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起过年吧

    “过年?就在家里啊。”

    林宴说的理所当然,倒显得顾笙多问了。

    顾笙看着林宴,林宴沉默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笙的意思是问他回不回老家,毕竟过年最主要的就是一家团聚,走亲戚。

    他微敛眉头,“我……爸有新家庭,不方便去打扰。”

    顾笙听林宴的语气,似乎是和他的父亲关系不怎么好的样子。他无端想到大过年的,每家每户都是热热闹闹的,只有林宴一个人冷冷清清的,难怪周学锋要向他打听放假的安排。

    他想要邀请林宴去他家,可是又想起怎么也轮不到他,周学锋应该早就安排好了。

    周学锋怎么可能放林宴一个人过年,是他过于担心了。

    林宴其实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和顾笙说这些,他家里的情况一直是他讳莫如深的,不愿意和别人提起的,除了周学锋知道,秦柔知道一些以外,别的人都不知道,他今天居然真的对顾笙说了,还在顾笙的面前失态了。

    吃过晚饭之后,林宴帮着顾笙洗了碗之后,就准备回家了,外面却突然放起了烟花,从顾笙家的阳台正好可以看到。

    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林宴被烟花的光晃到了双眼,他站在客厅里愣了一会儿。

    “真的是过年了。”

    林宴走到阳台上,夜晚的风吹拂过他的脸,让他冷得缩了缩脖子,顾笙从后面走了过来,给他肩膀上披上一件外套。

    “谢谢。”

    “不客气。”

    每年都有烟花,林宴想起自己小时候会被父亲放在肩膀上,然后看着漫天烟花绽放,他会激动地拍着小手,他的母亲就站在他们俩身边温柔的看着他们俩父子。只是后来,物是人非。

    顾笙转过头看向认真的看着烟花的林宴,林宴看了一会儿烟花才发现顾笙才看着他,他转过头回看顾笙,只见顾笙对他说道:“元旦快乐。”

    顾笙的眼镜片上映照出他的身影,透过薄薄的镜片他可以看到顾笙清浅的眼眸。林宴的心脏没来由的一跳。

    “元旦快乐。”

    两人相视一笑,外面是热闹得烟火,里面是一片岁月静好。

    第二天他们还是照常上班,年关的时候,工作最是繁忙,就算是如此,赵军也要抽出时间插科打诨两句。

    “昨天晚上那顿饭真是吃得我胃疼!我一个二十五岁的大好青年连女朋友都没找到呢,就在和我说买房子的事情了。”

    钱松深有同感,“我被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围攻问我什么时候结婚,首付的钱够了吗,车呢,准备什么时候买啊?”

    习施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表示,“我昨晚回去吃晚饭居然还要教我那些亲戚的孩子做作业,他们真是太惨了,放假都不被放过,现在小学的数学可真难啊,我做了半天都没做出来,我当年可是我们班的数学小王子啊。”

    “可得了吧,你是数学小王子,我还是奥数小王子呢,照样不会做。”

    赵军很能体会习施说的那种感受,现在的小学数学怎么这么难啊,他们都是怎么学下来的啊。

    何仪敏昨晚回家被她妈妈说了好几次该找个人安定下来了,年纪不小了,以后再挑就挑剩了,何仪敏不喜欢她妈妈那样说,好像她年纪大点或者不结婚活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价值了一样。

    她妈妈最近一直在生病好不容易好点,她可不想再把她妈妈给气到了,只点点头一一应道。

    何仪敏往里间办公室看去,隐隐可以看见林宴忙碌的身影。

    年纪不小了吗?何仪敏怔怔的看向林宴办公室的位置,若有所思。

    林宴接到了秦柔的电话,让他过年的时候记得过去吃饭,林宴说会去拜访的,秦柔知道林宴的性子所以也没有强求他过去和他们一起过年,只让他过年那几天抽个空过去吃饭聚一聚。

    林宴接完电话,心想顾笙应该会一放假就回老家,到时候就他一个在家,外面也没有店家开门,他得屯点吃的在家里了。

    这样的生活林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渐渐的似乎也不大需要别人硬是要在过年的时候给自己一个陪伴。

    “长霄”的封测结束了,将问题收集起来之后,他们准备在开年之后开始内测。

    林宴他们美术组的问题不大,特别是顾笙设计的那个苏灵鸾那个角色相当受欢迎。

    顾笙以为孟禹上次吃了一次闭门羹之后就不会再来了,可是当他再一次在自己家门口看到孟禹的时候,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笙哥……”

    孟禹手里还提着东西,他有些怯生生的看着顾笙,似乎很害怕顾笙生气。

    林宴今天临时要出个差,去一趟A市,所以顾笙就一个人回来了,如果知道会遇见孟禹,他宁愿多加一会儿班。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来看看你,过年了,你过年的时候一定会回家吧,所以我就挑这个时候过来,给你送点东西。”

    “把你的东西带走,我不需要,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

    顾笙径直走到门口,打开门,正要关门,孟禹却扒住了门,顾笙差点把他细长的手指给压到。

    “笙哥,我错了,你别不理我!”

