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各怀心思

    林宴不可置信的看向周学锋,眉头瞬间拧紧,“你说的是真的?”

    周学锋被他的眼神看得瘆得慌,他点了点头,“嗯,但是卢浩抵死不承认,周围又没有监控,甚至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有,凶器上也没有他的指纹。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定不下罪。”

    林宴点点头,“林家乐怎么样了?”

    “听说今天早上醒了,指证了卢浩。”

    “你最近最好不要回A市。”

    林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卢浩,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人居然还记得当年的事儿,找不到他就拿林家乐开刀,可是他不动林家乐一家就算不错了,难道卢浩还指望他会因为林家乐而跑去找他算账吗?

    “要不,你去我那儿躲一段日子吧,我总觉得你这边不安全。”

    周学锋提议道,林宴抬眼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那里更不安全。”

    周学锋语塞,看着林宴没有说话,林宴看着他已经到了目的地,转头对周学锋说道:“这件事很感谢你告诉我,以后我们还是不要来往比较好。”

    林宴说完就准备下车,周学锋却猛地一脚踩上油门,林宴这时候已经取了安全带,猝不及防的往前一冲,额头立马就被磕到了。

    “嘶……周学锋你他妈有毛病啊!”

    林宴捂住额头,忍痛骂道,周学锋的眼睛却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发红。

    “放我下去!”

    林宴意识到周学锋有些不对劲,他大声的喊道,企图制止周学锋发疯的行为。周学锋却完全没有反应,林宴的眼神一冷,声音冷静得让人寒颤。

    “周学锋,停车,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了。”

    林宴说着就要去开车门,周学锋被他的举动吓得心脏骤停,踩在油门上的脚也松了下来,车速逐渐慢了下来,然后停在了路边。

    周学锋扯开安全带猛地向林宴压过去,林宴猝不及防被周学锋禁锢在双臂和副驾驶座椅里,周学锋倏地一下低下头过来强吻他,温热的鼻息喷在了林宴的脸上,林宴的身体比脑子快,一掌从下往上打在了周学锋的下巴上,周学锋的下巴被打到,整个头都往上一扬,剧烈的疼痛立马就从下巴传了过来,这招还是顾笙交给他的。

    林宴厌恶得看了周学锋一眼,“狗改不了吃屎。”

    他打开车门径直离开了,丝毫留恋都没有,周学锋的眼睛暗了下来。

    啊宴,那你就别怪我了。

    周学锋的手机亮了起来,上面显示了一则消息。

    “拍好了。”

    林宴心情非常不好的回到了家里,恰好这时候林鞅给他打电话了,林宴根本不想理会他,但是这件事的确是因为他而起的,他不得不去面对。

    林宴心烦意乱的在林鞅坚持不懈的电话下接听了起来,“林宴!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接?”

    开口就是斥责的声音,林宴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什么事?”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自己在外面不学好,还要连累你弟弟,你自己滚回来!”

    林宴笑了笑,“林先生,我还真不知道我隔了十万八千里能连累你儿子什么。”

    “你还狡辩!要不是你在外面认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会有今天这事儿吗!还好乐乐没有什么事情,要不让我看你怎么交代!”

    林宴冷笑一声,“怎么交代?难不成还要我给你儿子一命抵一命?我就怕我敢给,你不敢要。”

    “你!林宴,我是你爸,你怎么和我说话的!”

    “得了吧,这些话我耳朵都听起茧子了,再说了我本来就是有娘生没爹教,林先生指望我有什么好的教养呢?”

    “林宴!”

    林宴一点都不在意林鞅的怒火,期间还拿起一个梨子啃了两口,林鞅听见他吃东西的声音差点被气来背过去。

    “你!林宴,你,怎么会有你这么没脸没皮的人!”

    林宴痞气的笑了笑,“毕竟你都这么不要脸了,我身上好歹还有一半你的劣质基因,自然不遑多让。”

    林鞅被林宴的这句话气得成功吃了两颗药才慢慢缓过来,林宴冷漠的听着他急促的喘息声,那种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的声音撕扯着林宴的神经,他不欲和这个人再多说什么。

    “别的我不管,你明天给我回A市来一趟,卢浩说了只要你来他就认罪。”

    林宴闻言眉头深锁,卢浩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有什么目的?难不成他是为了把自己引过去,然后再给他一刀?可是卢浩现在就在警局里,根本没有办法对他动手。

    无论卢浩有没有办法对他动手,林宴都打定主意不会过去,且不说他这么一过去有没有危险,就林鞅一家子那几张脸他也不想看见。

    林宴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将林鞅的电话号码拉黑了。

    “咔。”

    是开门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的,顾笙回来了。

    林宴收拾好心情,在脸上堆满了笑意,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然后去了隔壁。

    “顾笙,你回来啦!”

