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美人

    林宴闻声看去,是一个高瘦的男人,长相十分普通,就是那种扔到人群中立马就会找不到的那种人,大概因为比较劳累的缘故,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

    林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方,却迟迟想不起自己的记忆里有过这号人。

    “你好,抱歉……你是?”

    对方没有介意林宴想不起他,反而笑了笑,道:“你想不起我也是应该的,毕竟你念书那会儿不怎么爱搭理人。我经常跟着周学锋去找你,不知道你还记得到不,那时候有一个叫瘦猴的就是我。”

    他这么说,林宴隐隐有了印象,他念高三的时候分了班,他进了尖子生的班级,周学锋的成绩没有办法进去,便不得不和他分开,后来周学锋经常跑来找他,身边还总是跟着一群人,其中有一个非常瘦的男生,他们叫他瘦猴,林宴之所以对他有印象是因为周学锋总是叫那个瘦猴去跑腿买这样买哪样,但是那个瘦猴却从不抱怨。

    “是你啊,我有印象,好久不见。”

    林宴笑了笑,他没有上班所以穿着比较随意,姜黄色连帽卫衣,露出一截脚踝的九分牛仔裤,小白鞋,头发有一段时间没有剪又恢复成了以前有些微卷的头发,再加上他笑眯眯的模样,令人毫不怀疑他是个青春飞扬的大学生,哪里想得到他和眼前这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人是同一届校友呢。

    对方看着林宴的笑容愣住了,“你……你变了好多啊。”

    “是吗?毕竟都快三十的人了,当然和从前不一样啊。”

    那人摸了摸后脑勺,想说我们都越变越老,而你却越变越年轻。

    “你一个人回得A市吗?周学锋怎么没有和你一起?”

    林宴摇摇头,“他没有和我一起。”

    那人踟蹰了一下,才问道:“你……你和周学锋在一起了吗?”

    他问完这话可能觉得有些唐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林宴微微瞪大了眼睛,“该不会你们都知道周学锋喜欢我吧?”

    那人点点头,“嗯,锋哥从来不避讳这件事,当时有一段时间他没有和我们一起走了就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过来,他就生气了。”

    林宴有些哑言,他是记得以前有一段时间一放学周学锋就过来找他,他问过周学锋怎么没有和他那些朋友一起,周学锋撇撇嘴说了句“没意思。”

    他当时也没有追问,没有想到原来是这样。

    “他当时还叮嘱我们不要乱说,怕我们影响到你的学习,一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林宴点了点头,“嗯。”

    “那你们……”

    林宴摇了摇头,“没有。”

    那人显然是有点震惊,周学锋居然没有追到林宴。

    “林宴。”

    林宴一听见到顾笙的声音表情就柔和下来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先走了,我们改日有空再聚。”

    “哦……嗯,好。”

    那人看见林宴跑向路灯下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那男人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因为身材修长所以不仅衬得起那件风衣还硬生生穿出了名模的效果。

    对方似乎在询问林宴什么,林宴笑着和他说了几句话,那身材颀长的男人往这边看了一眼,冲他点了点头,然后便和林宴一起离开了。

    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瘦猴却一眼看出这两人关系匪浅,他怔怔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很般配的感觉。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巧合的是高中同学说明天开同学会,让他去,联系他的是他们班的班长,他想着当时周学锋的跟班里也有班长就很八卦的和班长说了他在A市偶遇林宴的事情。

    “你是没有看见,林宴像个上大学的大学生一样鲜嫩,一点都看不出是快三十的大叔。”

    “锋哥没有和他一起?”班长激动的问道。

    “没有,锋哥根本就没有追到人,我简直震惊了。”

    有时候八卦这种东西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一传十,十传百,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周学锋这里。

    听到林宴在A市的消息,周学锋猛地就从自家沙发上坐了起来,林宴来A市做什么?他不是说了再也不会回A市吗?难道是来找他的?

    周学锋摇了摇头,想到了上次被林宴开瓢的事情。

    他拿起手机有些兴奋的想要给林宴打电话约他出来吃个饭逛个江边,再谈谈心。

    但是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号被林宴拉黑了,他决定去微信上找一下林宴,他先给林宴发了一条消息,林宴没有回复他,周学锋决定先逛逛朋友圈,这一看不得了,差点把他气炸了。

    林宴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他和顾笙的自拍,背后有一棵弯脖子树,他们俩头靠着头,林宴笑得一脸灿然。

    配的字是:重拾青春。

    下面有秦柔给他留的言,发了个坏笑的表情,和一串“yoooooo”。

    周学锋捏紧了手机,气得几乎想要砸了手边的东西,林宴不是来找他的,而是来和顾笙一起回忆那些独属于林宴和他的记忆,那些独属于他和林宴的东西已经不再是他和林宴的了,而是加进了一个顾笙,是重新创造的,独属于顾笙和林宴的,他周学锋已经变成了林宴生命中,记忆里的一个过客和别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周学锋一拳头垂在桌子上,直把玻璃桌给垂裂了。

    “顾笙!”