    他说着眼泪就开始往下落,顾笙皱紧了眉头,“放开。”

    “我不放,除非你肯原谅我。”

    顾笙冷冷得看着孟禹,“孟禹,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以为全天下都欠你,活该让着你。”

    孟禹浑身一冷,扒着顾笙的门的手失了力气,顾笙趁此机会一把关上了门。

    顾笙对于孟禹简直不厌其烦,先是孟婷婷,再是孟禹,他像是和孟家人犯冲一样,顾笙拿起手机给孟总打了个电话。

    “孟总,我是顾笙。”

    “孟少爷又跑来找我了,还请孟总让孟少爷回家去,否则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孟总误会了,我不是在威胁你,我是在通知你。”

    孟禹不相信顾笙会对自己这么绝情,他失魂落魄的走出了顾笙家的单元门,正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上次那个进了顾笙屋子的男孩儿从外面进了顾笙家的单元门,孟禹远远的跟在后面看着男孩儿进了电梯,然后电梯在顾笙家那层停了下来。

    他感觉一口气喘不上来,胸口剧烈的波动着,怎么会这样……孟禹的眼睛流露出阴毒的神色,顾笙是他的,只有他才配得上顾笙。

    敢和他孟禹抢东西,他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孟禹流露出病态的疯狂,牙齿不断的咬着指甲,细长的手指上圆润的指甲被咬得血淋淋的,他却仿若毫无知觉。

    林宴没来由的觉得背脊发凉,看了看周围,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起风了?他思索着打开了自家的大门。

    顾笙既然和孟总说了,就没有把孟禹放在心上,只是他没有预料到,孟禹居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两天之后顾笙就接到了孟总的电话说孟禹人他已经带走了,让顾笙放心好了,他准备开年就把孟禹送到国外去,这小子也的确是有些不太不像话了,身为他唯一的儿子居然放着好好的女人不喜欢,跑去喜欢男人。

    就是这些年太惯着孟禹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治治孟禹的臭毛病。

    对于把孟禹送到国外去这件事,顾笙当然乐见其成,毕竟眼不见心不烦,如果以后都看不到孟禹了,那他当然很欢喜。

    “孟总说的是,令公子一定能够如你所愿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顾笙却是知道孟禹是个纯gay还是纯零,对女人根本没有反应,除非是代孕否则孟总想要孙子,恐怕是痴心妄想了。

    “一会儿我要去趟超市。”

    “嗯。”

    顾笙听林宴说去超市,只以为他想买点东西,可是当他看见林宴买了一堆垃圾食品和速冻食品之后,他拉住了林宴。

    “你买这么多速冻食品做什么?”

    “吃啊,大家都在屯年货,我也屯啊。”

    林宴说的理所当然,顾笙却是皱了眉头,把速冻食品全部给林宴放了回去。

    “你做什么啊?”

    “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那也没办法过年期间餐馆不开门。”

    林宴耸耸肩表示无奈。

    顾笙看着他问道:“过年你不和周学锋回去吗?”

    林宴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怎么了忘记了顾笙知道周学锋喜欢他,而且顾笙和周学锋还是大学室友。

    “我为什么要跟他回去?过年哪里有带朋友回家的。”

    他并不清楚顾笙知不知道周学锋家里的情况,如果知道那更该明白他是不可能去的。

    “可是……周学锋……”

    顾笙说了一半就止住了,林宴却是眉头一拧。他虽然不知道周学锋和顾笙说了些什么,但是对于周学锋的这种行为他心里很是不舒服。

    “他和你说什么你听听就算了,总之我是不会和他回去的。”

    林宴拉开冰柜,正要从里面拿一袋饺子,顾笙就拉住了他,目光直白的看着他,“那你去我家过年吧。”

    林宴拿速冻饺子的手一顿,那袋饺子就掉进了冰柜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