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辞职

    “怎么了?”

    顾笙的声音让林宴从思绪中挣脱出来,扬起嘴角,摇摇头,“没什么。”

    林宴在顾笙这儿待了一会儿,看见外面天色不早了就起身和顾笙告别了,“我先去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嗯,再见。”

    “再见。”

    林宴走了之后,顾笙拿起手机给杨珏打了个电话。

    林宴回到家中打开电脑写了一封辞职信,一封辞职信并不长,他很快就写好了,检查了没有错别字之后,林宴发送到了郑总的邮箱里。

    快五年了,就这么结束了,林宴心里不免产生一种空唠唠的感觉。

    值得吗?他问自己。

    他不免想到顾笙今天说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他还是照常去了公司,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辞职信打印出来,然后去了郑总的办公室。

    “郑总,我来辞职。”

    林宴将辞职信放到郑总的办公桌上,然后停顿了一下看向郑总,“郑总,我想拜托您一件事。”

    郑总喝了一口茶,问道:“和那个叫顾笙的小子有关?”

    “嗯,能拜托您把他留下来吗?他这次因为出公差出了事儿,公司应该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开除他,问题应该不大。”

    “怎么?你昨天不是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他和你一样吗?”

    林宴抿了抿唇,笑道:“他对我的感情我没有怀疑,只是他的人生不该由我来做决定,不管好的坏的决定都该他自己来做。”

    郑总摇摇头,“真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年轻人,你这个面子我卖给你了,滚吧。”

    “谢谢郑总!对了,如果郑总你有意的话,何仪敏可以培养一下,她的工作能力和作画水品都很不错。”

    “行了吧你,人都要走了,还给我推荐人。”

    林宴丝毫不觉得脸红,笑了笑,道:“我只是提个建议,至于具体决策还是要靠郑总您。”

    林宴从郑总办公室出来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赵军他们还在吃着早饭,慢吞吞的打开电脑,一切都没有变,还是林宴习以为常的早晨,可是从明天开始,这样的早晨就不再属于他了。

    “老大,早啊。”

    “组长,早。”

    林宴经过的地方都有人和他打招呼,林宴笑着应下,然后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收拾东西,他的办公室虽然杂乱但是都是公司的办公资料,自己的私人物品倒是不多。

    林宴很快就将自己的物品收拾好了,端着一个箱子走了出去。

    “老大?”

    赵军原本只是打算起来接个水,就看见林宴端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

    赵军的声音引得办公室里所有在埋头工作的人抬起了头向林宴看过去,当他们看见林宴抱着一个箱子的模样的时候都震惊不已。

    纷纷站起来向林宴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问林宴是怎么回事。

    “我把公司炒了。”

    林宴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是一句话却让陶晓珊和何仪敏红了眼眶。

    赵军愤怒的握紧拳头,“是不是因为那些照片?这他妈一看就是有人故意陷害你啊!那些高管怎么回事?怎么是非不分啊!”

    赵军说着就要冲出去找人理论,林宴赶忙呵住他:“赵军,回来!”

    赵军停住了步伐,但是那颤抖的肩膀却泄露了他的情绪,林宴开口说道:“我只是辞职而已,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以后有空大家随时可以出来聚聚,还是说我走了之后你们就会忘了我这个曾经的组长?”

    “不会的!你永远是我们的组长!”

    杨珏大声的说道,红了眼眶,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要不是组长你和顾笙,我早就投胎去了。你去哪儿我就跟着去那儿!”

    林宴猛地拍了一下杨珏的后脑勺,“说什么傻话呢,你组长我现在身无长物,你还跟着我走,喝西北风去啊?”

    杨珏哭丧着脸,“喝西北风我也愿意。”

    “对!我也是!”

    杨珏一说,钱松他们立马就附和起来,林宴虽然对他们的行为有些感动,但是却坚定的制止了他们的这种不切实际的念想。

    “你们够了啊,别瞎附和,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们得相信你们组长,别的话我也不多说,大家各自安好吧,祝你们前途无量,也祝我有一个锦绣前程。”

    “行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都别送了,我不喜欢离别的场面,大家后会有期吧。”

    林宴说着就抱着箱子毫不留恋的离开了,从他背后传来了赵军等人带着哭腔的嘶喊声:“组长!老大!”

