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怀疑

    林宴是被一泡尿给憋醒的,他一睁开眼睛就打算坐起来,结果他发现自己的手正和顾笙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顾笙就睡在他的床边。

    十指连心,他们俩手交缠着,一股酥麻的感觉顿时从手指尖传到了林宴的心头,他有些发慌的抽回自己的手,顾笙没有意外的因为他的动作醒了过来。

    顾笙看了看林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之后站起来淡淡的对林宴说:“起来吃饭吧。”

    “嗯……嗯。”

    林宴赶忙应了下来,顾笙走了出去,林宴的心脏却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他最近是怎么回事?情绪波动也太大了。

    这种情绪不受控制的感觉让林宴有些慌乱,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他毫无安全感,朋友的距离,他和顾笙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林宴一时之间居然有些无法比较,周学锋早早就喜欢他,所以他的行为无法作为参考,而秦柔又是个女孩儿,林宴陷入了烦恼之中。

    顾笙喜欢他吗?他吃饭的时候盯着顾笙的脸看了半天也没有从顾笙那种面瘫脸上看出什么,还被瞪了一眼。

    想到周学锋对他可谓是千依百顺,顾笙总是对他恶语相向,一点都不会委婉,还像是个严厉的家长一样管教他,与其猜测顾笙喜欢他,不如猜测顾笙想当他爹现实。

    不过想想也是,顾笙桃花运那么旺盛,长得好,气质好,工作能力也强,哪里会缺乏追求者,何必来喜欢自己这个毫无长处并且还是他上司的人。

    他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就因为周学锋喜欢他,就以为是个男人对他好点就是看上他了?

    林宴思索了一番之后觉得是自己想太多,顾笙就是把他当好朋友而已,顾笙这个人外冷内热,对朋友热心,他不该把顾笙想的那么龌龊。

    顾笙照顾过他那么多次,他居然还怀疑顾笙是别有所图,大概是因为在职场里混久了,别人一对他好点林宴就下意识的以为对方是有所图谋,你给我所需,我给你所求。

    “对了,我忘记了,你等我一下。”

    吃过饭之后,林宴叫住准备回家的顾笙,然后快步走进了卧室里,过了会儿从卧室里拿出一个红包。

    “给你,新年快乐。”

    “给我?”

    顾笙看着林宴递给他的红包,不明所以。

    “嗯,拿着吧,我比你大,又是你上司。”

    林宴将红包塞到顾笙的手里,“不多,讨个彩头。”

    顾笙怔楞的看着林宴,似乎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好了,我去休息了,你也回去睡一会儿吧,这两天辛苦你了。”

    顾笙直到回到家中也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他看着手里的红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千块。

    林宴居然给他发红包,他自从出国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压岁钱,林宴的这个红包真的让顾笙感受到了林宴的的确确比他年长。

    顾笙又把钱装了回去,然后放进床头柜里,再也没有动过它。

    年假一转眼就过去了,而林宴还悲催的有一半时间都是在生病中度过的,大鱼大肉没吃到,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别人都是回家去囤膘,他没有长胖不说还清瘦了许多。

    这导致上班的第一天,陶晓珊一看见林宴就大呼为什么林宴没有长胖还瘦了,她努力克制之下也还是长了几斤。

    钱松狗腿的跟在后面,“晓珊你不胖,再多长几斤也无所谓。”

    陶晓珊瞪了他一眼,“你这是想让潜移默化的让我长胖吗?告诉你没门!”

    陶晓珊踩着高跟鞋走路,钱松摸了摸后脑勺对赵军说:“女人心海底针。”

    林宴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和顾笙交代一下工作,就迎面碰上了何仪敏,何仪敏看见他闪躲的低下了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林宴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可不行,何仪敏对他这个态度会影响他们的工作效率的,更何况他还一直很器重何仪敏。

    林宴打定主意最近要找何仪敏聊聊,实在不行的话,他接受何仪敏转组。

    周学锋这些日子玩得很疯,他爸住院了,没人管他,又刚在林宴那里碰了钉子,所以周学锋这个年过得相当放肆。

    唐辛打趣他是不是受情伤了,周学锋瞪了唐辛一眼,唐辛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我说锋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弃啊?直男是掰不弯的,你别白费力气了,还不如正经找个人谈恋爱呢。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唐辛觉得周学锋就是在犯傻,直男掰不弯,能掰弯的都不是纯直男,周学锋那位掰了十年了也还笔直笔直,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属于掰不弯的纯直男那一列吗。

