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死者为归人

    面前的男人长得很漂亮,这是林宴看见对方的第一反应,似乎用漂亮这个词语来形容一个男人的长相会很奇怪,但是事实上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就是属于漂亮,眉眼精致,在冬日里他白皙的脸蛋被冻得通红,两腮像是施了脂粉一样,他穿着并不厚实的大衣,显得身材修长,当看见顾笙的时候他的双眼立马就亮了起来,似乎在寒冷的冬夜里等待多久都值得。

    看见对方的第一眼林宴就看出来了,这个长相漂亮的男人喜欢顾笙,他出奇的感觉到有一丝烦闷,只是这种感觉他并来不及多想就看见顾笙眉头深锁。

    “你来做什么?”

    对方有些局促,低垂着眼睫,再加上他被冻得发红的脸蛋和手,十分惹人怜惜。

    “我……我来看看你……”

    顾笙对于对方的可怜和痴心视而不见,冷漠的说道:“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吧。”

    “笙哥……”

    他的眼眶有些发红,隐忍的咬了咬嘴唇,然而顾笙依旧不为所动。

    “你挡到路了。”

    顾笙看着站在他家门口的男人冷淡的说道,男人立马往旁边挪了一步,顾笙快步走上前去,头也不回的和对方擦肩而过,不,应该说连对放的头发丝儿他都没有碰到。

    林宴怔楞而尴尬的站在电梯口,有些不知道自己是该回自己家还是厚着脸皮跟顾笙回顾笙家,毕竟他还没有吃晚饭啊。

    “还站在那儿做什么?”

    顾笙的声音一响起,那个漂亮的男人一脸错愕然后惊喜的转过头,却发现顾笙并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电梯口一直被他无视的男孩儿说的。

    林宴尴尬的快步走了过去,顾笙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独留下外面那个容貌漂亮的男人一个人在那里捏紧了拳头。

    一进屋子里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林宴脱掉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他跟着顾笙走了进去,欲言又止的看着顾笙若无其事的换了衣服,和鞋子然后进了厨房。

    林宴跟了进去,帮忙理菜。

    “刚刚那个是孟禹。”

    顾笙突然开口,林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位孟禹是何方神圣,不就是之前那位不慎流产的孟婷婷小姐的兄弟,他立马想起郑总和他说的有关顾笙的传闻,没想到孟总的两个孩子还真都和顾笙有关系,不过看来貌似都是单恋啊。

    “他喜欢你。”

    林宴说的是陈述句,顾笙也没有太大的反应,点点头,承认了。

    “嗯。”

    顾笙就这么应了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林宴总觉心里和猫抓似的发痒。

    “他长得很漂亮,应该有很多追求者。”

    顾笙转头看了林宴一眼,“你喜欢?”

    林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是怎么扯到他身上的?

    顾笙听见林宴剧烈的咳嗽声,淡淡的说道:“开个玩笑。”

    “你以后还是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

    “哦。”

    厨房里又再次陷入了沉默,其实林宴就是想问顾笙干什么对孟禹那么绝情,对方一看就是在外面等了他不短的时间。

    但是顾笙什么都没有说,林宴反而有些问不出口,他是不是有点太过八卦了?

    “我出去丢个垃圾。”

    “嗯。”

    林宴提着顾笙家厨房的垃圾开了门,孟禹已经不见了,也正如孟禹说的那样他只是来看看,看完之后就真的走了。

    林宴想起孟禹漂亮的脸蛋和那双眼含秋波的眼睛,这种类型在gay圈应该很受欢迎吧,应该是周学锋会喜欢的类型。

    将垃圾丢到垃圾桶里,林宴想起了那个疯狂迷恋周学锋的漂亮男孩,好像孟禹还要好看一些,气质也更加出众。

    “呼……外面好冷。”

    林宴关上了门,搓了搓自己的手,顾笙正好从厨房出来端给他一碗鸡汤,“暖暖胃,垫垫肚子。”

    林宴将那装着鸡汤的碗捧在手心里,那暖暖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到了心底。

    “小心烫。”

    顾笙像是叮嘱小孩儿似的叮嘱林宴,林宴看着顾笙注视他的双眼,他记得以前小时候他妈妈也总这样注视着他,看着他把碗里的饭都吃干净,然后摸摸他的偷夸奖他。

    “顾笙,你这样好像我妈妈。”

    林宴说这话的时候眉眼弯弯,十分好看,顾笙愣了愣,才回过神来。

    正想说你过年就可以回去看望她了,但是想起之前林宴生病的时候就在小声的叫着妈妈,顾笙猜测林宴的母亲可能已经不在了。

    “不过,她已经不在了。”

