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改口

    “哥,你回来啦!嫂子!”

    顾箫正好从外面回来,先是看见了顾笙,激动的走上前去然后就看见了屋里的林宴,声音一点也不小的喊道。

    林宴:“……”

    顾笙拍了一下顾箫的后脑勺,“好好说话。”

    顾箫吐了吐舌头,乖乖的喊道:“宴哥好。”

    “箫箫好。”林宴这才展露出笑容。

    “行了,快进来吧,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做饭,小宴你坐下吃点水果,晚饭一会儿就好了。”

    顾妈妈慈爱的拍了拍林宴的手背,林宴却站了起来,“阿姨我来帮忙吧。”

    “那能让你帮忙,让顾笙来就行了。”

    林宴还想说什么,顾笙拦住了他,“等着吃咱妈做的饭吧,我带你去我的房间休息一会儿吧。”

    咱妈什么的,当着顾父顾母还有顾家妹妹的面说这话也不嫌臊得慌。

    总之林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顾笙拉着林宴上了二楼,进了他的房间,顾笙的隔壁就是顾爸爸的书房,林宴扫了一眼,一墙的书。

    顾笙的房间很干净,看得出来顾妈妈经常给他打扫,就连被褥都是新换的,林宴躺在上面还嗅得到洗衣液的清香。

    顾笙的房间和他在S市的房间比较相似,整齐而干净,只是他的床单不是冷色调的而是温暖的鹅黄色。

    顾笙摸了摸鼻子,“我妈喜欢。”

    看得出来,因为上面还印着小星星,这么幼稚的图案林宴可不认为是顾笙童心未泯。

    “你不是要给我看你武术冠军的奖杯吗?不是哄我的吧?”

    林宴突然坐了起来,笑吟吟的说道。

    “当然不是。”

    说着顾笙就走到书柜前,拉开一个抽屉,里面居然全是顾笙从小到大各种林林总总的奖杯,奖状,荣誉证书。

    林宴僵直的坐在床上,被学霸的气息喷了一脸。

    “这个,你看。”

    顾笙真的给林宴翻出了他青少年武术冠军的奖杯,上面还刻着顾笙的名字。

    林宴完全想象得到顾笙在邻居大妈口中是如何的厉害,她们又是如何对自己的孩子耳提面命说着你要是有人家顾笙一半挣气老娘我就不用发愁了。

    想到此,林宴不禁笑出了声,顾笙走过来凑近他,“笑什么?”

    林宴摇摇头,“有你小时候的照片吗?我想看看。”

    顾笙的面色一僵,“咳,不知道放哪儿了,一会儿我问问我妈。”

    林宴也没有怀疑,点点头,答应了。

    “你以前就是在这儿写的作业吗?”

    林宴指着一旁的书桌,顾笙颔首,“其实这张桌子是我高三的时候换的,也没有用多久。”

    林宴走过去感受了一下学霸做作业的位置,桌上还有一盒彩铅,估计是顾笙没事的时候拿来画画用的。

    明明都是很平常的东西,林宴却是新奇的这里摸摸那里碰碰。

    顾妈妈在楼下叫了一声顾笙,顾笙让林宴自己看,他先下去帮顾妈妈做饭去了,林宴点点头。

    顾笙的房间里有很多的书,居然连小学时候的课本都还完整的保留着。

    林宴兴致盎然的翻看了一下,在角落里看到了一本蓝色的相册,林宴起先是不确定的,但是当他抽出来一看,果然是相册。

    居然放在这儿,林宴拿着相册坐在椅子上,翻开一看,第一张居然就是顾笙的裸.照!

    趴在大红色的澡盆里,露出肉肉的小屁股,估计是顾笙一岁的时候,林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太可爱了,肉肉的,好想咬一口。

    再往下是顾笙上幼稚园的时候,那时候的顾笙还很爱笑,眉眼弯弯,像个小仙童似的,邬以丞说得果然没错。

    再往后翻,居然有顾笙穿小裙子的照片,顾妈妈蹲在他旁边,年轻漂亮,非常有气质,小小的顾笙似乎很不喜欢这样的打扮,抿着嘴小手扯着裙角,一脸我很不开心的模样。

    和一旁笑得灿烂的顾妈妈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顾笙穿小裙子的照片还不止这一张,居然还有单人照,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裙子是浅粉色的,上面还有一只小兔子,顾笙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镜头,林宴瞬间想要一个女儿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小顾笙萌化了,这简直太可爱了,他想要偷孩子了!

