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离别的清晨

    林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都都像是被压土机碾压过一般,翻了个身疼得他龇牙咧嘴,特别是那处,还残留着异物感,他甚至有一种还未合拢的感觉,林宴忍着痛撩开被子一看,还好已经恢复如初了。

    他躺在床上,四周不见顾笙的影子,身上干爽,还穿着一件T恤,他往被子里缩了缩,耳朵有些发烫,他想到昨晚自己居然被顾笙弄到昏睡,后来失去了意识也是顾笙抱自己去了浴室清理。

    林宴从未预料到顾笙那个看起来清心寡欲,冷淡异常的人在床上居然像是一头猛兽,他撩开衣服一看,自己的腰上果然是青紫一片,他就记得昨晚顾笙掐着他的腰,差点没给他折断,林宴一个二十七岁的老男人了,居然被顾笙把双腿折到胸前,怪不得他浑身哪儿都疼。

    真难以想象顾笙居然是第一次,前戏的时候耐心温柔,其实要不是自己作死去撩顾笙,顾笙后面也不会失去理智,把他弄得几近昏迷。

    “醒了?饿了吧,我给你熬了粥。”

    顾笙推开门走了进来,林宴看着他就想起了昨晚的一切,他的脸有些发烫,不禁将自己缩进了被窝里。

    顾笙走过来,撩开他额前的碎发,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躲什么?让我看看肿了没有,昨晚给你涂了药,看看还要不要再涂一次。”

    说着顾笙就要撩开林宴的被子,林宴下意识的按住,顾笙却是难得的笑了笑,“你害羞什么?嗯?”

    林宴被他的笑容给迷得眼睛发直,不过顾笙说得也是,他害羞什么,什么都做完了,但是林宴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但是这次他没有在阻止顾笙掀被子。

    “还有点发红,我去洗个手,给你上药。”

    上完药之后,林宴整张脸都是红的,他的眼睛仿佛带上了魅意,眼角眉梢都泛着春情。

    顾笙低头亲了亲他的唇,然后去厨房给他端粥,林宴看见顾笙一离开,不禁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忽然一抹银光闪过,他疑惑的放下了手,只见一个素雅的银圈正戴在他的无名指上,林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的手看,他记得昨晚还没有。

    直到顾笙端着粥进房间里,林宴都还在对着那个戒指发呆。

    顾笙将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坐在了床边,伸出手指和林宴十指相扣,林宴这才回过神来,他看见顾笙和他交缠在一起的手指上也戴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戒指。

    他抬起头怔愣的看着顾笙,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却很默契的靠近,然后接吻。

    这个吻很轻,很柔,林宴感觉到顾笙嘴唇的温热和柔软,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心安。

    吃过粥之后,林宴其实是想下床的,可是他动了动,就发现自己的腰腿有一种要抽筋的迹象。

    他生气的打了顾笙一下,“都怪你,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姿势,是我这种大叔级别的能做到的吗?”

    顾笙好脾气的亲了一下他的脸,“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林宴虽然听了顾笙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不相信的,他往顾笙的怀里蹭了蹭,“你哪儿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老实交代。”

    “看资料学的,怕伤到你。”

    林宴的脸一红,“怕伤到我你还叠我!”

    顾笙抱住他,下巴在他的头顶蹭了蹭,“没忍住,你太诱.人了。”

    林宴咳嗽了一声,耳朵都烫了起来。

    谁让顾笙昨晚在床上突然叫他哥,害他一激动就乱撩了一把顾笙,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嘴里都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

    “啊!今天周一!”

    林宴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他现在惬意的靠在顾笙的肩头,才突然之间想起来今天周一,他该上班!

    他直接坐直了身体,然后腰一软又躺了回去。

    “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请假了,请了两天。”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因为被做得下不了床而忘记请假,林宴觉得这简直是他职业生涯的黑点。

    林宴和顾笙在床上窝着,什么也不做,他倒是第一次有了一种这样堕落的生活也不错的感觉。

    吃过晚饭之后,林宴又被顾笙按在了床上,林宴也没有拒绝,初识情滋味的两人一点就着,很快就滚到了一起。

    顾笙原本还顾忌林宴的身体,林宴却是抛开了那些无谓的羞涩,像是一条水蛇一样缠上顾笙,他一主动,顾笙立马就丢盔卸甲。

    发泄过一次之后,顾笙忽然想起林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那是一条领带,他还没有戴过,不过林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用到林宴身上是再好不过了。

    林宴累瘫在了床上,中场休息,顾笙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林宴还趴在床上喘息,顾笙抓他的手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是软绵绵的询问顾笙,“做什么?”

