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生日派对

    “仪敏?你怎么了?”

    陶晓珊看着何仪敏突然从林宴的办公室里冲出来,眼睛通红,死死地咬住嘴唇,似乎是在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她提起包就往外跑,陶晓珊想追上去,却被林宴呵斥道:“陶晓珊,回去工作。”

    陶晓珊缩了缩脖子,又坐了回去。

    然后林宴就进了办公室,并且关上了门,外面的人噤若寒蝉,平日里和林宴嬉皮笑脸惯了,他们怎么忘记了林宴有一个外号叫大魔王。

    倒是顾笙站了起来,在一办公室人的目送下进了林宴的办公室,并且没有被轰出来。

    “我就说顾笙是老大的真爱,这都不赶出来。”

    赵军啧啧称奇,杨珏说道:“那是因为顾笙最沉稳。”

    杨珏不禁想到当初他跳楼还是顾笙把他弄了下来,就冲那身手,林宴信赖顾笙也没有错,更何况顾笙沉得住气,工作能力还很强。

    “你进来做什么?”

    顾笙没有回答林宴的问题,却跨步上前,抬起林宴低着的头,林宴被迫仰起头和顾笙四目相对。

    顾笙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林宴死死皱在一起的眉头。

    “能夹死苍蝇了。”

    林宴拍了一下顾笙的手,“别这么恶心。”

    “怎么?你不是来关心何仪敏的?”

    顾笙松开捏着林宴下巴的手,淡淡的说道:“我关心她做什么,我自然是来关心你的。”

    林宴的心脏猛地一跳,面上却不显,狐疑的看向顾笙,“我有什么可看的,跑的人不是我,哭得人也不是我。”

    “何仪敏性子外柔内刚,她想通之后自然会回来,倒是你这个人总喜欢把事情烂在心里。”

    顾笙的手指戳了戳林宴的心脏,林宴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射中了一箭似的。

    林宴笑了笑,道:“你倒是挺会捉摸人心的,可惜这次你猜错了。”

    他的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看着顾笙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别样的情愫。

    “我这个人,最是铁石心肠。”

    林宴抬手在自己胸口比划了一下,“我这里有一条线,谁妄图越过来,我都会和秋风扫落叶一样毫不留情。”

    顾笙的呼吸一窒,林宴的笑容很灿烂,但是口中的话却是十分不近人情。他张了张嘴,想问林宴,那如果是我呢?

    “所以你不答应周学锋,也不答应何仪敏?”

    林宴不知顾笙为何会提到周学锋,但是他摇了摇头,“他们俩,是不一样的。”

    是的,周学锋和何仪敏不一样,他把周学锋当了十来年的兄弟,周学锋喜欢他,他们俩也经常吵架,但是周学锋如果有什么事,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但是何仪敏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能干的下属,一个随时可以替换的人。

    一股艰涩的感觉在顾笙的心头弥漫开来,所以于林宴而言,周学锋是特别的?

    他恍如被人当头棒喝,顾笙从林宴的办公室出来,赵军他们都围了过来,纷纷询问顾笙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那你进去干嘛?”

    赵军瞪大了眼睛,诧异的问道。

    “我去问今天的工作安排。”

    “切!”众人一听,简直浪费表情,失望的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事实证明,顾笙的猜测是正确的,第二天何仪敏就来上班了,虽然她的眼睛很红,就连粉底和遮瑕都盖不住她那因为哭得太厉害而红肿的眼睛。

    何仪敏公事公办的对待林宴,再没有多看他一眼,也没有可以回避林宴,经此一事之后,何仪敏变得更加干练,渐渐有了林宴那种工作狂的气质。

    陶晓珊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何仪敏却大方的告诉她,“情场失意,职场可不能也一起失意。”

    这次应证了陶晓珊的猜测,何仪敏果然是因为和林宴告白被拒绝了。

    何仪敏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恰好迎来了周学锋的生日。

    顾笙送了周学锋一瓶周学锋惯用的牌子的香水。顾笙以为按照周学锋对林宴的在意程度应该会亲自来接人,但是他一打开门就看见同样出门的林宴,然后林宴跟着他上了车。

    “周学锋没有过来接你?”

    “他今天可是寿星,哪儿有时间来接我。”

    林宴虽然说得是实话,但是听在顾笙的耳朵里却像是林宴在抱怨周学锋为了旁人冷落了他。

    “这个牌子,是周学锋经常用的那个品牌吧。”

    林宴看见顾笙放在后座的袋子,惊讶的问了一句。

    “嗯。”

    “这个牌子的香水周学锋用了好多年,说来也算是奇事,他那人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也就在这香水上一直没有换过。”

    林宴的话勾起了顾笙被遗忘的记忆,他突然想起周学锋有说过这个香水的事情。

    周学锋一直不换香水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的人说过觉得这个味道很好闻,虽然他喜欢的那个人大概已经不记得了。

    顾笙握住方向盘的手一僵,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说笑的林宴。

    周学锋在所有事情上都是三分钟热度,唯独和你有关的事情都是十年如一日,不曾更改。

    “怎么了?”