    林宴的笑容有些勉强,他的眼睛似乎在怀念着什么,顾笙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安慰一下林宴可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顾笙第一次有些懊恼自己的口拙。

    似乎是发现气氛有些凝固,林宴立马露出灿烂的笑容,“顾笙,你别在意,我也是大元旦的提这些做什么……”

    顾笙却抬起了手,放在林宴的头上,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顾笙比林宴高十厘米左右,所以他是低着头看向林宴的,林宴的眼睛里有明显的错愕。

    顾笙平静的目光仿佛一汪沉静的海洋,林宴被他这么凝视着,心里的阴翳瞬时间像是被一阵风给吹散得无隐无踪。

    “没事的,生人有生人的去处,死者也自有有死者的归处。”

    他白皙修长的食指指着林宴的左胸口,目光认真而虔诚,让人半点不敢轻视。

    “只要你这里还记着她,她就永远都还在。”

    林宴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那一下仿佛要让他的灵魂出窍。

    他怔怔的看着顾笙,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所有人都告诉他,你过得不好你妈妈看着你也会觉得不安宁的,所以他从不敢表现出他过得不好,即便再痛苦他也要笑着。

    因为他真的害怕,害怕他的母亲会连死都不得安宁。那一句话仿佛是一道枷锁将他死死扣住,这么多年,他一直被锁在那里动弹不得。

    但是今天有人告诉他,活人有活人的去处,死去的人也有死去的人的归处,他们都各自有各自该去的地方,是不是就代表他的母亲不会因为他而不得安宁?

    林宴走上前,将头抵在顾笙的肩头,“让我靠一下,就一会儿。”

    顾笙不知道林宴哭了没有,但是林宴此刻就像是突然被敲开了壳的蚌,露出了柔软的内里。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酸涩,这是一种让顾笙陌生的情绪,他低头看了看靠在他肩头的林宴,因为林宴吗?

    两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吃饭之前原本气氛还有一些尴尬,但是顾笙却像是感受不到一样突然拿出手机对着餐桌猛拍。

    林宴不知道顾笙原来和陶晓珊他们是一派的,吃饭都要先拍照。

    顾笙似乎是发现了林宴盯着他的眼神,主动解释道:“我妈妈要看,她怕我凑合吃。”

    林宴点点头,顾笙果然是有一个温馨的家庭。

    顾笙说完之后,顿时有些懊恼,刚才林宴才和他说了他的母亲去世了,他就表现出他们家有多么幸福美满,这不是在林宴伤口上撒盐吗?

    顾笙的母亲在微信上惊呼说儿子金屋藏娇!难怪不肯回来,原来是有情况了!

    顾笙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仔细一看,原来是他拍餐桌上的菜的时候,不小心把林宴的手拍了进去,那手一看就是男人的手,而且今天又是元旦,他母亲想岔也是情理之中。

    林宴发现顾笙的表情有些僵,于是主动询问顾笙怎么了。

    “刚刚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的手拍进去了,我妈妈硬要看你。”

    林宴没有多想,点点头答应了,“可以啊,正好我也给阿姨打声招呼。”

    顾笙没有想到林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但是看林宴的表情就知道林宴没有多想,他和他的母亲说了那只是他的朋友而已,看人可以可别乱说话,顾妈妈只当是儿子还没有把人追到手,满口答应。

    顾笙和顾妈妈开了视频,林宴立马就看见一位容貌漂亮气质不俗的女性,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顾笙的妈妈好漂亮,好年轻,难怪顾笙长得这么好看。

    “阿姨好,我是顾笙的朋友林宴。元旦快乐。”

    顾妈妈一看林宴笑颜盈盈,他的眼睛是漂亮的桃花眼,看起来十分的有灵气,五官隽秀,穿着鹅黄色的毛衣,特别鲜嫩。

    顾妈妈顿生好感,很是满意,只是对方看起来有点小啊,应该还在上大学吧。

    “你好,元旦快乐,没打扰你们吃晚餐吧?我们家笙笙就是话太少,我们都怕他交不到朋友。”

    “没有,没有,阿姨哪儿的话,顾笙人很好的,之前我生病了还是多亏他送我去的医院呢。”

    顾妈妈一听,有戏!

    顾笙看着林宴和自己母亲聊得火热,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排挤了一般。

    聊到最后顾妈妈还再三强调让林宴有时间一定要和顾笙去他们家玩,林宴自然是笑着应了下来。

    “你妈妈真温柔,人真好。”

    林宴夸赞道,顾笙点点头,“她是老师,每年过年都会有很多学生去探望她。”

    “哇,桃李遍天下,你妈妈真厉害。”

    林宴由衷的赞叹道,顾笙看了看林宴真诚的表情,“你过年有什么安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