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关于房子

    溱树路常生街四十六号,顾笙仰着头看着门牌,这个地址他记得,无怪他记性太好,只是那次林宴喝醉了,说要回家,周学锋和林宴说了这个地址之后林宴就乖乖跟他走了。

    这房子应该是比较久远了,也是难得没有拆迁重建,周围进进出出不是买菜回家的大妈就是领着小孩儿放学回家的妇女。

    林宴指了指一家窗户外挂着吊篮的人家,“那以前就是我家。”

    顾笙看了一眼,很普通,并看不出和隔壁有什么不同,但是他知道在林宴眼里那就是有着非同寻常意义的地方。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住在这儿,后来远走他乡便卖了这个房子。”

    顾笙其实想问他为什么不留着,毕竟是他和他母亲居住过的地方,可是他看着林宴的脸又问不出来了,这于林宴而言是美好的回忆,也是穿肠的毒药。

    林宴站在楼下往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一个女人走到窗台处给那吊篮浇水,似乎是发现了林宴正抬头看着这里,又不大确定,林宴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然后往前走了几步,“走吧。”

    林宴深刻的意识到,那个家早就已经是别人的了,从多年前,他卖掉这个房子开始,这个地方就和他再无瓜葛。

    林宴突然转过身,倒退着走,他看着顾笙,笑道:“你知道吗,我这些年来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我都已经二十七岁了,还没有实现,现在看来买房子也是遥遥无期的事情,偏偏S市的房价只增不减。”

    顾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照林宴的工资,首付一套房完全是够的,当然除非林宴想买别墅或者大面积的房子。

    “月安雅筑你知道吧?”

    顾笙点点头,那个地方他当然知道,新修建竣工没多久的房子,环境很好,特别是绿化做的很好,临着河岸,在南方水有生财之意,所以那里的楼盘卖得非常迅速,邬以丞还说以后给甄以瑶在那儿买套房子,顾笙毫不留情的说他别饿到甄以瑶比较现实。

    “嗯。”

    “其实那里才开始修的时候我就看中了,其实之前钱也攒的差不多了,如果当时升职的事儿没黄,说不定我现在已经住进去了。”

    林宴虽然口头上说着很惋惜的样子,但是他的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惋惜,“不过,没有买到房子也不错,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以前总觉得买了房子才算是安稳,但是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不是买了房子就会觉得安稳了,而是我漂泊多年的心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

    顾笙的眼睛不由放大,他怔愣的站在原地,然后抬手捂住了嘴,林宴见他突然不动了,而且还捂住了嘴,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赶忙跑了过来,“顾笙?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听到林宴焦急的声音,顾笙觉得自己心头又涩又甜,他将头抵在林宴的肩头,然后小声的说:“没事。”

    林宴哪里肯相信他真的没事,他认定了顾笙肯定哪里不舒服,在逞强,正打算扶着顾笙去医院,顾笙就抓住了他的手臂,“真的没事,这附近有宾馆吗?”

    林宴因为顾笙是想休息一下,他看着天也的确晚了,便带着顾笙去了附近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他们运气比较好,虽然是国庆大假,但是A市并非旅游城市,没有招来太多的旅游者,导致订不到房间。

    林宴扶着顾笙拿着门卡进了房间,“你先去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如果一会儿……唔……”

    林宴原本想说要是休息一下还没有好的话他们就去医院,没有想到他话还没有说完,顾笙就突然生龙活虎的将他抵在门上重重的亲了上去。

    顾笙的吻向来比较温柔,但是今天的顾笙,像是急于宣泄某种情绪一样,重重的亲吻着他,他霸道而强势的入侵他的口腔,在他口中一阵翻江倒海,亲得林宴有些呼吸困难。

    顾笙的腿强势的卡进林宴的两条腿之间,两具温热的身体在这一刻仿佛一点就着,林宴顿时也管不了顾笙为什么突然亲上来,而是热情的环抱住顾笙的脖子,热切的回应着顾笙的亲吻。

    得到林宴的回应,顾笙更是情难自禁,手也不规矩的往林宴的衣服里钻去。

    林宴间或喘上一口气,立马又被顾笙吻住,他从来不知道顾笙清冷的外表下还有这么热情似火的一面。

    顾笙甚至来不及往里面走,直接将林宴按在门板上亲吻,林宴被冰凉的门板硌得肉疼,那凉凉的触感也让他不由收缩了肌肉。

    “别在这儿……”

