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雷锋”

    周学锋心跳如鼓,林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喜……喜欢!不,我爱你!啊宴!”

    林宴出乎周学锋意料的笑了一下,那双桃花眼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周学锋顿时感到脸上一热,胸口像是揣了只兔子一样。

    林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周学锋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看着林宴,但是林宴什么都没有说,周学锋觉得自己的狂欢瞬间变成了空欢喜,所以林宴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宴,你怎么一会儿没看着就又住进医院了?”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林宴抬头看去,是秦柔,秦柔烫着大波浪,看起来性感妩媚,手里牵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看起来十分可爱。

    “宴哥哥!”

    小姑娘像是小炮弹一样跑了过去,想要扑倒林宴怀里,却被周学锋眼疾手快给拦住了。

    秦柔赶忙走上前来拉住小女孩儿,“贝贝,你宴哥哥现在受伤了,不能乱扑,会弄痛他的,知不知道?”

    贝贝懵懵懂懂的看向林宴,然后点了点头,“宴哥哥,对不起。”

    林宴摸了摸贝贝的头,“没事的,小公主。”

    秦柔走过来关心了一下林宴的伤势,周学锋却是心不在焉的看着躺在病床上温柔的和贝贝说话的林宴,林宴从来没有对他这么温柔过,真是差别待遇。

    周学锋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沦落到和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的地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这伤到你生日的时候能好吗?”

    秦柔掀开被子看了看林宴打着石膏的腿,其实秦柔没有看见,林宴的肋骨还断了,连大声说话都觉得疼。

    “啧啧啧,你这倒霉的运气,也该去庙子里求个护身符了。”

    “哈哈,说来柔姐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求有。”

    林宴往脖子上一摸,结果什么都没有摸到,他又到处摸了一下,“周学锋,你有看到一个红色的护身符吗?”

    “什么护身符?我没有看到啊。”

    周学锋不知道林宴口中的护身符是个什么玩意儿,而且看林宴这么着急的样子,那个护身符对他很重要?

    林宴摸寻了一番之后,什么也没有看见,最后失落的呆愣了一会儿。

    “算了,掉了就掉了吧……”

    那个护身符让林宴想起了顾笙,想起那天顾笙早早的离开了,他没有迁怒顾笙,想什么如果不是顾笙提前离开了,孟禹就不会有机会绑架他,顾笙也没有那个责任和义务等他下班再送他回去,虽然作为朋友,顾笙这样有点不够义气,但是林宴记得那天顾笙似乎是有点闹别扭。

    但是他出事这些天,也没有见顾笙来看他一眼,林宴是真的有点心凉。

    毕竟他觉得自己和顾笙属于倾盖如故,他也愿意和顾笙当挚交好友,但是他出事这么久了,顾笙没有来看过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林宴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甚至有些说不出来的难过。

    而且这次的事情也是因为顾笙,虽然顾笙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落。林宴心想孟禹和孟婷婷不愧是一家人,做事都是这么极端,可是林宴又实在想不出孟禹为什么要对他做出这种事情,他和孟禹不过是一面之缘,难道孟禹还能把他当做情敌不成?

    想到此,林宴浑身一震,他觉得这个不怎么现实的可能或许就是事情的真相。

    外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穿警服的男人,叫了周学锋一声,周学锋给了林宴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之后便跟着那个穿警服的男人出去了。

    “周学锋犯什么事了?”

    秦柔转过头来询问林宴,林宴拧起眉头摇了摇头。

    “我们在海关处抓到了你说的那个叫Cecil的男人,差点让他跑出国去了,看来他是预谋已久。”

    “谢谢你警察同志。”

    事情是这样的,林宴被救回来之后,警方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的主谋是谁,通过审讯,他们最后竟然查到了周学锋的头上,那笔买凶的钱是从周学锋的账号里流出来的。

    但是周学锋是顾笙的好友,他们看在顾笙的面子上也没有贸然抓人只是说让周学锋协同办案,周学锋一听就想起了他最近借了一笔钱给一个叫Cecil的男人。

    Cecil一听就是假名,问到真名,周学锋却摇了摇头,这么久以来他还真的不知道和自己滚过无数次床单的男人的真名叫什么,在他们圈子里不说真名也是正常的事情,而且周学锋又无意追求Cecil,所以并不在意Cecil的真名叫什么。

