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笔试通过

    林宴故意用祥林嫂的语气说道:“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你长得好看就从了你,这才过多久你就始乱终弃,还要对我霸王硬上弓。”

    他刚说完自己却憋不住笑了起来,“太傻逼了哈哈哈。”

    顾笙看着他眉眼盈盈,忍不住探过头亲了亲林宴漂亮的眼睛,又啄了啄他英挺的鼻梁,再吻上他温热的嘴唇。

    林宴搂住顾笙的脖子,唇缝微微张合方便顾笙进入,顾笙喜欢林宴的诚实,舌尖顺着林宴的唇缝滑入他的口腔中,勾住林宴的舌,吻得绵长。

    顾笙和林宴接吻的时候向来克制,就算是不小心失控了,也顶多是把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顾笙的手指在林宴的腰侧轻轻摩挲着,带着一股痒痒的感觉,让林宴不禁嘤咛一声,挺了挺腰,口齿不清的抱怨着:“嗯……痒……”

    顾笙又顺着他的嘴唇往下亲了亲林宴的下巴,再是他晒黑不少的脖颈儿,像是狩猎的豹子一样叼住林宴的喉结,用牙齿细细厮磨,林宴下意识的扬起了了脖颈儿,露出漂亮的颈部线条。

    喉结被厮磨着,林宴的眼睛里顿时带上了水光,他浑身发软的推了推顾笙,“别……”

    顾笙眼镜下面那双清浅的眸子现在已经变得危险而具有攻击性,他强势的将林宴的手扣在了头上,然后扯开林宴的衣领,啃咬了一下林宴凹陷的锁骨,再在锁骨下方一点的那个位置吮.吸出了一个红梅一般的印记。

    有点痛,林宴挣扎了一下,他想往前爬,但是双手被顾笙扣着,根本就是瓮中之鳖,林宴挣扎不得,被顾笙压在亲亲摸摸了好一会儿。

    “晚餐吃番茄牛腩好吗?”

    顾笙这个时候已经系上了围裙看起来十分贤惠,但是林宴根本就不想理会他,他将脸埋在抱枕里生闷气,他不让顾笙在他的脖子上留痕迹,顾笙就在他锁骨以下吸了好大一片红点点,顾笙他变了,一点都不高冷也根本不禁欲。

    顾笙走到沙发前凑到用抱枕捂住脸的林宴耳边,一本正经的说:“撅着屁股可是很危险的,晚上不想吃饭了吗?”

    林宴立马翻了个身,面红耳赤的瞪着顾笙,然后将手里的抱枕扔了过去,“你不要脸!”

    顾笙准确的接住了林宴扔过来的抱枕,“我在你面前要什么脸啊,要脸可吃不饱。”

    他说这话的时候,猩红的舌尖舔了舔他菲薄的嘴唇,眼里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林宴当然听懂了顾笙说话间又开了个黄.腔。

    林宴瞪着他,顾笙凑过来哄小孩儿似的哄他,“肚子饿不饿啊?吃番茄牛腩好不好?”

    林宴看着他,闷了一会儿,才说:“还要糖醋排骨。”

    顾笙这才勾起了嘴角,“好,先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林宴从顾笙的手里拿过苹果,“我自己削,你去做饭,不然又要很迟才吃得到晚饭了。”

    “那好吧,注意别划到手指。”

    顾笙这才回了厨房去继续做饭,林宴削了苹果,啃了两口,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恃宠而骄,真是越来越娇气了,他不自觉的会去依赖顾笙,这种安心的感觉让林宴这片漂泊多年的浮萍终于找到了停靠的地方。

    说起来也奇怪,他和顾笙在外面的时候对着任何人都是成熟稳重的大人,而顾笙就是对着顾父顾母脸上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偏偏一到他面前就总是一肚子坏水,时不时逗弄他一下,还越来越赖皮,而他自己呢,在外面有手有脚,一个人当两个人用,一到顾笙面前就被宠成了小孩子。

    要不说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呢,现在看来此言真不虚也。

    “我今天认识了两个新朋友,一个胖胖的像没减肥之前的钱松,一个话有点多,挺逗的,像昭君。”

    林宴夹了一块肉,一边吃一边和顾笙讲今天的事情。

    顾笙闻言,道:“要不说你人缘好呢,应个聘也能交到两个朋友。”

    林宴咧嘴笑道:“那是,谁让我长得帅呢。”

    顾笙给他夹了一块排骨,“你最帅。”

    “你别自卑啊,其实你也不差啊,就是比我差一点啦。”

    林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说着,他最近总觉得顾笙不要脸,其实他自己也挺不要脸的,可是林宴对此毫不察觉。

    “你今天第一天上班怎么样啊?”

