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试探

    林宴从行李箱里找出睡衣还有洗漱用品进了浴室,因为刚和顾笙聊过天,所以林宴的心情很好,哼着小曲儿进了浴室,完全不知道躺在另一张床上的杨修平的心情有多复杂。

    杨修平原本打算去市的酒吧玩玩,可是他刚进去就遇上了一个酒鬼,吐了他一身,没有办法,他只有自认倒霉,折了回来洗澡,刚洗完澡出来就遇上了林宴,他之前只是觉得林宴长得好看,笑起来眼睛特别漂亮,但是刚刚林宴的那个笑容却让杨修平觉得特别的勾.人。

    他浑身发烫,口舌发干,硬是灌了一杯冷水下去,也没有平息。

    杨修平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对自己其实很有自信,他身材好,技术好,长得也不错,如果林宴真的是gay,那么应该不会拒绝他,可是林宴刚刚看见他的身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杨修平倒是有点把不准了。

    明天上午有有一个交流会,下午的时候就会各回各家了,所以今晚是唯一的机会。一直到林宴出来之前,杨修平都还在纠结。

    可是当林宴洗完澡穿着浅灰色的睡衣出来蹲在地上放洗漱用品进自己的行李箱的时候,杨修平从后面看见林宴微微有些湿润的发梢,白皙的脖颈儿泛着粉色,蹲在地上的时候后脚跟还带着水渍。

    杨修平觉自己闻到了隐隐的幽香,那香味引得他浑身滚烫,像是有一把火要烧起来,其实是不是真的有那股香味,杨修平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林宴身上的香味,又或许那时他脑中臆想出来的。

    林宴正在放东西,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重,他正打算回头看去,便听见了杨修平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低哑,暗藏着情绪,“林宴,你是的吧?”

    林宴顿了顿,也没有回头,而是不动声色的回答:“杨总监,你在说什么?”

    杨修平听见林宴的语调寻常,心头有些打鼓,他咽了一口唾沫,说:“你喜欢男人吧?”

    杨修平放在林宴肩头的手有些出汗,他见林宴没有回答他,便继续说道:“我今天听你们公司的人说你之前和一个男人传过绯闻。”

    林宴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人提起,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即便过去了,也依旧会被人提起当做谈资。

    “杨总监,知道绯闻不论真假吗?这种事当然是假的,那位不过是我同学,而且我们公司早就澄清了,虽然不知道杨总监是从哪儿听来的,但是说话还是要慎重,我也不喜欢被人无端毁了清誉。”

    杨修平的喉咙发紧,他的手心已经出了汗,“是……是吗……”

    “当然,杨总监,你的手可以拿下去了吗?有点重。”

    杨修平的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的缩了回去,不管林宴是不是gay他说了这样的话,便是明晃晃的拒绝了。

    杨修平有些沮丧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林宴则是心想顾笙说得果然没有错,是应该穿严实点,再把被子裹紧一点。

    第二天一早,林宴和杨修平都若无其事的和对方打招呼,然后还一起去吃了个早饭,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即便上一秒才撕破脸,下一秒也能言笑晏晏。

    上午主要是交流会,中午大家一起吃了一个午饭,这次的培训也就算是圆满结束了,林宴去S省的车票已经买好了,在明天早晨,他准备今天回家好好睡一觉,抱着顾笙的枕头睡。

    中午吃饭的时候,杨修平没有刻意凑过来和林宴说话,林宴估摸着杨修平估计只是想找他约炮,他拒绝之后杨修平也就不会做什么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他不愿意杨修平莫非还能强迫他不成,更何况杨修平只是约个炮又不是喜欢上他,也没那么执着。

    林宴不觉得自己是人民币人见人爱,顶多算是皮相不错,容易招人惦记。

    “组长,他们说下午的时候有点空余时间,给我们逛逛A市,您准备去哪儿啊?”

