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机会

    林宴之后就没有去关心这件事的进程,照常去上班,他想着顾笙的生日快到了,这是他和顾笙在一起后第一次给顾笙过生日,总是要特别一些,心里也有些期待。

    而且巧合的是顾笙生日那天正好是周六,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们庆祝。

    林宴是打算让邬以丞他们来家里吃饭,毕竟他们平时工作都很忙,也没有时间互相联系,他并不希望顾笙和他在一起了,就不需要别的人了,亲人也好,朋友也好,林宴都希望顾笙拥有并且一直拥有。

    十月底的时候,莫老把他就去了办公室。

    “这次和Abbott那边谈下了合作,我们这边会派一批人去往他们那边,这个本来是要一定资历的员工才有资格参选的,但是Abbott亲自点名要你过去,他看了你的设计图觉得你很有想法。”

    林宴听了莫老的话顿时就愣在了原地,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还是因为他走运帮了Abbott一把,才得到的机会,可以说这个机会会直接改变他未来的发展。

    如果他孑然一身,他肯定会高兴得蹦起来,但是现在他考虑的却是他和顾笙还在热恋期,他才刚在顾笙家人面前承诺会和顾笙好好在一起,没过多久他就要出国去,这无疑是在打脸。

    林宴的声音有些艰涩,他咽了一口唾沫,“要……要去多久?”

    莫老以为林宴会很高兴,毕竟这个机会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林宴可谓是一个破例,但是林宴却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载,怎么?你有难处?”

    林宴艰难的点了点头,莫老看向林宴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次机会难得,来之不易,你要想清楚。”

    林宴明白莫老的意思,“嗯,麻烦莫老了,我会考虑清楚的。”

    林宴从莫老那儿出来,肩膀耷拉了下来,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往自己的办公室走,纪佶恰好从这里路过,刚好看到从莫老办公室出来愁眉不展的林宴。

    他疑惑的思索了片刻,林宴从莫老那儿出来,难不成是莫老组里的人?

    林宴这个人向来独立,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情拿来和别人商议,这主要还是因为他尚还年幼需要人帮他拿主意的时候身边没有人可以帮他,所以也逐渐习惯了自己给自己拿主意。

    这件事他也瞒住了顾笙,没有告诉他,如果他不去何必拿这种事去惹顾笙烦忧,如果他要去……林宴心里的天秤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偏向了不去,异地恋这种东西,林宴没有信心。

    他原本就缺乏安全感,还让他和顾笙在热恋期来异地恋,而且这个异地恋也不知道会多久,没有共同话题,甚至还有时差,已经不仅仅是我这里出太阳你那里下雨的差距了,而是隔着黑夜和白天。

    顾笙正在画稿子,纪佶就凑了过来,说道:“林宴是莫老组里的人吧,刚刚我看见他了。”

    顾笙难得转过头理会了纪佶,“嗯,他从莫老办公室出来吗?”

    纪佶心里有些激动,面上却努力稳住,“嗯,不过他看起来愁眉不展,好像在烦恼什么事情,会不会是被莫老骂了啊?”

    纪佶其实有点幸灾乐祸的心理,从上司那里出来,愁眉苦脸的,十有八九是被斥责了,纪佶心想估计是林宴办事不利,惹了莫老不高兴,哪里像他,一直都是组里的优秀员工。

    顾笙却不觉得是这样,林宴很少在外面露出负面情绪,如果只是被莫老骂了,他也会厚着脸皮笑嘻嘻的去和莫老插科打诨,而不是愁眉不展,如果林宴在外面都露出了忧愁的神色,那说明的确是有很困扰他的事情发生了。

    会是什么事呢?顾笙决定回去问一下林宴。

    纪佶见顾笙居然不说话了,心里有些不高兴,好不容易和顾笙搭上话还是因为林宴的话题,说没有几句,顾笙就不接话了。

    纪佶还想试图多说几句,顾笙却专注的干起了自己的工作。

    他的眼神一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这一幕落入了卫小艺的眼里,她敲了敲纪佶的桌子,“小佶佶能和我来一下吗?”

