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拉仇恨

    林宴一把扯住顾笙的衣领,“你可真是好心肠啊!”

    顾笙抓住林宴的手,林宴挣扎着从顾笙的手里挣脱出来,顾笙却抬手一把抱住他,将他死死的按在胸口。

    “放开我!”

    “对不起,对不起……”

    林宴一拳头砸在顾笙的胸口,“我是不是当初就该如你的愿和周学锋在一起?”

    顾笙一听,胸口一阵钝痛,却不是因为林宴的那一拳头,而是因为林宴的这句话,他不敢想象如果当初林宴真的因为这件事和周学锋在一起,他是否真的能做到他当初和邬以丞所说的那样云淡风轻。

    “我错了,我以为你和周学锋是两情相悦,或者说至少你对他也有好感,而我的感情才是多余的,我不想让你平添烦忧。”

    顾笙的声音有些哑,听在林宴的耳朵里,心脏一阵一阵的抽痛,这个人到底为他忍耐了多少,“不是的,你的感情不是多余的……”

    林宴一直都知道顾笙的感情十分的隐忍,但是他每次以为自己了解到全部了,事实却告诉他,那只是冰山一角。

    周学锋的感情像一把火,就算得不到也要将你燃烧殆尽,顾笙的感情却像一阵风,给你带来一阵清凉,却不求回报。

    林宴宁愿顾笙自私一点,也不愿意让他在背后为他吃苦忍耐。

    林宴抬手摸了摸顾笙的脸,“很痛吧?”

    顾笙在他的手心蹭了蹭,摇摇头,“不痛,没事。”

    林宴凑上去亲了亲顾笙的嘴角,“你也是活该,谁让你要当烂好人。”

    “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我会把你圈得死死的。不让任何人靠近你。”

    林宴笑了笑,“那你干脆把我揣在兜里得了。”

    “我也想,可是揣不进去,只能把你看严实点。”

    林宴问了顾笙,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顾笙拉着他坐在沙发另一边抱着他和他讲了事情的经过,而甄以瑶全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傻乎乎的吃了一脸的奶油。

    “你家居然还认识公安局的人?”

    林宴很是诧异,顾笙点点头,“我和你讲过啊,我爸爸是X省公安局局长。”

    林宴面色一僵,“我以为你当是是吓唬那个想把我带走的人的。”

    顾笙摇了摇头,亲了一下林宴的额头,“不是的,我爸的确是X省公安局局长,但是他对我比较严格,我从小到大也没有享受过什么优待,倒是比普通家庭的孩子受到的教育更加严格。”

    “那为什么上次我被绑架你托你爸的关系,你爸没有揍你?”

    林宴仰起头询问顾笙,顾笙揉了揉他的头发,“因为他知道我是为了他的儿媳妇。”

    林宴猝不及防的听见顾笙的这个称呼,面色一红,“什么儿媳妇儿!我是男人。”

    林宴炸了一下,又缩回顾笙的怀里,“不过还好我机智,要不然我真的答应周学锋,你就哭去吧。”

    顾笙低头虔诚的亲吻了一下林宴的额头,“嗯,谢谢你。”

    他是真的感谢林宴没有因为一时的感激而冲动,但也由此看出,林宴是个很难扭转他想法的人,认定了是什么就是什么。

    顾笙被林宴打了一拳,第二天挂着彩去上班,同事们都关心的问他怎么了,他总不可能说自己被家暴了,只说自己不小心磕的,虽然大家都不再问了,但是相信的人却没有几个。

    甄以瑶一大早就被顾笙和林宴送去了学校,但是下午放学比较早,顾笙去和那里的老师谈了谈,说可能会晚点过来,幸好他们学校有托管处,有老师陪着做作业,或者玩。

    林宴心情不错的上了班,昨晚和顾笙说开了,他们俩也没有把矛盾累积到第二天,他很喜欢这样,并和顾笙说好有什么矛盾,不能过夜,也绝对不可以冷战,宁愿打一架也不要冷战。冷战是非常伤感情的一件事,因为人真的在冷战的时候会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会出现,最后就会有一种天都要塌了的错觉。

    “组长早。”

    林宴一推开门就看见蔡桐已经坐在了他的办公室里一角,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缩在一角看起来可怜极了。

    “嗯,早,吃早饭了吗?”

    “吃了,吃了。”

    蔡桐在他面前似乎有些局促,说话都是毕恭毕敬的,林宴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蔡桐有点怕他的样子?

