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打架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顾笙猛地收住了手。

    周学锋提着水果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见林宴的一瞬间眼睛变亮了起来。

    “啊宴,你怎么也在这儿?”

    林宴这才从游戏里抬起头来,“下班过来看看。”

    林宴的脸有点红,周学锋愣了一下,随即他看了看顾笙,顾笙的衣领有点乱,是刚刚林宴扶他上床躺下的时候弄乱的,但是周学锋并不知道,加上之前他看见林宴牵着昏迷中顾笙的手,周学锋的脑子一下就乱套了。

    周学锋看他们俩的眼神瞬间开始不对起来,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周学锋几乎已经先入为主的觉得顾笙和林宴有问题,所以他看顾笙和林宴之间看似普通的交流都觉得他们是在眉来眼去,暗通款曲。

    他不能冲动,他现在还没有证据,林宴是什么的性格的人周学锋很清楚,如果他贸然行事,只会惹来林宴厌烦。

    周学锋故作轻松的询问了一下顾笙的病情。

    “没什么大碍,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顾笙说得云淡风轻,周学锋看他那平淡的样子,也信以为真了,林宴就知道顾笙这个人就是有把假话说得让人觉得是真话的本事。

    这并不是说顾笙多会撒谎,多会巧言令色,而是说顾笙说话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会让人有信服感。

    但是林宴也没有揭穿顾笙,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死里逃生,但是只有林宴自己清楚如果没有顾笙,他可能就死在异国他乡了。

    林宴感激顾笙为他所做的一切,顾笙也从不会挟恩图报,他甚至还宽慰林宴让他别放在心上,林宴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他这生最怕的就是欠人恩情。

    他知道顾笙所求是什么,可是就是这个所求让他踟蹰了,求财求色,都比求心好,他向来胆小,将这颗心藏的死死的,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

    但是他又清楚自己对顾笙并非全然没有感情,否则他完全可以果断的拒绝顾笙,即便顾笙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对顾笙无意他也是不会为了报恩和顾笙在一起的,就如同当年的周学锋,对自己诸多照顾,在林宴的少年时代,还是在他最缺失关爱的时候,周学锋可以说是周围唯一的善意,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没有答应周学锋,而是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周学锋。

    他终究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做不到委曲求全,即便周学锋追了他十年,他依旧铁石心肠,周学锋说的对他这颗心捂不热,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他不想被捂热的心自然永远也捂不热。

    可是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撬动他心墙的人,他要尝试着迈出去这一步吗?林宴看着顾笙的侧脸,怔怔的出神。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当林宴看着顾笙的侧脸出神的时候,周学锋却在看着林宴,他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骨头握得咔咔作响。

    “笙笙,你爸爸也真是的,居然让你一个人在病房里……小宴你来啦,这位是?”

    顾妈妈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赫然是顾爸爸。

    周学锋还是第一次见到顾父顾母,一看这两人就气度不凡,顾妈妈看起来有着和真实年龄不同的年轻,并且气质非常好,一看就很有学问的样子,而顾爸爸沉着一张脸,行走间干净利落,很有威严。

    “叔叔,阿姨好,我是笙儿的朋友,我叫周学锋。”

    “是笙笙的朋友啊,辛苦你跑一趟特意来探望笙笙了。”

    顾妈妈一听是顾笙的朋友立马就笑着和周学锋说话,在顾妈妈的眼里虽然顾笙千般好,万般好,可是她也知道顾笙沉默寡言,不容易交到朋友。

    周学锋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没有,应该的应该的。”

    周学锋受到了顾妈妈的热烈欢迎,拉着他说了好一会儿话,周学锋这人啥本事没有哄人的技能绝对是点满了的,可惜他和林宴太熟了,林宴一眼就能看出他哪句话真哪句话假,根本不吃他那套。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周学锋准备告辞了,“啊宴,一起吧,我送你。”

    周学锋说这话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林宴和顾笙待在一起。

    林宴原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但是顾笙却开口说:“你也回去吧,明天也别过来了,好好休息,新项目要开始了,你应该很忙。”

    林宴明知道顾笙的话是为了他好,但是他一听顾笙在赶他走,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顾笙真的喜欢他吗?周学锋巴不得天天贴着他,顾笙居然赶他走还让他明天别过来了。

    “你说的对,那我就先走了,叔叔阿姨再见。”

    林宴说完也不去看顾笙是什么表情,迈着大步子就离开了,周学锋当然赶快跟上去,然后黏黏糊糊的走在林宴的身边。

    顾笙看着林宴离开的背影,不由失笑,林宴居然也有这么小孩子气的时候。

    可不就是小孩儿吗,动不动就哭鼻子。

    顾妈妈要不是顾念着顾笙是个病患都想打他了,“你还笑,一看那个周学锋就对小宴不一般,你不留小宴,还把他往外推,我的傻儿子你是不是把脑子砸坏了?”

