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飓风

    顾笙心想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啊,他一定要对他更好,最好。

    最后还是林宴去洗了碗,顾笙就跑去把林宴那堆酸臭的衣服洗了。

    林宴洗完碗筷出来,顾笙正在晾他的衣服,而下一刻他看见顾笙拿起了他的底裤,然后挂了上去。

    林宴顿时觉得脸上一热,顾笙给他洗衣服就算了,居然还帮他洗底裤。

    顾笙晾完衣服走进来就看见林宴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顾笙把盆子拿去放好,才走过来坐在林宴的身边。

    “林宴。”

    “嗯?”

    “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林宴这才从手机里抬起头,看了看顾笙,然后将身子一倒,躺在了顾笙的腿上,林宴惊诧的发现,顾笙长得是真好看,这么刁钻的角度都没能让顾笙的美貌度打折。

    顾笙伸手揉了揉林宴的黑发,林宴眯了眯眼睛像是只慵懒的猫儿。

    “我去了国外,穷游了一番,还去当了志愿者,你看我是不是结实了不少?”

    林宴抬起手让顾笙看他手臂上的肌肉,顾笙有些心疼却又为他感到骄傲。

    “嗯,还黑了不少。”

    “哈哈哈,你看出来了?我觉得我这几年见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创作的东西也越来越局限了,这次正好有空就出去旅游了一次,也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林宴抬起手,摸了摸顾笙的脸,“你这么好,如果我错过了,可能一生都无法再遇见像你这么好的人了。更何况,这么多年以来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人。”

    顾笙在林宴的手心里蹭了蹭,然后侧脸亲了一下林宴的手心,林宴被他的吻给烫到,猛地往回缩手,顾笙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顾笙抓着林宴的手亲了亲他的手背又亲了亲他的手心,顾笙的吻落在林宴的手上,眼睛却是盯着林宴在看,林宴被顾笙的吻亲得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顾笙还一直看着他,林宴心跳如鼓,呼吸渐渐重了起来。

    明明是平直的视线,林宴却有一种被顾笙扒干净衣服的错觉,他感觉自己身上的皮肤逐渐烫了起来,最后他受不了似的拉下顾笙的脖子,然后亲了上去。

    这一次他们俩没有再如之前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而是张开嘴迎接彼此的侵略,两人都是新手所以难免磕磕绊绊,林宴磕到了顾笙的嘴唇,顾笙咬到了林宴的舌头,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放开谁,而是像干涸的鱼,相濡以沫。

    这个吻从技术上看,实在是太糟糕了,两人亲完之后嘴唇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两人相视了一会儿,同时爆发出了笑声。

    林宴笑倒在顾笙的怀里,“我们俩太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俩恶狗抢食呢。”

    顾笙脸上也带上了笑意,用拇指指腹擦了擦林宴嘴角的血迹,“下次会注意的。”

    提到下次,林宴的笑容呆滞住了,然后他转过了头,将自己的脸埋在了顾笙的大腿上,可惜林宴忘记了自己剪了头发,已经赤红的耳朵明晃晃的暴露了他的内心。

    顾笙扬起嘴角,低下头在林宴红的滴血的耳朵上亲了一口,林宴猛地捂住了耳朵,然后转过头瞪了一眼顾笙。

    可惜只一眼实在没有什么威力,他的桃花眼里浸了水,眼角眉梢处带着桃.色,看起来诱人极了。

    这样温馨的气氛,即使什么都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林宴很是享受这样的气氛,他不免又响起顾笙工作的事情。

    “你的伤好了吧?什么时候去上班?”

    林宴把玩着顾笙的手指,顾笙的手指十分漂亮,他这种学画画的人一看就非常喜欢,顾笙的手漂亮不仅是白,而且骨骼也很漂亮。

    “我从‘幻视'辞职了,现在待业中。”

    “什么?”

    林宴猛地蹦了起来,顾笙却波澜不惊的看着林宴,“你怎么辞职了啊?我还特意和郑总说了不少好话呢。”

    “你才是,为什么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不希望和你有关的事情我还需要从别人口中知道,以前我不管,但是以后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不管好的坏的事情我都希望你能够告诉我。好吗?”