    顾笙没有回答他,然后林宴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禁锢了起来,他低头一看,便看见了自己的双手被顾笙用领带绑了起来,而且这领带有些眼熟,仔细一看不就是他送给顾笙的生日礼物吗?

    林宴瞪大了眼睛,“顾笙,我看错你了,你居然是这种人,我以为你是个小清新,没想到是个重口味!”

    顾笙将他的被捆绑住的双手高举在林宴的头顶上,一个翻身就将林宴压在了身体下面,他戴着无框眼镜,林宴在这一刻却觉得顾笙的眼镜片正闪着寒光,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产生了想要逃跑的冲动。

    顾笙舔了舔牙齿,“你还能这么大声说话看来没有问题,我还担心你没有体力了。”

    “啊!”

    林宴感觉自己像是被拉入狼窟的逃亡者,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被拖了进去,然后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第二天清晨,顾笙轻手轻脚的走到林宴身边,林宴昨晚累得不轻,现在还在睡觉,他爱怜的抚.摸了一下林宴的头,目光温柔而专注,眼里深藏着足以将人溺毙的深情,顾笙低下头在林宴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是他的鼻尖,唇角,再是他的嘴唇。

    “再见,宝贝。”

    他轻声说道,像是低低的呢喃,又像是怕惊醒梦中人。

    顾笙托着行李轻手轻脚的带上门,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迷迷糊糊的摸起手机一看,正午十二点半,他猛地撑着床坐了起来,然后身上一痛,便软了下去。

    “嘶……”

    顾笙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林宴垂了垂眼帘,有些生气顾笙为什么不叫醒他。

    他抬起头便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林宴伸手拿起来一看,是顾笙的字。

    “我走了,家里就拜托你多照顾了,爱你的顾笙。”

    林宴将纸条放在手心,躺在床上,手指细细的描摹着那几个字。

    顾笙走了,林宴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虽然开始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的和对着空气说话,说完之后才想起来顾笙出国了。

    林宴只有努力工作,用工作充实自己的生活,这样才不会被海浪般的思念冲垮。

    他和顾笙也会视频,也会聊天,但是因为时差,这样的时间并不长,两人会和对方谈论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或者吃了什么,都是一些生活上琐碎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俩也可以聊到顾笙催他该睡觉了。

    “蔡桐,你有没有觉得组长最近心情有点不好?”

    自从林宴上任,蔡桐就被林宴叫到办公室去工作,当林宴的助理,办公室的人最开始都以为林宴是在示威,故意整蔡桐,但是慢慢的他们才发现,林组长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林组长简直高义啊,他居然在培养蔡桐,蔡桐现在赫然成为了他们办公室里组长面前的红人。

    蔡桐现在可谓是林宴的死忠粉,他摇了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你没有发现最近我们常常加班吗?”

    蔡桐皱了皱眉,没有想通加班有什么不好的吗?再说他们公司又不是没有加班工资。

    这说明林宴对工作负责啊,这是好事。

    “那又怎么样?”

    同事们一脸可怜的看着蔡桐,男同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没有女朋友吧?”

    蔡桐觉得有些害羞,怎么突然问他这种问题,但是他还是诚实的摇摇头,“没有。”

    大家都是一副,难怪的表情。

    “哎,单身狗是不会明白的。”

    “我女朋友都抱怨过好几次我不陪她了,要不你和组长提一提,再这样下去我说不定要被踹了。”

    “对啊,对啊,我还打算这周末去拜访我丈母娘呢,照组长这么下去,我恐怕是去不成的啊!”

    众人叫苦连连,蔡桐扛不住火力,缩了缩脖子,才不得不答应说会试着去和组长说一说。

    蔡桐敲门进来的时候林宴正在画图,蔡桐先是放了一杯水在林宴桌子上,之前蔡桐是林宴的助理,后来才让他回归到正常工作中的,但是蔡桐还是习惯性的提林宴打杂。

    林宴正画得专心,也没有注意到蔡桐,蔡桐就乖乖的站在一边一直等着,等到林宴画累了伸了个懒腰,没想到手直接打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蔡桐正像个傻大个一样站在他旁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