几句话,陈飞就铁青的脸离开了。

    顾笙走过去瞥了一眼远去的陈飞,无辜的说道:“说他主动找我说话的。”

    陈飞这人心术不正,林宴大概也猜得到他估计是想挖顾笙去“屠刀”组,之前那个展示会虽然他们组没有选上但是他们的作品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主负责人不是林宴而是顾笙这个新人的消息传开之后,三五不时的就会有人想来挖林宴的墙角。

    林宴当然是不会给这些人机会的,没想到陈飞居然还想私底下悄悄挖顾笙走,可惜顾笙这个人的性子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向来是不屑于费工夫的,而对于他讨厌的人,他也是毫不吝啬自己的毒舌。

    林宴接私活被告发查出来幕后黑手是陈飞这件事顾笙没有告诉林宴,一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林宴也的确是接了私活。二是就算知道是陈飞做的也没有用了,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总不可能把他堵了打一顿泻气。三是顾笙也不想让林宴在多想起这件事,多添烦忧罢了,更何况还是林宴这么一个心思重的人。

    现在姑且不动陈飞,如果陈飞不再起坏心眼的话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如果陈飞还想动歪脑筋那顾笙可就不会坐视不管了,其实这件事再往深处看,看得出是高杰辉所为,陈飞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职场如战场,万不可掉以轻心,甚至连你并肩战斗的伙伴都有可能转过身来捅你一刀,当初陈飞跳到高杰辉组里又何尝不是狠狠扇了林宴一巴掌呢。

    元旦第一天他们就加班到了深夜,林宴和顾笙在公司随意吃了点东西又陷入了无尽的忙碌当中,也就是第二天是元旦正当天,才让他们下了一个早班,至少住得近的还可以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

    早在元旦前夕,周学锋就说要和林宴一起过元旦,但是林宴残忍的告诉周学锋他们要加班,可能会加通宵,周学锋气鼓鼓的要林宴赔给他,说是过年的时候跟他回家,这不是周学锋第一次这么说,但是这么多年林宴一次都没有答应过。

    如果周学锋的家里是普通的双亲和睦的家庭作为朋友林宴或许会去拜访一下,可周学锋家里有多乱,林宴是知道的,周学锋一个自家人都会觉得不自在更何况是他这个外人呢,再者,周学锋喜欢他,碍于这一层他也不会跟着周学锋去他家里过年。

    林宴的态度就是不喜欢就不要吊着别人,所以当初周学锋给他告白的时候,即便可能会伤到周学锋,他还是直白的拒绝了他。秦柔学姐给他告白的时候,林宴也明确的拒绝了她。

    林宴被周学锋缠得没有办法,只能应付他到时候再说,周学锋却自动把这话转换成林宴答应了。

    林宴正在和顾笙逛超市就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周学锋,顾笙正在挑鱼,林宴在一旁守着推车,迟疑了一下他才接起了周学锋的电话。

    “喂,啊宴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

    “你还在加班吗?我去看你吧,顺便给带好吃的。”

    周学锋那边吵得很,还有小孩儿的声音,应该是在家里团聚。

    “不用了,你在家好好陪陪你爸吧。”

    “他才不需要我陪,那女人又怀了一个,老头子算是老来得子啊,我都怀疑肚皮里的是不是他的种,要是给别人养儿子可就有趣了。”

    “不管是不是你爸的,都不是操心的,你一年到头难得回去,别惹事就行。”

    “我能惹什么事啊,啊宴你还不了解我啊,我可听话了,最听你的话,你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挪半步。”

    周学锋的语调黏糊极了,林宴不喜欢周学锋这样和他说话,会让他有一种自己是周学锋那些小情儿的错觉,怪膈应的。

    “是,你的确不敢往西挪半步,你都往南北移动了。”

    “哈哈哈,啊宴你尽瞎说,你自己说我够不够听话?”

    林宴见顾笙蹲在那边认真的选了好半天才选中一条鱼,让工作人员给捞了出来,便提着口袋去了生鲜处理区。

    顾笙穿着衬衣西裤明明和这里格格不入却又意外的让人觉得温馨,林宴看着顾笙苍松一般挺拔的背影,竟怔楞着出了神。

    “啊宴,啊宴……”

    “嗯,你别过来了,我指不定什么时候才忙完,这边乱得很,你别过来瞎添乱。”

    “啊宴……你好狠的心啊……”

    “就这样,挂了。”

    说完他也不等周学锋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林宴的确不怎么想见到周学锋,应该是自从上次搬家那件事之后他和周学锋之间真的让他意识到他们俩继续做朋友的可能性不大。

    周学锋太固执了,而且一年年的,他的固执和自以为的深情已经成了林宴的困扰,有些时候,两情相悦的坚持叫深情,一厢情愿的坚持叫死缠烂打,一个让人潸然泪下,一个只会让人不堪其扰,深恶痛绝。

    林宴站在一旁,一抬头就看见顾笙提着装着处理好的鱼的口袋走过来,他扬起嘴角,“我刚刚看见有卖做好的梅干扣肉的,闻得我口水都要出来了。”

    “你想吃?”

    “嗯嗯。”

    林宴笑盈盈的点头,顾笙让林宴带他过去看了看,然后带着林宴离开了。

    林宴一头雾水怎么就走了?

    “不够新鲜,我们自己做。”

    “顾笙你会做?”

    “嗯。”

    林宴由衷的称赞道:“以后谁嫁给你,可有福了。”

    顾笙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虽然他内心冒出来的第一句话是“既然我这么好,你嫁吗?”

    但是他随即觉得这话说出来有调.戏林宴的嫌疑,虽然朋友之间开一下玩笑没什么,但是林宴是周学锋喜欢的人,他要是调.戏了,总会让他有一种挖周学锋墙角的感觉。

    两人提着菜回了家,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林宴还和顾笙说说笑笑的,但是顾笙的家门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笙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