    顾笙想了想还是不要和林宴讲他们办公室有一个小零就坐他隔壁比较好,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但是他可舍不得林宴为他吃这种飞醋。

    “还不错,人都挺好相处的,今天接触了一点工作内容,虽然和‘幻视'的差别有点大,但是跟上也不难。”

    林宴点点头,“你该和人沟通就沟通,以前钱松他们总说你人其实挺好的,找你帮忙也基本不会拒绝,就是随时身上都放着冷气,有点生人勿进的味道。”

    顾笙愣了一下,“有吗?”

    林宴认同的点了点头,“嗯,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唬人的。所以你要经常笑一笑啊。”

    顾笙夹菜的手顿了顿,然后看着林宴说:“笑不出来。”

    “你最近对着我不是挺爱笑的吗?”

    顾笙漫不经心的吃了一口饭,然后说:“他们又不是你。”

    这句话说来随意,但是却让林宴的心头一跳。

    洗碗的时候林宴心情很不错的一边洗碗一边哼歌,顾笙在门外拖地的时候听见林宴不知道在哼什么歌,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吃饭前不是还在生他的气吗?怎么突然心情又变好了?

    顾笙看了一眼厨房里面洗碗洗都眉眼弯弯的林宴,失笑的摇摇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弯腰拖地。

    两天之后,林宴接到了“飓风”那边的电话说让他明天早上十点去参加面试。

    他接到电话的时候顾笙还在上班,他高兴的哼着歌,然后手机就响了,原来是他和常欢意,梁鹏飞三人的群,梁鹏飞激动的在发消息说“飓风”那边通知他明天去参加面试了。

    然后在群里问他们俩,有接到通知吗。

    常家二爷:我刚接完电话,就看见你发的消息了,同喜同喜啊!

    林宴:我也接到了。

    大鹏展翅:太好了!看来我们很有可能要在一起工作了!

    常家二爷:我也觉得哈哈哈。

    林宴:那可不一定,我英语不怎么样,我倒是挺担心明天的面试的。

    大鹏展翅:弟弟你别怕,你这么年轻,又是刚毕业不久的,英语能差到哪儿去啊,我都出来工作好几年了,英语都快还给老师了。

    常家二爷:林宴你刚毕业不久?虽然你看起来是挺小的,但是居然才毕业。[惊恐]

    林宴:哈哈哈,梁鹏飞你居然真的信了啊,我都二十七了。

    常家二爷:什么???!!!

    大鹏展翅:What???

    然后群里就被梁鹏飞和常欢意各种震惊的表情包给刷屏了。

    大鹏展翅:你有二十七?你别是又驴我吧!

    常家二爷:对啊,你看起来最多二十四岁顶天了!

    林宴:没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

    大鹏展翅:……

    常家二爷:我今年二十五,那我以后就叫你林哥啦。

    林宴:行啊。

    大鹏展翅:我今年二十七,你满二十七了吗?

    林宴:满了啊,看来你比我小啊,弟弟。

    大鹏展翅:……

    林宴:快,叫声哥哥来听听。

    常家二爷:哈哈哈,林哥你别调.戏他了,他估计还没有从冲击中缓过来呢。

    顾笙回来的时候正看见林宴坐在他家沙发上拿着手机发笑。

    “和谁聊天呢?笑得这么开心,我回来都没有注意到。”

    这话说得简直酸死了,林宴仰起头看过去,顾笙的领带刚解开一半,此时他正两只手撑在沙发上,站在林宴的背后,林宴扯住他的领带让顾笙被迫低下头,两人的距离一下拉得很近。

    “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儿,你闻到了吗?”

    顾笙顺势低下头亲上林宴的唇,“就是我打翻了醋缸。”

    “我刚刚接到了‘飓风'给我打来的电话让我明天去面试。”

    “恭喜你,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顾笙又亲了亲林宴的唇,“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好啊,有给我买点心吗?”

    林宴往顾笙身后看了看,顾笙捏了捏林宴的鼻子,然后走到玄关处的柜子上拿过来一盒点心。

    “公司附近一家人气挺高的甜品店推出的新品,听我同事说挺好吃的,买回来给你尝尝。”

    “宝贝儿,你可真好。”

    林宴在顾笙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后迫不及待的从顾笙的手里拿过那盒点心。

    顾笙解开领带,正打算去洗澡,林宴就拿起一块点心伸到顾笙的面前,顾笙弯腰含进嘴里,顺势还舔了舔林宴的手指,他状似不经意的舔过林宴的手指,看在林宴眼里却觉得色气极了,那酥酥麻麻过电一般的感觉让林宴心跳如鼓。

    “太甜了。”

    顾笙不是很喜欢吃这些甜甜腻腻的东西,吃了一口就腻到不行。顾笙见林宴的耳朵尖仿佛要滴血一眼红,心情不由愉悦了起来。

    “我去洗澡。”

    “哦……哦……嗯,好。”

    顾笙走过林宴身边突然弯下腰在他耳边压低嗓音说道:“要一起洗吗?”

    林宴顿时觉得自己头皮都麻了,他拿起一个抱枕就像顾笙扔了过去,“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