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故意为之

    顾笙以为他和林宴就这么完了,可是等到他照常去上班的时候,他听莫老说林宴来上班了。

    顾笙一直觉得自己特别能忍,事实上他比他想象中能忍多了,他怔了一下,点点头,“哦。”

    莫老抬眼看了他一下,没有说什么,他看了看顾笙交上来的材料,点点头,“行了,没有问题,你去吧。”

    顾笙走到门口的时候莫老突然开口道:“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世事无常,万事莫负初心。”

    顾笙转身冲莫老鞠了一躬,然后安静的带上门离开了。

    “顾笙,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纪佶在走廊上碰见顾笙,担忧的关切道。

    顾笙摇摇头,“没事,前一阵感冒了而已,现在已经好了。”

    “真的吗?林宴没有好好照顾你吗?怎么一个小感冒搞得自己这么虚弱。”

    顾笙平静的目光透过眼镜片落在了纪佶的身上,纪佶有些紧张的看着顾笙。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作为我的同事,你是不是有点管得太宽了?”

    顾笙的声音和他这个人一样清清冷冷的,纪佶没有想到顾笙居然会这么不给他面子,顿时有些不知道该接什么。

    他的眼眶红了起来,死死的咬住下唇,看起来委屈极了。

    “对不起……我……我只是……只是关心你而已……”

    也是幸好这附近没有人,否则这场面搞得和顾笙欺负了纪佶似的。

    顾笙冷淡的说道:“多谢,不过没有必要。”

    顾笙并非不识好歹的人,只是纪佶对他有别的心思,纪佶一天不放下那些心思他一天就不会对他和善,顾笙不是喜欢和人玩暧昧的人,所以自然也不想自己一时的温柔给了别人无谓的念想。

    可是顾笙不知道的是,他对纪佶越是冷酷,越是洁身自好,纪佶就越是想要得到他,这世上面对外界的诱惑能够纹丝不动的人有多少,顾笙的冷酷不是在为他自己减分,而是加分。

    纪佶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眼间突然他看见了什么,然后忽然往前一跌,顾笙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纪佶乘机抱住顾笙的腰身,“顾笙,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冷酷……我也没有想拆散你和林先生,我就是想默默的喜欢你,我真的什么也不会做,你们俩那么般配……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

    纪佶的声音颤抖,双臂紧紧的抱住顾笙的腰身,顾笙整个人一愣,他以为纪佶这种性子是不会向他告白的,但是纪佶却是猝不及防的说出来了,还说的那么卑微,那么可怜,好像真的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想。

    顾笙回过神来推开纪佶,目光清寒的看着他,“如果你真的什么也不想要,你根本什么都不会说,你知道有些事情你不说出来我就可以假装不知道,你这样弄得大家都很尴尬有什么意思呢?还是你觉得我是个朝秦暮楚的男人?纪佶,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说完,顾笙也不去看看纪佶到底是如何天崩地裂的表情,兀自离开了。

    纪佶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随即他扭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疯癫的笑意。

    就算你现在看不上我,等你和林宴分手了,迟早也是属于我的。

    林宴的脑子不停的闪过刚刚那一幕,纪佶跌进了顾笙的怀里,顾笙却没有推开他,他们俩在公司没有人的角落里拥抱,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洒在他们身上,就好像他们俩原本就是一对甜蜜的恋人,那他呢?他林宴算什么?

    林宴不是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和顾笙会吵架,会七年之痒,或许还会分手,但是绝对不会是因为出轨,只是他们自己消耗完了他们之间所有的爱意。

    林宴办完林鞅的丧事匆匆从A市赶回来,他累得要死,想要休息一天再去公司上班,可是他无比的想念顾笙,这几天他的心脏像是被放在油锅里煎炸一般难受,他憋着一口气,强忍着思念,不去联系顾笙,他害怕他一联系顾笙,所有紧绷的神经就会在一瞬间轰然倒塌,顾笙不该被卷进这些破事里。

    这件事一解决完,他就可以彻底和过去说再见,然后和顾笙一起迎接崭新的未来。

    他从车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顾笙,所以他来了公司,他在工作时间一反常态的跑来找顾笙,他想看看他,摸摸他,亲亲他,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林宴蹲在楼道间,双臂将自己紧紧的抱住,他将头埋在自己的双腿之间肩膀不住的颤抖,牙齿死死的咬紧。