    顾笙拉下他妈摸着他额头的手,“妈,我心里有数。”

    要不是顾妈妈的教养,她都快翻白眼了,“对,你心里有数,我看你把我儿媳妇儿给搞丢了怎么和我交代。”

    “妈,不会的。”

    林宴已经明确的告诉过他了,周学锋和他是绝无可能的。这些日子以来顾笙也渐渐明白了林宴为什么说自己和周学锋是没有可能的。

    林宴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而周学锋给不了他安全感,他们俩一个追求刺激,一个追求安稳,林宴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太清醒了,所以就算再有一个十年,林宴依旧不会和周学锋在一起。

    林宴上了周学锋的车,周学锋难得的,没有一直和他说话,林宴也没有注意,他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依旧是消消乐,他觉得最近自己的大脑里实在是装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现在急需要放空。

    可是周学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周学锋原本是想沉默让林宴主动问他怎么了,但是林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诡异的沉默,而是自己玩起了手机,周学锋胸口的怒火又涌了起来。

    为什么对着顾笙,林宴就要熬更守夜照顾,而对着他周学锋,一个陪着林宴长大一起渡过了十几年,人生前半截的人却没有半点好脸色,甚至没有片刻的关心。

    周学锋突然一脚踩下了刹车,林宴猝不及防猛地往前跌过去,还好他系了安全带没有磕到头,林宴原本最近噩梦产生就没有休息好,周学锋还突然来这么一下,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立马就怒了。

    “周学锋你有病啊?不想载我,直说就是。”

    说着林宴便脾气十分大的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周学锋哪里预料得到林宴居然说走就走,他赶忙一把拉住林宴的手腕。

    “我没有不想载你!我都没有发火,你发什么火?”

    林宴冷哼一声,“放手,你发火?你发什么火?你周大少最近是积欲太久了吧,要发火找你那些小情儿去,我可没那么好的脾气。”

    说着林宴又要去拉开车门,周学锋拉了他一把,林宴往后一跌,腰直接戳到了挡杆上,疼得林宴眉头紧皱,原本就鬼火冒,现在更是想直接和周学锋打一架了。

    周学锋看见林宴的腰戳到了档杆上,立马就慌了,“啊宴,你有没有事?快给我看看。”

    说着周学锋就要去撩林宴的衣服,林宴猛地拍下周学锋的手,冷冷的瞪了一眼周学锋,然后打开了车门,“别跟上来,我不想看见你。”

    周学锋怎么可能放林宴一个人走,现在大晚上的,林宴刚刚被撞到了腰,也不知道有没有事,而且林宴还生了他的气。

    他赶忙下车追了上去,引人注目的兰博基尼就被扔在了路边上。

    林宴埋头自己走自己的,周学锋却冲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啊宴……”

    林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一拳头打在了周学锋的脸上,周学锋猝不及防被林宴一拳头打倒在地,林宴的声音冷冽而不近人情,眼神冰凉,他张嘴吐出冷硬的一个字:“滚。”

    林宴没有对他大吼大叫,但是就这一个字却让周学锋的神经崩裂了。

    他目眦尽裂,死死地咬紧牙关,眼睛充血,拳头紧紧的握住,然后猛地冲上去向林宴一拳打过去。

    林宴挨了周学锋一拳,嘴角立马就出了血,林宴和顾笙说自己读书的时候是校园一霸并不是开玩笑的,虽然多年没有打过架了,但是那些身体的记忆还在,他一脚踹在周学锋的肚子上,然后和周学锋厮打起来。

    周学锋比他高大,身材上有优势,不过他打架的技术可谓是烂得很,虽然不学好但是都是挥霍金钱,纸醉金迷,打架这种事什么时候需要周学锋这个少爷亲自出手,挥一挥票子立马就有一大把人为他解决问题。

    而林宴不同,他就是摸爬滚打长大的,即便周学锋比他高大,可是周学锋照样被他揍得很惨。

    “我他妈真是瞎了眼才喜欢了你十年,你骗我,你就只会骗我!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