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心绪不宁

    顾笙莫名其妙接到了孟总的电话,而且一上来就质问顾笙孟禹是不是在他这儿。

    “孟总,令公子不见了,跑到我这里来要人是什么道理?”

    顾笙的声音冷得像是冰渣子一样,可是孟总正在气头上,居然丝毫没有察觉。

    “顾笙,最好不是你,要是要我逮到,没你好果子吃的。”

    “孟总放心吧,你家那滩烂泥也就只有你自己当个宝。”

    说完顾笙也不管孟总是如何的恼羞成怒,直接挂了电话,并且拉黑了孟总,愣是让对方毫无机会来谩骂他两句。

    孟禹不见了?顾笙只能祈祷孟禹经过上次的事情,对他死心了,千万别再来找他了,他一点都不想惹上这个麻烦。

    刚挂了孟总的电话,没过一分钟顾笙又接到了周学锋的电话,说是周学锋生日快到了,他准备办个生日宴会,让顾笙到时候记得过去。

    顾笙只先应承下来,事先和周学锋说好了,如果临时加班去不了也别怪他不给兄弟面子,周学锋自然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顾笙难免想到到时候林宴是不是也会去,他会送周学锋什么礼物?周学锋会趁着生日再度给林宴告白吗?而林宴又会答应吗?

    顾笙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从大脑里清扫出去,林宴和周学锋的结果无论如何他都管不着,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最多不过同时是他们俩的朋友。

    可是为何他的心里总是憋闷得慌呢?

    临到快下班的时候林宴和顾笙说了一声,今天有点事就不和他一起回去,顾笙下意识的想要问林宴是什么事,但是他又觉得就算是朋友似乎也管得太宽了,林宴也有自己的私生活他没有立场像个管家婆一样的事事过问。

    “嗯,好。回来吃晚饭吗?”

    林宴想了想,笑道:“还是不用了,我也说不定几点能够回去。”

    “嗯。”

    顾笙应下之后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林宴也没有察觉到顾笙那微妙的表情,下班之后便直接坐上了出租车。

    顾笙一个人去了超市买菜,看到排骨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问道:“排骨吃吗?”

    等到他问完之后,身边并没有传来回答的声音,顾笙才猛然反应过来,林宴今天不在。

    习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和林宴一起买菜做饭也没有多久,可是这种习惯却仿佛已经深入骨髓。

    最后顾笙没了做菜的心思,看见货架上的方便面竟然有些想吃。他记得林宴吃的就是这个牌子,这个味道。鬼斧神差的,顾笙从货架上拿了一包他平日里鲜少去碰的方便面。

    原本丰盛的晚餐变成了一晚泡面加个蛋,顾笙也不知道自己抽哪门子的疯。

    泡面的味道并不好,顾笙还能够从里面吃出防腐剂的味道,也不知道林宴怎么会那么喜欢吃。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过顾笙才听见对门传来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是林宴回来了。

    顾笙又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仿若掩耳盗铃一般,才去了浴室洗漱。

    第二天一早,顾笙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林宴却还没有过来,便过去敲了门,林宴似乎是刚起来,头发被睡得十分凌乱,眼睛也是半眯着的,一边走还一边将手伸进衣服里挠了挠自己的肚子。

    这邋遢的样子,看得顾笙额上青筋直跳。

    “随便坐,稍等一下。”

    说完林宴就揉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进了卫生间。

    顾笙原本也只是过来叫林宴吃早饭的,见林宴的确是起床了之后就打算回去,不过他的视线却被桌子上一个素雅的袋子吸引了过去。

    这个牌子,他记得挺贵的,而且也不像是林宴的风格,林宴平日里的衣着都比较像是大学生,颜色也都是亮色系,但是这个牌子主打就是花花公子。当然,这个牌子也不全是卖衣服,还有香水,箱包等。

    他之所以知道这个牌子还是因为周学锋最喜欢的穿的就是这个牌子的衣服。

    周学锋……顾笙一愣,瞬时间便明白过来了,昨晚林宴是为了去给周学锋买生日礼物,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买的是什么,但是这个牌子最便宜的东西也要林宴一个月的工资。

    顾笙顿时觉得这个袋子有些碍眼。

    “我好了,走吧。”

    林宴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冲着顾笙说话的时候,那双桃花眼笑眼盈盈。

    “顾笙?”