    “没事。”

    顾笙收回视线,专心开车。

    周学锋的生日宴会开在别墅里,他的朋友原本就多,顾笙和林宴过去的时候已经相当热闹了。

    顾笙还在门口看见了上次在周学锋病房里看见的那个面容阴柔的男人,一看见顾笙走了过来,眼睛都亮了。

    “啊宴!笙儿。”

    顾笙将礼物递给周学锋,“生日快乐。”

    周学锋大大咧咧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他常用的那个香水。

    “哈哈哈,谢啦兄弟,亏你这个大忙人还记得我的喜好。”

    林宴也没把东西递给周学锋,周学锋却把手里的顾笙的礼物递给了林宴,“帮我放上去吧。”

    “嗯,生日快乐。”

    顾笙跟在林宴后面走进了别墅,林宴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顾笙这才真实的感受到林宴和周学锋的十年感情不是说说而已。

    他们早已经融入了彼此的生活,就算不是情侣,也是最亲近的人。

    “锋哥,那就是你喜欢的人吧?长得可真水嫩,你该不是老牛吃嫩草吧?”

    唐辛打趣道,周学锋弹了弹唐辛的额头,“他就比我小俩月。”

    “卧槽!不会吧!他看起来最多二十!”

    唐辛惊讶的看向林宴离开的方向。

    他看了看远处又看了看周学锋,周学锋的表情不似作伪唐辛这才不得不相信周学锋说的是真的。

    “太可怕了,童颜啊。不过要不是他矮了点,这气质在圈子里怎么看都是一号啊。”

    周学锋瞪了他一眼,“他是直男。”

    唐辛笑了笑,在周学锋胸口戳了戳,“对啊,锋哥,他是直男啊。”

    周学锋的脸色立马就不好了,唐辛见好就收,也不再去刻意刺激周学锋。

    周学锋的朋友多,顾笙以前只是有这个概念而已,但是今天他算是以肉眼见识到了。

    老大早早就来了,老三来得比较晚,大家都在调侃老三刚结婚不久,肚子就大起来了,到底是他老婆怀孩子还是他怀啊。

    估计这儿的人大多都知道周学锋有一个喜欢了十年的人,但是一直没有见到本尊,不过这次看周学锋身边跟着一个面若桃李,眉眼含笑的男人,那男人身量不算太高,但是身材比例却是极好,看起来身形修长,背脊如同苍松一般挺直,说话总是未语先笑,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那人的面容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极为年轻,但是周身气度却无法让人轻看,谈吐间更是不会让人误会他真的是个毛头小子。

    “那就是老四喜欢的人吧,看看老四眼睛都快笑没了。”

    老三凑到老大和顾笙面前小声议论着。

    顾笙的视线都放在林宴身上,他看起来是那么耀眼,就算是站在周学锋这个富二代身边也不会被当做跟班,反而让人不禁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周学锋似乎是将林宴介绍给了别人,林宴举止落落大方,并且一看就和周学锋关系不浅,就算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远远地看着,也能看出他和周学锋之间的默契。

    顾笙不知不觉间,眉头深锁,心里仿佛一团乱麻,越理越乱。

    老大接了一句老三的话,“看起来是个正经人啊,长得也好,气质也好,难怪老四喜欢。总之比老四以前的那些妖魔鬼怪好多了。”

    “哈哈哈,妖魔鬼怪,老大你形容的太对了。不过这人的脸看起来可真年轻,像个大学生一样。”

    “笙儿,你看什么呢?没想到你居然也对八卦感兴趣。都快把人家看出花来了。”

    老三见顾笙一直不说话,转头一看顾笙,顾笙居然在盯着周学锋那个方向看,也不知道看了有多久。

    顾笙闻言收回了视线,端起一杯柠檬水喝了一口,一股酸涩的味道顿时从口腔蔓延开来,一直酸到了心尖上。

    林宴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视线,他倏地一下转过头去,四处张望了一下,在他追寻无果正打算收回视线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顾笙,顾笙似乎在喝什么,那颜色看起来像是柠檬汁,只见顾笙的眉头都脸都皱了起来,大概是被酸得不轻。

    林宴不觉扬起了嘴角,轻笑了一声,周学锋疑惑的看过来,“怎么了?”

    林宴摇摇头,“没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