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是我

    那男孩儿的头发有些微卷,一双桃花眼带着熠熠生辉的笑意,走在顾笙身边,顾笙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带着笑意,带着温柔,带着纪佶不曾看过的深情。

    “纪佶。”

    顾笙的声音让纪佶突然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有些局促的对顾笙还有那个男孩儿笑了笑。

    “这是我同事,纪佶,他爷爷就是这次帮你看病的医生。”

    “你好,我是林宴,谢谢你和你爷爷的帮忙。”

    林宴笑起来风度翩翩,让人心生好感,纪佶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顾笙会和他在一起了。

    “不客气的,这边请吧。”

    纪佶走在前面,努力让自己不刻意转头去看那两人,他现在还有些懵圈,顾笙的爱人是男人?而且林宴看起来好眼熟,他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林宴?纪佶思索了一下,一时半会儿竟也想不起一点蛛丝马迹。

    林宴凑到顾笙耳边笑道:“啧啧,顾先生的桃花运可真旺盛。”

    顾笙捏了捏他的后颈,“别多想。”

    林宴咧了咧嘴,“我没有多想啊,你说的多想是什么?”

    顾笙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纪佶带着他们走进了一间陈设古朴的房间里,再往里走一股淡淡的药香飘荡在空气中。

    “爷爷,我带我朋友过来了。”

    “小佶啊,你快过来给爷爷看看,爷爷的烟杆掉哪儿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间传了过来,纪佶快步走了过去,叹了口气说:“爷爷,在您手里呢。”

    “哦哦,哈哈哈,老了老了……”

    顾笙和林宴走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穿着藏青色唐装的老人在和纪佶乐呵呵的说话。

    老爷子抬头看了过来,在顾笙和林宴之间来回看了看,最后定格在了顾笙身上。

    “纪老您好,麻烦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

    顾笙上前和纪老说话,纪老看了看顾笙的面色,“你身体看起来不错,只是之前生过一场大病,应该好好调养调养。”

    “嗯,今天要麻烦纪老给他看看病。”

    顾笙拉过林宴,林宴对纪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纪老好,麻烦您了。”

    纪老看了看林宴,又看了看顾笙,皱了皱眉头,对顾笙问道:“他是你兄弟?”

    顾笙摇了摇头,“是我爱人。”

    林宴暗中戳了一下顾笙,他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也不怕吓到老人家。

    奇怪的是纪老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去看纪佶,然后摇了摇头,“是个好孩子,有担当,我家小佶没福分。”

    纪佶一听,脸都要炸了,“爷爷……”

    顾笙和林宴都没有说什么,纪佶却觉得尴尬极了,他爷爷也真是的,知道就知道了,干嘛说出来,以后他在顾笙面前怎么做人啊。

    “这次来,主要是想麻烦纪老给他看看胃病。”

    纪老让林宴伸出手来,给林宴把脉。

    “太过操劳,注意按时吃饭,吃饭也注意要细嚼慢咽,切记忧虑,年纪轻轻的心思那么重做什么,凡事要放宽心一点,人生不过百年,及时行乐。”

    林宴一怔,然后点点头。

    顾笙将手搭在林宴的肩膀上,听见纪老的这话,捏了捏林宴的肩膀,明明他们也没有做什么亲密的举动,纪佶却觉得他们俩有一种旁人插不进去的亲密。

    “你要好好督促他按时吃饭,别吃刺激性强的食物,胃病主要是靠养,别仗着年轻就不放在心上,以后上点年纪有你苦头吃的。”

    林宴听到纪老的叮嘱,连连点头。

    纪老给林宴开了一张药方,让他们按照这个去抓药,顾笙和林宴谢过纪老,然后告辞离开了。

    纪佶看着顾笙和林宴离开的背影,垂了垂眼帘,真好啊,他也想有一个人像顾笙对林宴那样全心全意的对他好。

    “别看了,晚了一步。”

    纪老爷子咬着烟杆在纪佶背后说道,纪佶这才想起他爷爷刚刚干的好事,“爷爷,你刚刚干嘛乱说,你这样让我以后再顾笙和他男朋友面前多难做啊。”

    “哼,许他勾走我孙子的心,不许我感叹两句?”

    不是他勾走的,是我自愿的。纪佶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听见没有,让你好好吃饭。”

    “知道了,知道了,顾爸爸。”林宴凑过去亲了一口正在开车的顾笙。

    顾笙看了一眼正在玩游戏的林宴也不知道到底谁年长一些。

    林宴和顾笙回了家,半路中竟然下起雨来了,豆大的雨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

    “下雨了,应该可以凉快一点了。”

    林宴看着外面的大雨倾盆,将车窗按了上去。

    他们俩从地下停车场上了楼,但是却在门口遇见了被雨水淋得湿哒哒的邬以丞,一旁是被雨衣紧紧包裹着的甄以瑶。

    “橙子?”

