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枪击案

    顾笙大概是反应过来了,他嘴角清浅的笑意立马就收了回去,成了一道波澜不惊的直线。

    顾笙从床上坐了起来,也就放开了林宴,林宴这才从顾笙的桎梏中解脱了出来,“你怎么在我床上?”

    “你睡觉蹬被子,我怕你刚出了医院又进去了。”

    林宴听见顾笙的回答,顿时有几分赧然。

    “我怎么了?”

    “昨晚你胃病犯了,疼得厉害也不吱声。”

    顾笙转过头眉头深锁,很是不赞同的看着林宴,林宴点点头,“哦,谢谢,又麻烦你了。”

    顾笙伸手捏住林宴的两颊,让林宴被迫成了小喷菇。

    “唔?”

    顾笙面色冷凝的说道:“生病了就该上医院,不舒服就说,忍着有什么用,我知道你不习惯,可是你也该试着去依靠一下你身边的人,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赖吗?”

    顾笙目光灼灼,直把林宴烫个洞出来,林宴的神色暗了下来,顾笙捏着他两颊的手也放了下来。

    可是他早就忘记了怎么样去依赖别人,这么多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踽踽独行,突然有个人说要给他依靠,林宴自问做不到。

    林宴抬手扯了一下顾笙的衣角,“抱歉……不是你不值得信赖,是我……”

    是我太胆小。

    顾笙不喜欢看到林宴这么低声下气的样子,林宴应该在任何时候都是熠熠生辉,让人想要追随的模样。

    顾笙想要抱抱他,告诉他,我可以等你,多久都没有问题,等到你愿意从蚌壳里出来,等到你愿意让我做你的依靠。

    可是他知道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把林宴吓跑,他不知道林宴为什么这么抵触和人交心,但是没有关系他有漫长的时间慢慢去解开这个谜团。

    他想要的是林宴快乐,而不是因为他而烦恼。

    “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吧。”

    林宴以为顾笙会质问他,至少会追问两句,但是顾笙却突然转移了话题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抬起头呆愣的望着顾笙,顾笙伸手揉了揉他凌乱的黑发。

    “别烦恼,我们的时间很紧张,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多想。”

    说完他便进了洗手间,林宴抬手摸了摸自己刚刚被顾笙揉过得黑发,嘴角忍不住上扬。

    “没大没小。”

    林宴虽然三五不时进医院,但是他恢复能力强啊,昨晚还要死不活的,今天就生龙活虎了,拉着顾笙到处拍摄取景,顾笙最开始还担心他身体虚弱,但是后来他看着林宴矫健的步伐,觉得自己的担忧有点多余。

    林宴和顾笙他们俩出差的时间并不长,一周,但是要去的地方却有点多,行程匆忙,林宴又是个工作狂,所以这一周里他们俩总是早出晚归,一回宾馆洗了澡就困意汹涌,但是林宴却还要整理他们一天的素材,不是所有的素材都能够用的,顾笙经常半夜醒来林宴还在电脑前双目如炬,手指飞扬。

    “抱歉,吵醒你了吗?”

    林宴看见顾笙从床上爬了起来以为是自己打字的声音太大了,顾笙摇摇头,“没有,我上个厕所。”

    “嗯,快结束了。”

    顾笙从厕所里出来烧了壶水,放在林宴桌子上,林宴头也不回的说了句“谢谢。”

    顾笙也不多说什么,上了床继续睡觉,林宴喝着那杯温水,夜凉如水,他却觉得从指尖暖到了心底。

    要回程的那天,林宴接到了周学锋的电话,问他最近一直找不到人,去哪儿了。

    “我出差呢。”

    “我说怎么找不到人呢,最近被我爸关了起来,这才被放出来找你了,结果你却不在。”

    林宴一听,挑了挑眉,“你又做什么事儿惹你爸不高兴了?”

    周学锋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又惹事了?我没有,这次是他的错。”

    说来这件事还和林宴有关,就是孟禹那件事,孟总因为孟禹的事儿找上了周学锋他爸。

    这件事林宴没有管,因为周学锋说他能处理,林宴那段时间还在住院就算是想插手也没有办法,只得交给周学锋去处理,如果是别人周学锋处理倒是问题不大,偏偏对方和他爸的公司有利益上的往来。