    他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嘴巴得空,急促的说道。

    顾笙在他的喉结上用牙齿厮磨了一会儿,然后将他横抱起来,往那铺着雪白的床单,一丝皱褶也没有的大床走去。

    林宴心中隐隐猜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奇妙的是他除了有点羞涩和紧张之外并没有什么排斥的心理,他甚至有些期待和顾笙融为一体。

    顾笙低头亲吻了一下林宴的额头,眼神里流露出的珍视让林宴动容,顾笙亲吻着他,然后顺着他的肌肉线条,往下滑,最后来到要害处。

    炙热的口腔几乎要让林宴控制不住发泄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在顾笙并不怎么高超的技术下,他喷了顾笙一嘴,而且顾笙这个有洁癖的人居然还咽下去了,林宴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重塑一下。

    看着顾笙红艳的嘴唇上面亮晶晶的似乎带着水渍,林宴的脸不可遏制的爆红。

    顾笙却是低头在他的肚脐下方亲了一口,林宴以为顾笙会要他,但是顾笙却隐忍的在他的耳边用他那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说:“乖,把腿并拢,我不进去。”

    完事之后,林宴觉得自己大腿内侧估计被顾笙磨破了皮,那种好像顾笙真的已经进去的错觉让他有些心慌,他毕竟是个男人,虽然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也没有真的想过自己会被同为男性的别人压在身体下面,那种感觉让他有些发慌,他不得不感谢顾笙的体贴,要是顾笙真枪实弹的来,他估计要临阵脱逃。

    林宴翻了个身,顾笙刚好洗了澡回来,身上带着热气瞬间包裹住林宴,顾笙亲了一口他的鬓角,“饿了吗?”

    林宴仔细感受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怎么饿。”

    顾笙将他揽在怀里,黏糊得有些过分,“那就再躺会儿吧,我们出去吃?”

    林宴也有许久没有见过A市的夜景,便点头答应下来,发泄之后林宴浑身轻松,便觉得有些困,他小声的和顾笙说:“我有点困,先睡一会儿。”

    顾笙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好,一会儿我叫你。”

    “……嗯。”

    这声音已经气若游丝了,顾笙也没有再去打扰他,而是摸了摸林宴额前的碎发,注视着林宴的睡颜。

    林宴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缓起来,看来是真的睡着了,顾笙却不大困,他很清醒,其实今天跟着林宴看到的那些人和事都让顾笙大概能够勾勒出林宴的过去,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林宴还没有告诉他,只是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后不管如何,林宴身边都有他陪伴。

    晚上八点左右,顾笙和林宴出门去找了家餐馆吃晚饭。也顺便把顾笙那辆被遗忘在路边的车给开回他们住的地方去,还好没有被贴罚单,也算是顾笙停车的地方比较偏僻。

    吃饭的餐馆很普通,林宴说真的美味就是要这种小餐馆才能吃到,那种大餐馆根本不地道。

    顾笙沉静许久的洁癖症又发作了,他看着油腻腻的椅子和桌子,非常抵触坐下去,林宴看着他那嫌弃的皱紧眉头的模样虽然想笑话他,但是又莫名的觉得这样的顾笙看起来像是个小可怜一样,十分惹人疼。

    林宴不得不忍痛离开了这家生意火爆的店,带着顾笙去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是干净整洁的餐馆。

    林宴有些无语的看着顾笙用纸巾把桌面和椅子擦了好几遍,才勉强坐了下去,吃饭的碗和筷子也要先找服务员要来热水烫一烫才肯用。

    “我觉得你以后出门自带一套餐具比较好。”

    林宴坐在顾笙对面毫不留情的说道,顾笙居然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可行性。

    虽然地方小,看起来也普通,但是味道不得不说真的很不错,顾笙难得多吃了一碗饭,他见林宴吃那道水晶冰糖蹄花吃得满嘴冒油。

    吃完饭结了账之后,他们已经走了一小段路了,顾笙突然想起自己有个东西掉在了那家餐馆,让林宴在这儿等他一下,他马上就回来,林宴原本想和他一起过去的,但是顾笙却说不用,很快就回来,让他刚吃了饭别剧烈运动。

    林宴也知道的自己的胃娇贵,便乖乖听话,无聊的站在路边吹着夜晚的冷风,周围人来人往,明明是他出身成长的城市,他却觉得陌生极了。

    时过境迁,一切都不复从前。

    而故人却在你不预料间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林宴?你是林宴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