    纪佶和卫小艺关系很不错,所以他见卫小艺有事情找他,也没有推辞,跟着卫小艺出去了。

    他们俩走到休息的地方,卫小艺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两瓶饮料,扔了一瓶给纪佶。

    “小艺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纪佶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卫小艺却没有急着开口,她沉默了一会儿直到纪佶疑惑的看了过来,她才开口道:“你喜欢顾笙吧。”

    卫小艺用的是陈述句,纪佶愣了一下,手里的易拉罐被握紧,然后手上的力气又逐渐松开,他想要扬起一个笑容对卫小艺说:“你开什么玩笑。”但是他一抬头看见卫小艺看他的眼神时,纪佶的喉咙堵住了。

    他失语的看着卫小艺,嘴角扬起的还未成型的笑容最后消散成了一抹苦笑,“是啊……我喜欢他……”

    “纪佶,你清醒一点,顾笙有爱人了,已经谈婚论嫁了,他不是gay,你别……你别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卫小艺始终是站在纪佶的这边,她不想看见纪佶去招惹一个直男,而且还是有女朋友的直男。

    纪佶忽然握紧了拳头,“不是的……他不是的……”

    “不是什么?”卫小艺看着纪佶低着头说话,走上前去询问纪佶。

    只见纪佶猛地抬起头,目光有些说不出的疯狂,“不是的,他和我一样,他嘴里的爱人也是个男人,他既然可以喜欢那个人为什么不可以喜欢我,我没有哪点比那个人差了,我们俩还都是童颜,他肯定也能喜欢上我的!”

    纪佶抓着卫小艺的手臂,眼神里有一种病态的癫狂。

    卫小艺被纪佶的话语给惊到了,片刻之后,她回过神,抓住纪佶的手臂,试图想要唤醒纪佶,“就算顾笙的爱人是个男人那又怎么样?人家真心相爱,根本就没有你的位置,你是想要当第三者插足吗?纪佶,你没有必要这样作贱自己。”

    纪佶被卫小艺的话给问懵了,第三者?他只是喜欢顾笙而已,如果顾笙和林宴分手了,也只是说明林宴不适合顾笙罢了,他哪里算是第三者?

    “我当然不是。”是的,他当然不是,他从没有想过要成为林宴和顾笙之间的第三个人,他要的是顾笙全心全意的对他,比对林宴还好那种。

    他根本不屑和林宴一起拥有顾笙。

    卫小艺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看顾笙很爱他的男朋友,虽然让你祝福他们有点强人所难,但是你最好还是忘记另寻良人吧。”

    纪佶有些愣神,另寻良人?别人会有顾笙那么好吗?不会了,他没有见过比顾笙更好的人,只对林宴笑,只对林宴无微不至,只对林宴独一无二。

    那才是他要的感情,他所向往的,只有在顾笙身上才有。

    顾笙自己淡然的画着自己的画,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在背后盯上了。

    顾笙回到家里的时候,林宴还没有下班,他照常买菜做饭,然后等待林宴回来吃饭。

    橙子:阿笙,你生日准备怎么过啊?

    顾笙:就普通的就过去了。

    橙子:你也太没有追求了吧,以前你是一个人无所谓,但是今年可是你和林宴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啊,不期待期待林宴送你什么?

    看邬以丞这么一说,顾笙还真是有点期待起来。

    顾笙:送不送都无所谓,毕竟我们俩工作都忙,记得起记不起还是个问题。

    橙子:你们俩口子是准备当富一代吗?一个个都那么拼命。

    顾笙:和你这种生下来就没带脑子的没有必要谈什么人生价值和理想。

    橙子:你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人生攻击?我告诉你我家现在也是有知识分子的。

    顾笙:哦,那让你家叶医生来和我理论啊。

    橙子:我发现你自从谈恋爱之后越来越不要脸了。

    顾笙对于邬以丞这种控诉不以为意,邬以丞说等他过生日那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到时候他们会买菜过来的,还说到时候要大展厨艺。

    顾笙赶忙制止了他这种分分钟有可能炸了他厨房的行为,邬以丞做细活不行,他做饭切菜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特别豪迈,当兵那几年在野外生活比较多,对于徒手处理动物还有烤肉特别擅长,至于什么家常菜,很容易炒糊。

    总之不管是谁做饭,最后还是说定了顾笙生日的时候要聚一聚。

    顾笙看了看手机,对于邬以丞和叶筵之在一起了这种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我回来了!”

    林宴开了门正在门口换鞋子,听声音完全听不出林宴心情低落什么的。

    顾笙站了起来,身上还系着围裙,林宴换好鞋子跑过来搂着顾笙的脖子在他的左右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再亲了一口嘴唇。

    “一天不见,想死我了。”

    顾笙闻言眼里露出了笑意,他搂住林宴的腰身,“饭做好了,吃饭吧。”

    “亲爱的,你真贤惠。奖励你一个么么哒。”

    说着林宴又亲了他一口,顾笙不禁扬起了嘴角,好像只要和林宴在一起,他就会抑制不住的想要嘴角上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