    林宴被顾笙注视着,心头一震,然后点了点头,“好。”

    “我没有刻意想要瞒着你,我只是太乱了,我需要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不管是你的事还是工作的事情,以后不会了。”

    林宴和顾笙四目相对,目光特别虔诚,顾笙的心头一软,亲了亲林宴的额头,“别怕,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年,我会证明给你看,你的选择是对的。”

    林宴心头一颤,原来顾笙知道他害怕,所以他从未催促过自己,也没有逼迫过他要做出什么决定。

    “嗯。”

    林宴的心脏柔软得像是一团棉花,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啊。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又开始谈到正事,林宴这才旅游完回来,虽然说是穷游,但是好歹出了趟国也花费了不少钱,这下可谓是山穷水尽,急需要找工作。

    “我在国外念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大师,他之前一直想邀请我去他们公司上班,可是我觉得自己的能力还无法胜任,所以一直没有答应,前几日他又给我发来了邮件,我想大概是时候了。”

    林宴一听,眼睛便亮了起来,“那很好啊,是哪家公司啊?”

    “是‘飓风’。”

    林宴一听就瞪大了眼睛,“飓风”是国内顶尖游戏公司,公司内部的工作人员筛选条件十分严格,内部竞争也非常大,公司与国际接轨,制作了多款知名游戏。

    这样的公司居然有人邀请顾笙去,还是之前顾笙还在国外念书的时候,顾笙一开始到“幻视”面试的时候他就觉得顾笙屈才了,现在何止是屈才啊,简直是埋没了顾笙的才华啊。

    “不招人妒是庸才,你可真是太招人恨了。”

    林宴戳了戳顾笙,顾笙握住了他的手指,林宴也不抽出来。

    “这次你可一定要去啊,我就说‘幻视'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你可得好好谢谢这位大师,至少得请人吃一顿饭吧。”

    林宴自顾自的提顾笙高兴着,然后说到了感谢大师的推荐上去了,顾笙看着林宴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得到了知名企业内部大师的赏识而表现出半点嫉妒,反而是发自内心的替他感到高兴,他就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有多好。

    “Drew大师说‘飓风'正在招聘新的员工,他们官网上有考试题目你可以去试一试。”

    林宴瞪圆了眼睛,“我?”

    “嗯。”

    林宴连忙摆摆手,“算了吧,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顾笙亲了一口,得了,一开始牵个手都还脸红呢,这一天都还没有到,就已经开始耍流.氓了,以后可怎么得了。

    顾笙清浅的眼眸注视着林宴,“去试试吧,你可以的,你的作品很棒。”

    林宴看着顾笙的眼睛,一时之间,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可能以后要成为一个实打实的“妻管严”。

    “好吧,我去试试,要是没过,你可不能怪我。”

    “不会的。”

    也不知道这个“不会的”是指不会不过的,还是不会责怪他。

    美色误人,这话说的的确不错,林宴被顾笙忽悠两句就答应了顾笙这个要求,要知道“飓风”可是在成千上万的人里面只要一两个人,多少人挤破头就想挤进去,可是成功的不过了了。

    林宴被迫捡起了早就被他抛之脑后的英语,虽然他的英语不算太差,但是毕竟毕业这么多年了,而且平时用到的机会并不多,简单的交流没有问题,可是要是多说几句,多交流一会儿他就该露馅儿了。

    顾笙“慈眉善目”的看着他,说:“放心,我会督促你的。”

    林宴心里咯噔一声,顾笙这人一看就很严格,绝对是那种铁面无私,丝毫不会心慈手软的人他已经预料到了前路多么坎坷。

    傍晚的时候林宴换了一身衣服,当然穿的是顾笙的,他的衣服全都洗了还没有晾干呢。

    顾笙的衣服颜色都比较沉静,不是黑的就是白的,要不就是灰的,好不容易找出一件别的颜色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他自己选的。

    顾笙翻出一件白色棉麻的T恤给林宴,又给他找了一条深灰色休闲裤。

    顾笙把衣服找给林宴便非常自觉的走了出去,还给林宴带上了门。

    林宴不得不承认,顾笙真的是表里如一的禁欲,他们俩接吻的时候林宴的手都控制不住的伸到了顾笙的衣服里去了,顾笙却只是一只手扶着他的后颈,一只手搂着他的腰,没有乱动。

    他新晋男朋友该不会是性.冷淡吧?

    林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包裹在底裤里的小兄弟,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以后就靠你了。”

    如果顾笙知道林宴在屋里做什么,估计会身体力行的让林宴知道他的小兄弟还是歇着吧,其它的留着他来就好。

    林宴弯腰卷好裤腿就走了出去,林宴的身量虽然不如顾笙高,但是他的身材比例非常好,特别是一双腿又直又长,被长裤包裹着显得格外抢眼,会让人下意识的觉得林宴非常高,可事实上他连一米八都没有够上。

    当然穿上鞋子还是勉强有一米八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