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地铁

    林宴在做什么?

    顾笙的耳朵尖都红透了,他赶忙爬了起来,看到林宴还是迷迷瞪瞪的样子,像是吃的了糖一样砸吧砸吧嘴,顾笙一面觉得不大好,一面又觉得有点舍不得。

    以前他总不明白那些情到深处要用接吻来表达感情的情侣,可是刚刚那一瞬间,顾笙的心跳加速,只是肌肤相触就已经足够让人面红耳赤了,更不要说是唇舌相亲,但是刚刚那短暂的触碰却让顾笙不断地回味,留恋。

    原来亲吻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吗?顾笙转过头看向林宴,林宴毫无知觉,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顾笙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了林宴的唇上,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林宴的面色酡红,嘴唇在他砸吧嘴的时候沾上了津液,林宴现在的嘴唇看起来泛着水渍,特别诱人。

    顾笙觉得自己的喉咙一紧,内心一片滚烫,顾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性子寡淡的人,在那方面也没什么需求,大概热情都给了工作,在别的地方就比较冷淡。

    但是林宴却像是一撮火苗,可以星火燎原的那种。

    顾笙给林宴盖上被子,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再和林宴待在一个房间里,顾笙还真怕自己忍不住。

    想当个正人君子可真是不容易,至少林宴没有同意他是不会悄悄对林宴做什么的,虽然他很想,但是顾笙觉得不是两情相悦得来的,没有意思而且也不尊重林宴。

    当然,如果是意外顾笙也控制不了不是吗。

    第二天林宴醒来的时候看了看自己周围,这整齐的房间,一看就是顾笙的,他居然睡在顾笙的床上,林宴立马转过头一看,没有顾笙,他一个人睡成了斜角。

    林宴揉着自己宿醉后有些痛的头走了出去,顾笙正在煮早饭。

    “我熬了蜂蜜水,你喝点可以解酒。”

    “嗯,我先回去洗漱一下。”

    “嗯。”

    林宴揉着自己的昏昏沉沉的头往外走去,沙发上的被子却突然闯入了林宴的视线里,难道顾笙昨晚睡得沙发?

    他张了张嘴正想问顾笙,可是他转念又想,他难道要问顾笙为什么不和他一起睡床吗?可是如果顾笙和他一起睡床了,他又要惊呼顾笙怎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了。

    林宴收回视线,还是别问了,只是他心里对顾笙有点小愧疚,把主人家赶去睡沙发的确不大人道。

    今天还要去上班,林宴洗漱完毕换了身衣服去了顾笙家里,顾笙已经把早餐放在桌子上了。

    “一会儿我陪你去喂流浪猫,车放公司了,今天坐地铁。”

    林宴听见顾笙的话,和蜂蜜水的手顿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他和顾笙的初相识,就是顾笙在地铁上帮了他,还把他当成了大学生。

    “说起来我们俩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地铁上呢。”

    林宴这么一说,顾笙也想了起来,但是那并不是什么多好的记忆,毕竟林宴差点被性.骚扰,而他还还因为不防被打掉了眼镜。

    林宴突然开口问道:“当时那个男人其实不是想偷我的钱包吧?”

    顾笙的筷子一顿,看向林宴,“嗯,他想摸你屁股。”

    “噗……”

    林宴一口蜂蜜水全喷了出来,还好他记得转头,没有喷顾笙一脸。

    “咳咳咳……”

    林宴因为咳嗽脸都呛红了,顾笙递给他一张纸,“咳咳……谢谢。”

    擦了擦嘴,林宴才渐渐缓过来,“这也太饥不择食了,男人的屁股有什么好摸的。”

    顾笙看了一眼林宴,淡淡的说了一句:“大概够翘。”

    林宴:“……”

    “你真的是顾笙吗?该不会是被谁给夺舍了吧?”

    林宴有一种自己被顾笙调.戏了的错觉,他端起粥喝了起来,一边喝还一边瞪了顾笙一眼。

    顾笙看着林宴那模样,心头有些痒。

    两人吃了早饭之后就提着食物去了那家包子铺附近的巷子里,顾笙记得有一次他看见林宴往这边过来,当时他还在想林宴大清早的不去上班,往巷子里走做什么,原来是来喂猫的。

    几只野猫已经认识林宴了,但是对顾笙却是不熟的,有些抗拒的竖起了毛,倒是那只被林宴取名叫三花的母猫看见顾笙过来便凑了过来。

    “喵~”

