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故地重游

    “那天我就是在这面玻璃窗外面卖鲜花和苹果,他们一家三口就在我们俩现在这个位置吃饭,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林家乐正在吃蛋糕,吃得满嘴都是奶油,似乎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当时真的以为特别好吃,再加上我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口水都不知道咽了多少次。”

    “那个男人慈爱的给林家乐擦嘴角的奶油,他们一家三口看起来其乐融融,我当时就想总有一天我会到这个地方来吃饭,把他们这儿所有的菜都点一遍。不过后来我去了S市,再加上繁忙的工作,就渐渐把这件事忘记了,要不是刚刚看见了这家店名我还真想不起来有过这件事。”

    林宴又叉起一块蛋糕塞进了嘴里,干涩的味道让他直皱眉头。

    顾笙听得心头一阵一阵的抽痛,他知道林宴一路走来不容易,但是究竟是怎么样的不容易,他无法猜测,但是现在他只是听见林宴回忆起当初的一件小事,他就宛如切肤之痛。

    他伸手握住林宴的手,不让他再吃那难吃的蛋糕,“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我一定把你偷回家养着。”

    林宴闻言笑了笑,“偷孩子可是犯法的,怎么?你难道还想和我玩养成吗?嗯?顾爸爸。”

    顾笙捏了捏林宴的手,“要是可以的话,那也不错,我一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林宴一听就不乐意了,“你是看不惯我的腹肌吗?还是想把我养胖了好吃掉。”

    顾笙居然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应该味道很好。”

    也不知道他突然想到什么了,耳朵居然可疑的红了起来,林宴一看就知道顾笙的脑子里肯定都是一些黄色废渣。

    “你注意一点,这还是在外面。”

    林宴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道。

    原本有些沉重的气氛在顾笙的插科打诨下变得轻松了许多,他们俩吃了午饭之后,林宴捧着一杯蜂蜜柚子茶往外走,“虽然菜品不怎么样,这蜂蜜柚子茶倒是还不错。”

    顾笙微微弯腰在他身边说道:“下次带你回X省吃好吃的。”

    顾笙他家就在X省,林宴是知道的,顾笙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带他回家见家长,虽然知道顾父顾母早就知道顾笙的性取向了,但是他还是不禁有些忐忑和害羞。

    “嗯。”

    林宴小声的应了一声。

    走出这家餐厅,林宴拉着顾笙说要带他去看看他念书的地方。

    “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你想看看吗?”

    林宴侧着头询问顾笙,顾笙眉眼柔和的点头,“嗯,我想看。”

    林宴笑了笑,原本他打算先带顾笙去他念高中的学习,可是他懵圈的发现太多年没有回过A市,这里的变化太大了,他根本就找不到路。

    “要不我们开导航吧……”

    林宴尴尬的转过脸询问顾笙,顾笙倒是没有笑话他,扬了扬下巴让他搜索导航。

    他们跟着导航开了一会儿车,林宴下车去问了一下路,很快就找到了林宴当初读高中的地方。

    “校门居然新修了,看起来不怎么像是我记忆里的地方了。”

    林宴下了车,然后去和保安大爷沟通了几句,顾笙停好车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林宴和人家说了什么,居然让他们俩进去了。

    “你和人家说什么了?怎么让我们进来了?”

    顾笙侧头询问林宴,林宴笑了笑,“秘密。”

    顾笙失笑,估计林宴又满嘴跑火车了。

    林宴的高中生活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回顾的,那时候真的是最累的时候,必须要保持成绩名列前茅,稍有松懈,奖学金就是别人的了,放了学之后又要出去打工,每天忙到深夜才能回家。

    “这里好多东西都翻新了,我都快不认识了,以前我们每天早晨都要出操,后来高三的时候高一高二的做操,我们高三的就围着操场跑步。”

    林宴指了指崭新的塑胶场地,忽然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一样往操场上跑了一段路,然后停在了一棵弯脖子树前,“以前我总是站在这个位置,我那时候发育得迟,没有多高,所以排队的时候比较靠前面,每次都是站在这棵树旁边,没有想到这棵树居然还在。”

    林宴很是怀念的摸了摸这棵树,顾笙拿出手机说要给林宴和这棵树拍照,林宴却拉着顾笙一起合照。

    “我现在有你了,干什么要拍单人照。”

    林宴勾住顾笙的脖子,顾笙扬了扬嘴角,“要不是学校里有监控,我真想亲你。”

    林宴闻言调皮的说道:“你要是亲了门卫大爷就该来撵我们了。”

    林宴勾住顾笙的脖子,顾笙配合的蹲低了身子,然后以这棵弯脖子树作为背景拍了纪念照。

    “我要拿回去洗出来,等我们老了拿出来看看。”

    顾笙听见林宴自然而然的说着他们以后老了还在一起的话,眼底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林宴又带顾笙去了他以前上课的教室,虽然一切都不一样了,但是林宴还是逛得很开心,“我当时就坐在这儿,周学锋坐在我后面……”

    林宴的话突然顿住了,他干什么要提周学锋。

    顾笙走过来握了握他的手,“是坐在这儿吗?”