    顾笙和林宴惊诧的看着邬以丞,邬以丞没有理会他们俩的震惊,快步的走了过来,将甄以瑶交到顾笙的手里,“甄以瑶给你们俩照顾几天,我有急事要走一趟。”

    “这个是她的换洗衣物和东西。”

    说完他就塞了一个大包到林宴手里,急吼吼的要往外走,顾笙一把抓住他,“你到哪儿去?有什么事非得在这种大雨天往外跑。”

    邬以丞转过头来,黑亮的眼睛上面布着一层阴翳。

    “Y省发生山洪,叶筵之被派过去救灾,刚刚新闻里说那里山体又垮塌了,我得过去。”

    “可是你过去又能怎么样,叶筵之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万一把你自己都搭进去,你要甄以瑶怎么办?”

    邬以丞死死的咬住牙齿,眉头紧皱,“如果我真的死在那儿了,管不了她了,也是她的命。”

    “为了叶筵之你值得吗?他可是在八年前抛弃了你,你还要去为他犯一次傻吗?”

    顾笙不明白,叶筵之到底给邬以丞喝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邬以丞连命都不要了,甚至连甄以瑶也不管了。

    邬以丞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直直的看着顾笙,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迷惘,“值不值得我管不了,我只知道我想去,我不去我的心会后悔,顾笙,这种感觉你应该懂吧?”

    顾笙抓着邬以丞手腕的手滑了下来,是的,他当然懂,因为他当初对林宴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就算他不爱我也没有关系,我看着他笑着也算是幸福。

    “甄以瑶我替你照顾着,但是你爬也要给我爬回来。”

    邬以丞笑了笑,一拳头垂在顾笙的肩头,林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了屋子里一趟,然后塞给邬以丞一包东西,“你走的急一定来不及买吃的,这些面包和水也比较好携带,里面还有几条巧克力,你最好揣在身上,必要时可以补充一下糖分和能量。”

    “谢啦,我走了。”

    邬以丞像是一阵风一样来去匆匆,顾笙带着甄以瑶进了屋子里,邬以丞虽然浑身都是雨水,像是只水鬼一样,但是甄以瑶的身上却非常干爽,只有鞋子有点湿润,林宴让她脱了鞋子,然后带着她去用热水洗了个脚。

    林宴将甄以瑶抱到沙发上坐着,然后蹲下身和她说话,“哥哥给你拿蛋糕吃,好不好?”

    甄以瑶迟钝的看了看林宴,似乎模模糊糊的认出了林宴是谁。

    林宴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小蛋糕放在甄以瑶面前,甄以瑶立马就露出了一个笑脸,“哈!”

    林宴揉了揉她的头发,“自己吃吧。”

    他站起身向阳台上打电话的顾笙看去,顾笙拧着眉头,一脸凝重,林宴猜测他应该是在是在托关系打听Y省的事情,可是顾笙能有什么关系?他不免想到了之前他被绑架那次,周学锋说是他救了自己,但是林宴后来察觉到周学锋说了谎,救他的应该是顾笙,后来的事情他也一直没有机会深究。

    很多疑问开始一点点充斥林宴的大脑,他觉得自己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真相。

    顾笙托了关系打听了Y省那边的情况,那边的情况的确很糟糕,现在还在下大雨,因为二次爆发的山洪,导致道路被阻隔,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出不去。

    其实这样对顾笙来说比较好,毕竟道路被阻隔,邬以丞就进不去,那么危险怎么也要小得多,但是顾笙从小和邬以丞一起长大,他知道邬以丞绝对不可能因为道路阻隔然后就此罢休,他或许会更加冒险,只要能够达到他的目的。

    顾笙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心情有些沉重,他只有厚着脸皮走了山路十八弯的关系,拜托现场那边的人帮他留意一下邬以丞,并且详细描述了一下邬以丞的外貌特征。

    顾笙打完电话,一转身就看见林宴在他后面目光沉沉的看着他。顾笙走过去,捧起林宴的脸,“怎么了?”

    林宴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啊,你打完电话了啊?”

    “嗯,差不多了别的我也没有办法了。”

    林宴点点头,“嗯。”

    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向顾笙,“之前我被绑架,救我的人是你吧。”

    林宴用的是陈述句,顾笙愣了一下,他其实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但是林宴这么一提,又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傻事。

    “嗯,是我。”

    虽然是意料中的答案,林宴却出乎意料的愤怒,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拳头打在了顾笙的脸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