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找中医

    第二天一早,林宴便哼着小曲儿打开衣柜拿出不怎么穿,依旧崭新的衬衣,还有西装,一一套上。

    大公司不比以前,上班必须着正装,林宴看着自己满衣柜的T恤,卫衣,牛仔裤,沉默了片刻,觉得自己是时候去买衣服了。

    可是他最近实在是囊中羞涩,虽说出去穷游,但是穷游也要花钱,毕竟是出国,不说别的,就飞机票就是大头。

    再者他还花钱找了人调查陈飞和高杰辉,这笔钱可不少,林宴深深的意识到自己买房子的计划可能还要往后推一推。

    看着镜子里更加成熟稳重的自己,林宴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笑容。

    “早安。”

    顾笙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见穿着衬衣打着领带的林宴,身上披着晨光,脸上带着笑容向自己走来。

    他走到自己身边然后亲吻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眼里带着灿若星河的光芒。

    顾笙的心头一软,“早安,你今天很帅。”

    “难道我昨天就不帅了吗?”

    顾笙的眼里带上了笑意,“今天比昨天还要帅。”

    “小嘴儿真甜,给我尝尝是不是抹了蜜啊?”

    林宴单手勾住顾笙的脖子,顾笙配合的弯下腰让林宴成功在他嘴上偷了个香。

    两人一起吃了早餐,林宴就乘坐着顾笙的车一起去了公司,莫北平带得组在十二楼,而Drew带的组在十一楼,顾笙先下了电梯,林宴则是去了楼上。

    “你就是林宴吧?我是莫老的助理,莫老昨天特意和我交代过了,你先等一等,莫老一会儿就到。”

    “好的,谢谢。”

    林宴坐在会客室里,助理小姐给林宴倒了一杯茶,林宴谢过,他倒是不怎么紧张,这样的场景有点像他每次去郑总那儿,小田秘书也是给他倒上一杯茶,林宴不禁想尝一下这茶叶味道怎么样,郑总喜欢饮茶,所以每次招待他的茶都是好茶。

    他吹了一口白气,以免烫嘴,茶叶就是普通的花茶,没什么特别,说来也是,他又不是什么投资人,就是个小员工没给他倒杯白开水来已经是优待他了。

    林宴等了半个小时,他倒是不骄不躁,他以前去见那些投资人,半个小时只是起步价而已,莫北平过来的时候林宴依旧背脊打得笔直,可谓是坐如钟。

    “等久了吧,路上有点堵车。”

    林宴未语先笑,道:“您值得等待。”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以后就跟着我做事,给我打个下手吧。”

    这话的意思是不给林宴安排什么正当职位,说好听点是助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

    林宴倒是没有什么不愿意,“好。”

    莫北平眯着眼问他:“你在之前的公司怎么也是个组长,给我打下手不觉得屈才吗?”

    林宴诚恳的说道:“能够跟着莫老身边做事,是我的荣幸。别人就算想给您打下手,也没有那个机会。何谈屈才呢。”

    莫北平哈哈大笑,然后指着林宴说道:“我给你面试的时候就觉得你这张嘴巴一点都不像是个画画的人该有的,油嘴滑舌,倒是像个商人。”

    林宴敛唇道:“莫老说笑了,我这可是句句发自肺腑。”

    莫北平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发自肺腑,林宴这人的知识面多且杂,比起那些只会埋头画画的,林宴更有栽培的价值,毕竟越往高处走的职位,所需要的知识面也就越广。

    林宴跟着莫北平跑了一上午,水都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但是他完全不在乎,这样的工作量和他以前相比可以算得上轻松了,再者他发现自己和莫北平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工作起来六亲不认。

    莫北平一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拉着林宴跑了一上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这小子估计饿得不轻。

    结果他一转头就看见林宴靠在墙角专心致志的在一个小本子上记着什么。

    他走过去一看,林宴居然在记他们今天上午发现的一些问题,还有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旁边还批注着他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的想法。

    莫北平的眼睛一亮,笑着往外走,他的助理走上来询问他不叫林宴吃饭吗,莫北平摆摆手说不用了,别管林宴,让他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

    助理默默地为林宴点了根蜡烛,跟着莫老跑了一上午,居然连口饭都捞不到。

    林宴记好之后,刚好接到了顾笙的电话。

    “喂,我刚刚吃了午饭,你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林宴闻言一愣,把手机从耳边移到眼前一看,居然已经一点过了。

    “……吃了,吃了。”

    顾笙听见林宴这漫长的沉默之后连说了两个吃了,就知道有问题。

    “嗯?”