    顾笙走到林宴指的位置前,摸了摸课桌。

    “啊……嗯。”

    顾笙让林宴坐下来,突然他走上讲台,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我叫顾笙,来自x省,从今天开始就是高二(3)班的学生,以后请多指教。”

    林宴看得怔愣,然后他看见顾笙从讲台上走了下来,经过林宴的时候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宴,然后坐在了林宴旁边,“你好,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请多关照。”

    林宴回过神来,然后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好说好说,我叫林宴,你可以叫我宴哥。”

    只见顾笙推了推眼镜,“宴哥。”

    林宴没有想到顾笙居然真的叫了,不由觉得心里有点小爽。

    两人玩着玩着角色扮演,顾笙就突然把林宴壁咚在了墙角,林宴四处望了望,也不知道这个教室里有没有监控。

    顾笙忽然把教室里的窗帘拉了起来,林宴只见一片米黄色飞扬起来,然后顾笙把他推进了窗帘里,低头吻住了他的双唇。

    “宴哥,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顾笙抓着林宴的手臂,目光灼灼的说道,秋日里的风吹起了窗帘,窗外是一棵巨大的榕树。

    林宴愣了一下,然后眉眼弯弯,“好啊,来让宴哥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接吻。”

    林宴勾住顾笙的脖子,迫使他弯下腰,嘴唇相贴,林宴的舌轻巧的滑进了顾笙的唇齿间,勾住顾笙的舌,相互纠缠。

    两人从学校里出来,脸上都像是施了脂一样,林宴的心情无与伦比的好,经过刚刚的角色扮演,他和顾笙就好像真的一起上过学一样,顾笙是转校生,成了他的同桌,然后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和他告白,他欣然接受,并且交换一个黏腻的吻。

    “这边虽然变了好多,但是这几家店面居然还在。”林宴说着带顾笙去吃了他高中学校附近的小吃。

    “还是我读高中时候的味道,就是分量少了不少,也不知道是我人长大了还是分量真的变少了。”

    顾笙一路跟着林宴听他不停的说着这里,那里,那些零碎的记忆,他跟着林宴走过这些地方,吃过这些吃的,就仿佛他也在这里生活过。

    他们后来又去了林宴的初中学校,那里几乎已经完全翻新了,一点过去的影子都找不到了,林宴有些可惜的说:“哎,还想给你看看当初我把周学锋捞起来的人工湖呢。”

    顾笙疑惑的看向林宴,“什么意思?”

    “就是我和周学锋第一次见面啊,他喝高了掉进了人工湖里,幸好遇见我路过,我就把他捞了起来。”

    顾笙闻言颔首,“这么说你对周学锋还有救命之恩?”

    林宴敛了敛嘴唇的笑意,“算是吧,但是这些年他帮助我的也不少,如果不是他我过得或许会更加艰辛,我们俩算是谁也不欠谁吧。”

    顾笙其实有些在意周学锋的问题,因为周学锋对林宴的执念,大家都知道,从上次的事情,他不觉得周学锋会这么善罢甘休。

    顾笙皱了皱眉,如果周学锋冲他来,那还好,他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周学锋对林宴因爱生恨,冲着林宴去。

    虽然林宴嘴上说着不在乎,可是十几岁就认识的友情哪里是说忘记就能立马忘记,说不在乎就不在乎的呢,周学锋的事情多少给林宴带来了影响,哪怕是一点顾笙也不愿意看见林宴不高兴。

    他们逛完了林宴的学校,林宴突然陷入了沉默,他安静到反常,夕阳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林宴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过身对顾笙说:“再和我去一个地方吧。”

    背着光,顾笙看不清林宴的面容,他想林宴是以什么表情说的这句话呢,他要带自己去的地方又是哪里呢?

    但是当他走上前和林宴并肩,林宴毫不介意得在人群中牵住他的手的时候,顾笙忽然觉得去哪儿都无所谓了,只要身边的这个人是林宴,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