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误解

    “哦……叶医生,我这人记性不大好,你要不重新说一遍?或者加个微信,你直接发给我?要不我还是会忘记,到时候就要麻烦叶医生不厌其烦的多提醒我几次了。”

    邬以丞这人从小就是个赖皮,耍混的本事特别强,叶筵之果然不悦的拧起了眉头。

    只见叶筵之对身旁的护士小姐说道:“小张,注意事项都记下来了吗?写一份给这位记忆力不大好的先生。”

    “哦哦,好的。这位先生请稍等。”

    叶筵之很快就带着护士离开了,邬以丞看着手里的纸条,末尾处居然还有那位护士小姐的电话号码。

    以公谋私吗?

    “不去追?”

    顾笙躺在病床上望着邬以丞问道,邬以丞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急什么,他自己撞上来的我还怕他跑了不成。”

    他舔了舔自己的牙齿,那副兵痞的模样表现了个淋漓尽致。

    在这十年间,周学锋被林宴拒绝过很多次,所以多被拒绝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林宴继续拒绝,他继续追就是了,迟早有一个要先放弃。

    但是这次林宴说的话却是让周学锋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这几天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你的问题,我想我们也是时候有个结果了,无论是好是坏,但是抱歉,我依然觉得我们不适合。”

    “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林宴的目光算得上温柔,周学锋被林宴这样看着,一时之间所有的暴脾气都被镇压了下去,他闷声点了点头。

    “嗯。”

    林宴笑了笑,“谢谢,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们俩的过往,我们俩的相识,因为机缘巧合下我算是救了你一命,之后你恰逢家中剧变,身边只有我一个朋友,再加上我一直敦促你学习,你确定你不是错把依赖当做了爱情?”

    林宴的问题问得周学锋当头一棒,林宴的问题不无道理,可是当初让他意识到自己性取向的就是林宴,最简单的一点,他对林宴有欲.望。

    所以他是不可能把恩情错当成爱情的,周学锋坚定的摇摇头,“我没有,我分得清。”

    看着周学锋坚定的眼神,林宴愣了愣,“那好吧,那这么些年你觉得你对我的感情依旧没有改变吗?在经历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之后,你确定你对我的感情还只是喜欢吗?不是因为求而不得的执念?”

    周学锋被林宴的问题问懵了,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林宴,因为在此之前他也这样问过自己,最终他也不知道。

    但是不管是执念还是单纯的因为喜欢,他想要和林宴在一起的心是不会改变的。

    “啊宴,你到底在抗拒什么?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说了这么多次了难道你还不够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那到底要怎么样做,你才肯相信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爱着你?”

    林宴被周学锋一句一句的话逼问着,他要怎么样才肯相信周学锋是真心的?林宴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知道周学锋给不了他安稳的感觉,或者矫情点说,周学锋给不了他安全感,他是个男人,但是谁有说男人就不能缺乏安全感呢,感情是相互的,不管同性还是异性,两个人互相依靠才能够长久,如果只是一方支撑着,另一方只会索取,这样的感情是长久不了的。

    林宴对周学锋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产生不了,更不要说和他在一起了。当然只是作为朋友,林宴还是很相信周学锋的仗义的。

    林宴没有回答周学锋的问题,他反问道:“那你有想过如果我们俩在一起,你要怎么解决来自你父亲的反对吗?”

    周学锋愣了一下,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他说了不算,反对就反对,大不了我们俩不回去见他就好。”

    这就是周学锋,及时行乐,才是他信奉的。和林宴这种思想保守的安稳派根本不是一类人。

    “周学锋,你觉得你说这话的底气在哪儿?你的钱花的是你爸的,你的工作是你爸给你的,你总是出去玩到天亮才回家,一个月上过几次班?知道你的职位的工作内容吗?你爸要是一气之下收回这一切,你怎么办?你知道菜价是多少吗?你住得惯还没有你衣帽间大的出租屋吗?”