    周学锋喝了点酒,听见唐辛说的话,眼睛泛着红血丝,看起来有点吓人。唐辛说的他又何尝不明白呢,可是他不甘心,他和林宴从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儿一起长大到现在,他喜欢了林宴那么多年,他怎么放得开手。

    到最后,周学锋自己都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是爱林宴多一些还是求而不得的执念多一些。

    唐辛看着周学锋那样,也不再多言劝阻,给他倒了杯酒,说起了别的。

    “诶,对了,锋哥,你最近那个小情儿呢?怎么没有见你带他出来。”

    周学锋喝了酒大脑有些转动迟缓,在大脑里搜索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唐辛说的是Cecil。

    “他最近没有联系我了,估计是找到新欢了吧。”

    唐辛一听就笑了,“锋哥你可是说笑了,这圈子里比你更优质的一号可是很难找的。”

    周学锋听了心情大好,喝了一杯酒之后,眼神有些缥缈的说道:“可能是如愿以偿了吧。”

    唐辛歪了歪头,思索了片刻便明白过来,周学锋之前说过Cecil有一个喜欢却求而不得的人,现在不出来和周学锋玩了,大概是因为已经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也就不需要再找别人了。

    “哦……”

    周学锋是早上七点过逆着人流回的家,他的脑子还有些沉重,昨晚喝了不少酒,又玩嗨了,他打算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锋哥……”

    站在他家门口的男人灰头土脸,漂亮的脸蛋被冻得通红,他看起来狼狈极了,一见到周学锋,眼睛里几乎要渗出水来。

    “Cecil……”

    他昨晚还在和唐辛说到这个人,今天一大早就看见对方狼狈的站在自己家门口,似乎等了自己不短的时间。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如愿以偿的样子。

    “先进来吧。”

    周学锋打开了门,Cecil便跟着他进了房子里。

    顾笙他们一放完假回公司就开始着手准备“长霄”内测的事情,在上次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番修改之后,“长霄”各方面都算是越来越完善了。

    “我感觉我们是怀了个哪吒,终于快生出来了。”

    赵军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脖子。

    钱松接嘴道::“的确是堪比哪吒,这总算是要生出来了,奖金也快到手了。”

    杨珏不禁泼了钱松一盆冷水,“还是别想太远,要是出点岔子,别说是奖金泡汤,到手的工资也要飞。”

    “对啊,小心乐极生悲。”

    习施也赞同样杨珏的话,钱松和赵军却意外的统一战线。

    “我说西施,玉环,你们俩别乌鸦嘴好不好。”

    赵军一听就不乐意了。

    陶晓珊说道:“这年还没有过完,你们还是注意一下,祸从口出哦。”

    四人一听,齐齐闭嘴。

    林宴随着郑总上楼上去开了个会,会议上重点强调了一下林宴组的“长霄”内测之后就要公测了,最近要多注意一点。

    还有就是陈飞组的“屠刀”,进度有点缓慢,得好好调整一下步伐。再有就是Dinah组的新项目“孤岛追击”,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

    开完会下来,林宴和陈飞擦肩而过,陈飞居然用肩膀撞了一下林宴,完了还阴阳怪气的说:“抱歉啊,林组长,刚刚没看见林组长。”

    林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陈组长的眼睛长在头顶上怎么会看得见我呢。”

    陈飞瞪了林宴,冷哼一声快步离开了。

    林宴看着陈飞离开的背影,在林宴眼里陈飞不过是没长大的熊孩子,迟早有摔疼的一天。

    “林宴啊,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郑总从后面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林宴点点头跟上了郑总。

    “‘长霄'就快要公测了,你对于下一个项目有想法吗?”

    林宴喝了一口茶,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郑总,虽然我很看好‘长霄'这款游戏,但是收益如何,还是市场说了算,所以我的重心都放在‘长霄'上的,对于下一个项目,我目前还没有什么想法。”

    郑总点点头,“嗯,我就问问,你别放在心上,我也不是催你。这次‘长霄'的收益如果能和预期一样的话,你加薪的事情大概就有着落了。”

    林宴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那我只有祈祷‘长霄'能够争口气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