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送行聚餐

    第二天一早,顾笙和林宴去了超市买了不少菜,从超市出来,林宴抖了抖身子,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他一张口就哈出了白气。

    “真冷啊,才十二月。”

    顾笙伸手将他的手牵住然后放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林宴想缩回来,毕竟这是在外面,这时候正是上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行人从他们身边经过,间或有一两个侧目看向他们俩握住的手。

    “别动,手这么凉,买一双手套吧。”

    林宴就真的没有再乱动了,他不是什么喜欢遮遮掩掩的人,别人要看,他就任由他们看,顾笙的手很暖和,放在大大的衣服兜里很是暖和。

    “算了,用上的时间不多,画画也不方便。”

    顾笙想想也是,而且公司里有空调也用不上手套,林宴出门的时间也不多。

    回到家里,林宴取下围巾,脱掉厚重的外套,房间里开着暖气,很是温暖,两人便在厨房里准备材料,有一搭没有一搭的聊着天。

    “过段时间就是圣诞节,之后没多久就是元旦了,你才过去肯定也回不来,你放心我会代你回去探望爸妈和箫箫的。”

    顾笙闻言侧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那就拜托你了。”

    林宴立马挺起胸膛,“包在你宴哥身上。”

    顾笙失笑,他这次走的匆忙,的确没有时间回去探望父母,只是在电话里说了一声,他自然也听得出父母的失落,但是他们还是让他放心去,林宴他们会照顾的。

    其实按照林宴的性子,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找顾爸爸顾妈妈帮忙的,他就是这么独,仿佛刻在了骨子里,就连顾笙一时半会也给他拗不过来,不过顾笙相信总有一天林宴会全心全意的依赖他,依赖他们的家人的。

    临到快中午的时候邬以丞和叶筵之带着甄以瑶过来了,甄以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得像是粽子,叶筵之将手里的水果递给林宴,然后进了屋子。

    “今天该不会是吃火锅吧?”

    邬以丞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不禁舔了舔嘴。

    林宴笑了笑道,“是火锅,冬天吃着暖和。”

    叶筵之突然怜悯的看了一眼邬以丞,“你不能吃。”

    邬以丞正想炸毛说自己凭什么不能吃,但是他一转身,拧了拧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瞪了叶筵之一眼,“你好意思说,都怪你!我让你停,你他妈非不听。”

    叶筵之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拉着甄以瑶坐在了沙发上。

    林宴如果这时候还听不出来邬以丞为什么不能吃火锅,男他也太白痴了,“没事,橙子,顾笙做的是鸳鸯锅,你可以吃白锅。”

    邬以丞闻言上下打量了林宴一番,别有深意的笑道:“阿笙用了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好用吗?”

    林宴一头雾水,什么生日礼物?邬以丞送了顾笙什么生日礼物。

    见他没有说话,邬以丞以为林宴脸皮薄,继续说道:“那些都是经过我实验的,我觉得好用才送了你们一些,有需要的话,我发个链接给你?”

    林宴看着邬以丞那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大概也猜测得到邬以丞送了顾笙什么东西,不过邬以丞居然是下面那个,林宴看了一眼叶筵之,又觉得邬以丞是下面那个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叶筵之的气场还是很强的。

    可是听顾笙说,邬以丞的身手特别好,叶医生作为一个医生,总不可能打得过当过兵的吧。

    出乎邬以丞意料的是林宴居然一脸坦然的说:“好啊,你把链接发我微信吧。”

    邬以丞一愣,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林宴难道不应该娇羞的跑开吗?要不是林宴长得矮,他都要以为顾笙被林宴压了呢,不过矮攻好像也不是没有,邬以丞狐疑的看向了林宴,再望了一眼厨房里的顾笙。

    邬以丞在顾笙家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客气,像是个大爷一样一个人占了一半多沙发,把甄以瑶和叶筵之挤到角落里。

    “顾笙怎么突然要出国了?一点风声都没有,林宴你也去吗?”

    邬以丞冲林宴问道,林宴喝了一口水,摇摇头,“我不去,是公司的项目,机会难得,他还年轻是该出去看看。”

    邬以丞挑了挑眉,心想之前顾笙和林宴吵架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

    “顾笙居然放心得下你?”

