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疏远

    “顾笙?你怎么来了?”

    林宴看见站在门口的顾笙很是惊讶,顾笙手里提着东西,他微微举了举,“来给你们送早餐。”

    “哈哈,还是你好心,我正愁肚子饿了吃什么呢。”

    林宴引着顾笙走进了别墅里,顾笙注意到林宴身上的衣服有些宽大,袖子被林宴卷起两圈。

    顾笙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衣服不是林宴的,而是周学锋的,顾笙的心头一紧,死死地捏住了拳头。

    “他还在睡,我去叫他。”

    “嗯。”

    顾笙坐在客厅里将早餐放在桌子上,这种客人和主人的感觉让顾笙眉头深锁。

    过了一会儿林宴从楼上下来了,“周学锋等会儿就下来,你还没有吃吧?我们俩先吃吧。”

    “嗯。”

    顾笙其实已经吃了早餐,但是看见林宴的笑容顾笙一时之间竟拒绝不了他。

    “真香,是我常买的那家早餐店吧?”

    林宴拿了一份早餐给顾笙,顾笙接过来的时候手指不小心和林宴的手指碰到了一起,顾笙一惊,差点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

    “嗯,今天早晨我看见了那几只猫,帮你喂了点吃的。”

    “那太谢谢了,也不知道三花的崽子生下来没有。”

    “三花?”

    林宴舔了舔嘴唇上的葱油饼屑,猩红的舌头滑过浅粉的嘴唇,顾笙的呼吸一窒,赶忙收回了视线,但是刚刚那一幕还在顾笙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

    “就是那只怀孕的母猫,它身上有三种花色,我就叫它三花了。”

    顾笙回忆了一下,“我今天没有看见它。”

    林宴怔楞了一下,“大概去哪儿觅食去了吧。”

    客厅里陷入了沉默,两人各自吃着自己的东西,顾笙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在盯着林宴看,顾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做事也有明确的目标,不会轻易迷失方向。

    但是从昨晚到现在,他已经做了多少件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了。顾笙头一次有些明白了书本上的“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是什么意思。

    “笙儿,你来啦!好香啊,我正好也饿了。”

    周学锋大大咧咧的穿着浴袍就走了下来,他的头发还在滴水,胸口也是敞露着,露出他健硕的身材。

    “你擦擦头发行不行?到处都是水。”

    林宴最是见不惯周学锋这模样,他起身去给周学锋拿了一张毛巾,然后扔到周学锋的脸上。

    “嘿嘿,还是啊宴好,啊宴帮我擦擦嘛。”

    周学锋拉着林宴的衣角,林宴拍掉了他的手,“自己擦,手又没断。”

    “啊宴,你好凶。”

    周学锋可怜巴巴的看着林宴,林宴白了他一眼,继续吃起自己的早餐。

    “他们一个都想不起我,还是笙儿你好,还会给我送早餐。”

    “嗯,你昨晚喝多了,今天没事吧?”

    周学锋看了看林宴,傻兮兮的笑道:“没事了,有啊宴照顾我,就算是有事也会没事的。”

    林宴继续吃着早餐不说话,周学锋此人你越是应和他,他越是来劲儿。

    但是林宴这种行为在顾笙看来却是默认,即便他知道林宴是周学锋喜欢的人,他肖想不得,可他在心里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万一呢,万一林宴再一次拒绝了周学锋呢。

    顾笙只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去,和周学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吃过早餐之后,顾笙坐了一会儿便站起来要离开,周学锋挽留了他几句,说中午一起吃个饭,顾笙却是推脱说不用了。

    “诶,顾笙,等我一下,搭个顺风车。”

    林宴叫住了顾笙,周学锋一听林宴要走,立马就不乐意了,“啊宴,你好不容易放个假也不说多陪陪我。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回去。”

    林宴白了他一眼,“昨晚陪你陪得还不够吗?”

    林宴这话说的有些让人想入非非,但是他自己却是没有察觉到,听在顾笙的耳朵里却像是凌迟一般痛苦。

    “我一会儿还有事,不顺路。”

    顾笙很难得拒绝一次,林宴怔楞了一下,周学锋一听乐了,“对啊,对啊,笙儿有事,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林宴迟疑的看了一眼顾笙,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

    顾笙能有什么事呢?他当然是没有什么事情,只是适当的和林宴保持距离罢了。

    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那还是他朋友喜欢的人,这份感情,注定不可说。

    “锋哥。”

    Cecil一见到是周学锋过来了,立马站起了身子。

    “Cecil,你坐呀,别这么拘谨。”

    “嗯。”

    Cecil坐了下来,有些踟蹰的看了看周学锋,但是当周学锋一看过来,Cecil又立马低下了头。

    “有事?”

