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番外

    (七夕无责任特别番外,与正文进度无关。)

    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到了,临近节日前夕各大商家平台纷纷做起了活动,林宴他们公司也不例外。

    别人过七夕,他们加班,单身狗尚且还好,一个个有家室,有女朋友,男朋友的人不能过七夕,还得加班?这不是分分钟要闹分手,闹离婚的节奏吗?林宴坐着顾笙的车,开开心心的照常上班,下车之前顾笙还给了他一个Goodbyekiss,导致林宴心情很不错,可是他一大早进到公司,到处却怨声载道。

    “我女朋友说要和我分手,她以为我不想和她过情人节甜甜蜜蜜吗?可是加班不放过啊!”

    “别说了,都老婆说自从我们结婚之后我就不在乎她了,现在连七夕也不陪她。”

    “真是不明白,我感觉一年要过好几个情人节,二月十四号刚过完,我女朋友说三月十四号还有个白色情人节,现在才过多久又来了个七夕情人节,我觉得我是过不起节了。”

    “这就是你不懂了吧,我老婆说,每个月的十四号都是情人节。七夕是我国的情人节,别的可以不过,但是七夕不能不过,我今天要是没有表示就等着回去跪键盘吧。”

    当然,自然有不少单身狗表示不懂你们这些情侣们。

    林宴走进办公室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今天是七夕,他是不是应该对顾笙有点表示啊?

    林宴点开网页,想看看应该送点什么礼物,不过现在看来送什么都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吧。

    更何况他们今天还要加班,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够下班,情人节什么的,还是留给有空余时间的情侣们去过吧。

    林宴他们七夕游戏宣传画画了好几版,各种七夕福利,林宴原本还想着谁七夕还在游戏上过啊,但是事后公司的销售额证明,不仅有而且还很多。

    并且和圣诞节买苹果的那些笨蛋情侣们不相上下。

    林宴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七夕的事情,可是他一忙起来,什么七夕,八夕早就忘到天边儿去了。

    林宴下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会儿已经九点过了,他走出公司往地铁站那边走,那家很火爆的甜品店正在打烊,林宴看着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地上的玫瑰,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七夕。

    他快步走了进去,“抱歉,请问还有蛋糕吗?”

    工作人员很抱歉的告诉他,已经售罄了,林宴也猜到了,都这个点了,而且还是过节,售罄了也很正常。

    “哦,这样啊,打扰了。”

    林宴正准备去地铁站,店里的一个姑娘就叫住了他。

    “帅哥,还有一个小蛋糕你要吗?”

    林宴惊诧的看向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儿,“不是没有了吗?”

    “是我们店长给女朋友准备的,可是刚刚他女朋友说来不了了。你还要吗?”

    林宴漂亮的桃花眼完成了月牙儿,在黑夜里亮的不可思议,直把那女孩儿看得红了脸,“要的!”

    林宴再三谢过那位店长才拎着一个六寸的小蛋糕回了家。

    “店长你怎么把留给你自己吃的蛋糕卖给了那个帅哥啊?”

    扎着马尾辫的姑娘询问道,店长笑了笑,“看他长得可爱呗。”

    那姑娘闻言笑了起来,她也觉得那个帅哥长得好看,特别是起来的时候,那双桃花眼特别漂亮。只是看样子已经有女朋友了。

    店长看着路上早已经没了林宴身影的大马路,想起了很久以前也有这样一个人大晚上冲进他的蛋糕店问他还有蛋糕吗?那一下便撞进了他的心里。

    “喂,老婆,刚刚看见有个小帅哥长得挺好看的,就把你的蛋糕卖给他了……”

    扎着马尾的姑娘忽然看见店长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完了,今晚要跪方便面了。”

    林宴提着蛋糕打开了门,但是房子里居然是黑黢黢的,他抬手准备去开点灯,然后就忽然被一股力量按在了门上,手一软,蛋糕便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坏没坏。

    难道是进贼了?