    这个字在这时候显得无比具有威胁力,林宴耷拉下肩膀老实交代,“我忘记了……”

    顾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林宴这一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的性子,他怎么不早点提醒林宴呢。

    “现在食堂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了,你去外面吃点吧,快去。”

    “好,么么哒,别生气,我下次一定注意。”

    “嗯,最好别让我知道有下一次。”

    “好~”

    林宴特意把那个“好”字音拖得很长,妥妥的在撒娇。

    顾笙看着手机那边结束了通话,揉了揉眉心,林宴的胃病时不时就会发作,在国外那次真的把他吓得不轻,他是吓怕了,偏偏林宴自己却并不放在心上,一不注意就会忘记吃饭。

    胃病这种东西只有靠养,顾笙决定改天问问他妈,知不知道什么厉害的老中医,开点方子给林宴养养胃。

    “顾笙,你给你女朋友打电话呢?唉声叹气的。”

    朱明从顾笙旁边路过,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头一次看和女朋友打电话还唉声叹气的。

    顾笙摇摇头,“不是。你知道有什么比较厉害的中医吗?”

    朱明愣了一下,“知道啊。”

    顾笙猛地看向朱明,吓了朱明一跳,“就是纪佶他爷爷啊,S市出了名的老中医,多少外省的人慕名前来找老爷子看病呢。”

    顾笙点点头,“谢谢,下次请你吃饭。”

    朱明摆摆手,“吃饭就不必了,只是纪佶他爷爷已经退休了,好几年不给人看病了,不过老爷子最是疼爱纪佶,你可以和纪佶套套近乎。”

    顾笙闻言皱了皱眉,他是不大想和纪佶有太密的往来的,纪佶是gay还是个小零基本是公司公开的事儿,其实除了纪佶,公司的gay还真不少,和设计有关的地方,gay是相较于别的地方多一些,比如时尚圈。这也是为什么顾笙不排斥来“飓风”上班的缘故,因为“飓风”和海外市场长期合作,所以“飓风”内部的外国人并不少,风气也比较开放,比起性取向这种小事,实力才是重点。

    也不是说顾笙有多自恋,以为是个gay就会喜欢他,他只是下意识的保持距离,因为他不希望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不希望出现半点影响他和林宴感情的因素。

    看看周学锋那些莺莺燕燕就可以知道,就算是对方单方面的喜欢也会造成麻烦,比如孟家兄妹。

    “纪佶,可以和你谈点事情吗?”

    顾笙走到纪佶身边问了一句,纪佶转头看见是顾笙,脸立马就红了,然后害羞的点点头,“好……好啊。”

    顾笙走在前面,纪佶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的跟在后面,找了个人少的休息区。

    卫小艺看见顾笙把纪佶叫走了,纪佶又红着脸,她激动的和办公室另外几个姑娘互相抓着手。

    “这……这……这难道是要告白?”

    “帅哥果然都去搞基去了……我还以为我和顾笙有可能发展发展呢……”

    “得了吧,顾笙估计连你叫啥都不知道。”

    顾笙买了两罐饮料,递给纪佶一瓶,纪佶接了过了,小声的说道:“谢谢。”

    “不客气。”

    “这次我叫你出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纪佶闻言才抬了头,可是他一看见顾笙的俊脸又立马低下了头,顾笙长得可真好看啊……

    “什……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爷爷是位很厉害的中医,我想请他出山。”

    纪佶捏紧了手里的瓶子,抬头问道:“你生病了吗?”

    顾笙摇摇头,“不是我。”

    “哦……我可以帮你问一下我爷爷。”

    顾笙也不想为难纪佶,点点头,“好,谢谢你,无论成不成,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纪佶一听就红了脸,心想顾笙应该是为了他家人问得吧。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让我爷爷帮忙,他最宠我了。”

    “你尽力而为就好,就算你爷爷不答应也没事,别难为老人家。”

    纪佶一听,瞬间觉得顾笙也太好了,更加坚定了要帮助顾笙的想法。

    因为这件事纪佶发现顾笙并非面上看起来那么冷漠,他其实心地很好的,找他帮忙的时候他能够帮就会帮,不能帮也会清楚的和你说明白。

    纪佶也就没有那么害怕顾笙了,反而还时不时会凑上去和顾笙说话,卫小艺发现之后时不时打趣他,是不是看上顾笙了啊?小眼睛都快看直了。

    “顾笙一看就是直男,我可不敢喜欢直男。”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纪佶心里还是忍不住会为顾笙的一举一动感到心动,感情这么难以捉摸的东西,根本不受纪佶控制,随着秋风潜入他的心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