    等到周学锋带人回家去抓人的时候,他家里连根毛都没有,更别说人影了。周学锋心头一惊,这几天一直在配合警方调查Cecil的下落。

    林宴和Cecil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所以Cecil为什么要对林宴下手?周学锋甚至还怀疑过Cecil会不会是第二个黎梓洋,但是Cecil明明告诉他,他有喜欢的人,那么Cecil为什么要对林宴动手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周学锋,同时他也觉得内疚极了,如果不是他借钱给Cecil,Cecil根本没有钱去雇佣这些人对林宴下手,这不是变相的就是他花钱伤害了他最爱的人吗!

    周学锋这些天没有休息好不仅仅是因为他要照顾林宴,更多的是来自心理上的折磨,他每每看到林宴的时候都会自责,内疚。

    如今Cecil一抓到,周学锋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么事情的原委你们调查出来了吗?”

    “这个还在审讯中,不方便透露。”

    周学锋也知道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规矩,也就没有逼迫对方,他想着顾笙和那位看起来地位不凡的许叔叔关系很好,他或许可以从顾笙那里知道消息。

    送走了那位警官,周学锋进去和林宴说了几句话就说自己出去一下,实在不是周学锋故意隐瞒林宴关于顾笙的消息,而是顾笙自己说的,让他不要提到他。

    周学锋虽然知道顾笙是个好人,但是这件事可以说没有半点他周学锋的功劳,从头到尾都是多亏了顾笙,顾笙甚至为了林宴昏迷了好几天,又受了伤。

    顾笙对林宴的这种好甚至已经到达了周学锋怀疑顾笙是不是对林宴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但是偏偏顾笙一句让周学锋别在林宴面前提到他,打消了周学锋的顾忌,或者说他很感谢顾笙的雷锋精神。

    虽然这么做有些卑鄙,但是在爱情面前,就算是卑鄙比起得到所爱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只能在别的地方补偿顾笙,尽他所能的补偿顾笙。

    周学锋去看望了顾笙,顾笙正在画画,见是周学锋只是抬了一下眼皮,便继续画自己的画了。

    “我说笙儿,你把我当透明的啊?”

    “不过你小子腿受伤了,手还闲不下来。”

    顾笙画画的手顿了顿,踟蹰了片刻问道:“林宴的手……怎么样了?”

    这几日以来顾笙还是头一次询问林宴的伤势,他顿了顿笑道:“没什么事,看着吓人而已,没有伤到要害。”

    “那就好……那就好……”

    顾笙小声的嘀咕着,周学锋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一丝不舒服。

    但是他想到顾笙和林宴是上下属关系,平时关系应该也不错,顾笙关心一下林宴,无可厚非,更何况两个直男能有什么。

    周学锋作为一个外行,自然不会意识到一双手对一个画画的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顾笙却是不能不顾,他原本并不想多参和进去,毕竟他也不是木头人,他喜欢林宴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因为周学锋的存在他没有办法将这份感情说出来,他只能努力让自己去淡忘,感情总是经不起岁月蹉跎的,他只要刻意不去靠近,相信迟早有一天他可以忘记。

    即便那会很痛,可是他没有第二种选择。

    “刚刚有一个警官来找我,说是犯人抓到了,可是他们那边要保密……”

    周学锋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顾笙看,顾笙也明白他的意思,是让他去问问情况。

    顾笙也很在意这个犯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绑架林宴。

    顾笙点点头,周学锋立马帮他把手机拿过来,顾笙接过手机给许叔叔打了过去。

    “喂,许叔叔,是我,小笙。”

    “小笙啊,怎么了啊?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你惠姨嚷嚷着要去看你呢。”

    “惠姨腿脚不方便,还是别麻烦她了,等我身体恢复了亲自过去看望你们。”

    “那我可就这么转告她了,你记得过来。”

    “好的,我会的许叔叔。对了,许叔叔,我听说犯人抓到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了许叔叔的笑声,“你小子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事儿,消息挺快的啊。”

    顾笙沉默着没有说话,许叔叔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自然知道的他的性子。

    也就没有多卖关子,直接告诉了顾笙,只是事情所牵连起来的真相让顾笙一时间不知道该去责怪谁比较好。

    他万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