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我爱人

    顾笙的大脑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运转不过来,顾笙微微一侧过头,就看见了林宴那若隐若现的锁骨,衬衣领口有些大,林宴稍一动作就可以看见他那两颗红缨。

    关键是这人还跨坐在他的腿上,顾笙的喉咙紧了紧,忽然觉得鼻子有些发痒。

    林宴见顾笙没有反应,坏心眼的舔了舔顾笙的耳朵,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周学锋的谩骂,林宴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周学锋越是这样说,他就越要和顾笙好好的。

    顾笙忽然捉住林宴的手腕,然后微微拉开林宴,使得林宴被迫和他对视上。

    “你确定你要和我做?”

    林宴扬了扬嘴角,他漂亮的桃花眼此时看起来漂亮极了。

    “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本来就是情侣。”

    顾笙抬手摸了摸林宴的脸,修长的手指抚过林宴细长的眉眼,朱色的嘴唇,指腹摩挲着林宴温热的唇,然后白玉点朱,指尖触及到一片滚烫。

    林宴顿时说不出话来,宛如牙牙学语的孩提,只能间或从嘴里吐露出一两个单音节的词。

    顾笙清浅的瞳孔隔着眼镜片,透露出一股诡异的冷静,林宴被顾笙这样的眼神看着竟然觉得星火燎原,仿佛有一把火从他心底燃烧起来。

    顾笙的手指,林宴的唇舌,宛如风雨后的枝丫,全都纠缠到一起去了,一场暴雨之后,天朗气舒,热气升腾,桃花的花瓣上挂着水珠,绽放得格外娇妍。

    林宴伏在顾笙的肩头重重的喘息着,顾笙将他放平在沙发上,林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哮喘病患者,用力的呼吸着,也难以平复下来,他感觉到有一阵凉风拂过他的小腹,他无力的垂下眼去探看,只见顾笙并未看他,而是平淡至极的张了口,唇是浅色的,皮肤是白皙的,顾笙整个人像是一幅淡雅的水墨画,但是在这一刻,却变得浓墨重彩起来。

    林宴感觉到自己一时间仿佛置身于温水中,全身都叫嚣着舒坦,他恍恍惚只觉双腿发软,像是踩在棉花上,又像是踩在云端,林宴吓得惊慌失措伸手就想去推顾笙的肩膀,顾笙却抬手把他的手腕捉住了。

    顾笙可是有洁癖的人啊,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他怎么能给他做这种事情呢?!但是顾笙不仅做了,还做的像模像样的,林宴的脚趾卷起,张着嘴好像忘记该怎么呼吸一般。

    顾笙抬眼看了一眼林宴,只一眼,林宴感觉自己心脏猛地一震,赶忙推开顾笙,但是还是晚了,一瞬间仿佛泼墨画一般,全洒了出去,落在顾笙的脸上,眼镜上。

    顾笙似乎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林宴看着顾笙高冷禁欲的脸庞,唇如同点了朱色,上了脂膏,泛着光泽,映衬着顾笙如白瓷一般无暇的脸,越发显得他的嘴唇艳丽非常,最是他那无框的眼镜上海坠着几滴雨露,林宴看得呼吸一窒,刚刚才退下去的浪潮仿佛又要冲上海岸拍打岩石。

    顾笙拿起纸巾淡然的擦了擦眼镜,然后站起来,“我去洗个脸。”

    林宴这时候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直到顾笙说他要去洗脸,林宴才伸手一把抓住顾笙的衣角,“我帮你吧……”

    顾笙却是转过头亲吻一下他的额头,“不用。”

    顾笙洗脸去了,林宴却沉浸在刚刚的事情中,面红耳赤,然后将头埋进了自己的膝盖间。

    他刚刚怎么就那么大胆的跑去勾.引顾笙了呢,而且关键是顾笙居然没有要他,难道真的像周学锋说的那样,顾笙性.冷淡?

    林宴在外面胡思乱想了半个多小时,他才意识到顾笙不是单纯的去洗脸了,自己动手都这么久,还性.冷淡……林宴有些庆幸顾笙没有现在要他,说实话他虽然大胆去撩顾笙,但是他大部分是因为被周学锋气的,对于滚床单这件事他其实还有有些怕的。

    顾笙走出来的时候林宴还保持那个姿势缩在沙发上,顾笙走过来拍了他屁股一下,“去把裤子穿好,也不怕感冒了。”

    林宴这才爬起来,他窝到顾笙的怀里,“你为什么不和我做?也不让我帮忙?”

    顾笙身上带着凉凉的水汽,林宴知道他是去洗冷水澡了,心里更是有些难受。

    顾笙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别多想,什么都没有准备,你会受伤的。”

    这肯定不是主要原因,林宴在顾笙的肩窝处蹭了蹭,像是只猫儿,“我真没用,男朋友当得和摆设一样。”

    顾笙拍拍林宴的头,“瞎想什么,别着急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来,走得慢没有关系,只要每一步走稳就好。”

    林宴觉得顾笙实在是太好了,可是面对这么好的顾笙他却依旧会害怕,会迷惘,林宴觉得自己真是渣,他又有些害怕,自己的身上流着那个人的血,会不会有一天他也会伤害到自己所爱的人?