    他感觉自己所有的坚强和负隅顽抗,在这一瞬间溃不成军,他甚至有些喘不上来气,心脏又酸又疼,像是得了心脏病。

    他的眼睛在晦暗的楼道间也可以看见血丝密布,眉心凝聚成小小的山峰。

    林宴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面色有些苍白,额前的碎发有点湿润,除此之外看不出任何不对劲。

    “组长,资料放在您桌上了。”

    林宴点点头,他的嗓子有些说不出话来,大概是情绪太激动的缘故。

    因为嗓子说不出话来,所以处理起堆积的工作也有些麻烦,林宴出去接水的时候听见组里的人在讨论着什么,林宴站了一会儿才听清楚他们是在讨论自己,并且没有发现自己就站在他们身后。

    “没有想到林组长居然若无其事的来上班了,可真厉害啊,这心理承受能力。”

    “估计林组长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吧,我就说那人一定是林组长的男朋友嘛,就算人家开兰博基尼有钱也不能说明人家就不是正经恋爱啊。”

    “那可不一定,如果真的不是包.养,那贴这些照片的人目的何在?让我们这些观众吃狗粮吗?”

    “不过这件事情居然被上面下令不准再多说,林组长不会是和公司高层有关系吧,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组长。”

    “林组长的工作能力是没得说的好吗?别看谁都是走后门……组……组长……”

    正在说话的那个女孩儿一转身就看见不远处端着杯子的林宴,瞬间脸都吓白了。

    众人这才看见林宴,纷纷不敢说话,林宴倒是没有说什么,而是给了那个女孩儿一个眼神让她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那女孩儿心想自己刚刚都在给组长说好话,组长应该不会责怪她吧……抱着惴惴不安的心,她走进了林宴的办公室。

    林宴在电脑上打了一排字,然后转过去给她看。

    “我嗓子不舒服,说不了话,说说吧,怎么回事?”

    “组长你嗓子没事吧?要不要去看看?我哪儿有西瓜霜你要吃一点吗?”

    林宴摇摇头,然后在电脑上打下:“谢谢,不必了,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那女孩儿点点头,然后说了起来。

    听了女孩儿所言,林宴皱了皱眉,听她所言,应该是他和周学锋,谁会处心积虑去陷害他?给他扣上一个包.养的名头。

    林宴在电脑上打上:“照片有什么特别的吗?”

    “嗯……就是一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帅哥开着兰博基尼在公司门口接你……哦!还有一张……你和那个帅哥……接……接吻的照片……”

    林宴一愣,接吻?他只和顾笙接过吻,怎么可能有他和周学锋接吻的照片。

    “照片是在什么背景下?”

    女孩儿看了看林宴打的那行字,有些害羞的摸了摸脸,组长和自己男朋友接吻干嘛问自己啊……

    “嗯,应该是车里,只有组长你的半张脸。”

    林宴忽然就明白了过来,应该周学锋来找自己,和自己说林家乐那次,他想强吻自己,被他打了。

    林宴不是什么偶像明星,不可能时时有狗仔跟拍他,这就说明是有人故意等在那儿拍下这张照片。

    除了周学锋,林宴想不出第二个人。

    林宴让那个女孩儿下去了,脑子里却在不停的思索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周学锋故意找人拍下这些照片,然后贴到他的公司里,目的何在?让顾笙看见吗?然后把自己的工作搞丢,让自己和顾笙吵架,周学锋就可以趁虚而入?再加上这几天的陪伴,说不定自己心头一软就和周学锋在一起了。

    这样想得通,可是林宴却觉得这事儿不对劲,里面应该还有什么他漏掉的东西。不过公司高层压下了这件事,那个女孩儿还说有一个叫常欢意的把照片全都撕下来了。

    林宴打开了微信,然后私敲了常欢意。

    林宴:帮我把那些照片撕下来谢谢你。

    常家二爷:林哥!你终于出现了!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林宴:公司高层压下这件事,和你有关吧。

    林宴用的是陈述句,常欢意自然也不敢再隐瞒。

    常家二爷:嗯,林哥我不是故意想要瞒你们的,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有能力。

    林宴:嗯,所以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常家二爷:不是什么神圣,就是“飓风”的董事长是我哥。

    林宴:所以我和梁鹏飞都是你走后门让我们进来的?

    常家二爷:不是,不是……林哥你不是,梁鹏飞是……

    林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常欢意在群里对梁鹏飞想要辞职是那个态度。

    林宴:谢谢你,你有苦衷我明白,你别太放在心上。

    常家二爷:林哥!你太好了,对了,我拜托我哥去查这件事是谁做的了,估计就这两天就要出来结果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