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庆祝

    林宴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的盯着手里的符纸,符纸被他打开了,上面赫然写着林宴的名字。

    他的呼吸一窒,这的确是当初顾笙替他求的那个护身符,可是这个护身符不是掉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林宴心乱如麻,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去问顾笙,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胡乱猜测,但是顾笙会告诉他吗?

    林宴最后不动声色的将护身符放了回去,既然顾笙不想说的话,那他就假装不知道吧,等到他愿意告诉自己的时候,他自然会知道。

    “你的书种类还挺多的啊,没想到你还是个书虫。”

    “嗯,我喜欢看书,会启发我的灵感。”

    听到顾笙说得话,林宴点点头,难怪顾笙的设计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原来不只是因为他是海归的缘故,也是,自己不努力,就算出国去喝几年洋墨水,能有什么用。

    周学锋最近一直在苦恼林宴说的话,他不会部分好歹的认为林宴的这番话是在刁难他,林宴说的的确是事实,他回答不了,而这一番话也让他二十七年的人生有了一丝清醒。

    林宴最开始的时候还会对他劝阻几句,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林宴不会再对他的做法多做评价,也不会干预他的生活。

    现在林宴的一席话却让周学锋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没了他爸,他算什么?他一边讨厌着他爸,一边又心安理得的用着他爸给他的一切。

    如果他爸真的把他赶出去,不认他了,他真的是一无所有,更别说和林宴在一起,他总是说林宴为别人当牛做马,太辛苦,他每天风流自在,呼朋唤友,寻欢作乐,可是林宴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挣到的,而他周学锋呢?他没了他爸,他连自己都养不起。

    他爸虽然多多少少知道他在外面的荒唐,但是在他爸顽固的思想里,他玩够了迟早会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

    但是周学锋并不是这样想的,他喜欢男人,对女人没有感觉,更重要的是他喜欢林宴,他怎么可能如他爸所愿,结婚生子。

    他大概真的该找点正事做了,他和唐辛谈了谈,唐辛却笑了笑道:“锋哥,说句难听的,你心里那位和我们不是一种人,就算你们在一起也长久不了。”

    周学锋瞪了唐辛一眼,唐辛却笑着继续说道:“锋哥,我们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而你心里那位比起激情估计更向往朝九晚五,万年不变的生活,我估计他上.床都只会一种体.位。”

    “唐辛!”

    唐辛摊摊手,“锋哥,不是我说话难听,实话而已。”

    “我让你给我想办法,不是让你劝我放弃,我要能放弃,早就放弃了。”

    “好吧,不过,他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可是你爸的不就是你的吗?难道不给你还给你弟弟?”

    一提到他那个弟弟,周学锋就怒了,“滚他妈的弟弟,老子没有弟弟。”

    唐辛说的没有错,他爸的就是他的,不给他难道还给那个女人生的儿子?

    周学锋和唐辛他们在酒吧里玩得正高兴,就被他爸一通电话给叫了过去,说是他又犯事了。

    周学锋仔细的想了想,他最近没有犯事啊。他最近简直太乖了,一直在找孤独林宴,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出来放松一下,他还打算约个炮解决一下最近积压的生理需求。

    “你快给老子回来,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得了,今天是玩不成了,周学锋只有回去,他从老头子的嘴里打探了一番,居然是孟总!妈的,他没找过去就不错了,那老头儿居然还敢主动找过来。

    林宴照常上班,他不知道周学锋那边正在和孟总死磕呢,“长霄”已经正式公测,反响很不错,上面因此特意给林宴他们组发了奖金。

    顾笙拿了奖金,就接到了顾箫的电话,因为上次他住院的事情原本和顾箫说好的见见她的男朋友的事情也黄了。

    这次顾箫就是和他说这件事的,“哥,你五一放假吗?”

    现在工作告一段落,应该会放假,顾笙一听立马就乐了,“那正好我们五一有空,打算去S市玩玩。”

    顾笙觉得这丫头还没有嫁出去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刻意挑放假的时候亲自陪着过来,可不就是怕自己刁难她男朋友吗。

    “嗯。”

    和顾箫敲定时间之后,顾笙觉得有些惆怅,一转眼间妹妹都交男朋友了。

    是不是再过几年,妹妹就要结婚了?想到此顾笙立马摇了摇头,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自己家的傻丫头嫁出去呢。

    刚挂了顾箫的电话,就接到了邬以丞的电话。

    “喂,阿笙,这周六来帮我搬家。”

    “你手续办完了?”