    他咬牙切齿,看着照片里的顾笙,恨不得把顾笙给生吞活剥了。

    第二天顾笙和林宴在附近的早餐店吃了早餐,林宴看着顾笙一直想去挠他的背,“别挠,一会儿去买点药,你这皮肤也太娇嫩了,居然过敏了。”

    顾笙点点头,其实他昨天特意带了睡衣,但是林宴没有带,他就给林宴穿了,林宴却只要了上衣,遮住了屁股,然后让顾笙穿睡裤,这导致顾笙的上半身是没有衣服遮挡的状态,天气还暖和,也不会感冒,林宴想要顾笙就这么睡,顾笙偏偏跑去把T恤穿上,可惜睡到半夜的时候林宴乱动把顾笙的衣服给撩了起来,手还伸了进去,这就导致顾笙娇嫩的皮肤亲密接触了一下酒店的床单,成功的过敏了。

    偏偏林宴这个罪魁祸首还不自知,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

    他们趁着还没有热起来,开着车回了S市,林宴看着顾笙看着,嘀咕道:“要不我也去考个驾照吧。”

    “可以,以后你去附近出差也方便。”

    林宴却是想的是总不可能一直让顾笙一直开车,他要是学会了还可以替换顾笙,这样顾笙也不至于太累了,下定决心之后林宴就回去查了报考驾校的事情。

    现在已经十月份了,林宴想起顾笙的生日就在十一月,他得想想送顾笙什么礼物,顾笙好像什么都不缺,这倒是有点难到他了。

    进入S市的时候,顾笙的手机响了起来,顾笙让林宴帮他接一下,林宴打开一看居然是纪佶,他疑惑的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顾笙,“是纪佶。”

    顾笙蹙了蹙眉头,“你接吧。”

    林宴却是揶揄道:“我接?万一是找你调.情的怎么办?”

    顾笙却是不怕,坦然道:“那就麻烦老公处理一下干扰我们美好感情生活的小麻烦。”

    这马屁显然是拍得林宴很舒服,特别是顾笙从来不会叫他“老婆”而是叫他“老公”小小的满足了一下他的虚荣心。

    林宴接起了一直在响的电话,但是他没有开口,然后就听见了纪佶那有些软的声音。

    “喂,顾哥,我是纪佶。你已经回家了吗?”

    林宴大喇喇的回答道:“纪佶呀,我是林宴,顾笙还在睡觉,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转告他。”

    纪佶显然没有想到会是林宴接的电话,一大清早顾笙还在睡觉,林宴却接了顾笙的电话,足以看出他们俩昨晚是睡在一起的,说不定还“战斗”了一宿。

    纪佶如鲠在喉,他心里觉得林宴这人怎么能随便接别人电话呢,顾笙也没有同意,实在是人品不好。

    “哦……哦哦,没什么事,我听顾笙说他要回老家,就想问问他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我爷爷喜欢那边的特产,想请他帮忙带一点。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林宴当然是笑着应下,“纪老爷子要,我们肯定帮忙买,小意思。”

    “那就谢谢了,你和顾笙一起回家了啊?”

    林宴这人撒谎简直不打草稿,瘫在副驾驶上,张嘴就来,“对啊,没有办法,顾笙他爸妈催得紧,说不把我带回去就不让顾笙回家了,哈哈哈,为了不让顾笙回不了家,我肯定得陪他跑一趟啊。”

    纪佶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哦,这样啊,看来叔叔阿姨很喜欢你啊。”

    “顾笙说我现在是他们家的团宠,哪天说不定他爸妈不要他了,也不会不要我,他简直太夸张了,哪儿有不要亲儿子要儿媳妇的。”

    纪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敷衍了林宴几句,和林宴挂了电话。

    林宴转过头看向顾笙,“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万一哭了怎么办?”

    顾笙趁着红灯偷了个香,“不过分,哭了也不管我们的事。”

    林宴一双桃花眼笑吟吟的看着顾笙,“真不心疼人家小美人儿?”

    “你才是我心尖尖上的小美人儿。”

    林宴闻言笑了起来,摸了一把顾笙的脸,挑着他的下巴,故作纨绔的说道:“那你就是我心尖尖上的大美人儿,大美人儿,给爷笑一个。”

    顾笙配合的扬了扬唇角,林宴赏了大美人儿一个香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