    林宴背对着他们举起手冲他们挥了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顾笙一周没有见到林宴了,他之前和杨珏打电话,杨珏虽然告诉了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说林宴并没有事情,应该已经澄清了所以问题不大。

    不过自从那天林宴来看过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接到过林宴的消息,这天是他出院的日子,邬以丞特意拿了顾笙的钥匙去他家的停车场里将车开过来接顾笙。

    在家门口,顾妈妈还刻意摆了一盆火盆让顾笙跨一跨,驱驱霉运。

    “好啦!回家了,回家了。”

    顾妈妈特意一大早起来准备一桌子的好吃的,邬以丞扶着顾笙走了进来,然后让顾笙坐在顾妈妈特意给他准备的软椅上。

    “好香。”

    这时候甄以瑶已经坐上了椅子,就在顾妈妈身边,因为顾爸爸有工作,顾箫还要回去上课,所以今天只有他们四个人。

    “我今天特意去对门敲了门,结果小宴居然不在,这些天好像也没有看见他,工作也太忙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顾妈妈给顾笙夹了一筷子菜,然后有些遗憾的说道。

    顾笙点点头,说:“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

    顾笙心里隐隐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吃过午饭之后,顾妈妈带着甄以瑶去睡了个午觉,邬以丞帮忙把顾笙弄进房间之后,便和顾笙说了一声就出去了,有顾妈妈带甄以瑶邬以丞很放心的跑出去浪了。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顾笙一个人的时候他才给林宴打了个电话,不出意外的林宴的手机关机了。

    顾笙给杨珏打了个电话,很快杨珏就接听了起来,从杨珏那里顾笙知道了林宴最近发生的事情,林宴一周前就已经辞职了,但是都已经一周了,公司那边并没有任何人来联系他,这说明这次被辞退的只有林宴一人。

    可是这次风波的主人公是他和林宴两个人,没有理由林宴被迫辞职,而他却毫发无伤,除非林宴从中周旋。

    “好,谢谢你。”

    “没事,顾笙,你和组长的事情是真的吗?”

    “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

    杨珏似乎是意识到这是林宴和顾笙的私事他堂而皇之的问出来,终归是不大好。

    “嗯,我喜欢他。”

    杨珏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真好,组长不是一厢情愿,你们要幸福啊。”

    “嗯,会的,谢谢。”

    顾笙挂了电话,看着对面的墙出神,他告诉杨珏他和林宴会幸福的,可是他现在连林宴在哪儿都不知道,谈什么给林宴幸福。

    他以为林宴心里也是有他的,看来终究是一场空欢喜。

    林宴心里大概真的有他,否则怎么会帮忙让他留在公司里,林宴那么没有安全感,偏偏出事的时候他却不在他的身边。

    顾笙思索了片刻,拿起手机给邬以丞的战友虎子打了个电话,他说过如果陈飞什么都不做,那么之前那件事就那么过去了,但是如果陈飞硬要撞上来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邬以丞把甄以瑶扔在这儿人就没影儿了,顾笙猜测他大概又跑去找叶筵之了,这两人也是让人看不懂,邬以丞最开始说他恨叶筵之,后来和叶筵之重逢最开始顾笙以为他只是想报复叶筵之,但是现在顾笙却觉得邬以丞大概又一次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顾笙翻开画册,这一本画册上全是林宴各种神态的画像,是顾笙在住院期间画的,没想到都快要画完一本了。

    顾笙一直没有林宴的消息,他让虎子帮他查一下,发现林宴居然出国去了,知道林宴没有出事他也就放心了,如果不是对门一直没有新的房客过来,顾笙几乎要以为林宴已经搬家了,但是一天对门没有新房客过来就算是给顾笙多留一天的希冀。

    顾笙在朋友圈里看到周学锋居然住院了,说是出车祸了,这车祸出得有点啼笑皆非,是周学锋自己撞树上去了。

    顾笙看见这条朋友圈下面有老大,老三他们的留言,都笑话周学锋估计是喝高了酒驾,没有林宴的留言,顾笙看了一会儿就将手机放到一边去了。

    顾笙给公司发了辞职信,然后在家安心的养伤,一直到他的伤痊愈,顾妈妈回X省,林宴依旧没有消息,顾妈妈走之前还叮嘱顾笙一定要把林宴给她找回来。

    “找不回,你也别回来了。”

    顾妈妈霸气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挥一挥衣袖不带着走一片云彩,潇洒的离开了。

    顾笙失笑关上门,如果林宴真的回来,那么这一次他怎么都不会再让他走了。

    “咚咚咚……”

    刚关上的门响了起来,顾笙以为是顾妈妈忘记什么东西了,他抬手握住了门把手,然后向下拧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