    “嗯,对啊,到时候把你家那个也一起带上啊。”

    “不是我家的。”

    邬以丞笑了笑道:“迟早的事嘛,哥们儿相信你的魅力。”

    顾笙看了一眼里面的办公室,隐隐可以看见林宴忙碌的身影。

    “嗯,我尽量。”

    “行,那就这样。”

    因为发了奖金,所以林宴他们小组的人打算去吃一顿庆祝一下。

    这件事大家当然都没有异议,他们下了班之后就去聚餐去了,上次吃的火锅,这次他们选择了烤肉。

    “来来来,我第一杯要敬老大,感谢老大一路身残志坚带领我们做出这么棒的作品!”

    赵军举杯和林宴碰杯,虽然林宴很想问一下什么叫身残志坚?

    林宴作为上司,基本上是每个人都要敬他一圈的,顾笙给他端了一碗八宝粥。

    “吃点再喝,空腹喝酒对胃不好。”

    “谢啦。”

    赵军看了一眼林宴和顾笙并不大的动作,没脑子的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顾笙和老大媳妇儿似的呢哈哈哈,也太体贴了吧。”

    顾笙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林宴拿起一颗花生米扔向了赵军,“不学着点就算了,还调侃上司,昭君你是不是不想涨工资了?”

    赵军立马伏低做小,摸了摸自己被林宴用花生米砸中的额头。

    “诶哟,这酒怎么没喝几口我就醉了呢,老大你别和醉鬼一般见识哈哈哈……”

    “你小子。”

    林宴就知道赵军这家伙最会耍滑头,陶晓珊硬要拉着他们拍照,最后还硬要让顾笙和林宴把头凑在一起,她从后面冒个头出来,拍了张合照。

    “我让我的朋友圈看到我没有驴他们,我身边卧虎藏龙。”

    陶晓珊满足的拿着手机回去了,钱松舔着脸要和陶晓珊拍合照,陶晓珊心情好,便满足了他的愿望。

    钱松抱着手机傻乐了一晚上,顾笙负责烤肉,林宴负责吃,关键是这俩人谁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

    赵军还小声的和杨珏说:“还说不是老大媳妇儿,这么贤惠,要是顾笙是个女的,我就追他去了。”

    杨珏笑道:“那多半就轮不到你了。”

    赵军想想也是,顾笙要是个女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肯定是林宴啊,哪儿有他什么事。

    林宴每次聚会,基本没有不喝醉的时候,顾笙扶着他,把他弄上了出租车,因为他也喝了点酒,虽然不多,但是为了他们俩的生命安全,还是打的吧。

    林宴整个人没有骨头似的挂在顾笙身上,因为喝了酒,他的呼吸格外的炽热,洒在顾笙的脖子上,让顾笙瞬身一阵酥麻。

    他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林宴,把他扶了起来,想让他坐直,但是很快林宴又滑了下去,顾笙又把他扶起来,如此重复几次之后,顾笙放弃了,任由林宴挂在他的身上。

    林宴喝了酒,浑身滚烫,顾笙的手碰到了林宴的皮肤,顿时像是要着火一般,顾笙冰凉的手像是被他感染了热度一般,从手指尖到心头滚烫一片。

    前面开车的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刚好和顾笙冷冽的视线对上,师傅赶忙收回了视线专心开车不敢再乱看。

    林宴趴在顾笙的怀里,顾笙搂着他的腰身,温热的身体,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

    很温暖,也很容易让人迷恋。

    就这么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顾笙在心里暗暗想着,就算是偷来的时光,也足以让他心软成一汪春水。

    顾笙扶着林宴回了家,他怕林宴喝多了晚上摔着,于是把他带回了自己家里,只是这次顾笙没有把他放在沙发上,而是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好在林宴这次没有吐,他现在可不敢给林宴洗澡了,毕竟是自己的心上人,虽然顾笙知道自己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守礼。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顾笙将林宴放到自己的床上,没想到林宴突然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往下一拉,顾笙就跌到了林宴的身上,顾笙怕压坏了林宴,赶忙用手撑住床。

    “呼……”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转过头却感觉到自己唇上一阵温热,顾笙瞪大了眼睛,然而林宴这个醉鬼居然看热闹不嫌事大似的,竟伸出舌头舔了舔,顾笙只感觉到一阵湿热从他的唇上滑过去。

    等到他意识到那是林宴的舌头之后,顾笙这个看起冷酷实则纯情的冰山男神,大脑彻底当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