    “嗯。”

    两人吃了早饭,林宴问了顾笙要来一些吃的,先一步离开了。顾笙知道他是去喂流浪猫了,就是那几只特别凶的猫。

    林宴告诉他,有一只猫怀孕了,如果他不去送吃的,很有可能活不过春天。

    林宴这个人很奇怪,对人挺冷漠的,对动物却是意外的慈悲。

    顾笙半路接到了林宴,林宴叹了口气,“那猫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但是自己却是瘦的没型了。”

    顾笙看了林宴一眼,“你怎么不收养它们?”

    林宴摇摇头,“我们这工作没个定性,自己都照顾不好,还照顾动物。我可不想养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照顾不过来又丢了它们,有些事情如果从不曾拥有,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可如果是拥有过再半路失去,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顾笙听着林宴说的话,他觉得林宴不止是在说那几只猫,更像是在说自己。

    车里放着轻柔的音乐,暖暖的空调让林宴打了个哈欠。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眼瞧着有要下雨的架势。

    “这种阴沉沉的天气真让人不舒服,我感觉自己一早起来就没劲儿。”

    陶晓珊手里提着豆浆,踩着高跟鞋和何仪敏说这话等电梯。

    何仪敏浅浅的笑了笑,“应该是要下雨吧,我刻意带了把伞。”

    “诶呀,我怎么给忘了,希望下班的时候别下雨。”

    陶晓珊双手合十祈祷着,何仪敏笑道:“要是下雨,我们可以一起去车站。”

    “哈哈哈,还是仪敏你心细。”

    “老大,早啊。”

    陶晓珊眼尖的看见了门口的林宴,开心的冲林宴挥了挥手,只是老大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来?

    陶晓珊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一边想一边说出了口,何仪敏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以为是因为林宴看见了她,所以才不愿意过来。

    她又气又恼,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和林宴表白之后自己都觉得尴尬,林宴不管是尴尬还是避嫌都没有错。

    她又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喜欢了林宴那么久,林宴却是这个态度。

    “诶?顾笙。”

    陶晓珊看到林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笑了起来,阴沉沉的天气下他一笑就像是瞬间让周围的景色都明亮起来一样,然后顾笙走到了林宴的身边。

    陶晓珊捂住自己的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她觉得自己完了,以前她只是觉得顾笙和林宴都长得很好看,所以开玩笑一样的萌他们俩CP。可是看到刚刚那一幕之后,陶晓珊觉得自己要对不起何仪敏,叛变去真情实感的萌顾笙和林宴了。

    林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自在,照常和何仪敏打了招呼,何仪敏僵硬的点了一下头。

    从电梯里出来之后,他们各自去了自己的位置上,林宴叫住了何仪敏,“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何仪敏顿了顿,才应道:“哦,嗯,好。”何仪敏将包放下之后便进了林宴的办公室。

    顾笙的位置恰好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林宴的办公室每天进进出出的有谁,当他看家何仪敏进了林宴的办公室之后,顾笙开电脑的手顿了顿。

    他总是在猜测林宴什么时候会答应周学锋,却忘记了周学锋说林宴自己说自己是个直男,林宴拒绝何仪敏是因为何仪敏是他的下属,那么如果是别人呢?别的像是何仪敏那么喜欢林宴的女性,那么林宴还会拒绝吗?

    顾笙的脑子陷入了一片混沌,他微微敛眉,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

    而办公室里林宴正在和何仪敏交谈,“仪敏,我的意思我相信上次我已经说清楚了,你的工作能力很出色,我不希望私人情绪会影响到你的工作效率,但是事实上你的私人情绪已经严重影响到你了。”

    何仪敏抓了抓自己的衣摆,她知道自己的私人情绪太过了,最近的工作效率也很低下,就连工作质量也下降了,可是她没有办法啊,林宴就是她的直属上司,总是在她眼前晃,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专心工作。

    “对不起……组长,我会改的。”

    林宴点点头,“嗯,如果……你实在没有办法克服的话……我可以为你引荐别的组长。”

    何仪敏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宴,“组长,你这是在赶我走?”

    林宴摇摇头,“我不是在赶你走,我只是希望以最好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何仪敏瞪圆了眼睛,“解决这件事?在你看来我对你的喜欢就是一件需要解决的事件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冷漠……这不像是你。”

    林宴的面色很平静,平静到无动于衷,冷酷无情。

    “这就是我,真实的我,一点也不温柔,我不会因为你喜欢我,而我拒绝了你就感到愧疚,也不会因为你是女性而怜惜你。我只会在乎你能不能正常完成工作。”

    何仪敏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在惊慌失措中夺门而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