    林宴一脸笑意的从门外走进来,顾笙刚好脱了外套,“嗯,有点晚。我马上做饭。”

    “不着急,你慢慢来就好,我刚刚吃了一个梨垫了垫肚子。”

    “嗯。”

    顾笙换好衣服就去了厨房,林宴已经帮他把菜理好了,“出去玩会儿吧,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嗯,我在外面等你。”林宴凑过去在顾笙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顾笙看着林宴离开的背影,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林宴的心里藏了那么多事情,林宴什么也不肯告诉自己,而自己也无法从林宴那张笑脸里看出他暗藏着的心事。

    林宴说喜欢他真的是真的吗?不是因为自己救了他两次的恩情?或许他喜欢自己,只是还没有到那种可以依赖,可以分担的程度,林宴是他的非他不可,他却不见得是林宴的不可或缺。

    晚饭很快就好了,林宴拿了碗筷然后给他们俩盛好饭,坐在椅子上等着顾笙洗好手过来吃饭。

    “快过来吃饭了,饿了吧。”

    林宴给顾笙在碗里夹了很多菜,顾笙看着自己碗里的菜有一时间的愣神。

    “看什么?快吃啊,一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你也吃。”

    林宴闻言干净吃了一口,然后这一口就让他蹙起了眉头,“这糖醋排骨有点苦。”

    顾笙夹了一块尝了尝,“火有点大,糖浆糊了,别吃了,吃别的,这个土豆丝没有问题。”

    顾笙给林宴的碗里夹了一筷子土豆丝,然后想把林宴碗里的糖醋排骨夹出来,林宴却把碗往后一缩,“别,一点糊而已,又不是不能吃了,更何况你烧的菜,就算是糊了我也要全部吃完。”

    顾笙看着林宴,喉咙有些发紧,林宴不喜欢他吗?不,林宴喜欢他,顾笙能够真切的感受到林宴对他的感情。

    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和自己讲?

    顾笙等林宴吃得差不多了才放下碗筷看着林宴,“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林宴被顾笙的眼睛注视着,一时间竟有些紧张,顾笙指的什么?

    “什么?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我的生日,更不是情人节啊……”

    顾笙看着林宴的笑容,眼神逐渐暗淡了下来,他摇摇头,“没事,冰箱里我买了水果,你洗点来吃吧。”

    “我去洗个澡。”

    说完,顾笙就起身进了卧室,林宴坐在餐桌前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笙怎么了?他是不是生气了?可是他在生什么气?

    林宴一直在顾笙面前伪装的笑容在顾笙离开的一瞬间垮了下来,他一点也不想笑,可是他也不想让顾笙和他一起烦恼这些事情,谈恋爱不就是应该高高兴兴吗,如果这段恋情痛苦大于快乐,那它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林宴默默的收拾了碗筷,两人各怀心思,全然忘记了两人之间不冷战,吵架不过夜的约定。

    隔天,顾笙去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莫老的办公室。

    “你不是Drew组里的那小子吗。”

    “劳烦莫老还记得小辈。”

    “你比Drew那老家伙顺眼多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啊?我听小胡说你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我了。”

    小胡是莫老的助理,顾笙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希望莫老能把那个出国的名额留一留。”

    莫老喝茶的手一顿,矍铄的双眼眯了眯,“你和林宴是什么关系?”

    顾笙笔直的站在莫老面前,犹如一棵苍松,“林宴是我的爱人。”

    “难怪……没有想到啊,他就是因为你这小子才不肯去的?”

    莫老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他坐在太师椅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顾笙,然后摇了摇头,“果然是年轻人啊……谈个恋爱连前途都不要了。”

    “这件事我会和他谈的,请莫老您把那个名额留一留。”

    顾笙弯腰给莫老深深地鞠了个躬,莫老看着顾笙,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千,“如果我不留呢?”

    顾笙抿了抿嘴唇,一副隐忍而倔强的模样,但是眼神却清亮而沉静,“莫老爱惜有才之人,我相信莫老不会这么做的。”

    莫老笑了笑,“可惜了,这么好一个苗子被Drew抢了去。”

    “多谢莫老成全。”

    “我最多给他留到明天,一天一夜的时间,你好自为之吧。”

    顾笙从莫老的办公室出来,外面的太阳从窗户照射进来,落在了他的身上,给他披上一层晨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