    周学锋很难得看到Cecil一脸游移的样子,他总是很果断,做什么事情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

    Cecil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水杯,迟疑的点了点头。

    “嗯。”

    周学锋看着Cecil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借钱?”

    Cecil的肩膀一紧,周学锋知道自己说中了。

    “需要多少?”

    Cecil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周学锋,“锋哥你愿意借给我?”

    周学锋笑道:“钱而已,身外之物,需要多少?”

    “谢谢锋哥。”

    周学锋难得看见Cecil这幅小绵羊毫无攻击力的模样,再配上他最近有些消瘦的模样,周学锋感觉自己腹部燃起了一团火。

    他走过去捏住Cecil的下巴,低头亲了一下Cecil的唇,Cecil温顺的张开嘴让他放肆入侵。

    玉藕似的双臂搂住周学锋的颈项,周学锋双手一用力就将Cecil抱了起来往卧室里走去。

    周一的时候林宴照常去了顾笙家里吃早饭,顾笙将早餐放在林宴的面前,林宴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卫衣,外面穿着一件水洗浅蓝的牛仔外套,看起来特别清爽。

    “一会儿我要去看看三花。”

    “嗯。”

    顾笙的话原本就少,所以林宴也没有注意到顾笙的不对劲儿,两人相安无事的吃了早饭,林宴带着顾笙给流浪猫准备的吃食先一步走了离开了。

    顾笙在厨房里洗完,听见外面关门的声音,他捏紧了手里的洗碗巾。

    秦柔一大清早就给林宴打了电话过来,“姐不给你打电话你还真就不联系一下姐吗?”

    “柔姐,上次真的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谁让我大过年的感冒了呢。”

    “你小子也是厉害,过年都能够弄感冒,感冒好了吧?”

    “嗯,早好了,现在身体倍儿棒。”

    “你不是要过生日了吗,我想着我们到时候聚一聚。贝贝也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一直问我要宴哥哥呢。”

    秦柔提到这茬,林宴才想起自己又要过生日了,他比周学锋小了两个月。

    “林宴?”

    “哦,嗯,好。柔姐你决定就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别到时候又放我鸽子,我们贝贝小公主可要和我闹了。”

    “哈哈……好的,柔姐,我一定不会放你鸽子的,上次你就饶了我吧。生病也不是我愿意的啊。”

    “得了,你把你自己照顾好,多大个人了,大过年还能把自己弄感冒。”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孤家寡人呢,和柔姐你可不一样,打个喷嚏,Bruce就要紧张半天。”

    秦柔一听立马就说道:“那你还不赶快找个为你打喷嚏紧张的人。”

    林宴被秦柔堵了一下,“还是一个人自在。”

    “你和周学锋怎么样了?”

    “就那样呗,还能怎么样。”

    秦柔听林宴不欲多说,也便不再追问,和林宴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林宴看着手机怔愣了一会儿,才收回视线,将手机揣回了包里。

    他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工作,一直忙到中午,他一抬起头就看见已经一点了,打开门一看,顾笙居然已经不见了,奇了怪了,顾笙居然没有叫他一起吃饭。

    林宴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下了楼去吃午饭,他们俩经常去的花坛那边也没有顾笙的人影,林宴四周望了望,连顾笙的人影子都没有看见。

    直到快到上班时间的时候林宴才看见顾笙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他原本想要去问顾笙去哪儿了,可是赵军凑到了顾笙的旁边,似乎在请教顾笙学术性的问题,顾笙虽然冷着一张脸,但却是很认真的在回答赵军的问题。

    林宴站了一会儿才退了回去,关上了门。

    “顾笙,顾笙?”

    赵军不知道顾笙为什么突然不说了,他叫了顾笙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我说到哪儿了?”

    “哦……你说……”

    顾笙二十五年没有波澜的生活突然卷起了惊涛骇浪,这让他一时无法适应,可是他别无选择,只能努力将一切都掩藏在他的躯壳下。

    到了下班的时候,顾笙敲了敲林宴办公室的门,林宴忙的头都没有抬起来,“顾笙?什么事?”

    “下班了,你要走吗?”

    “我还有事,你先走吧。”

    “嗯,好。”

    也是林宴忙得焦头烂额所以才没有察觉到,顾笙的反常,如果是以前顾笙是会等他一起下班的,而且就算他说让顾笙先走的话,顾笙也会说自己在外面等他。

    等到林宴忙完之后,外面天都已经黑了下来,他怔楞的看着外面空荡无人的办公室。

    顾笙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