    顾笙没有去摸它,流浪猫身上有寄生虫,顾笙有些轻微的洁癖,他只把食物放在了地上,三花立马就凑过去吃了起来,其它的猫们看见三花吃了起来也纷纷围了过去。

    “行啊,这么有人气,最开始我给它们喂吃的理都不理我,后来吃了就跑。”

    两人喂了猫之后就去了地铁站,早班高峰期的地铁挤得顾笙直皱眉头,林宴还发现顾笙努力把自己缩紧,生怕别人碰到他,看到顾笙这样子,林宴觉得有些好笑。

    他拉了拉顾笙,让他站在里面,靠门那边的一个空间里,林宴就站在外面拉着吊环给顾笙圈出一片“桃花源”。

    顾笙觉得这角色是不是反过来了?地铁摇摇晃晃,到站的时候由于惯性林宴猛地栽倒了顾笙的怀里,顾笙怀里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和他今天早晨在顾笙的被单枕头上嗅到的是一个味道。

    林宴没来由的红了脸,他扑到了顾笙的怀里,后面的人却猛地往他这边挤,愣是让林宴一时半会儿直不起腰来。

    而顾笙却是下意识的搂住了林宴的腰身,怀里温热的触感让顾笙舍不得放开,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跳,稳住自己的情绪,林宴就趴在他的怀里,要是让林宴听见他跳动得不正常的心跳该怎么办。

    直到地铁门开了下了一拨人,地铁里才总算是松动了,林宴刚忙从顾笙的怀里爬了起来。

    “咳咳……谢谢啊。”

    林宴觉得尴尬又觉得耳朵烧得慌,顾笙看起来却是比他淡定太多了,“嗯。”

    顾笙突然注意到林宴的反应,他的耳朵尖红红的,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这个猜测让顾笙的心头猛地一跳,如果是钱松和赵军两人像他们俩这样撞在一起,估计赵军还会多赖一会儿让钱松当肉垫,根本不会觉得尴尬,更不会耳朵红,顾笙思索了一下以前,林宴喝多了晚上上了厕所不小心睡到他房间里去的那次,林宴早上起来的反应也挺大的。

    如果是直男的话,就算和男人睡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吧。

    所以林宴或许没有那么直?而且林宴也可能不像是他所想的那么多自己毫无好感。

    顾笙越是思索,心脏跳得越快。

    等到他们俩终于到站下车,在他们俩不知道的角落里有一个女孩儿正拿着手机疯狂的打字。

    “今天在地铁上看到一对好甜啊!天啦,而且颜值超高的!小受一开始把小攻护在怀里有点逆CP,可是地铁一刹车小受就撞进了小攻的怀里!小攻立马就搂住了小受的腰!妈呀!今天值了!”

    “博主无图无真相。”

    “对啊,对啊。无图无真相。”

    “真的吗?大大你的运气也太好了!有照片吗?求看!星星眼。”

    “等着,一会儿我到公司发,闪瞎你们。真的超级帅!感觉小攻是个上班族,小受是个大学生。”

    顾笙他们最近比较清闲,一个项目刚完了,也不会那么快就有新项目,林宴一大早就去了郑总办公室开会。

    赵军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一脸的笑容,大家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又有八卦可以听了。

    “你们还记得抢我们冠军的‘孤岛追击'小组吗?”

    赵军一问出来,大家就纷纷附和他。

    “当然记得,昭君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讲快讲。”

    杨珏赶忙催促道。赵军神秘的笑了笑道:“他们组的组长Dinah,跳槽了!她可是这个项目的主负责人,而且是带着‘孤岛追击'这个项目的核心内容跳槽的。”

    钱松一听,觉得这事儿对他们公司的打击应该挺大的,大树都要倒了他们这些下面避雨的不是迟早被雷劈。

    “虽然他们倒霉了,对我们来说是挺高兴的,但是如果公司元气大伤,对我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啊。”

    钱松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这么一说,的确是如此。

    “虽然这个项目是今年的重点扶持项目,但是也不至于元气大伤啊,真当公司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啊。不过事情的重点不在这儿。”

    赵军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众人看见他的那个笑容就知道赵军肚子里有料。

    “那是在哪儿啊?昭君你就别吊我们胃口了。”

    杨珏是在是忍不住催促赵军赶快像倒豆子一样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嘿嘿,重点就在,Dinah跑了,他们必须要找个新作品去填补Dinah挖的这个坑儿,综合我们公司每个组的情况,再加上上次我们组的表现,我们组当选的几率很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的神色。

    事实证明赵军虽然平时不怎么靠谱,但是在打探消息这件事上他还真是很少出错。

    下午的时候,林宴就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他们组的“刀锋骑士”将接替之前Dinah组的“孤岛追击”成为重点扶持项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