    一个又一个现实的问题,周学锋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向他砸过来,直接把周学锋砸懵了,这些问题他的确从来没有想过,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老子的就是他的,他老子死了后,公司也就是他的了,那些钱足够他挥霍一辈子了。

    林宴看着周学锋的脸一下就白了下来,眼神发懵,他就知道这些问题从来不是周大少爷考虑的问题,周学锋吃不了苦,即便他父母离婚,他也是被宠大的,和林宴完全不同。

    林宴只希望经此周学锋能够真的看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强扭的瓜不甜,他也做不到为了报恩就以身相许这件事,一码归一码,感情不能作为筹码。

    事实证明林宴真的很倒霉,不仅在病床上闲的蛋疼,连生日都是在病床上躺过去的,秦柔带着他米国人老公和小公主贝贝给林宴买了个蛋糕,周学锋自从那天之后和打了霜的茄子似的,蔫搭搭的。

    林宴看着周围的欢声笑语,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些想念顾笙,要是顾笙在这里就好了,这种想法一冒出来,就像是洪水泛滥一样无法收回去。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林宴给顾笙打了个电话,等了一会儿顾笙才接了起来,“喂。”

    顾笙的声音一响起,林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明明并没有多久没有见面,却偏偏让他错觉他和顾笙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也没有说过话了。

    “喂?”

    顾笙的声音再次响起,林宴才回过神来,“喂,我是林宴。”

    “嗯,我知道。”

    顾笙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听在林宴耳朵里却有一种特别安稳感觉。

    突然,林宴发觉顾笙的声音有些耳熟。

    “听昭君他们说你请假了?”

    “嗯,之前不小心把腿摔伤了。”

    林宴一直在思索顾笙的声音在哪儿听过,对于顾笙的回答有些心不在焉,等等,腿?

    不会吧……一抹精光从林宴的脑海中飞速窜过。

    他想起来了,他被绑架的时候听到声音就是顾笙的声音!顾笙的声音很特别,像是冷泉一般,十分悦耳动听,音色偏冷,很有特色。

    怎么会这样……林宴怔愣的拿着手机。

    “你的腿怎么样了?”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林宴几乎已经认定事情的始末是他猜测的那样,那么为什么顾笙要这样做?做好事不留名?还让他误以为救他的是周学锋。

    对了!周学锋!顾笙和周学锋是好兄弟,好朋友,他知道周学锋喜欢自己,所以顾笙是在帮周学锋的忙?

    一股闷气顿时萦绕在林宴的胸口,他很久没有怎么气闷过了,顾笙是周学锋的朋友,难道就不是他林宴的朋友了吗?做什么要这样帮着周学锋,而且还是这么拼命的方式。

    “哦,是吗,那祝你早日康复,再见。”

    说完林宴就挂了电话,他在外很少有情绪这么失控的时候,可是他这次真的控制不住了,他捏紧手机,眉头紧锁。

    “宴哥哥,快来切蛋糕!贝贝想吃蛋糕!”

    “这就来!”

    林宴决定暂时把顾笙抛之脑后,而顾笙那边却是非常的莫名其妙。

    他看了看被挂断的手机,有些发懵。

    “阿笙?怎么了?”

    邬以丞提着他们俩的午饭过来,就看见顾笙怔愣的看着手机,那模样要多呆有多呆。

    “刚刚林宴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说我腿受伤了,他就突然祝我早日康复,然后挂了电话。”

    说完之后顾笙看向邬以丞,“他是不是生气了?”

    邬以丞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点点头,“照理来说他这个反应是生气了,可是为什么生气我就不知道了,你想想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顾笙点点头,思索了片刻,还是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正在顾笙深思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以为是林宴,结果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他妈妈。

    他妈问他清明节回家吗,顾笙这样子怎么可能回去,他爸爸都是偷偷来看望他的,势必要瞒着他妈。

    “妈,我要加班,回去不了。”

    “你怎么总是加班啊,有好好吃饭吗?”

    “嗯,有,最近都长胖了。”

    “长胖点好,你太瘦了。”

    顾笙和他妈妈唠了会儿嗑,他妈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沁姨?”

    “嗯,他问我清明节回不回去。”

    邬以丞看了一下他这残疾的样子,摇了摇头。

    “你清明节要回去吧?”

    顾笙冲邬以丞问道,邬以丞点了点头,“嗯,我要是不去给老头子扫墓,估计他在下面买烟的钱都没有。顺便把傻妞带过来。”

    “你转业的事情办下来了?”

    “嗯,就这几天,刚好是在这里当片警,没啥危险,就是鸡毛蒜皮儿的事情多。”

    邬以丞叼住一根烟,冲顾笙笑道:“以后咱俩就近了。”

    顾笙却想反问他,你是为了叶筵之吧?但是他没有问,他决定给邬以丞点面子。

    “啊!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他生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