    所以孟总一找上周学锋他爸,周学锋就没了办法。

    偏生周学锋他爸还对周学锋下了死命令,让他不准参和这事儿,周学锋那暴脾气怎么可能听他爸的话,越是让他别管他就非要管定了,于是结果就是他被他爸给关起来了。

    案子昨天才判下来,不过恶人自有老天收,他被他爸关着没法儿去干预这事儿,但是孟禹的判决还是不轻,判的是无期徒刑。孟禹他爸差点没疯,周学锋听说孟总在家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周学锋把这事儿说给了林宴听,林宴看向广场上正在跳舞的人们,风琴声还有小号声,孩子们和大人们一张张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嗯,我知道了,不和你说了,我一会儿要去机场了。”

    林宴刚挂了电话,变故就在这么一瞬间发生了,他和顾笙正在一家餐馆里吃饭,准备吃完饭之后就去机场,他们是今天的机票回国。

    然而外面的欢声笑语瞬时间变成了炼狱,林宴眼睁睁看着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姑娘跑过来了捡滚过来的皮球,刚一抬起头她就被一颗子弹击穿了头部,透过饭店的玻璃窗,林宴清楚的看见了那个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鲜血瞬间染满了她整张干净纯真的小脸。

    “啊——”

    瞬时间尖叫声连连,林宴还没有反应过来顾笙就突然拉起他往里面跑,刚刚他们俩呆的地方,玻璃炸裂,瞬间落了一地的碎片。

    林宴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倒霉,早年丧母,无依无靠,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每天都为了活下来而不断的打工挣钱,他不敢生病,不敢松懈,他怕稍有差池,他便没了活命的机会。

    坎坎坷坷,这么多年好歹过来了,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的时候,他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回程的那天在故土的另一端遭遇枪击案。

    林宴的手突然被抓紧了,那是顾笙的手,有些微凉,林宴能从顾笙的手心感觉到汗渍,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突然一道黑影倒了下来,林宴瞪大了眼睛他知道自己该动起来,可是外面到处都是不长眼的子弹他根本找不到方向逃跑。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抱住,然后他听见了顾笙沉闷的声音。

    他一定很痛,林宴看着自己上方用脊背替他挡下倒塌下来的桌子的顾笙。

    顾笙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但是他没有害怕,没有惊慌,而是专注的看着林宴,伸出有些脏的手指擦了擦林宴脸上的眼泪。

    “别怕。”

    只有两个字,但是林宴却出奇的镇定了下来,他冰凉麻木的手指渐渐有了温度,胃部几欲作呕的反应也停歇了下来,这一刻林宴听不见外面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也听不见那些可怕的枪响。

    林宴的眼睛里只有顾笙,只有他苍白的脸,额头上不断往下滴落,砸在他脸上冰冷的汗水。

    “我不怕。”

    他张了张嘴,无声的告诉顾笙,顾笙扬了扬嘴角,眼睛里的温柔和怜惜瞬间让林宴明白了过来,那无法掩饰的深情在这场随时可能夺取他们生命的枪击案中再也掩藏不住,彻底摊开在林宴的面前。

    林宴的心头一阵酸楚,百般情绪涌上心头,眼泪不断的往下滴落,为什么哭?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这一刻即便是哭泣着,视线也不肯从顾笙的脸上移开。

    顾笙低下头用他干燥的唇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林宴眼睛上的泪珠。

    这个吻很轻,也很克制,他甚至没有因为很有可能下一刻他们就生离死别而亲吻林宴的嘴唇。

    顾笙的嘴唇因为疼痛而发白,林宴哽咽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顾笙,这个人是因为自己才承受着这份痛苦的,林宴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楚的意识到顾笙对他用情至深。

    “啊!”

    一声短促的尖叫声响起,距离林宴他们俩很近,随即林宴就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死不瞑目的倒在他们俩身边。

    那双眼睛正好与林宴四目相对,曾经深埋在心里的记忆再一次汹涌翻滚,林宴浑身都在颤抖,他的眼睛放大,瞳孔缩小,上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下嘴唇很快就被他咬出了血,林宴似乎身处在巨大的痛苦与恐惧中。

    他的身子开始痉挛,呼吸困难,顾笙强硬的掰开林宴的唇,不让他再继续折磨自己的下唇。

    “林宴,林宴……”

    外面太杂乱了,顾笙也不敢太大声,怕引来了恐怖分子,可是林宴这副模样让他很是害怕,他只能紧紧的抱住林宴的身体,亲吻他的脸颊和耳垂。

    而林宴依旧沉浸在陈年旧梦里,像是一片泥潭,他的身体在不断的被往下拉扯。

    “妈妈,我回来了……”

    “我今天语文考了第一名,老师还夸奖我了……”

    回答林宴的只有空荡荡的屋子,还有幽魂似的女人呆滞而木讷的眼神,那是一潭死水,宛如行尸走肉一般,不属于这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