    一想到此林宴害怕得抱紧了顾笙,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不是那个人。

    今年的国庆和中秋撞到了一起,总共也才放七天,不少人因此哀嚎不已,林宴却是想着,怎么可能有七天,有三天就不错了。

    林宴第二天见到蔡桐就想起他昨晚在自己面前眼泪鼻涕一把抓,然后说自己看不起他。

    林宴面上没有什么尴尬的地方,蔡桐却是一看见他浑身就绷紧了,似乎是想起昨晚他干的蠢事,脸立马就红了,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脸红得和猴子屁股一样。

    “蔡桐,来一下我办公室。”

    林宴一喊蔡桐,蔡桐的皮都绷紧了,他僵硬的跟着林宴进了办公室。

    “林组长你叫我……”

    “嗯,以后你之前负责的工作就交给小龚。”

    蔡桐心头一哽,果然来了,林宴果然来打压他来了,他之前不认真工作,昨晚还跑到林宴面前去发酒疯,林宴是要辞退他吗?

    “你……你不能辞退我……”

    蔡桐一抬起头,眼泪又掉下来了,林宴懵圈的看着蔡桐,他没有说要辞退蔡桐啊,他哭什么?

    蔡桐不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面相还有些凶,看人的时候也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人,居然是个哭包。

    “你说我为什么不能辞退你?”

    林宴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着看向蔡桐,这样的姿势给了蔡桐很大的压力,他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眼泪倒是决堤一样不停的往下落。

    “我……我……我……呜呜……”

    林宴扔给蔡桐一包纸,那包纸正中蔡桐的额头,然后直直的落了下来,蔡桐赶忙手忙脚乱的接住了那包纸,心里却是委屈的想着林组长不仅要辞退他,还拿纸打他。

    林宴看蔡桐拿着那包纸不动,微微挑眉,“擦擦鼻涕。”

    “……哦……”

    蔡桐这才意识到那包纸是给他擦眼泪鼻涕用的。

    瓮声瓮气的说:“谢谢……”

    “嗯,你以后就跟着我,给我当助理。”

    蔡桐猛地抬起头,“你不辞退我了?”

    “那就要看你接下里的表现了。”

    蔡桐看林宴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心里一紧,剧烈的点着头。

    “我会努力的!千万不要辞退我。”

    “行吧,等会儿去后勤部领张桌子椅子过来,就放在我办公室里。”

    “啊?”

    林宴瞥了他一眼,“你是我的助理,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

    “哦……好!保证完成任务。”

    蔡桐这时候还没有注意到林宴说的是二十四小时,不仅是工作时间。

    林宴捉摸着蔡桐莫不是个傻子吧?

    “顾笙,能和我出来一下吗?我们谈一下上次那个事情。”

    纪佶转过头和顾笙说道,顾笙点点头,然后和纪佶出去了,卫小艺她们一瞧就立马凑到了一起,“有猫腻!”

    “我们小佶佶不得了啊,居然能拿下顾笙这个高冷男神。”

    “小佶佶毕竟长了张童颜嘛,身娇体软易推倒,哪个小攻不喜欢。”

    “可惜了,顾笙居然是个弯的,我还以为他是直男呢。”

    顾笙还不知道他和纪佶普通的举动在别人眼里已经演了一通电视连续剧了。

    “我爷爷说他这周日有空。”

    “纪佶,谢谢你。”

    纪佶有些害羞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客气,可以冒昧问一下你是给谁治病啊?”

    顾笙的眼底浮现出一抹柔情,看得纪佶一愣,“我爱人。”

    三个字让纪佶浑身都发冷,“哦……是吗……是这样啊,你这么年轻居然都已经结婚了。”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别把气氛搞得太尴尬,毕竟大家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还没有结婚。”

    “这样啊,不过应该也快了吧……恭喜啊,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喝杯喜酒啊。”

    纪佶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露出一抹笑意。

    顾笙点点头,“好。”

    纪佶将地址发给了顾笙,顾笙说下次请他吃饭,纪佶也敷衍的答应了,他们回到了办公室,纪佶却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他失魂落魄,食不知味,他不是没有喜欢过人,他也谈过恋爱,只是所托非人,他向家里出了柜,那个人却说他是疯子,玩玩而已,居然当真了,还闹得人尽皆知。

    纪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错,他喜欢同性,他不觉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好在他家里人都心疼他,没有因为他出柜而和他断绝关系,所以他才能这么勇敢的面对生活。

    纪佶看向旁边认真工作的顾笙,顾笙认真工作的样子,很英俊,也很让他心动,只是他不得不一次次的告诉自己,顾笙是个直男,他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了,你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直持续到周日那天,纪佶看见顾笙和一个容貌清隽,穿着一件姜黄色连帽卫衣,破洞九分牛仔裤,白色帆布鞋的男孩儿一同走来,纪佶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

    顾笙是gay?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