    林宴的心头一紧,“你放开我,我可以给你钱。”

    林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压制住他的力量,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有一股热气凑到了他的脖子上,一股陌生的味道钻入了他的鼻间,他的脖子被湿热的舌头舔过,林宴瞬间起了鸡皮疙瘩,浑身战栗。

    他反抗着想一脚踹过去,却被一只手死死的按在了门上,双手被反扣住,脸抵在冰凉的门板上,林宴心惊肉跳,根本动弹不得。

    漆黑的夜里他什么都看不见,空气中弥漫着汗水的味道,身后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然后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身后。

    林宴顿时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往上一顶,头顶直接顶到那人的下巴,那人吃痛手上的力气也就送了,林宴趁机一脚向他踹过去,但是很快他的腿就被一把抓住往后用力一拉,林宴单脚重心不稳,直直的往地上摔去,只是奇怪的是那人赶忙抓住了他,然后将他轻轻放在地上。

    林宴浑身一愣,“顾……顾笙?”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林宴就被腾空扛了起来,吓得林宴惊呼一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只摸到一片湿滑的肌肉。

    林宴被扛进了浴室,灯一打开,林宴的眼睛有些无法适应这么强烈的光线,闭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林宴愣住了。

    他被放在浴缸边缘,身后浴缸里是正冒着热气的水,水面上飘着红色的玫瑰花,就连地上都是一直延续到浴室门口。

    他一抬头便看见了顾笙,顾笙居然没有穿衬衣也没有穿规规矩矩的衣服,而是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露出肌理分明的肌肉线条,顾笙的身形颀长,手臂上的肌肉不是那种鼓鼓的而是恰到好处,非常赏心悦目。

    黑色的背心,白皙的肌肤,还有露出一截脚踝的迷彩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军靴,林宴咽了一口唾沫,这才注意到顾笙居然没有戴眼镜,而且平常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凌乱而随行,立刻把他锐利的五官显露得更加淋漓尽致,这样的顾笙,宛如草原上一只健美的猎豹,充满野性,也美丽摄人。

    林宴没有见过这样充满野性的顾笙,他眼睛都看直了,屁股一滑,整个跌进了浴缸里,水溅了他一脸,鲜红的玫瑰花瓣落在了他的唇上,林宴像是只迷途的小鹿,不仅衣服湿了,就连眼睛都是带着水光。

    林宴上身是一件普通的白衬衣,因为工作原因必须着正装,所以他现在也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有时间穿他那些青春洋溢的衣服。

    白色的衬衣一沾上水就贴上了皮肤,仿佛有吸力一般隐隐勾勒出林宴瘦削却不显单薄的身子,他的脖子上还系着领带,顾笙走过去压低身子林宴嗅到扑面而来的雄性荷尔蒙,宛如圈地的野兽,下一秒就有被咬断脖子的危险,林宴的喉结都在发颤。

    林宴泡在温水里,身体不住的发烫,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笙看,生怕看漏一点,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硬的不行了,顾笙忽然伸手在他的嘴唇上碾压,那片红艳的玫瑰花被按压在林宴的唇上,相得益彰,十分诱.人。

    林宴不由自主的张了张嘴,皓白的牙齿轻轻将红艳的玫瑰花瓣咬住,顾笙忽然伸手扯住林宴的领带,将林宴拉近,低头吻上林宴被拇指捻红的嘴唇。

    那片玫瑰花瓣不知何时落在了水里,隐没在了大片如火的花瓣中。

    顾笙的手扣住林宴的后脑勺,将他按向自己,不容许林宴逃脱,他的吻也和往日不同,充满了侵略性,让林宴不由想要和他斗争。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快乐,一群河蟹爬过,详见作者有话说———————————————————

    等到云散雨收,林宴从浴室出来想往床上躺,才发现从浴室门口到卧室里全是一个又一个精美的礼盒,林宴瞠目结舌,顾笙从后面抱住他,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七夕快乐。”

    林宴眼眶一热,转过身抱住顾笙,“谢谢,对了我买了蛋糕,也不知道刚刚摔坏了没有。”

    林宴转头去找蛋糕,发现蛋糕正孤零零的躺在门边上,他拿起来一看,坏了一点,还能吃。

    顾笙从后面将他抱起来,“看来还能吃,可不能浪费了。”

    林宴对此很赞同,不过顾笙一直都不喜欢吃蛋糕,为什么今天突然说要吃蛋糕了?

    卧室的门关上了,静默一会儿传来了林宴的惊呼声:“别往我身上抹啊!”

    只见紧闭的卧室门突然开了,刚伸出一只手的林宴下一秒就被拉了回去。

    “放过我啊!哥哥我肾快透支了!”

    “啊~”

    长夜漫漫,金风玉露,良辰美景,其中滋味不可与人道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