    蔡桐凑过来小声的和林宴说话,林宴闻言点点头,“你自己去玩你的吧,我看你和连组长组里的那个小姑娘挺聊得来的。”

    蔡桐红了脸,“她人好。”

    林宴看着蔡桐这幅纯情的模样,想着自己不久之前也是这么纯情的人,现在,呵呵。

    林宴其实在A市也没有什么想逛的地方,他漫无目的的在街头逛了逛,想起A市有些吃的不错,可以给爸妈带点去。

    林宴寻着记忆准备去找找那几家不错的店铺,也幸好人家是老店铺,他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这几家店依旧还在。

    林宴买好东西之后,正准备回去,便看见杨修平在和一个男人打架,林宴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去帮忙,毕竟他和杨修平并不熟,而且他也不知道杨修平愿不愿意让自己这个同事看见他这种情况。

    只是下一刻他和杨修平的视线忽然对上了,这下也由不得他了,林宴走了过去,拍拍杨修平的肩膀,“老杨啊,大家都在找你呢,快点集合了。”

    杨修平处于弱势的那一方,林宴这话说的,就不是他一个人,对方自然有所忌惮放开了他。

    “别再让我看见你。”

    那人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林宴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人身材和顾笙相近,容貌英俊,眉目英气,气质沉稳,看起来应该有二十七八的模样。

    他穿了件驼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的围巾末端绣了一只粉色的小兔子,看起来十分突兀。

    待那人走后,杨修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林宴道了谢。

    “没事,你现在要回去吗?”

    杨修平点点头,林宴便和他一起往回走,杨修平看着林宴的侧脸,又看了看他手上的东西,“你给家里人买的?”

    “嗯,给我爸妈还有妹妹买的。”

    杨修平原本想礼貌性的笑一笑,但是却扯到了嘴角,痛得他龇牙咧嘴。

    “你真有孝心。”

    林宴笑而不语,杨修平看着林宴由于寒冷将下巴藏在围巾里,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像是振动翅膀的蝴蝶。

    “林宴,你真的不是吗?”

    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林宴踢了踢脚下的石子,“杨总监这么关心我的性取向做什么?蔡桐今天早晨吃了两笼包子。”

    杨修平愣了一下,“你和我说蔡桐做什么?”

    “你怎么看?”

    杨修平更是不知道林宴是什么意思,“蔡桐吃几笼包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林宴冲他笑了笑,眉眼弯弯,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对啊,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杨修平的肩膀一僵,有些哑然。

    “组长,我买了吃的,我们一会儿在车上吃吧。”

    蔡桐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他旁边还站着那个烫着梨花头的女生,她看了过来,当她看见自己和身后的杨修平时,她的瞳孔缩了缩,似乎很是惊讶。

    林宴有些奇怪,这个女孩儿干嘛这么关注他?

    林宴不知道的是卫小艺满脑子都是顾笙被撬墙角了?顾笙被撬墙角了?顾笙被撬墙角了?

    她再三打量了一番杨修平,怎么对比都觉得还是顾笙更好看,只要林宴没有瞎就一定撬不走!

    但是她怎么知道林宴到底瞎不瞎啊,可是顾笙喜欢的人怎么会是瞎的呢?卫小艺自己一个人陷入了死循环。

    林宴从A市回到家里,行李扔到了一边,还有公司发的元旦礼品放在了茶几上,进了浴室好好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和顾笙视频。

    “宝贝儿,我终于回家了!看看,这是咱家的床。”

    林宴说着整个人就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一把抱住顾笙的那个枕头,将头埋了进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宝贝儿,你的味道还有点残留,估计我从爸妈那儿回来就没有了。”

    顾笙看他抱着自己睡过的枕头,还将脸埋在里面深呼吸,顾笙顿时觉得自己的下腹有些发热。

    林宴和顾笙叽叽喳喳的聊了好一会儿,又说到他的下属蔡桐,估计是和连组长组里那个烫梨花头的姑娘看对眼了。

    “哈哈哈,你不知道他有多纯情,提到那姑娘他还会脸红呢。”

    顾笙根据林宴的描述,立马就想到了是卫小艺,“你说的应该是卫小艺,她挺活泼开朗的,喜欢八卦,和赵军的性子有点像。”

    “这么了解啊。”

    林宴揶揄的说道,顾笙立马表示忠心,“她人挺好的,之前帮我说过话,我还以为她和我们组的朱明是一对呢。”

    林宴闻言,既然那姑娘帮顾笙说过话,那他就不计较了。

    林宴看着视频那边的顾笙,眼神柔和了下来,他拿手指戳了戳视屏上的顾笙,“顾笙,我想你了,晚上没有你抱着我睡觉,我都被冷醒了好几次。”

    顾笙看见林宴柔和下来的样子,像是露出了柔软肚皮的刺猬,他的心软得不像话,特别心疼。

    “宝,我也想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