    “嗯,忙你自己的吧,我有事会叫你。”

    林宴说完这句话,就真的把蔡桐当做了隐形人,自己忙起了自己的事情,然后蔡桐这天充分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工作狂,一大早他就没有见林宴歇过气,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蔡桐仔细的想了一下,他们以前那个组长有这么忙吗?

    蔡桐的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前任组长时不时去他们背后溜达一圈,或者坐在办公司里吃零食,虽然也工作,但是绝对没有林宴这么拼命。

    一大早上,他们组的人基本都到林宴的办公室来报道过了,林宴对于瑕疵毫无容忍能力,把人骂得狗血淋头之后还会说一句:“你的能力不止如此,你可以做得更好,为什么要拿这种垃圾来敷衍我?”

    这像是在夸奖对方又的确是在损对方,一时之间竟让人不知道是爱还是恨好了。

    纪佶看到顾笙破掉的嘴角,还有脸上有些微肿的痕迹,如果顾笙的脸没有肿,他肯定会以为顾笙是和他男朋友亲得太激烈,啃的,但是看到顾笙微肿的脸后甚至有些怀疑顾笙是不是被家暴了。

    不过纪佶回忆了一下林宴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比顾笙还要矮上十公分,怎么可能打得过顾笙,一定是他想多了。

    纪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间触及到了事情的真相。

    “顾笙是吧?Drew请你过去一下。”

    Drew的助理走了过来,顾笙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她去了Drew的办公室。

    “你们说Drew让顾笙过去会不会是为了那件事?”

    卫小艺八卦的说道,大家不明所以,纷纷看向卫小艺,求八卦。

    “就是最近有消息说国外有一场盛会,会邀请很多业界大拿们前去,我们公司的几位大师都被邀请了,但是听说好像只有Drew和侯老有时间去。”

    卫小艺这么一说,大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都觉得就算Drew有意带人过去,也该是连组长,怎么可能轮得到顾笙这个新来的。

    “新来的怎么了,顾笙的实力摆在那儿,而且他很受Drew器重好吗。”

    卫小艺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给顾笙拉了多少仇恨。

    顾笙被Drew叫过去,的确是叫顾笙陪他出国去参加那个大会,顾笙有些犹豫,首先他的资质不够,就算Drew要带人出去,也该是连箐,其次就是他和林宴刚在热恋期,这次出差至少也要一周多,而且甄以瑶还在家里,林宴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

    Drew情绪很激动和顾笙说着这次大会,会有很多优秀的画师还有游戏制作方面的顶尖人才,顾笙虽然觉得打断Drew的热情不大好,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直说。

    Drew自然而然的以为顾笙会和他一样高兴能够前去那场盛会,但是他没有一点防备的被顾笙拒绝了,拒绝得他有点懵圈。

    “为什么?你有什么困难吗?”

    “我资质不够,我觉得连组长很不错。”

    Drew皱皱眉,“她是很不错,但是我认为你更好。”

    对于Drew的直白,顾笙当然是表示感谢,他委婉的表达了他还要在连组长手下做事,这样做不大好。

    Drew就是不喜欢国内的这一套,他始终认为能者居之,顾笙还在国外读书的时候,Drew就看中了他的才华,好不容易顾笙才答应和他一起共事,他当然把顾笙当做高徒一样的对待,人心都是偏的,没有谁做得到百分之百的公正,Drew自然也不例外。

    “恐怕不仅如此吧,你别告诉我是因为你舍不得你的恋人。”

    顾笙没有说话,Drew气急败坏的觉得自己猜中了真实原因!

    “滚吧,不求上进,哼!”

    “那我就先告辞了。”

    Drew没有想到顾笙居然还真就一点留恋都没有的走了,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后来顾笙给他送了他不少好酒才消了气。

    中午的时候顾笙特意给林宴打了一电话,催他吃午饭,果然,林宴忙得连水都喝不上一口,更别说是吃饭了,顾笙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林宴还不知道是他,非常客气的和他说:“喂,你好,我是林宴。”

    “你好,我是顾笙。”

    林宴这才如梦初醒,笑了一声,“哈哈哈,我忙晕头了。”

    “看看时间,该吃饭了。”

    林宴看了看时间,刚好十二点,“好,我这就去吃饭。”

    林宴知道要是他不听话,顾笙估计又要生他的气,毕竟顾笙比他自己还要紧张他的身体状况。

    “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检查。”

    “好好,你要不要过来找我亲自检查一下啊?”

    林宴这话无疑已经是在撩顾笙了,顾笙想了想如果一会儿吃完饭时间还早他的确可以过去亲自检查一下林宴有没有好好吃午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