    林宴笑道:“放心不下该去做的事情也不会变,他最近可啰嗦了,像是个老妈子。”

    邬以丞闻言哈哈大笑,“他平时话最少了,居然像个老妈子,真是难以想象,不过阿笙的确是从小就特别贤惠,做饭洗衣根本不在话下,宜室宜家。”

    “你是近朱者赤吗?文盲居然还会咬文嚼字了。”

    顾笙正好端着弄好的汤锅出来,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林宴赶忙帮忙把桌子上的电磁炉摆好,顾笙把锅放上去,左边是红锅,一片火辣,空气中弥漫着油辣味儿让人口舌生津,右边是白锅,汤汁奶白,上面还飘着西红柿片和各种菌类。

    邬以丞看着看着红锅咽了好几次口水,然后狠狠地瞪了叶筵之好几眼。

    他昨天就不该听那个牲口的,早知道今天吃火锅他说什么也不愿意躺平!

    桌子周围全是各种菜,还有肉类和海鲜。

    几人打好蘸料之后便坐了下来,林宴开了一瓶酒,自己和甄以瑶喝热豆奶。

    “阿笙,你这次出国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邬以丞烫了一片牛肉,将筷子放在锅里捞了两下便放碗里了,林宴简直怀疑还没有熟。

    “不确定,还是要看项目的进程。”

    “这样啊,你放心,我和叶筵之会替你照顾林宴的。”

    林宴闻言笑了笑,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弱女子哪里还需要什么照顾啊。

    没想到顾笙却是很认真的点点头,“嗯,我正有此意,林宴就拜托你们多照看一二了,他这人性子倔,容易转牛角尖,你们多担待担待。”

    林宴张了张嘴,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瞎说什么呢,我比他们俩还要大呢,要照看也是我照看他们俩啊。”

    顾笙却是不以为意的给他夹了一片火腿,“你就是光长年龄。”

    “顾笙你是不是想和我打架?”

    邬以丞却是看不下去了,“行了行了,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看着辣眼睛。”

    顾笙淡定的回了邬以丞一句:“我们并不介意你秀给我们看看,不过这炮友关系似乎没有什么可秀的价值吧?”

    邬以丞觉得自从顾笙谈恋爱之后,这嘴巴是越来越毒了,他看了一眼淡定的给甄以瑶夹了一块肉,再给自己夹了一块肉吃得惬意根本不管他的叶筵之,顿时觉得还吃什么饭?气都气饱了。

    邬以丞生气的将筷子伸进了叶筵之的碗里,然后把那块到叶筵之嘴边的肉夹到了自己的嘴里,叶筵之看过来的时候,他嘴里正嚼吧着那块肉,“看什么看?”

    叶筵之冷淡的说道:“那块肉是我的。”

    邬以丞觉得叶筵之可能是个假男朋友,说他是炮友都觉得抬举他了。

    “吃你块肉怎么了?等我回去,把你也一起吃了。”

    叶筵之丝毫没有感受到邬以丞的威胁,“哦,你屁股和腰不疼了?”

    邬以丞觉得这饭没法吃了,林宴和顾笙也觉得这饭没法吃了,为什么这两人的画风如此黄暴,让他们这两个还没有达到生命大和谐的魔法师面面相觑。

    吃过饭之后,林宴去洗碗,邬以丞凑到顾笙旁边八卦的问道:“阿笙,怎么样?我送的礼物是不是很好用?我看林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顾笙心想你那一箱被封存在了我床底下,再也没有见过光,林宴满意什么?

    “还没用。”

    “什么?阿笙,我和你说,你可别骗我,林宴都让我把地址发给他了,说明他觉得使用体验很不错。你和我说这种瞎话有什么意思?”

    顾笙转过头盯着他,邬以丞被他盯着,最后狐疑的问道:“真没用?”

    “嗯。”

    “卧槽,阿笙,你不会硬不起来吧?”

    顾笙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邬以丞忽然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该不会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吧?要不要我教你啊?”

    顾笙虽然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一直都挺担心自己弄伤林宴,毕竟男人的那处并非天生拿来承欢的,如果保养不当,年纪大了,漏屎尿什么的都是常事,还有漏肠子的。

    顾笙看了一眼邬以丞,最后走向了叶筵之,他觉得与其问邬以丞,还不如问叶筵之,好歹叶筵之是个医生,而且比邬以丞靠谱。

    “嘿!阿笙,你问他做什么?他和你不对号啊!你得问我。”

    顾笙云淡风轻的说道:“等你坐下的时候别再像是痔疮犯了一样乱动再和我说这话吧。”

    邬以丞:“……”

    “艹!”

    叶筵之的确比邬以丞靠谱,公事公办,仿佛在教学一般的和顾笙说完了全过程,他们俩个冷脸的凑到一起,活像是在讨论什么不得了的学术问题,而不是滚床单的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