    林宴兴致勃勃的翻着照片,后面顾笙一点点长大,脸上也逐渐没了笑容,就连拍照都是不情不愿的,高冷范儿十足,林宴还看见了顾笙和邬以丞的合照,应该是在他们上高中那会儿吧。

    邬以丞染了个深蓝色的头发,勾着顾笙的肩膀,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看着镜头,比了一个摇滚手势,那笑容看起来嚣张极了。

    而顾笙那时候还没有戴眼镜,穿着肥大的校服一本正经的站在邬以丞旁边,活像是被小混混欺负的优等生。

    “哈哈哈哈……”林宴不禁笑出了声,这鲜明的对比实在是太搞笑了。

    顾笙原本是想叫林宴去吃饭的,但是他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林宴爽朗的笑声,他疑惑了走了进去,想看看林宴在笑什么,然后就看见了林宴腿上那本相册。

    顾笙顿时浑身都僵硬了,林宴笑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他一抬头就看见了僵直的站在门口的顾笙,顾笙和林宴四目相对,然后故作淡定的说了一句:“吃饭了。”

    “哦,好。”

    林宴关上了相册,若无其事的放回了远处,哼着小曲儿从顾笙身边走过去,顾笙很想问他是不是看见了,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问,跟着林宴后面去了楼下餐厅。

    “小宴,快来吃饭。”

    顾妈妈叫了林宴一声,林宴笑着走过去,坐在了顾妈妈身侧。

    顾爸爸提议喝点酒,顾笙给他和他爸各自倒了一杯,林宴看了看他,“我的呢?”

    “你那胃还喝酒,一会儿吃了饭乖乖吃药吧。”

    林宴觉得心头一哽,顾笙和顾爸爸说道:“爸,他胃不好,就不陪你喝了,我陪你喝。”

    顾爸爸听说林宴胃不好,也没有勉强他,反而还关切的询问他有没有去医院看看。

    “看了,是顾笙特意找的一位老中医给我看的,吃了药之后感觉好多了。”

    顾爸爸点点头,“那就好,年轻人有拼劲儿是好事,可也别拼过头坏了身体。”

    “叔叔说的是。”

    林宴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晚餐时光,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样温馨的气氛了,普通,平凡却是他奢求不到的温暖。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让他永远不要醒过来吧。

    吃过晚饭之后,林宴说什么也要洗碗,顾妈妈拗不过他,也就让他去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孩子啊。”

    林宴在厨房里洗碗,顾妈妈忽然把顾笙拉过到客厅里,小声的问他,“你和小宴?”

    顾笙点点头,“嗯。”

    “他已经带我去给他妈妈扫过墓了。”

    顾妈妈之前听顾笙提到过一点林宴的事情,所以很是心疼这个孩子,听到顾笙说林宴都已经带他去扫过墓了,立马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那我懂了。”

    顾笙想问他妈到底懂什么了,他妈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林宴洗完碗出来,顾妈妈招呼林宴过来吃水果。

    林宴坐在顾笙的身边,顾笙刚好削好一个苹果,准备拿给林宴,林宴开口道:“我要一半就好。”

    顾笙这才切了一半给林宴,顾妈妈在这个时候开口道:“小宴,顾笙这孩子不怎么会说话,比较沉闷,以后你多担待一点,要是他做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你尽管来找我,我和你叔叔会给你出头的。”

    林宴愣了一下,这话怎么那么像对儿媳妇儿说的呢?当顾妈妈拿出一个红包放到林宴的手心时,林宴才反应过来,不是像,根本就是啊。

    “我们这边都有习俗,儿子带准儿媳回家长辈要给发红包,算是讨个吉利,你和顾笙虽然都是男生,但是只要你们俩好好在一起,都是一样的。你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顾笙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我和你叔叔就是你的爸妈。”

    林宴听得眼眶一热,他不住的点头,哑着声音说好。

    顾爸爸也拿了一个红包给林宴,一脸严肃的和顾笙,林宴说道:“这条路不好走,我也希望你们俩能够咬牙走下去,谁也别松了谁的手,当初顾笙和我说就是你了,不会变了,我希望你也是这样。我这个儿子从小到大没什么人情味儿,独独在你这里用情至深。我和顾笙他妈妈没有阻挠你们什么,也希望你们俩别因为得到的太容易,失去得也轻松。”

    林宴和顾笙对视了一眼,然后握住了顾笙的手,郑重的对顾爸爸说道:“叔叔您放心,这条路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们绝不会轻易散开的,顾笙他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我们会相互扶持,走完这一生。从今以后,您们就是我的父母,我会和顾笙一起孝敬您们的。”

    然后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目光沉静的看着顾父,顾母,叫了一声:“爸,妈。”

    顾妈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哎。”

    顾爸爸也动容的点点头,应了一声,顾箫在一旁看着不禁湿了眼眶。

    顾笙扣紧林宴的手指,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地上凉……”

    林宴听得出顾笙的声音有些发哑,他紧了紧手里顾笙的手,悄然无声的安慰顾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